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我在三国,神级选择之怒气种子(8)

2021/6/11 22:11:37 作者:蜀山丨追梦少年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在三国,神级选择
我在三国,神级选择
作者:蜀山丨追梦少年来源:飞卢小说网
二十一世纪的刘浩穿越到汉末三国,绑定神级选择系统!开局神级选择,获得无双神将宇文成都,超级兵种玄甲铁骑!伴随着刘浩的选择,一场与众不同的争霸之路,就此开始!问天下谁主沉浮,唯我尔!(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路航在自助饭店里面吃完饭便会运动公司了!

虽然没有工资,但是先拿了人家十万块钱,所以该工作还是得工作的!

健身房之中。

李蕴涛谄媚道:“金公子,这就是我们的金牌运动员以及银牌运动员了!”

金远得道:“个个身强力壮,但是有几分样子!”

李蕴涛笑了笑道:“承蒙您的赞扬,不过他们还不是我最满意的,还有一个去外面吃饭,等一下就回来了!”

听到李蕴涛这句话,下面的几个金牌运动员和银牌运动员都面面相觑,难道李少主还有资产,而且有不输他们的高手?

金远得倒是懒得搭理,再强又有什么用?难不成能跟自己这种“武承家族比”

“武承家族”并不是以境界为主,而是以势力,以家族的能人异士有多少而分强弱。具体就看后话了!

路航进了公司大门,看着已经整齐划一的人,没了顾客,都是公司精英阶层的一楼,知道这跟中午的车队有关。

李蕴涛看着路航跨门而入,便一脸欣喜过来道:“路航啊!怎么不在公司吃饭啊!不过你这个金牌运动员也挺低调的,没有跟公司的同事说啊!”

路航苦笑道:“我说了,不过没人相信,我就自己搞了。”

路航不动声色的把一股压力给抗了过去,路航把眼睛看向一个年轻人。

看的方向正是金远得。

金远得看着路航,然后对李蕴涛道:“这么瘦削,还有没一点力气的身子骨真的是你聘请的金牌运动员?”

李蕴涛苦笑一下道:“金公子我怎么可能对您撒谎?他可是我碾压了别的散打手呢!”

金远得道:“好吧!反正我也不在乎!”

路航皱了皱眉道:“李少主,我怎么感觉这位公子不简单,体内气血如同自动流淌一般!”

李蕴涛还没说话,金远得面色立刻一板道:“小子,不该问的别问,小心你的小命!”

路航立刻讨好道:“对不起对不起啊!我嘴巴不会说话,请您原谅我!”

路航嘴上虽然道歉,但是心里计划好了,先把这公子给解决了!并不是痴人说梦,而是路航感觉到这个公子的实力都是这一样东西给的。

路航自己都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是得到它的确能让自己提高劲气,只要把他得到,自己就可以打出四次以上“用劲化力”这招。

金远得满意的拍拍路航的脸道:“知道你自己问的问题有多愚昧了吧?哈哈哈。”

路航被这一拍,心里莫名有股悸动,这是一种怒气。轻则能让人龇牙咧嘴,重则能让人失去理智的怒气!

路航心里狂吼:你死定了,别想活过三天!

下午五点半,公司下班后。

路航回到出租房,看着几副补血药,心里想:我靠这些药还不能针对性的爆发一倍的力量。虽然整体变强是很厉害,但是我要趁着两天把那个实力比我强的金公子给解决掉,那我应该能学别的招,一招制敌……

路航开始回忆路坤的拳法,都是以招式为主,但是也有爆发劲气,实现力量的强度。

路航呢喃道:““用劲化力,力达破劲。””路航眼前一亮。

路航把拳头的力量压到脚,脚在不断颤抖,然后把力量都挤成一股劲,然后手抬起来,力量从下到上涌入手,路航已经满头大汗,并且快虚脱一般。

路航啊一声手的劲气变成力量溃散了!

路航把这股劲化力给挥发掉后便晕了!

第二天七点。

路航醒过来,全身发软,立刻煮气血药,煮好了就喝下去。

然后路航又打一套拳法便去公司了!

