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一舟千里第八章在线阅读

2021/6/11 5:37:00 作者:杜筱枫 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舟千里
一舟千里
作者:杜筱枫来源:纵横中文网
以四个人的故事和经历贯穿全文,从始至终相遇的角色也都有血有泪

蒲苇被传染地也跟着嘿嘿笑,然后也不知道怎么的,就觉得脸上有点烧。

该不是生病了吧?

她暗暗猜测,又觉得不应该。体能变异者,杀伤力远远比不上那些风火雷电土的自然系异能者,但有一点好,基本不怎么会生病。

估计还是这具身体残留的某种后遗症,不用管它!

她大大咧咧地想着,又招呼起陈道南。

“你把衣服脱了!”

唰——,相信此刻若是真的脱了衣服,陈道南觉得自己肯定是从上到下,都红透了。

这……这进展得也太快了些吧?

他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粗大的喉结跟着滚了滚。

“我……想着这次回去,赶紧向上面打结婚报告,等上面批准了,再……”

含糊着,他又不敢看她的眼了。

蒲苇莫名,完全不在状况,她只是“噢”了一声,表示了解,然后掀开破棉被,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

“快脱了衣服上来,我给你按摩按摩。你干了一天,肯定是累坏了。”

她的体能没恢复,大事上出不了手,这点小事还是能干的。

唰——,陈道南整体肤色又爆红了一次,又羞了,可这次羞的原因和上次完全不同。

根本就是太自作多情了啊!

陈道南都在心里啐自己了,连带鄙视!

那头蒲苇着急,连连催促,又开始虎起小脸,训他,“还不快上来!”

这小媳妇,大概性子还有点急。

温婉的解语花才没当几秒,就又成火爆小辣椒了。

他心里觉得玩味,就不再矜持,把上衣给脱了。

那裤子呢?

裤子肯定是不能脱的啊。那就是战时的最后一道防线,是绝对要严防死守的。否则,自己先给撤了,可不就容易擦枪走火、功亏一篑?

陈道南背对着躺了上去,说不紧张,那是骗人的。尤其小媳妇的小手一摸,他就更紧张了,全身都绷紧了。

“放轻松,你太僵硬啦!”

她还跟没事人一样,用巴掌“啪啪啪”地在他后背连拍了好几下,感觉就像是在训斥不懂事的孩子似的,窘迫得他越是勒令自己放松,反而越是不能。

没过多久,愣是全身都激出一层薄汗。

她还跟没事人一样地嘲笑他,“你这样是不行的啊,至于这么紧张吗?”

话落,竟然一屁股就坐到了他身上。

吓得他差点惊跳起来!

生生用意志力克制主后,他扭头结结巴巴地问:“你……你干嘛?”

“按摩啊!”

“要……要这样吗?”

“哪样?”

纯洁的口吻,无辜的面庞,实在是让他无力!

而她抿紧唇瓣,认真地开始给他揉捏的样子,也很轻易地将他脑子里的不合时宜给一脚踹飞。

他转回了头,一下将脸给埋在了枕头里。

有些许懊恼,却已然被失序的心跳给掩埋。

他突然发现,油灯下,小媳妇那张黄瘦黄瘦的小脸,就跟抹了一层蜡似的,像是会发光,又勾人得紧。

那双乌黑的眼,全神贯注地盯着他的后背的时候,后背恍若在燃烧。

然后可耻的是,他竟然有了反应。

感谢最后那道防线!否则,真要丢脸丢大了。

他原本以为,自己这一晚上,肯定又得睡不着觉了。因为,某些事,你越是不想去想,它就越是爱往你的脑子里钻。但奇迹的是,他睡着了!差点睁眼就是天亮!

他觉得不可思议。

更不可思议的是,昨天一日的劳作,按照惯性,应该是会在他身上留下痕迹,可没有。没有僵硬、没有酸涩、更没有疼痛。甚至,他现在的感觉,比他刚下火车的时候还要好。

部队里,士兵之间,也不是没有互相给按按的,可是,要达到这种成效的,他还真没体验过。

按摩?

他咀嚼着这两个字眼,再看看在幽暗中睡得香甜的小媳妇,无声地笑了。

*

蒲苇醒来的要比昨日早一些,更加的松快的身子在告诉她,若是能再吃饱几次,谈不上可以达到她末世时的状态,但至少,恢复到原主肩挑200斤的水准,是肯定没问题的。

现在嘛,她觉得自己走上一阵是没问题的,小跑一段也是可以的。

她挺高兴,觉得事情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但显然,周围的人看上去有些不高兴,看着她的眼神,也有些怪怪的。

莫非是“偷吃”被发现了?

她有点心虚,可他们不说,她自然不会主动去问。

等自家男人一回来,她才明白,好家伙,原来他们不高兴的对象是冲着自家男人啊,她则是连带的。

“你这一上午都不见人影,干嘛去了?”作为长嫂,道东家的率先表达出她的不满。

陈道南一愣,答:“割草去了。”

“草呢?”她不信。因为说是去割草的那位,连带昨天,却是连一根草都没带回家来。

她怀疑,小弟根本就是找借口出去耍了,就跟爱偷懒的二弟似的。

陈道南又是一愣,赶紧解释,“卖了。你知道的,冬天这草晒不干,放久了还容易烂,所以也不想费那个事,直接卖给收购的了。”

只是那么卖,价格就贱。稍后,收购的会统一送到牛场。

道东家的这才稍微缓了点脸色,然后目光一偏,冲二弟妹挤了挤眼。

道西家的就深吸了一口气,站了出来。

“小弟啊,有件事,二嫂憋了好久,觉得不应该说,可是,又不得不说。”

陈道南一笑,神态和煦,“说吧。”

道西家的就很是不好意思的样子,可一张嘴,就没什么不好意思了。

“小弟啊,二嫂知道你一向饭量大、能吃。可是,你再能吃,也不能敞开了肚皮吃啊,总得要考虑考虑这一大家子的啊。你回来这两天,就已经吃下去这个家半个月的分量了。家里粮食本来就不够吃,每天也是定量的。这个你是知道的。你说说,你这样吃下去,等到来年四五月份,青黄不接的时候,我们还能吃什么?”

