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江湖情仇 > 正文

农女逆天之家有醋夫谁是谁

2021/6/11 7:15:16 作者:禾朔 来源:言情小说吧
农女逆天之家有醋夫
农女逆天之家有醋夫
作者:禾朔来源:言情小说吧
罗小小只是一个普通的公司职员,年近三十,却还是没房,没车,没存款。一朝穿越,却过上了自己最想要的生活。坐拥一块小小的农田,闯出一片自己的天空。垦荒地,养家禽,带领全家走上致富之路。只是不知为何,桃花多到挡都挡不住,逼得家里某个男人吃醋根本停不下来。一天早上,起床,咬牙切齿的对着外面吼道“宗政辰,你丫的下次要是再乱吃飞醋,我就不要你了!”某男抱着满头的包,蹲在阴暗的小角落里,嘿嘿一笑,让你们再跟我抢,抢不过我吧。本文1v1男女主双洁宠到不行,欢迎跳坑啊

“啊......啊......我的头好痛,”无数记忆片段如潮水般涌来,拍打着陈其凡弱小的灵魂。

陈其凡此刻抱着脑袋,疼的他在地上翻滚。

片刻后疼痛减消……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哈哈哈.......原来如此.......”

陈其凡终于明白了!原来自己一直是“他”的替代品:“陈其凡!”一个和自己同样名字的男孩。

此刻!

陈其凡知道自己穿越了,穿越到了一个叫神念大陆的世界。

陈其凡不断梳理着脑海中的记忆片段。

原来“杨若仙”是从这个世界穿越到地球上,她说的要回去其实是回到这里:神念大陆。

陈其凡苦笑着摇了摇头,向着四周看去。

陈其凡看着眼前的景象,心中一阵恍惚!

眼前有两个墓碑,一个写着父亲大人陈啸之墓,儿陈其凡立。

一个写着姐姐杨若仙之墓,弟陈其凡立。

姐姐的石碑上还有些斑驳的血迹,现在已经干了。

为什在这两个世界都有个“陈其凡”与“杨若仙”呢?这是巧合?还是必然?

陈其凡没有从记忆片段中寻找答案,因为他被眼前的景象给吓到了。

右前方是一栋小木屋,此刻它已经摇摇欲坠,好像饱受摧残,随时都要倒了一般。

四周方圆两千多米范围,丘壑纵横,满目苍夷!到处都是几米多深,几十米长的深坑。

远处古木参天,那些古木遮天蔽日,高耸入天。

古木很粗,就是细的古木直径也有三四米样子,粗的古木直径有十几米!有些树木断裂,像是被人生生打断一般。

有些烧为灰烬,只留下烧焦的根部。

这很明显是个战场,因为在哪满是丘壑的地方,有着各种怪兽的尸体。

有几十米长,人腰粗细的巨蛇。它蛇身狮首,身上满是黑色的鳞片,鳞片泛着银光,阴森恐怖!鳞片上有许多血洞,鲜血已经凝固了许久。

还有十几米长,七八米高的巨狼,它头上也有个血洞,血洞脸盆大小,它眼睛还在睁着,看来死亡对它来说只是一瞬间的事!

还有几只四不像的怪兽,陈其凡也不知怎么描述。

在巨兽旁边还有还有一堆灰烬,显得很怪异!

陈其凡知道自己穿越了,这个世界对他来说太陌生了。

于是他赶紧梳理着“陈其凡”的记忆片段,寻找答案。

记忆中“陈其凡”一直与父亲相依为命,母亲在他三岁就离开了他们。

“陈其凡”曾经无数次追问母亲为什么离开,但是永远没有得到答案,得到的永远是父亲的一声长长叹息。

看着父亲满脸哀愁的样子,“陈其凡”便把到嘴的话咽了下去!

他知道!他触碰到父亲那颗脆弱的神经:一个男人的尊严。

他不想让父亲伤心,让他为难,就算得到答案又能如何,母亲就能回到他的身边?

