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江湖情仇 > 正文

穿越后每天都在洗白第1章在线阅读

2021/6/11 5:31:06 作者:初何晨 来源:晋江文学城
穿越后每天都在洗白
穿越后每天都在洗白
作者:初何晨来源:晋江文学城
任玥安前世做了几年家主,挂了以后本以为要接着投胎,却不想被人拽到了其他世界,生生塞到一个躯壳里。穿越之后任玥安才知道自己被赋予了手撕渣男的使命,可是……你把我放到一个跟原主有仇的男人身边怕不是失了智吧?任浅月和善笑:报仇的事情可以先放一放,先加油活下去呦!罢了罢了,她怎么说也是做了许多年家主大人,什么事都难不倒她,撩起袖子干吧!!然而经过了与她有仇的傅大侯爷的一系列真香之旅后……任玥安:嘿呦这种有人保护的感觉怎么还有点好呢?注:本文存稿丰富,保证日更,欢迎跳坑哈~~~本文金手指粗壮,但本质是个甜

“娘娘!娘娘!大事不好了!”

一个侍女神情慌张,脚步踉跄,从殿外快速冲进来,险些被门槛子绊了一跤。

那侍女一面往里跑,一面大喊着:“娘娘!贵妃娘娘,不好了!不好了!皇上来了……”

巍峨庄严的大殿,山节藻棁,丹楹旋凤,月梁连绵,银杏飞罩,本该奢华以及,然而此时却冷冷清清,萦绕着一股深秋的苍凉……

殿门上一方大匾。

上书——瑜瑾殿!

侍女一脸仓皇,面色惨白,额头上滚着汗珠,快速冲入瑜瑾殿,大喊着:“娘娘!”

大殿之中,亦是冷冷清清,没半点声息,连个侍奉的宫人都找不到。

一个身着素衣的年轻女子端坐在殿中,看到慌张冲进殿来的侍女,并未开口,只是抬起眼皮撩了一眼,随即又低下头去,目光注视着手中黑色的棋子。

“哒——”

苏怀瑾白皙的食指中指捏着黑子,一声脆响,已经将黑子落在棋盘之上。

侍女惊慌道:“娘娘!皇上来了……皇上来……”

侍女说到这里,声音顿了一下,嗓音变得艰涩沙哑,颤抖了好几下,眼泪打转儿,最终低声说:“皇上来……来赐死娘娘了……”

“哒!”

又是一声脆响,苏怀瑾还是未说话,面色也不曾改变,仍然稳当当的坐在椅子上,看着面前的棋盘。

她下了两子,就听到“踏踏踏”的脚步声,似乎有一行人正从殿外而来,那跫音急促,就仿佛是一道……催命符。

随着“踏踏”的跫音,果然有人大步从殿外走了进来,开道的是一众侍卫太监,团团簇拥着一个明黄龙袍的男子。

那男子看起来三十有余,身材高大,面容俊美,双目略显狭长,鼻梁高挺,嘴唇略薄,微微眯着眼睛,一袭明黄龙袍将男子衬托的威严沉稳,正是当今圣上薛长瑜了。

薛长瑜一走进来,那侍女赶忙跪在地上,磕头道:“奴婢拜见皇上!”

薛长瑜没有说话,只是眯着眼睛打量苏怀瑾。

苏怀瑾垂着头,双目盯着棋盘,没有请安行礼,仿佛自言自语一般,淡淡的说:“终是来了。”

“你可知道……朕是来做什么的?”

苏怀瑾终于动了一下,慢慢抬起头来,她的脸色白皙的有些透明,身子骨也单薄,一双飞燕吊梢眉,将明艳的容貌衬托的有些锐利。

苏怀瑾笑了笑,说:“能劳动皇上大驾,妾当真不胜荣幸。”

“苏怀瑾!”

薛长瑜脸色顿时一沉,眼神阴霾,仿佛毒蛇一般死死盯住苏怀瑾,压着嘴角,沉着嗓音,森然的说:“事到如今,你还不知悔改么?”

