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正文

推开世界的门在线阅读夺舍?重生?疯子?

2021/6/11 6:21:06 作者:苏红手 来源:晋江文学城
推开世界的门
推开世界的门
作者:苏红手来源:晋江文学城
许一洲,英俊多金体贴。凌小亿,北漂北漂北漂。她用力推开他的世界的门,这才发现他一直在伸着手等待。新文链接相识恨晚

什么情况啊?这个美得不像话的美女是我的妈妈?那,那个比较邋遢的男人就是我的父亲了?

真是我和小伙伴们都惊呆了,这也反转得太快了吧?我不是被困在那个空间里修炼了一亿多年的吗?

等等,那个空间?

林莫离目光转下,终于看见了那个困了他一亿多年的“空间”了。

“那不是一个巨大的蛋吗?”

“难道说我在那个蛋中修炼了一亿多年?”

“那也就是说我是蛋生的?”

这一发现让林莫离感到害怕,他实在没有办法接受自己竟然是从蛋里生出来的。

林莫离十分纳闷,自己有手有脚的啊?分明就是“人”啊!怎么会从蛋里生出来了呢?这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不,我是人,不是蛋生的。”

林莫离近乎疯狂的声音让林飞扬夫妇很是奇怪,何母一脸不解的看的林莫离说到:

“傻孩子,你当然是人啦!只是我们天族力量太过强大,这才选择蛋生的而已。”

“话说回来,你不是也在娘的肚子里待了一亿两千万年了嘛?这和普通人类胎生没有什么不同嘛。”

林飞扬也是说到:“你这孩子是不是在你娘肚子里待傻了啊?让我看看!要是你傻掉了,我和你娘赶紧再生一个。”

说的便要过来,吓得林莫离赶紧喊到:“喂!你这什么态度啊?有你这么做爹的吗?啊?你再过来小心我不客气了啊!”

林莫离真是气得不行,眼前这个情况林莫离几乎可以确定这位抱的自己美妇人就是自己的母亲了,而眼前那位一脸小胡渣的男子就是自己的父亲了;可是父亲大人啊!你这么说自己的孩子真的好么?

然而林莫离的话并没有让林父停步,他在林莫离万分惊恐下来到林莫离面前,吓得林莫离赶紧挣脱何母的怀抱,就要进行反击。

可是林飞扬却是不给他反击的机会,大手一抓,抓在林莫离的头上。

林莫离暗叫“不好”,赶紧出手;只见林莫离右手成爪,来一招猴子偷桃向林父腰间掏去。

林父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招式这么阴险,不过他倒也不怕,稍微一扭就躲了过去;只不过这一扭却也让林莫离轻松躲过他的爪手。

“好小子,有两下子啊!只不过还是不够看。”

林父颇为惊讶,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刚刚出生的儿子竟然这么流氓,不过这很合他的脾气。

“来来,臭小子!再接我一招形意拳——龙形。”

只见林父双手泛起金光,一个龙头突兀出来。

林莫离吓了一跳,林父这龙头张牙舞爪的,十分恐怖,要是被打中不死也重伤。

林莫离不敢大意,一个后空翻拉开一些距离,给自己多一些准备时间。

然而距离虽然拉开了,但是林父这招给的压力却是一点都没有减少。

不知不觉中林莫离额头上已经有了冷汗,他没有想到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第一次给自己压力的会是自己的父亲,林莫离现在很怀疑自己是不是亲生的。

“这个疯子。”林莫离臭骂一句,赶紧调起全身元力,准备硬抗这一拳。

林莫离双手护xiong,黑色元力形成一个半圆护盾,把自己保护了起来。这时林父和何母看见林莫离那黑色的元力时却是纷纷愣住了。

林飞扬:“这是黑色元力,这臭小子怎么会修出黑色元力?”

何母何晓云对此也是一脸懵逼,她和老林都是金色元力,他们的儿子继承他们的血脉应该也是金色的元力,这黑色元力是什么情况啊?

而在天元大陆,黑色元力可不那么招人待见,因为魔门教众的元力也是黑色的。

难道自己的儿子是大魔头?

两人面面相窥,无不被自己的念头吓到了。

不过这个危险的念头一出现就被林父何母否决了,他们两人都是名门正派人士,自己的儿子绝对不是什么大魔头的;林莫离之所以是黑色元力,其中一定有其他原因的。

不过眼下不是处理这件事情的时候,他们得先看看自己的儿子天赋如何,是不是真如林父说的那样,已经傻掉了。

“哼!”

林父冷哼一声,不再迟疑,右手挥动,金色的龙头便向林莫离呼啸而去。

“好强的威压。”

林莫离感受的林父给的压力,嘴上骂道:“真是个疯子,这么强大的一击,你是真的想把我杀了吗?”

边上,何母对此不为所动,只安安静静的看的,脸上满是笑容,就像是看的自己嬉闹的父子。

可是这真的是嬉闹吗?