所以随着年龄的增大,他再也没有问过父亲,母亲的去向。

“陈其凡”的父亲是个猎人,以打猎为生。

他们日子虽然清贫,但是父亲还是尽量把最好给他。

父亲教他读书,教他打猎,教他识别药草。

教他……

对于母亲,“陈其凡”虽然不去过问了!但是他的心中是藏有仇恨的,他永远也无法原谅那个抛弃他们父子的女人。

无论她的理由是怎样的冠冕堂皇!无论她有或者没有苦衷!

六岁那年!

那是个冬天,那年冬天雪下得很大,有三尺多深,整个山上都是银装素裹。

父亲上镇上卖皮货,晚上回来时却带回一个女孩,那女孩瘦的皮包骨头,但是眼睛很大很有神。

她身受重伤,背后有几道触目惊心的伤口,很难想像谁能这么狠心,对这么小的女孩下手!

父亲说遇到她时,她倒在雪地里,奄奄一息,昏迷不醒已经快不行了。

陈其凡父亲不忍她在雪地里冻死,所以把她抱了回来。

家里虽然不富裕,但是添幅碗筷还是没问题的。

更何况家里多几个女娃,也多了几分生气!

她的伤两个多月才痊愈。

父亲没有从她的口中,问出她的父母与家人信息。

只有一个名字:“杨若仙”,她比“陈其凡”大两岁。

父亲没有追问,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

只要与人为善,何必要寻根问底!

于是“陈其凡”的生命里,多了一个重要的人:“杨若仙”。

他的生命,从此便有了色彩,有了欢笑,有了波澜。

他的童年也变得美好!

她让“陈其凡”感受到了母亲未曾给予自己的爱。

她让“陈其凡”相信这个世界是美好的。

让他的童年无忧无虑,灿烂如花。让他知道这个世界是有爱这种东西的。

他们一起到小溪中捉鱼,一起到森林里采花,一起躺在屋顶看星星,一起哭,一起笑,一起快乐的成长!

他们一起做游戏,一起学习,一起帮父亲的忙,他们形影不离,他们无话不谈!

所以日子虽然过的清苦,但时光却让人欢愉。

十年悄然的过去了!

“陈其凡”成了一个十六岁的少年。“杨若仙”也成了一个十八岁的妙龄少女。

“姐姐,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呢?”

一个兽皮少年,懒洋洋的躺在溪边的岩石上,双手枕着头,嘴里叼着不知名的野草根,他在细细的咀嚼着。

这个兽皮少年,约莫十六岁的样子,头发很长,他用一根布条简单的束着。

脸上棱角分明,剑目星眉,皮肤有点病态的白皙,好像终日不见阳光。

但是他身体却很健硕,一米八几的个头,身材魁梧,气宇轩昂!

那少女面无粉黛但是气质却很高雅,而且面目精致。

她眼有秋波,鼻若琼瑶,口若牡丹,笑如百花盛开,美不胜收!

她一身麻衣,却掩盖不住,她一身的芳华。

“因为你是我弟弟啊!”少女坐在的身旁。说话间还调皮的,温柔的拍了他的脑袋,吐了下舌头。

“哎呦.....我都十六了,姐能不拍我头了么!”少年故作很疼的样子,坐了起来,捂着头道。

“姐!你会离开我么?会向我母亲那样离开我么?”突然少年把头转向少女,一脸认真的问到。

“傻小子,姐姐怎么会离开你呢,我会一辈子在你身边,陪着你,保护你。”她一边说着,一边摸着他的头发。

她的动作很温柔,仿佛她摸着这个世界最美好的东西。

那少年把头转向天空,眯着眼享受着少女的抚摸。

“呵呵.....姐你说错了,是我保护你,你放心,我会保护你的,保护你一辈子!”少年眯着眼睛傻傻的笑道。

“那行!姐姐以后间靠小凡保护喽。”少女开心的笑到。

“嘿嘿……”

那少年看见姐姐笑了,也跟着傻笑了起来。

“姐!我知道女孩总是要嫁人的,我知道我不能保护你一辈子,但是我要帮你找到能保护你的人!”