“悔改?”

苏怀瑾似乎听到了什么有趣儿的事情,惊讶的抬起头来,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一脸怒容的薛长瑜……

苏怀瑾乃是丞相嫡女,天下兵马大元帅之妹,在苏怀瑾刚刚出生的时候,当时的皇上,也就是薛长瑜的祖父,为了拉拢苏家的势力,半开顽笑的说,怀瑾握瑜,他的孙儿正好名唤薛长瑜,而丞相之女叫做苏怀瑾,这可不正是天赐良缘么?

因为有了皇爷爷的一句话,后来苏怀瑾便真的嫁给了薛长瑜。

这么想一想,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当时薛长瑜还不是太子,后来因为有了苏家的鼎力相助,薛长瑜登上了太子的宝座,最终如愿以偿的成为了新皇。

苏怀瑾一直陪伴在薛长瑜身边,因着没有子嗣,只是封了皇贵妃,薛长瑜无数次向苏怀瑾保证,只要苏怀瑾能顺利诞下皇子,就册封苏怀瑾为皇后,皇后之位非她莫属!

只是……

到了如今,苏怀瑾仍然没有子嗣,别说是皇子,连个小公主都没有诞下。

苏怀瑾突然动了一下,她稍微歪了歪头,这动作竟有几分俏皮,突然没头没脑的说:“皇上,您可知,妾为何无法生育?”

薛长瑜怒目注视着苏怀瑾,突听苏怀瑾说起这个,脸上划过一丝诧异。

苏怀瑾不等他开口,已经笑着说:“还不是因着皇上的赏赐?妾身子不好,皇上垂怜,那每一日盏的灵丹妙药,皇上真以为妾不知情么?”

薛长瑜听到这里,眯着眼睛,道:“你说什么?”

苏怀瑾却冷笑一声,慢慢长身而起,她的袖袍蹭到了棋盘上的棋子,一时间就听到“叮叮当当……”的声音,满盘黑白,落索而下,撞击在地上,“叮叮当当”的弹起、滚落……

苏怀瑾绕过桌案,语气淡淡的说:“我父亲,力保皇上登基,兢兢业业辅佐;我兄长,在沙场九死一生,只为换取皇上的疆土;妾侍奉在皇上身边,更是小心翼翼,不敢偏颇半分,而就是这般……被扣了一个谋反的大帽子!”

薛长瑜冷笑一声,道:“苏家贪赃枉法,结党营私,勾结敌国,难道不是谋反么?!若不是锦儿检举,朕还被你们苏家蒙在鼓里戏耍!”

苏怀瑾笑了一声,意义不明的说:“对,锦儿……苏锦儿的一句话,比得过我们的鞠躬尽瘁,死后而已……”

薛长瑜眼神阴霾,道:“这是薛家的天下,是朕的天下,不是你们苏家的天下!”

苏怀瑾挑了挑嘴角,往前走了几步,她的身量单薄纤细,远没有薛长瑜高大,站在薛长瑜面前,只比他胸口高一点子。

然而气势却一丁点儿未输。

苏怀瑾仰起头来,淡笑的看着薛长瑜,说:“皇上,你终于说真话了,皇上是怕苏家功高震主罢?只可惜,这天下……皇上您到底是想说服我呢,还是想说服自己呢?”

薛长瑜脸色一僵,随即收敛了自己的表情,垂着头狠狠盯住苏怀瑾,嗓音沙哑的说:“苏怀瑾,你不要故意激怒朕,朕本打算给你留一具全尸,别让朕后悔。”

苏怀瑾笑了笑,这一笑有两三分的嫣然,她本就生的明艳动人,面若桃李,这么一笑起来,仿佛神女一般,令人心神摇动。

“一具……全尸?”

苏怀瑾笑着说:“自从嫁给皇上,后又进宫多年,怀瑾处处忍让,事事只为皇上……连秉性都折断了,还留这全尸做什么用?”

