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巾帼医官第五章在线阅读

2021/6/12 1:22:41 作者:幕若 来源:言情小说吧
巾帼医官
巾帼医官
作者:幕若来源:言情小说吧
已是中年的白锦茹睡着了。再次醒来后,她化身为一个孤女,被人收留活命。既来之则安之,只是因为她的存在,一切变得不同。

白泽恭敬的给季玹和崔皇后行礼,“回皇上,奴婢是这样和娘娘说的。”

季玹闻言似乎有些失望,但他自然不会勉强一个侍女,就准备让她下去。

然而还未开口,就听白泽又接着道:“奴婢身份低贱,是娘娘给了奴婢一切。虽知能去皇上身边伺候,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分。但……”白泽说着说着,声音哽咽起来,泫然欲泣,“但奴婢如何能辜负皇后娘娘的厚爱,如何能不知好歹只为自己而让娘娘难堪,娘娘什么都没有说……是奴婢自己不愿离开娘娘。请皇上千万不要怪罪娘娘,若是皇上定要怪罪,就怪罪奴婢好了,奴婢贱命一条,死不足惜。”

这番话说的崔皇后瞪大双眼,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

白泽只做不见,掩面啜泣。

季玹低头看了看白泽,又看向崔皇后,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如此忠心的侍女,难怪皇后舍不得了。”

崔皇后慌乱的跪下来,语气慌乱,“皇上,臣妾绝对没有……”她真的没有威胁过白泽,但是……但是白泽也没有说她威胁他了啊!当真是有苦说不出!

想起前日白泽在她面前的信誓旦旦,崔皇后忍不住对他露出一个厌恨的眼神!

白泽仔细观察崔皇后的表情,如果崔皇后当真没有参与,那自己的行为在她眼中就是出尔反尔恩将仇报,怕是将她得罪惨了。

但他已经没有退路。

季玹伸手搀扶起皇后,“朕并没有责怪皇后,皇后为何如此。”

崔皇后眼圈微红,“臣妾对皇上掏心掏肺,只要是皇上想要的,有什么不能给,莫说一个小小的侍女了,就是要臣妾的命也绝无二话。臣妾若是早知道她的想法……昨日便将她送去皇上那里了,哪会等到今天。”

“是是,朕知道皇后的贤良大度。”季玹握住崔皇后的手,笑,“是朕夺人所爱,让皇后受委屈了。”

“至于这小小侍女……既然她让皇后不高兴了,又怎能轻易绕过。就打二十大板,再送到朕宫里吧,也免得日后皇后见了她心中不快。”季玹笑道。

崔皇后双手抓着季玹的衣袖,面容楚楚可怜。

两人柔情蜜意,都没有闲暇再来搭理白泽。既然季玹发了话,早有一旁侍候的太监将白泽拉了出去,就在门外打了起来,可没有丝毫放水。

白泽一声不吭,直到板子打完,终于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

再醒过来的时候,白泽只觉得浑身骨架子都是软的,如同被打散了一般。

身后疼的要命,但疼完又有些庆幸,伤成这个样子,季玹恐怕是没有胃口对他下手的。而且也给自己拖延下手提供了借口,倒真是方便了他了。

季玹也不知是否忘了他,好几天没有再出现,但也没有人怠慢白泽,每日好吃好喝的伺候着,药也是用的最好的。白泽的伤势恢复的不错,他吃的苦多了是了,这实在不算什么。

白泽偶尔在院子里走走,但也只限于这小小的院落,其他哪里也去不了。这天下午,白泽照例在院子里转着,忽然见一列太监默不作声的搬着桌子椅子等物件走了进来。

很快院子里就被布置的焕然一新。

同时还有侍女进来替他打扮,替他画上了淡妆,穿上一身鹅黄色宫装。白泽任人摆布,然后对着镜子看了看,不去想自己借尸还魂的事儿,只从男人的眼光来看的话,这身体打扮一番后看起来还是颇有几分姿色的,倒也是个清秀美人。

想来季玹是终于记起他了。

傍晚时分,季玹果然出现了。

他身穿龙袍,头戴玉冠,似是刚商议完事情回来,神情略有疲惫。他一进来,就挥退了左右,只独留他们两人,面对一桌子饭菜。

季玹指了指面前,说:“坐吧。”

白泽皱了皱眉,他臀部的伤势还没有全好,只能勉强挨着椅子边上坐着。饶是如此,也不太好受。

季玹注意到了,挑眉一笑:“你怪朕吗?”