那少年讪讪的说道,脸上早已经没有了笑容。

那少女听见少年的话,脸上也没有了笑容,她轻轻说道“其凡!你不知道,姐姐是不会嫁人的,我背负的东西太多了,不把它放下,我是不会嫁人的!”

说完便对着天空久久的发呆,一时间他们陷入了沉默。

这种沉默,让“陈其凡”感到窒息,于是他打破了沉默

“姐!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也许你说出来,你会好受些。”

少女听到“陈其凡”的话,苦笑了一下“小凡!有些事情你不懂!你……你还不了解这个世界。”

“我怎么不了……”

“乒乒.....铛铛…....碰……”

“陈其凡”话还没有说完,便听到一阵奇怪的声响。

那声音从他们家的方向,传到他们耳中。

有钢铁碰撞的声音,有大喝声,有树木倒下的巨响,十分喧杂。

他们三人久居深山,从来没有见过陌生人,怎么会有这些声音呢?他们心中充满疑问。

姐姐拉着他向着家里跑去!

她一边跑着,一边回头多少年说道“其凡,等下在我身后,声音轻点,我们先看看情况,不要先暴露自己!”。

“姐,你放心,有我在你放心,我会保护你的。”说话间“陈其凡”还从腰间拿出一把匕首。

他匕首握的很紧,看来“陈其凡”心里不像他说的那么轻松。

“恩....”

少女没有反驳,朝他笑着点了点头,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眼神,他们便向家的方向奔去。

他们躲在家附近的草丛了,慢慢的向声音处看去。

“陈其凡”看到了,颠覆了他世界观的一幕。

只见十几个黑衣人,和他的父亲缠斗在一起。

关键是他的父亲:一个普通的猎户!

此刻!

完全是一副陌生的模样!

他此刻气势惊人,手里拿了把柴刀,舞的刀气纵横。

只见他一刀向一个黑衣人快速劈去,那黑衣人晃动了一下,一道残影后,居然出现在十几米开外的地方!

刀气!从黑衣人原来站立的地方穿过,划出了几米深浅,十几米长的沟壑。

“陈其凡”看到这一幕,目瞪口呆,傻傻向他姐姐望去,想要从她口中得到答案。

在他的印象中,父亲只是一个普通的猎户,何时变得这么厉害?这么陌生了?

“这个世界怎么了?

还是自己原来认识的世界么?”

“陈其凡”心中满是疑问。

记忆片段到了此处,陈其凡也有点茫然。

“陈其凡”他并不了解这个世界。

而随着记忆片段的梳理,陈其凡越来越分不清,他们谁是谁了!

其实谁是谁重要么!此刻“陈其凡”的身体,有着两个人的记忆!

前世今生!

只有神念大陆的“陈其凡”了!

求收藏求推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别惹橘猫在线阅读人在山中坐,星从天上来

    龙国,华星城,算是座半山城,作为一个不太发达的二线城市,这里的生活节奏不算快,也不算慢。林风作为一个月薪7000块以上的白领,小日子过得还算舒坦,一周上五休二,还有各种节假日和年假。此时正直初夏,林风正在华星城后面的子母山上搭帐篷。作为一个年轻人,林风当然有属于自己的爱好,那就是天文,这个爱好是林风

  • 妖请函在线阅读第二节

    抵达界主巅峰,离神邸只差一步之遥,虽然只差一步之遥,但是这一步却不是那么好跨过去的,虽然他是本源级别的魂石,神邸很容易达到,但是没有特殊的机遇,就只能靠时间沉淀了,毕竟他提升的太快,根基虽然稳固,但是毕竟修炼时间不长,界主级强者哪一个不是将近亿年才成长起来的,有的甚至十几亿年才成为界主,天才点的也要

