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超灵世界在线阅读第8章

2021/6/11 7:11:53 作者:陈张波 来源:纵横中文网
超灵世界
超灵世界
作者:陈张波来源:纵横中文网
南极开发团队在作业过程中发现了深埋地底的‘蛋’经考古学家之手送到了世界科研中心在科学家确定无法解开其中的秘密之后一个纯真的小少年意外的将那个‘蛋’给开启了三天之后引来了一场绝世的流星雨地球文明被摧毁殆尽就在人们以为世界末日来临之时地面开始分裂成一块块的飞升到了天空从此海面上几乎不再有陆地陆地以飘浮岛的形式存在于天空之下一个新的世界因此而诞生故事从300年后的一个晚上讲起一个以为不会哭泣的少年用他的眼泪唤醒了一个从天空掉下来的少女他们在冥冥之中建立了无法割舍的羁绊两人在12年后踏上了旅途在少女的指

“地心雷,地心雷。”令老反复念叨着这三个字,看着云生的目光,逐渐深邃,而后又抬头看着天空,皱着眉,轻声道:“天心雷。”顾浮生问道:“老先生,这不是地心雷吗?和天心雷有什么关系啊?”

令老没有回答,而是又低下头来看着云生,皱着眉,最后叹一口气,说道:“千万年以来,世间何曾缺少过奇才,有人得到过地心雷,也曾有人得到天心雷,但是都是在试图吸收的时候,爆体而亡,再天纵奇才,再千古难遇的根骨,都承受不起啊,非此世间造化之物,岂是人所能沾染的。”顾浮生听得云里雾里的,想了想问道:“老先生是说云生他?他承受不住这个什么地心雷?”令老点点头,“看来我令家,要欠下一份不能偿还人情了。”顾浮生皱眉:“老先生没有办法救他吗?先生这么厉害的人都不能吗?”令老反问:“你不是一直觉得他是束缚牢笼吗?怎么还想着救他了?”顾浮生黯然:“可是这世上好人已经很少了。”令老闻言,一笑:“不要觉得你有顾瞳能见常人所不能见的势,就认为自己看懂人心了,这人心啊,比你想的复杂得多。”停了会儿又说道:“不过你说得对,这世间好人已经很少了,可惜啊。”

顾浮生正色道:“先生若是觉得可惜,应该救他才对。”

令老:“这地心雷也不是无解,曾有说法,天心雷与地心雷自分后便不能合,趁他未吸收完地心雷,将天心雷渡入他体内,倒是有可能把地心雷逼出。”顾浮生吞了口口水:“老先生知道天心雷在哪里?”令老犹豫了一下:“就算知道,这个方法也是道听途说,自古至今,没人凑齐过天心雷地心雷,也没人知道两者真正相遇会怎么样。“

偏偏此时上空传来一个声音:“那现在就凑齐了,也能试试了。”令老和顾浮生都感觉压力一小,令老的剑幕甚至瞬间扩开了,顾浮生后退一步,看着半空中将雷浆收入囊中的另一个老者,另一个和令老长得七八分相似的老者,令老左眼有道疤,这人没有,在顾浮生看来,这就是他们唯一的区别了,令老收了剑幕,没说话,天空中那人却是在抱怨:“你说有这么好的东西,你也不告诉我。”地上两人抬头,看着天空中那人鲸吞般将雷浆吸入袖中,顾浮生这时才发现,随着这个人的到来,这祝天崖下方风雷都消失了。那人收完了雷浆,还在空中徘徊不止,令老吼道:“快点滚下来,一会儿都吸收完了,你来干嘛,收尸啊。”那人才不怎么情愿地落地,蹲在云生旁边,把头埋下去,看了看情况:“嘿,这好在是地心雷啊,要是是别的石头,他早就直接被戳死了。”

令老不耐烦,“有没有救,天心雷带来没,别墨迹,一会儿被你墨迹死了,我看你死后怎么给云家先祖交代。”那个老者哼了一声,掏出一个黑色盒子,那个盒子被老者死死攥着,但是依旧有着抖动,老者问道:“你想怎么做?”令老看着盒子,不说话了。潭底那个老者嘿嘿一笑:“怎么,现在又舍不得了?”令老瞥了他一眼:“你舍得?”

