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至尊修行记第4章在线阅读

2021/6/11 23:25:45 作者:18733009904 来源:飞卢小说网
至尊修行记
至尊修行记
作者:18733009904来源:飞卢小说网
惊风骇浪任独行,虹霓半月塘中景,留情美酒豪情剑,恨遗孤憾冷霜名。(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既然你答应了,那你从现在开始就是我小沛县的县丞了,嗯,附近可有姓张名昭之人?”郝彪廉说。

“可是张昭张子布?”鲁肃说

“正是正是,”郝彪廉搓着双手说:“这个,子敬呀,这个张子布可是大才,不如你我一起前去拜访一下?”

鲁肃一看郝彪廉神情就知道,郝彪廉这是要他代为引荐了,鲁肃婉惜的说:“主公来晚一步了,张子布全家为避黄巾之祸,早已搬迁江东去了,现为会稽太守王朗帐下长吏,”

郝彪廉听了也觉得可惜,却也没办法,

郝彪廉回到小沛后,便将县衙让给鲁肃居住,自己住到军营里,抓部队训练去了,鲁肃以为这是郝彪廉在考验他的行政能力呢,也不客气,就住进县衙了,谁知第二天,鲁肃就亲自跑来找他了,说南城门守将来报,南门外来了几千难民,守将不敢放入城内,就上报县衙,请鲁肃指示,鲁肃才来,这几千难民放入城内的话,牵涉甚广,也不敢私自做主,只好找郝彪廉了,

郝彪廉听了,心里一紧,小沛东边是临淮,南边是汝南,西边是谯县,北边上徐州,这四边只有汝南一直是郝彪廉放心不下的,因为汝南郡内有股三万多人的黄巾军,由刘辟与龚都率领,寻常都隐匿在汝南北部的伏牛山一带,现在南边出现了难民,肯定是这股黄巾军下山为祸了。一想到这,郝彪廉便急了,连连忙忙带着鲁肃冲到南门,

南门守将早将城门关闭,着急的正等着郝彪廉来处理,郝彪廉上城门楼子一看,果然城门聚集了黑压压的一群难民,吵闹着要进城,都说汝南遭黄巾军洗掠,他们活不下去了,求沛县收留,郝彪廉估计了一下,人数大约有六千,郝彪廉看着看着忽然他发现有点不对劲,可到底那不对劲,他却说不出来,他随手叫过南门守将来询问,

这个南门守将叫李锦民,是三年前最早来的一批人,他也是以难民的身份进入小沛,然后从军积功升为排长,郝彪廉扩军的时候,他从排长升为连长了,今天正好他值班守南门,他听到问他郝彪廉这批难民有什么不对劲时,使劲的看了又看,说:

“长官,你看他们多可怜啊,放他们进来吧,大不了我们一人少吃一口,总能养活他们,只要他们肯留下,明年,他们就是自己人了。”

“不可,万万不可,”边上的鲁肃却说道,

郝彪廉与那连长齐声问道:“为何?”

“主公,请看,这群难民虽然面有菜色,但主公注意到没有,他们当中居然没有一人是。……”

“没人一个人是老幼之人,全是青壮汉子,”郝彪廉叫道,

“正是,”鲁肃正色道:“有人想诈城!”

边上的连长一听,回头往城下一看,果然这批难民中间真的没有一个是老幼妇孺,而且他们居然将携带的东西集中放在后面几辆车上,他也是从难民过来的,知道难民是舍不得放下手中任何东西的,他是越看越觉得这群难民破绽多,越看越生气,暗骂自己差点坏了大事,

郝彪廉吩咐鲁肃,叫他在南门先安抚一下,城下的‘难民’们,自己偷偷下城楼,一面派人传令东西北门,紧闭城门,一面派人去军营及军校传各排长以上军官来南门议事,

鲁肃初到,他也想看看郝彪廉怎么处理,这种事太突然了,如今只知道有人想混进小沛城,却不知道敌人的目标是什么,甚至连敌人是谁都不知道,,鲁肃自忖,如果他是郝彪廉,遇上这种事,一时手足无措是免不了的了,可现在看看郝彪廉似乎胸有成竹一般,不禁好奇,

鲁肃城楼上一边宽慰城下的难民,一边偷看着郝彪廉,不一会,传令兵回报,四个城门都已关闭,再一会,各级军官先后到达,郝彪廉就在城门楼下下命令:

“弓箭团,每营按编号各守一个城门,五营留在南门做预备队,投枪团,以排为单位,搜查城内各个区域,遇可疑人士一律就地逮捕,如有反抗,可酌情击杀!”