何等相似的画面和话语……臣不敢,白泽差点脱口而出,但话到嘴边生生改为:“奴婢不敢。”

季玹静静看着他,他眼眸幽暗,又似有点点星光闪耀,如夜空一般广阔深邃。他缓缓开口:“朕倒觉得你胆子大的很,没有什么不敢的。”

“皇上是什么意思?”白泽神色冷静。

“朕的意思,你应该明白的很。”季玹端起酒杯,“来,陪朕喝酒。”

白泽无奈,以前他怎么不知道季玹是个这么喜欢喝酒的人,以前季玹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并不是很喜欢喝酒,他习惯清醒并且冷静的看着这个世界,他认为酒会影响他的判断,是无能者对人生的逃避。仅有的几次……都是白泽陪他喝的,只有心情非常不好的时候,季玹才会喝酒。

但是他现在遇到季玹才多久?他已经在自己面前喝了两次了。

白泽终于忍不住开口,“皇上,少喝点吧。”

季玹并因白泽的逾矩而生气,反而轻声一笑,“上次你喝的比朕还痛快,怎么现在反而劝起朕了?”

白泽哑然,半晌,伸手抓起自己面前的杯子,“是奴婢说错了,奴婢自罚一杯。”说完仰起头一饮而尽。

季玹看着他,哈哈大笑起来,“没想到如此美人,居然是个酒鬼。”

这个当真冤枉,白泽觉得自己并不沉迷酒色,只是情势所逼罢了。但是季玹能高兴,似乎也是不错的结果,只要自己能继续得到他的看重,那些隐藏在背后的人一定还会来联系他的!

“你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吗?”季玹声音低沉,又抬眼问他。

“是什么日子?”白泽顺着话问道。

“算了,和你说这些作甚。”季玹摇了摇头,忽然间意兴阑珊起来,转身就走。然而还未走到门口,又快步折了回来。

在白泽震惊的眼神中,泄愤似得的咬上了他的唇。

这一次比上一次粗暴的多,带着攻城略地般的霸道,白泽只觉得唇上一痛,淡淡的血腥味弥漫开来。他本能的想要反抗,但却被轻而易举的镇压下去。于是只能瞪大眼睛。

好半晌季玹才松开手,他摩挲着白泽的眼角,似乎透过他看向了别的什么,“明早朕来接你。”

白泽觉得现在的季玹简直不太正常,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有心情来调戏他?

他就这么缺女人吗?!

至于明天是什么日子……白泽还不至于连自己下葬的日子都给忘了,季玹居然要带他去参加。他现在是什么身份?这种场合带着女人合适吗?白泽不悦的皱眉,他可不觉得季玹带着现在的‘他’参加自己的葬礼是对自己的尊重。

况且他也不太想看到那个场景。

白泽从来认为,人死灯灭,再多的追封尊荣都是浮云。只要死得其所,就算死在无人所知的角落曝尸荒野他都无所谓……否则也不至于这么不爱惜自己的名声了。

葬礼是否风光更不在他在意的内容。

但白泽不高兴季玹在参加自己的葬礼时还有这种享乐放纵的心情,这会让他对自己生出不值的感觉。从始至终的单相思让白泽以为,自己可以对季玹的一切行为都无条件容忍,但此时亲眼目睹了这种漠视,依旧会觉得胸口发闷。

…………………………

第二日季玹来接白泽的时候,他一直沉默不语。

季玹注意到了白泽的情绪,将他拉到自己的身边坐下。巨大的御撵坐两个人绰绰有余,外面宽大的布幔罩着,没有人能看到其中的情景。

季玹将白泽整个人搂在怀里,在他耳边轻声低语,“为什么这副表情,你不想和朕一起吗?”

白泽没有回答,但他的沉默显然不能让季玹满意,季玹捏住他的下巴,强迫他看向自己。

“引起朕的注意,到朕的身边来,不就是你的目的吗?”季玹露出一个戏谑的笑容,“现在目的终于达到了,这副不情愿的样子又是为何?”

