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博君一肖|甚好,勿念(虐)在线阅读第四节

2021/6/11 22:57:47 作者:大饼爱摸鱼 来源:晋江文学城
博君一肖|甚好,勿念(虐)
博君一肖|甚好,勿念(虐)
作者:大饼爱摸鱼来源:晋江文学城
因父母生意失败而独自一人回到乡下念书的肖战遇见了无依无靠失去母亲的小太阳王一博,两个孤独的灵魂互相碰撞互相依偎最后却越走越远我们的想法是不同的我们的结局也是不同的咫尺也是天涯

眼见的离进宫的日子越来越近了,纳兰夫人爱女心切,一心怕她在宫里闯了祸,贴心窝子的话都不知讲了几箩筐。临进宫还谆谆教诲,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能在宫里安安稳稳的过一生就好了,切勿争强斗胜,免得一不留心,就发送了这条小命。至于姑姑安晨,纳兰夫人自是赏了不少的银两,还送了她一副极贵重的玉镯。

安晨百般的推辞:“夫人客气了,教导主子是奴婢的份内事,哪敢劳您破费。”

纳兰夫人看的远,以后教习的姑姑就是不在跟前,真的有个好歹,还是有人能帮上一把的,爹娘再亲,奈何地远天遥,望尘莫及。就是在紫禁城里没有办法,一道宫墙,如同阴阳两隔。

见她送出了价值不菲的玉镯,钰慧的生母纹姨娘心疼的说:“姐姐出手太大方了,安姑姑也是一个宫人,值得您出手这么大方吗?就是给了两个主儿做嫁妆,也是好的,何必白白便宜了人家。”

纳兰夫人白了她一眼:“你知道什么!安姑姑倒不是那些见钱眼开的人,不见到几个钱就把人家收买了。不过是凑个近乎,以后你我都不在孩子面前,有个好歹,也多个人照应不是?”

纹姨娘嘴上答应着,心里依旧不以为然。人家听见自家的闺女被选进宫,一个个都烧高香拜祖宗,只有她家是悲悲切切的,好像赴黄泉一样。那副镯子她眼热看来好久了,都不敢去讨,这时候竟被一个宫里的奴才给白白的拿去了,真是窝心。

还好,她的姑娘要是嫔,以后在府里也能挺起腰杆做主子了。这样说起来,生女儿比生儿子出息多了,像他们,一个半大的知府,生了少爷也没有多大的出息。要说金榜题名,那都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事儿,现在一下子就和皇家做了亲,才是最紧要的。

进宫那天,一家人朝两个主子行了大礼,轿子走了好远,纳兰夫人才哭的抽抽噎噎,倒在床上睡了足足三个月。

进宫后,珞璎分到了储秀宫,居主位。美人代谣和她同处一宫,居在偏殿。钰慧居永和宫主位,美人梁玉香居偏殿。其余的两个贵人,孟娇梅住了永寿宫的偏殿,郭娉婷住了延禧宫的偏殿。

储秀宫是西六宫之一,上面是单檐歇山顶,面阔五间,前出游廊。屋檐下斗拱、梁枋都装饰着苏式彩画,这倒和她的心意。东西配殿,虽是面阔三间,上面却是硬山顶。可见,宫廷内吃穿住行皆有上下贵贱之分。后殿的丽景轩也是面阔五间,一样的单檐歇山顶。东西也各有配殿。

钰慧所住的永和宫为二进院,前殿也是面阔五间,和储秀宫不同的是,永和宫是前面接了三间抱厦.脊梁是黄琉璃瓦歇山式顶,檐角安着五只走兽,檐下绘着龙凤和玺彩画。

钰慧谨慎,请旨住了后面的正殿同顺斋。随住在永和宫的美人梁玉香则住在前面的东配殿。

虽然来之前都是收拾的妥妥的,还是有许多不如自己的意的。时间仓促不能一一改过,还是大致的让人另外收拾了一下。

宫里的老规矩,嫔有六个宫女,一个管事嬷嬷,还不算她们带过去的陪嫁丫头。六个宫女,打头的一个叫闲筝,十七岁,模样清丽,瞧神色也是爽直的人。

管事梅嬷嬷是太后亲自挑的,她们原本就是奴才里的主子,又是太后亲信,腰板儿挺的直直的,见了珞璎也是行了礼后,就以半个主子自居。

一路颠簸,沐浴梳洗之后,还要去请安。眼见的眼皮子都抬不起来了,哪里还有闲心去看谁好谁坏。记着母亲的教诲,让红袖取了银子,散给众人。

钟嬷嬷脸上老大的不悦,她是什么身份,竟和其他人拿一样的赏赐。还是闲筝伶俐,将一半儿的银子奉给了她,笑着说:“贞主儿才来宫里,还没闹清这里的规矩。以后知道了,一定会把您老人家奉为神明。”