“诺!”

鲁肃在城门楼上,听了暗暗摇头,将一半的兵力用来清除城中内应,在他看来是可行的,但将兵力如此平均分布却是兵家大忌,正想劝阻,却已经来不及了,

各级军官们很快就去执行命令了,没多久,城内便传出阵阵喊杀声,城外的‘难民’们也开始骚动起来,最后,他们纷纷奔向后面的几辆车,从车中拿出来的竟然全是刀枪弓驽,在几个领头之人的带领下,又跑回城下五十米外,当先一人大叫:

“我乃天公将军帐下汝南刘辟,向闻沛县粮广,特借粮一万石,我便退兵,不然,打破城池,老幼不留,”

后面的‘难民’们个个哄叫不止,原来这批‘难民’正是汝南的黄巾军,也是三年前占领小沛的那伙人,三年前,他们搜刮光小沛后,便流窜到汝南,汝南郡守张勋,缴了三年都没缴灭他们,现在他们听说小沛又富起来了,就打起了小沛的主意,可小沛不同三年前了,它现在有五千多人的军士驻守,刘辟想白了好多根头发后,想出一个主意,他先派了五百人,先行化整为零偷偷潜进小沛,然后,他再率大部队,装作难民,准备骗开城门,一举夺下小沛,只可惜,被鲁肃给看出破绽来了,

郝彪廉站在城上的听来的果然是汝南的刘辟,也大叫说:“要粮可以,问问我手下的士兵们答应不答应,”随后又大声叫道:“将士们,你们答应吗?”

南门的士兵们,齐声喝道:“不答应!”声音响彻云霄。

刘辟听了大怒,当先直冲城门,后面一群黄巾军们哇哇乱叫,挥舞兵器,强攻城门,六千多人一起冲锋,那声势是很骇人的,城门上守的只是投枪二营的一个连,弓箭二营的人还没赶来,一个连队只有一百人,其中十人原本作为连长亲兵的人,因为郝彪廉也在边上,所以被临时征用为郝彪廉的传令兵兼护卫了,最可怕的是,这九十人中,还有大半是半个月前,那次扩军时招来的,仅仅只是学会走正步而已,如今面对六千多人的冲锋,很多人都吓的脸色苍白,手脚直哆嗦,手里的投枪都拿不稳了,

那个连长虽然心里也很怕,他从军三年,也是第一次真正面对战争,徐州的那次只是演练,与真正的战争是有区别的,但他能从一个小兵升为连长,也是有过人之处的,只见他大喝道:

“弟兄们,郝恩人就在我们后面,你们忍心他让贼人杀了吗?我们的日子才刚刚好过点,你们忍心又让这些贼人破坏吗?我们的亲人就在城里,你们忍心让贼人杀了吗?”

城墙上传来断断续续的声音:“不能,”

“我没听见!”

“不能!”响彻云霄的声再度响起,

“跟我一起喊!杀,杀,杀,”

“杀,杀,杀!”随着三声喊杀,士兵们的胆气回升了,当一个在害怕或恐惧的时候,大声喊上几声,是最有效的驱散负面情绪的方法,

郝彪廉与鲁肃同时对那个连长括目相看,

黄巾军很快便冲到了城下,可小沛城高六米,不借助工具的话,爬是爬不是去的,而投枪连的武器只是一根一米长的短枪,也够不着城下的黄巾军。他们只有出城野战才会每人配备十根投枪,二军相持了一会,黄巾军就有人推来了,原本装武器的车,再将几百辆大车抽去木板,就在城墙下,一起堆砌起来,很快就堆起来十多道斜坡,再铺上从车上抽出的木板,十多道斜坡便爬满了攻城的黄巾军,

郝彪廉从看到黄巾军往城墙推车的时候,就知道黄巾军的想法了,心里暗暗佩服想出这主意的人时,也叫过一个亲兵,吩咐他这样这样做,

那亲兵听后,原来紧张的脸色瞬间变成喜色,一边跑去布置,一边在心里想:

“长官,真的好阴险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道祖异世游之第五章(5)

    结果也确实没有让她失望,根据传闻韦伯同学已经潜逃离开时计塔或者说、英国,并且带着从肯尼斯·埃尔-梅洛伊·阿其波卢德那里偷走的圣遗物。等到了第三天,忍耐着身体的不适再次摸进时计塔,得到的消息却让她有点想要发笑。虽说韦伯偷走肯尼斯重要物品这件事已经全校皆知,甚至上方已经用堪称‘飞快’的速度下达了处分,但