薛长瑜听到她这么说,眼神划过一丝狠戾,沙哑着声音,道:“好,那朕就赐你……大辟。”

苏怀瑾脸上没有一丝波澜,眼神也是平平静静,语气始终十分淡然,很自然的接话说:“谢皇上。”

薛长瑜呼吸一窒,仿佛已经愤怒到了极点,冷笑了一声,一甩袖袍,不再理会苏怀瑾,立刻转头,大步往外走去。

薛长瑜一走,太监侍卫连忙跟在后面,很快,一行人便离开了瑜瑾殿。

侍女听到“大辟”的时候,已经一栽,“咕咚!”一声倒在地上,哭着说:“娘娘!怎么办啊!怎么办,皇上真的如此绝情,要斩首娘娘……”

苏怀瑾淡淡的看着薛长瑜消失的方向,淡淡的看着瑜瑾殿的大门,脸上不见悲恸,也不见惧怕,只是说:“绿衣,你下去罢。”

侍女迟疑了一下,说:“娘娘……”

苏怀瑾说:“本宫想一个人坐一会儿。”

侍女不敢违逆,从地上爬起来,说:“娘娘,奴婢就在殿外,若有事喊女婢便是。”

苏怀瑾点了点头,侍女不再停留,快步走出瑜瑾殿,将殿门慢慢掩上。

随着“吱呀——”一声门响,冷清的瑜瑾殿中,最后一丝夕阳的光辉,被厚重的殿门慢慢隔断,大殿最终笼罩在一片苍凉的死寂之中……

薛长瑜快步走出瑜瑾殿,回头看了一眼夕阳下的大殿,一想起方才苏怀瑾的态度,薛长瑜心口里就郁结着一团怒气,挥之不去。

薛长瑜冷冷的看了一眼,便没再留恋,转头继续往外走,一直来到瑜瑾宫的宫门口,马上就要踏出瑜瑾宫的大门。

正这个时候,突听身后一阵嘈杂,不知是谁在喧哗,那喧哗的声音愈来愈大,隐约听到……

“走水了!走水了!”

“着火了!快来人救火啊!”

“瑜瑾殿失火了!”

“娘娘还在里面!救火啊……”

薛长瑜心口“咚!”的一下,仿佛被大石狠狠砸了一记,猛的一眯眼睛,眼看还差一步就跨出了瑜瑾宫,薛长瑜却突然转头,迈开大步,仿佛猎豹一样,快速向回扑去。

“皇上!”

“皇上!瑜瑾殿失火了,危险啊!”

“快来人,护驾!护驾!”

薛长瑜快速往回跑,远远看见瑜瑾殿的方向冒着浓烟,仿佛是一条恶龙,踏着烟气腾空而起,周身盘旋着叫嚣的火蛇,迎着咧咧的秋风,不断风肆虐着。

“皇上!皇上!危险啊……”

薛长瑜心口狂跳,根本听不到任何声音,冲向瑜瑾殿,瑜瑾殿外,被唤作绿衣的侍女扑倒在地上,已经满脸泪痕,大声嚎哭着:“娘娘!娘娘!救救娘娘啊!皇上,救救娘娘啊!”

薛长瑜一步冲过去,似乎压根没看到大殿冒着浓烟和火蛇,“嘭!!!”一声,使劲推了一下殿门。

殿门却纹丝未动,只是发出一声闷响,似乎是从里面合住了,而且落了门闩。

“苏怀瑾!苏怀瑾!!”

薛长瑜使劲拍着殿门,他身材高大,自幼习武,瑜瑾殿厚重的殿门被拍的轰轰作响,却始终无法打开,里面也没有任何应门的声音。

薛长瑜怒不可遏,“呼呼”的喘着粗气,那感觉,仿佛比方才苏怀瑾顶撞自己,更生气,更愤怒,更……难受。

薛长瑜顾不得皇上的仪态,沙哑的吼着:“救火!!把殿门给朕砸开!快!”