  • 空灵劫渡之第八章

    洛依依有了空间,头一个想到的就是小弟,给他吃了一颗白莲子。盛小弟不出所料,立刻勤快地跑厕所。“阿姐,这是什么东西,我都吃坏肚子了。”盛小弟第十一次从厕所跑出来,难受的捂着肚子。“拉肚子是因为你的肚子里有了虫子,我这是仙药,专门去掉你肚子里的坏虫!”洛依依忙着看稿子,眼角都没抬一下。盛小弟只好继续跑厕

  • 魂断太平洋第5章在线阅读

    离开了丽娜老师的房间后,原本安静的学院也变得嘈杂熙攘起来,都顾不上跟同学们道别。直接跨出学院大门,登上浮空列车往回家的路上赶。一个计划诞生在张默的脑海。回家-收拾东西-和张倩道别-离开英山小镇-去往发现生命迹象的坑洞。‘可又该如何进入坑洞呢?’这下张默有头疼了起来,父母这关是过去了,可这另一道难题又

  • 神灵脑域第10章在线阅读

    那恨不得冲上来咬一口的怨毒眼神,只出现了不到一秒就一闪而过,仿佛从未出现过。许愿是知道的,陈佳茉的内心并不如平时表现出来的这样温和,只不过她用这种明显敌意的眼神看自己,还是头一次。哥哥一走,陈佳茉就转头看过来……难道说,一开始她就发现这里藏了人?她的眼神里只有怨毒,没有疑惑,莫不是一开始她就发现了,

  • 被封禁的名字在线阅读第5节

    疏影替齐灵雨换上了玄色的朝服,乌黑的头发全部以玉冠整齐得束起,疏影细细将朝服外袍的袖口领口处整理了一番,这才颇为满意道:“不知今晚赴宴的可有女子,若是被她们见了殿下这俊美无双的模样,今晚定是连睡觉都要睡不踏实了。”齐灵雨笑着伸手挑起疏影的下巴:“那你日日都看着我,怎么也不见你睡不着觉?”疏影被自家殿

  • 诡计三国在线阅读第五章

    这是一个孤寂到了极点的宇宙绝地,连星光都看不到多少,周围都是黑漆漆的一片,茫茫的无边无际。达卡人奥托,在这星岛上创建了一座基地,虽然略显的有些简陋,但至少说明了这里有生命的存在。基地里倒是灯火通明,有许多道光柱直射夜空。这其实是一座求救信号灯塔,在茫茫宇宙中,光芒永远是最显眼的东西。苏明达走了几步,

  • 大唐;开局,李二杀了我爹之大战玛格玛星人(上)

    “迪拿奥特曼,消失了?”“奥特曼会死吗?”喜比此时陷入了沉思,但突然之间喜比的脑海里猛地打了一个激灵,“哲也还在这里!”“哲也队员,哲也队员!中岛,用ID找找看!”“队长,发现了哲也PDL的信号,在坐标S10点。”“S10点?”喜比立刻拉动下降锁定杆,心里不由得担心起来,哲也不能再有事了…队员们分成

  • 三界情缘之世世劫世界树,盘古将开天!(新书求收藏)

    “鸿蒙剑!”李太初话音刚落,剑身上显化两个大道古文,正是“鸿蒙”二字!“看来这把剑真与你有缘啊。”盘古欣然笑道。李太初眼中闪过一丝激动,鸿蒙剑并未对他产生抵触感,反而对他十分的亲近,刚才一瞬间鸿蒙剑竟然自主认他为主,连炼化都不用。李太初将鸿蒙剑收入体内,这才将目光看向那颗巨树,巨树直通混沌上下无量丈

  • 亡灵进化系统之覆灭(7)

    “是哪个不长眼的敢在我虎魄山闹事?难道是活腻歪了吗?”当四处狩猎的怨灵开始肆意狂欢的时候,一道中气十足的怒喝就穿破将死之人的杂乱惨叫声,并清晰的传入了晨风的耳膜。嗯,看来..正主出现了。抬眼望去,一个五短身材、豹眉环眼的粗壮男子正朝着自己疾速的飞来。他应该就是虎魄山的山主了。看着宛如人间炼狱一般的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