白泽错愕的看着季玹,他一直都是躲都躲不及的好吗?何曾想过要引起他的注意?至于到他身边来,也是不得已……

如果他有这种轻易引起季玹的兴趣的本事,之前的那十几年又是何苦?白泽一声苦笑。

虽然他现在是怀着目的的,但之前绝对没有此意,因此倒也并不心虚。现在看来季玹也不是一无所知,只是在利用他罢了,并不是真的对这个女人感兴趣,这个认知反而让白泽感到高兴,他眼底露出淡淡柔和笑意。

然而这却似乎激怒了季玹。

季玹的眼神渐渐变冷,“再这样看着朕,朕就挖了你的眼睛。”

白泽丝毫不怀疑季玹这句话的真实性,立马闭上眼睛。他感到季玹捏住他下巴的手忽然用力,不由得轻轻哼了一声。

“你很好!”季玹俯身在白泽耳边,一个字一个字道,声音没有丝毫温度。

白泽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

接下来一路,季玹都没有再同白泽说话,看来是真的有些生气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他们才出了宫来,到了京城西边的墓林,许多大臣都将自己的墓地选在那里,季玹替白泽选的也是那里,风水极好的一处地方。

皇帝出行不是一件小事,又不是微服私访,所以此刻声势浩大隆重。

有幸跟在季玹身边出宫的白泽,终于遇见了熟人张稀。

张稀身为白泽的旧部,理所当然会出现在这里,只可惜白泽现在身份不便,不能上前说话。四周还有大臣们上来给皇上请安,并说着皇上真是重视白大人之类的恭维话。

这些人还都好奇的打量他,想看清楚这个被季玹宠幸的美人到底是谁,皇后才入宫不久,据说很得宠爱,但这次季玹却带着另一个女人出现,显然引起了大家的好奇心。白泽被看得不胜其烦。

好在没多久仪式就正式开始了,四周也恢复了安静。

白泽安静的坐在季玹的身边,冷静的看着四周,来的人还不少,但他怎么不记得他和这些人有过交情?都作出一副哀伤的样子是给谁看的?这么惺惺作态也不觉得作呕吗?白泽不由得冷笑一声。

回头看到张稀沉默的站在一旁,冷硬的脸庞,眼神沉重忧伤,让白泽稍微难过了一下。这个人虽然有些沉默寡言,但一直是他最信任的臂膀,甚至有些他不敢在季玹面前表露的一面,都可以在张稀面前不作掩饰。

原本以为自己死后,会是他接替自己的,却没想会是闵清。

闵清这个人……白泽眼神一冷,他曾背着自己有很多小动作,并且偷偷调动过禁军的人手,还曾和叶家派系的大臣们来往密切。白泽一直准备找机会查查他是否和季瑾有过勾结,谁知没来得及做些什么就死了。

没想到自己死后反而是他得了季玹的看重。

白泽回过神,这么会儿功夫,黑色的棺椁已经抬了过来。

正准备入土时,季玹忽然站了起来,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一步步走了过去。

白泽一怔,匆忙跟了上去。

站在季玹的身边,他有幸看到了自己的尸体。棺椁中的人静静的躺着,衣衫整洁,表情平和,眉目栩栩如生……这样看着自己,一种奇异的感觉油然而生。

白泽不由自主的伸手,想要去碰触那个自己。

但还未碰到,手腕忽然被人猛的握住,一阵剧痛让他猛的清醒过来。一抬头就发现季玹正看着他,黑眸中怒意翻腾。

“你在做什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通天鸿徒之主公?(2)

    织田作表面稳如老狗,内心……内心不慌,但是有点懵。毕竟上一秒他还躺在太宰怀里,感受到生命的消逝。这一秒就直接换了个场景,身上还没有一点伤。这很奇怪。好在成为付丧神后,自带身份解说——他现在是夏目幸的召唤出来的付丧神。织田作很快就接收完了脑海中的信息,理清楚了现在的情况。他将钢笔从夏目幸的手中抽出,顺

  • 豪门婚宠:娇妻不好惹之第九节:私奔

    在这一路上追兵重重,大皇子保护着我逃过这些追兵,他带着我东躲西藏,这一路上我们过的非常艰难。我们身上的盘产已经不多,后面又有追兵和杀手,我们的日子过的越来越艰难。而我的身体却越来越差了。我们加快了逃亡的步伐逃到了我的老家附近的西平县城,而追兵择还没追到这里,我们可以在这里停留一段日子。我们从宫中带出