太监侍卫们听到皇上下令,顿时乱成一团,太监扑过去取水救火,侍卫准备撞门,唤作绿衣的侍女趴在地上痛哭不已,火势却愈演愈烈,黑烟烈火在秋风的助长之下,疯狂叫嚣怒吼着。

就在这混乱的时候,突听一声断断续续的歌声,从殿中遥遥的飘了出来,隐隐绰绰,似乎听不真切。

而薛长瑜却听得清清楚楚,真真切切……

“凤皇在笯兮……鸡鹜翔舞……”

“怀瑾握瑜兮……穷不知所示……”

凤凰被关进了牢笼里,鸡鸭都被说成是会飞的。

我怀揣着美玉珍宝,却不知道可以向谁展示。

这是屈原的《怀沙》……

薛长瑜还记得,第一次见到苏怀瑾的时候,苏怀瑾就坐在苏家的庭院中,轻抚琴弦,开口浅唱,亦是这般深秋时节,时花凋零,唯独她冠绝群芳,唱的就是屈原的《怀沙》。

那一年,苏怀瑾不过二八年纪……

怀瑾握瑜,怀瑾握瑜。

人心不可谓,知死不可让……

薛长瑜听着这首曲儿,感觉自己的心口正在慢慢发冷,冷的彻骨。

“皇上……”

薛长瑜身边的太监总领垂着头,低声说:“皇上,罪妇苏氏,已经畏罪自焚了……”

薛长瑜的手掌突然缩了一下,微微握拳,嗓音干涩异常,张了张口,半响才找到了声音,说:“皇贵妃身体欠佳,于瑜瑾宫病逝,好生……安葬了。”

“是,皇上。”

薛长瑜没有离开,就静静的站在瑜瑾殿被烧的七零八落的废墟上,身边还是混乱一团,而他仿佛没听到一般,喉结上下滚动了两下,艰涩的轻叹了一声。

“瑾儿……”

******

“小姐,小姐!”

“小姐!您终于醒了!”

“太好了,小姐醒了!”

苏怀瑾头疼欲裂,身上也酸软无力,耳朵里听着叽叽喳喳的声音,就更是头疼,忍不住伸手扶住自己的额头,嘴里“嘶……”了一声。

“小姐,您醒了!”

苏怀瑾迷茫的张开眼睛,她明明记得,自己在瑜瑾殿,遣走了侍女绿衣,与其等着被羞辱大辟,不如自己了断,倒是来得干净。

只是苏怀瑾没想到,自己还能睁开眼睛,难道是被救起了?

就在这个时候,身边叽叽喳喳的声音又说:“快去叫大夫来!”

苏怀瑾寻着声音抬头一看,不由有些吃惊,身边那叽叽喳喳,犹如一只小黄鹂的丫头,竟然就是侍女绿衣!

只是这绿衣年纪似有些小,看起来不过十四岁的模样,正惊喜的看着自己,说:“小姐,您可醒了!吓死绿衣了!都怪那苏锦儿!险些害死了小姐!”

【叮——系统已绑定成功】

【大故一重,达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生活请别作下山

    他仿佛在黑暗中沉眠千年,渴望苏醒,在沉沉无边的黑暗中,只有他孤独一人。忽而想到那淡淡的温暖萦绕心间,他嘴角似有温和的笑意。张小凡缓缓睁开了眼睛。柔和的光线映入了他的眼帘,最熟悉的居所的味道,飘浮在这个房间。他缓缓坐起,刚想抬手擦去额头上的一点汗水,便只觉得左边肩膀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当时就倒吸了一口

  • 天师灵狐传捕鬼人,

    万物有始有终,人同样如此,人死之后,三魂散开七魄飞入地狱。这是规律,但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也往往有许多例外,生前有不甘,死后强烈的执念不去,七魄不入地狱,三魂不散,灵魂游荡在人间界。游荡且具有强烈执念的灵魂对于人世间没有好处。有的时候甚至还会引发很多坏事。地狱的掌权地府见此,为了不让人间界麻烦乱生