“吃什么?吃你自己呗!”

回话的不是陈道南,而是气呼呼的陈妈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拐走麻辣前妻在线阅读第六节

    “享受……”宋玥珩轻念着这个词语,是啊,自己好像从小到大,就从来没有享受过什么,自己是个孤儿,出生在哪里都不得而知,反正是从来没见过自己的父母,他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据孤儿院的老师说,他是被一辆车送来的,一辆自己行走的汽车!老师说他当时很诧异那么好的一辆车停在自家门口,但他本来是没在意的,却听到了车里

  • 在杀网中抢救在线阅读第七章

    何首予牵着一匹比较娇小的白马出来,笑嘻嘻地问:“这匹马可还行?”阿挽指着雪地里的小太监牵的那匹高头白马,“我要那一匹。”何首予一看顿时吓了一跳,说什么也不允许,“小祖宗,你可知那匹马是谁的?”阿挽哼了一声,“难不成是父皇的?”何首予摇头,“是大皇子的,大皇子一向不喜欢别人碰他的东西,要是叫他知道你乱

  • 玄幻不断进化的铠甲在线阅读第九章

    萧轶莫名扫他一眼,脸上没什么表情,重新拿起筷子,又缓慢地咀嚼起来。秦长愿索性膈应人膈应到底,他整个身体前倾,手掌托腮,胳膊肘支在桌子上,笑眯眯地看他:“朋友啊,聊聊天?”萧轶不动声色,将“食不言”贯彻到底。而秦长愿敏锐地察觉到周围人说话的声音小了,已经有些弟子暗中频频向他们这边望来。他们也许不认识秦

  • 随手拯救了世界第一章在线阅读

    东海边的郡望拂过微湿的风,像是浸了鲛人的泪水。货卖珠贝的渔人歇到茶寮的泛黄竹棚里,谈论蜃气凝结的五彩海市。即使是龙宫王室的海市也只得五彩。真正能泛发七彩的除了少数大神外,便是那瑶池出身的……茶寮中的女子随手就帮老渔人提起沉重的泥筐。忽而,那女子又举了举手里酒盅,抬眼对他似笑非笑:“这岭南的泉水比天宫

  • 网游之最强NPC在线阅读第九章

    根据刚刚蝙蝠袭击的结果来看,小混混们都倒在了女神的店铺里,他要去处理前还得先伪装一下自己。“趁机还可以安抚一下苏晴!”1489号挺直胸膛。他意气风发的打开通道大门,宛如拯救失足少女的英雄,三步并两步的一路小跑来到手工帽门店里。女神此时正想绕过满地的玻璃碎渣去捡刚刚被蝙蝠撞掉的小刀。她的名字叫苏晴,苏

  • (综主fgo)心想事成所罗门第3章在线阅读

    正当我闷闷不乐的时候,我的面前突然出现一包焦糖瓜子。转头看去,林若冲我盈盈一笑,接着从她的风衣口袋中掏出其他的东西。“不好意思,刚刚去买东西了。”我一把躲过零食,狠狠地摔在地上。此时的我也顾不上素质不素质,颜面不颜面。站起身来冲她大吼道:“就是为了它,你竟然让我在冷风中等你那么久?哼,渣女。”Emm

  • 三界异世录第一章在线阅读

    她恬静的躺在那里,清丽脱俗的脸蛋很是红润,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雪白的脖颈犹如白玉,粉色短裙下雪白圆润的双腿踢开被子,裸露在外。看着那诱人的身体在衣衫下生机勃勃的样子,我咽了口唾沫,这女孩可真是个天生尤物啊!“姑娘,你醒醒!”我推了推她的胳膊,却没有反应,我叹了口气,起身正要离开,谁知她却忽然醒来,飞

  • 志远氏在线阅读第八节

    叶开仔细观看着李维斯的每一场战斗视频,脸色也逐渐认真,他可以确定,按自己现在的状态如果与对方激战的话,胜负难料,这个李维斯在二阶战士中绝对是超强的存在。此时他的处境就非常的尴尬,眼界与实力不对等,看谁都是像小孩子在打架,可轮到他真正上场的时候,却做不出那么捷讯的反应,叶开自己推测,自己的境界应该高出

  • 风光殊绝偶遇红衣女子

    过越是心中不爽,杨过看着江都,说不出的心里不痛快,只想速速解决掉他。古墓中依旧阴沉沉的不见一丝阳光,虽然江都极其不喜欢这里的环境,但是有小龙女这么个古色天香的大美人陪着,环境在恶略,都可以忽略不计。江都盘坐在寒冰床上小龙女坐在他的身后,双手抵着他略单薄的后背,细看会发现四周围绕着丝丝白光,没错,小龙

  • 我靠演技颠倒众生在线阅读心疼依旧依常

    S-M公司首尔总部“哇...至成OPPA,你可真的是太厉害了,这次RedVelvet的第四张迷你专辑《Rookie》,有你写的一首歌曲,等至成OPPA写的那首歌曲火了,那至成OPPA就是S-M第二强的音乐制作人了。”S-M公司大厅中,一位S-M公司的女职员带着奉承的小眼神吹捧着旁边的一个男子。男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