那老者直接放开盒子,一跃而上:“我当然舍得,快开剑幕吧。”

令老脸色一青:“你个疯子,就是小时候打你打少了。”

那人单手按在令老肩上,那原本几十米的剑幕,瞬间延展到数百米的长宽,而后又迅速收拢,这是两个老者刻意为之,顾浮生刚动了动,又不敢动弹了,三个人静静地看着那个黑色盒子,盒子的抖动逐渐变大,最终,只听得咔嚓一声,盒子开了,一抹光芒挣脱了盒子的束缚,天地为之一暗,仿佛世间光亮都消散了。那束光至上而去,不过数十米,就被虚空中显现出来的一个阵法困住,站在令老身后的老者说道:“厉害吧,刚才收集地心雷浆的时候做的。”

令老不说话,依旧举着剑幕。那束光被束缚住后,慢慢散去了光芒,露出来原本的样子,那是个梭形的物体,在法阵地压制下逐渐下降,越是下降越是挣扎得厉害。等降到离云生只有十来米的时候,下降的速度已经是非常慢了。令老皱眉道:“用势去压它,快些。”另一个老者嗯了一声,右手伸出,对着梭体遥遥一按,他身后的顾浮生只觉得天旋地转起来,一屁股坐在地上,那老者回头一笑,露出一口好牙:“抱歉啊,小友,不小心霸气侧漏了。”待顾浮生看那半球时,梭体已经被压下,离云生越来越近,顾浮生就坐在地上,生怕站起来又被侧漏的霸气压下来,顾浮生偷偷看了眼那个老人,又看了眼令老,越看越怀疑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咋越看越觉得像呢。然而那老者提起左膝盖撞了撞令老的屁股,惹得令老怒道:“又干什么!”老者对着半球那里扬扬下巴:“借你剑势用用,我要压不住了。”令老呸了一下,“不是说你已经天地无敌了吗?”但是依旧撤出一只右手,左手单手举着剑幕,右手举过头顶,慢慢一握,手中虽是虚无,在顾浮生看来却仿佛握着一把举世无双的宝剑,“这是剑势?”顾浮生心中一凛,双眼一眨,开了顾瞳看过去,只看见令老手中攥着一截清晰剑柄,其上是数十米的气势在奔腾,“我去。”顾浮生叫了一声,顾瞳能见运势,此时令老手中之剑,从剑柄到剑尖全是气势凝聚,“世间竟有能聚气势的方法,这一剑斩下去会如何?”顾浮生心中惊叹,那剑已经百米高,令老问道:“够了不?”老者撇撇嘴:“勉勉强强吧。”而后,这恢弘百米的气势之剑对着那梭体径直斩下,周边风雷避让,斩上去了!没有声响,那梭形物体急速下落,几乎在瞬间,从云生胸口处穿进去了!

顾浮生看得目瞪口呆:“不是救人吗?”

老者两手放在令老背上,令老也是双手撑开剑幕,两人都在防备什么,顾浮生又问了一遍:“老先生,不是救人吗?”没等令老说话,那个老者解释道:“你别说在他胸口穿个窟窿,就是把他身体拦腰打断,我们都有办法把他救回来,可是现在他在吸收地心雷,要救他,只能试试这个法子。”顾浮生不再问了,站起来,偷偷往两人那里靠靠,然后低声说:“那两位先生在等什么啊?”

“以防万一,”那老者目不转睛看着云生。顾浮生不解:“什么万一啊?”