她这才缓过了脸子,道了一句:“还是你懂事,怪不得能做了这里的大宫女。”

闲筝客气道:“嬷嬷说笑了,什么大宫女小宫女的,还不是你老费心调/教的。”

梅嬷嬷一咧嘴:“姑娘倒会给我戴高帽,我何时教过你什么。不过,你有眼色,我是知道的。要知道,在这东西六宫里,眼里有嬷嬷的人,才好混下去。”

闲筝也不是奉承,只是应景的答应,这样的人犯不着和她过不去。帮,她是帮不了你,要害你,只许一句话。爷娘养了十几年,不求富贵,好歹也要留着一条命回去尽尽孝心。“嬷嬷放心,我们这些奴才眼里没有爷奶,也不敢没有嬷嬷呀。”

初来乍到,这些私下里的事儿,珞璎还只是蒙在鼓里。

储秀宫分的两个小宫女没事的时候就站在廊檐子底下说话。素荷问:“艳秋姐姐,你说永和宫的梁美人是先帝贵妃的侄女,又是梁王府的女子,怎么才封了一个小小的美人?是不是太后对娴贵妃的怨气都撒在她身上了?”

艳秋比她大两岁,今年有十四了,见识比她多一点。听见素荷问,她就摆起了谱说:“还说这个呢,她不过是个过气外姓王府的女儿,姑姑还是太后最恨的人,能进宫是她们祖坟上冒了青烟。不过,到底是福还是祸,老天才知道。”

素荷咂咂嘴说“可怜!”

“嗤!”艳秋讥笑的说,“这有什么可怜的,你看看永寿宫的孟贵人更是悲惨,她的姑姑可是先帝的正牌皇后。不过是死的早些,没有一男半女的给娘家做靠山。这么显赫的王府,把女儿送进来不过才封了一个贵人。名上比美人高了一品,要是不得宠,谁也不比谁好哪去。”

说了一会话,素荷朝厅里看了看,主子歪在贵妃榻上歇着。折腾了一天,是够累的了。这会儿只怕是睡的深沉。她一努嘴,问:“那姐姐说说,咱们这个主子可不是大富大贵的出身,不过是个四品知府的女儿,宫里还没有个背景,怎么一进来就封了嫔,还姊妹俩一块儿得封?”

艳秋继续卖起见识来了:“这个你就不知道了吧,越是没有靠山的,上头越是放心。我说的十成十的准,不信你看着。”

素荷开始操心起自己的前程来,不安的问:“姐姐,我看咱们的主子虽然是个嫔,可也不一定就能立下脚来。你看她像个孩子一样,和我差不多呢。别万一哪天被谁给算计了,我们不是就没有着落了吗?以后万一分到洗衣刷马桶的地方,岂不是等死吗?”

见她说的不吉利,艳秋瞅了她一眼:“死丫头,好不说偏说这些丧气话。好不好的,只要皇上喜欢就行。你操哪份子心。”

这次素荷也没让她,笑嘻嘻的说:“姐姐说的倒是老成,比主子还厉害。要不你去讨皇上的好去,说不定哪天也做了主子了。”

艳秋冷笑着乜了她一眼:“我不过是出身低,上不了台面。要不然也不是奴才的命,你也别笑我,你有本事把我拖上去,我就敢出头。”

素荷笑了:“我可没有那个本事,姐姐要是厉害,到皇上跟前多露几次面不就行了吗?”

两个女孩子嘀嘀咕咕,你一句我一句的说个没完。冷不防闲筝在后头走来,低声喝道:“你们是不想活了,连主子都敢褒贬不成?”

闲筝是掌事宫女,素荷和艳秋都害了怕。小孩子厉害晓得少,闲筝一向也不拿大。见她颜色一好,那两个闯祸精就有点嬉皮笑脸的。

“姐姐也别生气,我们说的合宫都知道,别人都在说呢!”

一说这个,闲筝火上心头,伸手一人赏了一巴掌。“不知厉害的东西,这宫里是你们放肆的地方。她们说了多少,都和咱们无关。要是哪天乱坟岗上有她们中的一个,也少不了你们。老老实实地闭嘴,才能好好的活着。我的话你们要是再不记得,立马让你们去浣衣局洗衣裳去!”