  • 过气影后要逆袭[重生]第九章在线阅读

    青山晚照映霞光,碧水鳞波鱼草香。几缕轻云随暮淡,一声闲鹭唤歌长。棹舟隐隐千帆景,曲浪悠悠万里航。胸满渔情书笔底,无边惬意举杯觞。灯火初明,夜幕朦胧,漓水漾漾,青山隐隐。从木一所在客栈,前往漓江岸边不是太远。“要不要多添些衣物?”木一关心问道。沈幼楚摇摇头,漓江夜景,自己也是头一次去观看。“听闻,嫡仙

  • 已不年轻已不欠在线阅读头牌

    云挽歌在申时就到了听雨轩,她一袭白衣,脸上带着白色面纱,头上只插了一支白玉簪子,十分朴素低调,但是气质是无法遮掩住的,许多公子都猜出了她的身份。楚煜第一眼见到云挽歌时,只觉得有一种熟悉感,不经意间对上她的眼神,虽然楚煜看不清她的表情,但她眉目弯弯,仿佛含笑的看着他,让一向不近女色的楚煜也不禁沉溺在她

  • 新网王之橘子哥哥第六章

    “时、时雪!”后座训练生的惊叫声响起时,暴雨已经躲开了时雪的第一击。看到狱火的时候,暴雨差点就动手了,好在她记得这会儿身后还有个新人。时雪一击不成转身又是一击,暴雨光是躲避都很费力,想呼叫时雪,却被时雪一个冲撞撞得直在空中翻滚,不等稳住机身,下一波攻击又来了。连揍带炮轰,一连串的攻击打得暴雨眼都花了

  • 网游之自由巅峰典狱司(1)

    二月红坐在地上,靠着台阶旁边的柱子,勉强撑起虚弱的身子。一个人怎么可以虚弱到这种程度,昔日睥睨梨园的王,如今面色憔悴,蜡黄的眼窝深深凹陷,唇上没有一点血色。今日却是难得的干净,至少穿着干净的衣服,脸上没有裹着尘灰的血痂。“自……自古常言不欺我……成败兴亡一刹那……宽心饮酒宝帐坐……”咳咳咳——二月红

  • 在末日中无限进化第四章

    “这人到底吃了什么,能吐出来这种东西?!”慕栗坐在小马扎上,裹紧了身上的风衣。这话看似是吐槽,实际是好奇心作祟,想让钟蓝主动告诉她。钟蓝不搭话,戴着墨镜打游戏。她盯了一会儿,又问:“你为什么打游戏还要带个墨镜?”“保护视力,阳光下玩手机是会瞎的。”慕栗撇嘴:“那你还玩!”钟蓝眼皮微抬,看了她一眼:“

  • 胡来三国之4s店买豪车(9)

    “你给我十倍月薪?叶荣天,你知道我现在一个月多少钱吗?”唐猛虽然有点儿心动,但是他毕竟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对于叶荣天随口开出来的条件,他是有点儿不太相信的。“表哥,那你现在多少钱一个月啊?”唐猛没有出声,叶荣天的二舅笑着说道:“差不多一万五六吧,年终还有奖金,去年我记得是发了五万。”叶荣天轻蔑地笑了

  • 我!最强咸鱼院长!第1章在线阅读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明朝杨慎的一首《临江仙》道出一个令无数中国人向往的时代—三国。那是一个人才辈出的时代,曹操、刘备、孙权、关羽、赵云、诸葛孔明等等,从一代名主到如灿若繁星的名

  • 半夜三更别回头在线阅读第一章

    皮为仁义气为数,血为江河肉为土;若为群山不受辱,需以白骨撑作武。早在神话世界,时值天下帝位更替,群雄并起,修真界各方仙士尽皆深知众志成城的可贵,但因立场不容,为拥戴可信之人称帝,尔虞我诈,纷乱不休。天玄界为八方地界中幅员最为辽阔的地界,因地处修真界中央地带而被俗称为中原地界。这个故事,就是发生在中原

  • 系统之秦疯第一章在线阅读

    “你可以出发了吗?”石岐shen着猩红的大舌头急切的说,送走小主人去学堂,他尽可能快点赶到叶清身边。“当然。”叶清抬头看看石岐,已经商量了多次,再不出发时间就来不及了。石岐看了一眼主人王厚实家的房舍,两年多来石岐已经和小主人王视通几乎形影不离,现在为了去慕邦节,石岐只能和叶清一道去寻找穆王府,再说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