“臭小子,你一亿两千万年不出来,老子忍了你一亿两千年,今天咱们新账旧账一起算,看我不把你打出屎来。”

林父骂骂咧咧,手上又多了几分力道。

林莫离只感觉压力越来越大,只听“噗噗噗噗噗”的几声闷响,却是林父的攻击已经打在林莫离的护盾上。

林莫离全身颤抖,苦苦维护的自己的护盾,然而林父的攻击好像绵绵不绝一样,一直冲击的林莫离的元力护盾。

何母见自己的儿子在丈夫的攻击下没有马上败下阵来,很是欣慰;丈夫什么实力她是十分清楚的,虽然这一击没有出全力,只是用了百分之一的力量,但是以儿子龙门后期的实力,能够接下来已经是奇迹了。

林父倒没有想这么多,见自己的儿子接下自己的攻击了,他便又加大几分力道。

这可苦了林莫离,在没有打开龙门的情况下接下这攻击已经是极限了,现在林父又加大了力量,一下子叫他全身冒汗、连连后退。

林莫离暗骂一句:“这个疯子。”

不过现在他必须全力抵抗林父的攻击,不然他一定会大骂父亲一顿的。

“看来我得打开自己的龙门才能抵抗疯子的攻击了。”

想到就做,林莫离没有迟疑,马上打开自己的第一个龙门。

“龙门,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爆料黑科技系统武侠位面1.1

    重整精神,季风华开始做出发前的最后准备。首先,她脱掉了身上的衣物,换了一身易于拆卸的秋装,以应付其他位面的时节。接着,她把一件紫色飘花的斗篷存放到了位面商店里,并放了几个暖宝宝,好应付寒冷的可能。收拾好衣着后,季风华又在床头的凹陷处拆下一段木头,然后从里面取出两把不同型号的匕.首。她把一把别在腰后,

  • 男神快到碗里来(星际)在线阅读第四章

    在明玺很喜爱的一部电影里,有一句很出名的台词:“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当他摔倒在地,一刹那星月变换的时刻,这句话再一次涌入了他的脑海之中。七年了,他再一次来到了这个地方。这不是梦。他仰面倒在青石板上,眼前绿叶如盖,微风若醉。恍惚之中,他好像又回到了七年前的那一天。那天他躺在同一个地方,怀着

  • 盗墓之我叫李少白之成交

    9.饭吃到末了,林景臣回来这桌吃,都是家里人,随意些。林景娴边儿上原本坐着周敏赫,她吃到一到被请到隔壁和小姐妹叙旧了,林景臣于是坐在林景娴身边。佣人换餐具的功夫。林景臣偏头和林景娴闲聊了句,“听说你想去我公司?是不是缺钱了,缺钱就跟我说,不用不好意思。”“没。”林景娴好笑地看了他一眼,“你觉得我会不

  • 兮夜的日记第8章在线阅读

    夙寒还没走到地方便听到前方传来一阵阵的惨叫声,寒着一张脸夙寒看到了不远处的情景。只见地上躺着一名身穿清风派服饰的女子,她的身上被锁链捆的严严实实,而身体上的衣服却如破布般挂在身上,那名女子此刻一边在地上蠕动一边朝着周遭人群吼叫着。她喉中发出的声音是一种濒临死亡的嘶吼。夙寒走上前看了一眼一旁的一名炼丹

  • 萌学园之紫蝶幻语我可以上你的船吗?【求收藏求鲜花!】

    黄小厨没有丝毫犹豫,拼命地划船。“明白明白!”胖迪的眼泪又止不住的往下流。“这小娃娃会游泳吗?!”胖迪的新忐忑不安。欧阳诗诗连忙给胖迪递纸巾。“没事儿的,没事儿的……”不知道为什么,欧阳诗诗对这个可爱的小萌娃并不是那么担心……自己有一种强烈的第六感。这个小娃娃不简单……运气这么好,能遇到海豚。那肯定

  • 修仙体系入侵异界在线阅读第2章

    第二章冷沫安上次因为安忻娜来这里拍摄,因此偶遇了梁英哲。所以,也算是见面了吧,这样的引出话题,也不会让人认为有一点不妥当的地方。当然,也不会让梁英哲起疑。梁英哲抬眸深深看了她一眼,没有回复。他看她的眼神,分明就是在辨别她是谁。就像知道她是双胞胎一样。但她自然而然的把梁英哲的反应归为是在简单的观察她。

  • 变强:从怼人开始第7章在线阅读

    司机先回了东山别院拿午餐,再来接江渺去江海大厦。江海大厦的门禁向来严格,江渺先提前发了条消息给江明淮说一声,车没有直接停在大厦外,而是往地下车库驶去。等在车库入口的,是江明淮的一号助理和那天在咖啡厅遇到的不知道是二号还是三号的助理。这位一号年过三十,看着斯文有礼,却是个出了名的狠角色,做事果断稳重,

  • 超神学院之堕天使在线阅读生病了

    回到庇护所,说了句“我回来了。”刚走进庇护所,发现躺在地上没有任何反应,看到这一幕的程然大惊失色的赶紧上去扶起了李雨馨,摸了一下她的额头,确实比之前更烫了一些。“你、你……我……”李雨馨艰难的睁开眼,梦呓一样的说着一些话,但是程然却是一个字也听不清。这是发烧因为体温过高,已经严重到影响意思了,如果这

  • 吃定王牌冷校草之帝王心术(9)

    谢七是个有真才实干的,司靖帝看中他,也提防他,只因他背后的谢家树大根深。王谢两家可谓当世最举足轻重的两个世家大族,族中弟子不仅在大司任职,也在九州大陆遍地开花。大抵帝王心术都是如此,重视臣子的才华,让他物尽其用,也提防臣子的野心,不让权力出笼,这分寸,讲究的就是权衡。王谢两家实力不容小觑,经商入仕,

  • 我,从刷积分变王者在线阅读食人藤蔓(2)

    “向阮,向阮。”秦睿听到向阮的呼声,在迷雾中奔跑,三步并作一步走,还险些跌进水里。陆依抛下干粮,急速奔到向阮身边,“怎么了?”瞧向阮面色发青,陆依心里头也开始打鼓。从进来这大雨林她就浑身不舒服,又湿又黏,身上都无力了些。而这片沼泽的迷雾,烟波浩渺。她甚至都怕在这里迷了路。“我刚刚好像看见了张人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