县官不如现管,闲筝一骂,两个人才真正的有了怕。跪在地上磕头说:“姐姐别发火,以后我们再也不敢了。今天饶过我们一次,以后要是再犯,情愿让姐姐打死。”

闲筝也不过是吓唬她们一下,过后才丝条慢理的说:“主子在里头歇着呢,你们要眼色快点。闲话少说,宁可让人当了哑巴,也不要出风头丢了脑袋。宫里是什么样的地方,你们也不是来了一天了。”

两个人磕了头,轻声的应了。闲筝走后,她们也不敢有半分的怠慢,规规矩矩的站着,就是瞌睡了,也不敢再嚼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邪王难宠,医妃难撩在线阅读第5节

    早上,吃完早餐,江雪英对我说:乖乖留在家里,我和嫂子送孩子去地铁站,等我回来。跟着四个人出门。我在家里等她回来。门铃响,我下楼看是谁,开门一看是江斌,二个人上楼进屋里,坐好江斌说:姐要你今天接管工厂,你准备后没有?我说:你管就成,我又不熟识。江斌说:你去之后很快就熟识。我说:我去之后,你去那里?江斌

  • 他们的故事在上演第八章在线阅读

    醒来的时候辛檬觉得头好痛,她动了动,居然摸到一只手!“啊——”她吓得尖叫,彻底清醒。打开床头的灯,赫然看到有个人躺在自己床上!那个人背对着她,看不清容貌,可她觉得背影有点儿熟。“哎,大晚上你鬼哭狼嚎做什么?”那人转过身来。辛檬捂着嘴,面红耳赤,“姜衡你跑我床上来做什么?”边说,边一脚踹了过去。可惜那

  • 落跑夫郎在线阅读第四章

    “没关系的呢,我看青小姐的性子就很惹人喜的呢,红小姐你也吃些点心吧,不要客气的呢。”秦雨清笑道。“呃~”两人正说着话突然听到一声不和谐的声音,回头才发现倪青吃得太快,噎着了,正难受着。“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倪红骂道,语气里更多地却是心疼。“我这儿还有一些水,你要是不介意就先喝一点儿吧。”秦雨清见状便

  • 宠妃赐福在线阅读第2节

    ――搞艺术的都是疯子。季凝脑子里只有这句话。她一时语塞竟不知说什么好,一个人一旦无赖起来,真的让人无计可施。她抬起眼睛,直直对上原引楼的黑色的瞳孔,蹙着眉道:“你不举关我屁事。”原引楼半垂下眼睑,眼睫毛在脸上覆出一块小小的阴影,莫名有些许心烦。他刚刚大抵也是猪油蒙了心,明明根本不关他的事情,凭白无故

  • 总裁的娱乐圈宠儿在线阅读第八章

    正如所有的相逢都是大自然中的冥冥注定,所有的离别也都是为了下一次的相逢。我不害怕离别,因为,我知道我还总会回到故事的起点。下午2点中的时候,许翎来接我。这天,他穿了件深蓝的风衣,白色的高领毛衣,放在大街上没什么特别,可我却觉得,他就是我偶像剧里的男主角,阳光、温暖。我说:“许先生,送哀家去学校吧“。

  • 惹火鲜妻,你好甜!第1章在线阅读

    尹琪这一辈子没做过什么大事,更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无父无母,人就像她的名字一般普通。顺利的读完一所普通的本科大学,找到一份月收入3000元的工作,老老实实的上班,直到三十多岁也没找男朋友,相较于找男朋友,她更乐于花时间找部好看的小说,畅游书海。她唯一的爱好就是看小说,各种类型的,玄幻、修仙、魔幻、穿

  • 站起来战斗之第十章(10)

    “我再问最后一遍,你明白我们要做什么了吗杰森?”“我当然知道!你在路上像复读机一样的说了几万遍了!我知道我们只要小心的跟在古恩太太身后捡漏!”杰森不耐烦的回答着她,而阿梅利亚一下子扑了过去捂住了杰森的嘴。“蠢货!你想我们被发现吗?小声点,我可不想被古恩太太发现然后成为她的同伙!”古恩太太今天依旧穿着

  • 掌中宠第三章 洛水四剑

    洛水西岸,李纵横背负两把古剑,仿若出尘之仙,遗世独立。他还是始终忘不了这里,和柳荺在这里隐居的那三年是他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洛水河南北纵横百里,水流湍急,甚少有船家摆渡,有时浪涛卷空,激起数丈,教人神思壮飞,豪气云生。洛水河的名字同昆仑山一样很是出名,据传在久远前,有一位武林奇人在洛水河畔独战天下群

  • 网游之菜鸟天堂之10)(6)

    “也许你可以大致上给我透露一些!”说着,他身子略向前弯,以便更仔细地瞧瞧门口的那只赠殊,“说个大概?马上?说吧,你有个巴黎最灵敏的鼻子!”可是格雷诺耶依然默不做声。“瞧,”巴尔迪尼既满意又失望地说,重新站直身子,“你根本不会。当然不会。你怎么能会呢!你跟普通人一样,吃饭时只能闻出汤里有没有雪维菜或香

  • 我的本体是株草在线阅读第二节

    “戚总,你没事吧?接到你住院的消息我就过来了,医生说你只是外伤,你自己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需不需要在做个详细的检查?”就在戚妄思考着接下来该怎么去做的时候,病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他人还未到跟前,声音便已经传了进来,听起来似乎是极为关心他。戚妄挑了挑眉,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