“万一那天心雷和地心雷相撞后爆炸了,我估计顶不住。”老者头也不回说道。顾浮生“……”,似乎是感觉到了异样,那老人回头看了顾浮生一眼:“年轻人就是世面见得少,都和你说了,这是唯一的办法,就算会爆炸啥的,也得试试吧,你放心,就算炸了,我们也能顶得住。”

令老在前面慢慢说道:“你说人家见的世面少,说得你见过天心雷和地心雷相遇一样。”老者不说话了,三个人继续等着。

然而,云生身体上的雷电越来越少了,甚至胸口那个窟窿流淌出来的雷浆又被吸收进去了,伤口也愈合了,但是地心雷没被逼出来,也没见着天心雷和地心雷相遇的爆炸。令老皱眉,干脆收了剑幕,吓得老者大叫:“干嘛收剑幕啊,再等会儿啊,虽然我只是具灵身,但是万一炸了你……”

令老扭过头来看着他,老者意识到说错了什么,语气变得十分缓和:“这不是灵身速度快点嘛,我一感觉到天心雷的异动,就把它送过来了,真不是偷懒,那个,不拉剑幕就不拉,我们等,等。“令老呵呵一笑:“我说你怎么连天心雷都压不下去呢,原来来的是灵体啊,等我回去再和你算这笔帐,既然是灵体,那就别怕了,去潭底看看吧。“

老者脸黑了:“不是吧,虽然是灵体……”

“那你亲自来,去下面看看吧,没事儿,我觉得可以等。”

老者黑着脸,虽然这只是具灵体,但是也是内含了一缕神魄的,要真是过去就炸了,虽不致命,但是实力必然下降,到时候等令老回到南国算账,跑都没法跑。老者叹口气,还是一步跃出,直落潭底,令老拉着顾浮生后退几步。“欸?没了?”老者低头看着云生的背部,之前的地心雷一半埋在土里,一半从云生背部插了进去,此时,那地心雷消失了。老者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伸手出去,要把云生翻过来看看,这时一只手拉住了老者的手,老者只感觉手腕微微一麻,侧过头就看见云生睁开眼看着他,双眼竟是一片混沌般的白色,云生开口像是要说话,老者却只听见一声雷响,眼前白光一闪。

南国秋黎山脉中,一个老者从木屋中破门而起,看着西北方,他的灵体刚刚被云生一句话劈死了,老者喃喃自语:“怎么会这么强,莫不是那天心雷和地心雷融合了?若真是如此,”老者痛心疾首:“应该我先试试啊,那可是第一重雷啊,唉,不行,再分道灵体去看看。”刚要分灵体,老者耳旁响起令老说的那句话,“等我回去再和你算这笔帐。”老者周身灵力都是为之一滞,又看看西北方向:“算了,我还是赶快恢复吧,反正早晚都能看到。”言罢,又返身回屋去了。

令老站在潭边数米的地方,刚刚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只听见自己弟弟说了句“没了。”而后不久,一道青雷在那潭里炸开,虽说自己弟弟嘴欠吧,也不至于,被雷劈啊。令老张开嘴:”小五?“没有反应,又叫了一声:”小五?“还是没有反应,令老也是渡出一具灵体,那灵体跳下坑,正对上坐起来的云生,云生双目的白色淡了些,看见令老的灵体,再次开口,又是一声轰鸣,潭边的令老气息一颤,没了,灵体就这么没了,那云生开口说了句话,居然平地惊雷,把灵体炸没了。令老只听见那云生问了句:“你是?”,自己的灵体就没了。

顾浮生站在令老身后,只听见两声巨响从坑下面传来,之前的老者没再上来,令老的那个分身也没上来,正想问一问怎么回事,却看见潭边爬起来一个人,云生双眼还有有一丝一缕的白色,他歪着头看了看顾浮生,说出了第一句没有引起雷霆的话:“你是浮生弟弟?”

补的周一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怪兽乱穿卢林

    南明市虽是北方城市,但夏季的中午仍十分酷热。街道上几乎没有行人,卢林站在自家旅行社门口的阴凉中,一面摇着手中的传单扇风,一面暗暗抱怨生意不景气。透过旅社的玻璃门,能看到自己的妻子美玲正坐在电脑前忙碌着,只是多半在浏览八卦新闻,而不是什么工作业务。这旅社是妻子娘家的,当年追她的人不少,可最终她还是选择

  • 漫威之萌娘世界第二章

    夏天即将到来,空气里涌动着逐渐黏稠的燥热气息。我们的小公爵莱格斯顿,带着自己的小跟班皮克,骑着马,走在前往瑟伦托城堡的路上。“小公爵,您知道法神大人是个什么样的人吗?”莱格斯顿仰躺在马背上,嘴里叼着一根半枯萎的红尾草,漫不经心地回答:“不知道。”十六七岁的小皮克有些开心:“听说他是全大陆最厉害的法神