  • 诡家仙在线阅读重伤张灵玉

    “天师府的雷法,这张楚岚竟然会阳五雷。”徐三惊讶的抬起眼镜,这阳五雷可比金光咒还要可怕了,毕竟金光咒还有可能学到,但阳五雷和yin五雷,除非是天师府的继承人,不然根本不可能偷学的到。“不好,张楚岚有危险。宝宝,快。”徐三连忙开口道。冯宝宝刚刚抬起头,何逸晨已经冲了上去,冯宝宝无所谓的低下了头,吃着薯

  • 灵犀引重返汉朝

    李润琨率领游钓特别行动组成员,踏上泸山脚下的土坷大道,朝西昌城方向行去。此时丽日当空,正是午时。从山上和路边植物的茂盛状况来看,此时应是初夏季节。道路上来往百姓身穿阔袖袍衣,头顶发髻高耸,他们用惊奇的眼神望着这群奇装异服的人。“琨哥哥,看这些人的穿着很熟悉,好像我们到过这个朝代样的。”陈红快走几步,

  • 倚天:我不是张无忌头颅!【跪求收藏、鲜花】

    新书上传中,五体投地跪着求一波收藏、打赏、催更、鲜花、Vip收藏、10分评价等等支持啊,谢谢亲们!……即使李昂救援及时,张诚这边依旧死了五人。这五人之中有两人是唐兵,三人则是押送粮草的民夫。除此之外,重伤六人、轻伤五人,全都被李昂用“凝神归元”之术给治好。只有两个运气不好,一个手掌被砍断,一个手臂被

  • 三界之永宸纪元在线阅读第8章

    在聚会的后半夜,入学第一天光荣负伤的物间好和黏土青森也回到了宿舍。“啊嘞嘞嘞?你们应该是十分听话的好孩子啊,怎么都没听话好好睡觉呢?我是有着不一样的原因这才晚归的,真的是没……”物间好的吃惊十分浮夸。啊,没事了呢,这个家伙。众人默默放下心:“黏土同学,你怎么样了?”捂住物间好嘴巴的黏土青森冲众人歉意

  • 娱乐之千万级导演在线阅读怎么又是你?

    乐襄进房就呈大字型倒在了床上,今天也算是死过一回了,虽然总觉得白祁的真正目的不会只是简单的警告自己,不过自己安然回来了,应该也算是没事了,其他的等吃饱了再说吧。在乐襄躺得快睡着的时候,突然“吱呀~”一声门开了,想必肯定是瑞香做好饭了,“瑞香,先放着吧,我呆会再起来吃。”说完,乐襄又翻了个身找了个更舒

  • 神鬼封印之倾城之第五章

    裴知瑜微微一愣,他没有想到,表妹会与他说这个,他有些迷惘的看了看自己骨节分明的手,才笑着说:“有什么不应当的?”裴知瑜有一副好皮相,他肤色白皙,眉长入鬓,微微一笑,清澈中带着温柔。明卿云以前最喜欢的便是他这幅温柔如水的模样,而如今看上去却觉得是水中月、镜中花,让人难以触碰,无法捉摸。明卿云不像从前,

  • [琅琊榜]殊途同归在线阅读第二节

    魏无羡醒来之后人已是在莲花坞。房间的摆设让魏无羡相信自己成功的回到了从前。时间已晚,魏无羡却横在榻上辗转难眠,须臾,实在忍不住的魏无羡破门而出,在莲花坞内漫无目的的闲逛——一切是那样熟悉而真实。穿过长廊,有一处支了一半的平桥,桥边莲叶簇簇,湖水平静无波,魏无羡蹲在桥边,看着湖水中自己的倒影,是他前世

  • 龙魂在异世在线阅读长城的由来

    土神是五个神之中最快的一个,他脚下生风,马上就来到了中国所在的地方。这时,一团黑雾飞快地朝泰维斯飞来,泰维斯不知这是什么,马上立起一堵土墙,谁知黑气越来越多,泰维斯只好建起更高的墙,黑气好像收到了什么命令一样,纷纷后退。土神因为土墙挡路,所以把土墙往下挪了一点,等到中国被秦始皇统一时,他在原初那堵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