  • 不死之身雷神vs光神(上)

    “是这样吗?”斯塔奥脸上露出了从和战神联盟遇见,到现在为止的第一个笑容。“布莱克阁下,我想和你单独谈谈”斯塔奥道。“荣幸至极。”说着他们二人就单独走了出去。…………………………………………“喂,斯塔奥,你走了,我们在这干什么!”米瑞斯气急败坏的叫道,从刚才到现在,一直把他无视就己经很让他不爽了,结果

  • 大道悲第一章在线阅读

    夏夕颜今天很高兴,因为她的工作面试通过了,马上就可以入职工作。这个工作离夏夕颜家很近,她想到每天都可以回家就美滋滋的,所以看什么都觉得美好极了。只是这种美好,在见到一个熊孩子之后,完全消失。夏夕颜看着那个在一百米开外,就能让她感受到‘熊’气质的孩子,夏夕颜就很有先见之名的想快点上公交走人,只是她要坐

  • 爱忧生怖在线阅读第九章

    人群让开,宁沛走上台。“我参加。”宁沛对主持人微笑示意,站在台下看了半天,脑海里全是之前跟顾诚战斗的画面,这让宁沛有一种不吐不快的感觉,正好又遇到了台上差一个人的情况,于是他就顺势走了出来。“哎呀哥们,有眼光,我跟你说,跟着我们混,通关妥妥的!”胖哥极其自来熟地伸手想拍宁沛的肩膀,被宁沛若无其事地躲

  • 我的疯狂美女老板在线阅读第7节

    发现南黛是一厢情愿后,南阮心情大好,午饭都比平时吃得多。贺宪却很是郁闷,南阮不跟着,他还送什么书包,明天就周一了,到学校再给。书包里韩乐怡的手机响到第八次的时候,他烦躁不已地正要拿出来关机,忽然发现八个电话里有六个是南阮打来的。南阮成天跟着韩乐怡,简直像她的小尾巴,想到如果得罪了韩乐怡,南阮会和她“

  • 我们总在爱情里死不悔改孰缓孰急

    第二天早上,方一就启程回了娘家,留下石水在家,石水准备把这两天耽搁的生意补上,拿着方一的手工刺绣出了门,准备到集市上碰碰运气,能不能卖几件,回头给方一个惊喜。集市上“纯手工的刺绣手帕香囊啦,先来者先得,数量有限。”石水在街上叫卖开来,街上人来人往的,卖什么都有,从吃到喝样样不同,样样精致,吆喝的声音

  • 何惧其陌之花非花第五章 谁是真凶

    阳历三月六日,星期一,阴。林雨城今天比往常都要勤劳得多,才上午七点他已早早起床。不单单已经起床,还在书桌上写字。金小雨和常小鹅也不晚,七点钟就来林雨城家里,她们好像生怕林雨城会抛下她们独自行动似的。当她们两人看到这种情况时,显得有点意外。常小鹅走到书桌前,只见林雨城在书桌上写了这么一段话:我知道你捡

  • 系统他超可爱在线阅读第六章

    李璇手中灵气涌动,在灵气的作用下,李璇的双手宛如玉制一般“去死!”李璇以闪电般的速度逼近蒋雪。蒋雪明显脸色掠过一抹惊讶,接下来她直接被李璇一掌击中,倒飞出去,撞断了沿途的数根树木才停下,蒋雪此时一口血液直接喷出,显然受到了不小的伤害。“有意思,明明是个丹圆境巅峰,速度不下于普通的地仙。”蒋雪脸上抹过

  • 红楼梦欲城第一章在线阅读

    夜深人静。院子里散养的草鹅突然嘎嘎乱叫,扰了苏蛰的好梦,他迷迷瞪瞪地睁开眼,房间里漆黑一片,只墙上一扇小木窗透进一点月光。离天亮还早,他翻了个身继续睡觉,却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天气太冷了,他身上盖着的羊皮被子又薄又小,冻得他双腿蜷曲,整个人僵成一团。哈了一口热气,他尽力裹紧被子,一边尬睡,一边回想刚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