  • 综穿之无尽轮回2在线阅读第9节

    “小冉?”冉秋晨趴在围栏边看池中锦鲤游曳,忽然听到有人在身后叫他。他回头,迎面走来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高大壮硕,人很精神就是微微有点秃顶迹象。“陈导?”冉秋晨一眼认出了他。开春那会儿,他面试过陈导准备的下一部戏,很遗憾没被选上。“在这吃饭?”陈沐坤问。冉秋晨笑笑点头,“好久不见,陈导好。”“你怎

  • 逆斗纪之第九章

    晚上,路迪安敲响露薇的房门。望着身穿绒布睡衣的路迪安,露薇知道他仍然想在白天的事情上说服她,看着由她从小带大的少年脸上执着的表情,露薇突然不知该如何开口。“露薇,请让我去吧。”路迪安坐在露薇身边,低声地请求着。“为什么?”“只是一天而已,我保证我会回来,然后跟你走。”“所以,我才想知道为什么,这样子

  • 幻想杀手的忧郁症[综]在线阅读第5章

    慕嫣最终没能去成美发店,因为梁玉琦为了能让楚爸楚妈把楚穆泱骂个狗血淋头,心里就只记得一件事:不能让慕嫣去染发。她甚至想给慕嫣化个病娇妆,奈何慕嫣那脸色,不用化妆就很病娇了,于是又心疼了一番。一下午,梁玉琦拉着慕嫣又是买衣服鞋子又是吃美食。她喜欢给慕嫣买东西,各式各样的。有时候逛街的时候看见一条漂亮的

  • 狼妃倾城之第九章(9)

    “悬赏?”中也疑惑地抬起头来,看向坐在自己对面的森鸥外。他的人形异能力爱丽丝正坐在旁边的地毯上,拿着蜡笔画画,看上去就和普通的小女孩没有任何的区别。中也只看了一眼就把视线收了起来,然后重新放在了森鸥外。他现在也已经差不多适应了爱丽丝的“新形象”,接受了她从御姐变成了萝莉的现实。重来一世,他的身边有些

  • 一川二井在线阅读沙雕的一对新人

    “你是谁?”秦老太太冷冷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确定自己并不认识。【3G书城】张菘蓝用力的翻了个白眼,现在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应该要关心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吧?她的双手拼命的扯着秦决明的袖子,将秦决明的注意力吸引到她的身上。“你轻点。”秦决明的声音几乎都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我的衣服很贵的。”“我和我的孩

  • 林*******代在线阅读第10节

    “被抓了”,金千里默念道,心如止水,所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这样的道理他还是懂的。围观之人越来越多,面对莫来德歇斯底里的咆哮,他选择了忽略,此时天空下着小雨,他一脸淡然,就连脸上的雨水任其湿淋。“操,就算批斗会也不过如此,有这必要吗,不就是偷了一点吃剩的而已吗,难道还要树立点型不成?”,被怒骂一

  • 深宫魈:三无公主傲娇皇 妖猫

    “为什么,为什么他的阴气突然变得这么强大。”站在李照尸体旁的中年人声音有些颤抖,眼中充满了难以置信,他的血液都随着身边围绕着的黑气慢慢发凉。“张乾,守住本心,谁死谁活还不一定!”清尘师叔怒喝道,将张乾从恍惚中拉了回来。他挡在李清阳身前,双指连连挥动,在空中画出了一幅符箓。手指泛着淡淡的白光,一张奇异

  • 影帝哥哥给轻薄在线阅读第七节

    呆呆地摇了摇头,听到嗤笑声,蓝珺瑶飘远的神思才稍稍收回,这下子不禁大惊失色,俏脸嫣红,恨不得地上能有个缝让自己钻进去。好在这里没有其他人看到,蓝珺瑶掩下心中的羞愤,脑中灵光一闪,顿时杏眸圆睁,虎生生地瞪着眼前的男子,“那日可是你帮我擦洗身子、换了衣裳?”“这军中又无女子,不然姑娘以为是何人呢?”原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