路航心里很沮丧,因为他只能打出两套用劲化力,而想用劲化力后力达破劲起码还得十天的锻炼!

路航如果想快点拥有足够的劲气,那么得有劲金公子那样的宝物。

到了公司后。

路航看着排场特别大的门口,写着“欢迎金家的高手参观”。

到了里面,很多大汉都热情洋溢,有的更是谄媚的对着金远得的手下阿谀奉承。

几个金牌运动员则躺在地上。

这更是让路航心里发凉。

李蕴涛看见路航,立刻表情严肃起来,他看了看金远得,还是喊道:“路航,去别的健身会所找几个教练踢踢馆。”

金远得看着路航,本来要叫路航过来消遣时间,因为他相信路航打不过自己的手下。

路航皱了皱眉,他看得出金远得是来踢馆的,而李蕴涛是为了保护自己,不过自己还是逃避吧!毕竟好汉不吃眼前亏。

路航苦笑道:“那少主等我拿下h城第一高手的名头!”

说完路航便出了公司。

李蕴涛看着路航走了,才松了一口气。他自己知道自己的几个运动员只不过是可有可无的员工。而路航是自己的底牌,可以一拳打断人的手的底牌!

路航找到了一个叫“南城健身房”的建筑内,有些颓废的拍击沙包。刚刚的一切给他的打击太大了,自己想把金公子给打了,但他的小小想法却可以让自己陷入被动!

螳臂挡车可能存在,但路航想对付金远得,那绝对是以卵击石。

路航回到出租房。

突然一个场景出现在路航眼前。

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道:“哥,咱们什么时候离开言王域?找咱们的父母?”

一个长相与路航八分像的年轻人道:“等我劲气外放便去。”

少女嗯一声道:“好吧!那哥哥你劲气外放得多久?”

年轻人哈哈一声道:“说久不久,说早也不早。我先说一下法门:“内如波涛汹涌,放入翻江倒海便是内劲外放的境界门槛”。”

PS:暂时可以承诺每天三千字,下午和晚上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逃离死亡在线阅读第五章

    通以后,什么声音都没有,可过了一会儿。“小凯?还没有洗完呢!好慢哦,,。,。。”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夏安眠手机从掌心滑落】,泪水也随之堕落,对方好像发现电话拨出去了就赶紧挂断了。还是那件铃声夏安眠已经没有多大力气去接电话了,电话一阵一阵的响,夏安眠低头看了看,一个是妈妈的,莫非爸爸出了什么

  • 魔幻蓝雨园第五章

    云洛没想到秦淼淼会突然冲出来,也吃了一惊,想收手已经来不及。眼看巴掌就要落在秦淼淼脸上,手腕忽然被一只大手握住。云洛错愕抬头,正好和江漠北那漆黑的瞳眸对上,心像被什么撞击了一下,漏跳了一拍。江漠北微蹙着眉心,黑眸深深凝视着她,薄唇紧抿,显示出主人的不悦。他什么也没说,甚至也没有她想象中那样生气,可她

  • 太上元魔第一堂课

    雷欧见德拉科专心致志的样子,知道他被影像深深地吸引了。这些巫师贵族小孩,都是被从小灌输巫师高等,麻瓜很落后愚昧的思想,因此对麻瓜界鄙视不已,其实一无所知。正是这种状态,使得巫师界毫无压力,发展缓慢。“我注意到你和哈利波特矛盾很大。”“哼,那个讨厌的疤头!”德拉科厌恶地皱起眉头,表现出不屑,但雷欧敏锐

  • 一人之下杀手集团上官世家

    连夜离开司州后,洛不离三人来到了一处小城。三人正在一家酒馆吃饭。忽而两道身影出现在了桌前。“童歌,把白玉观音交出来。”白衣男子剑指童歌,语气强硬。“你谁呀?在这大呼小叫。”童歌头也不抬,毫不客气反斥。笑话,有了洛不离这尊罗刹在身旁,童歌才不惧。“他是上官世家二公子上官煜。”红衣少女帮上官煜,语气特别

  • 三国之天下大志在线阅读第6章

    “坏人?你怎么是坏人了?”花姐不解的问道。只是,李青并未解释,而是指着渐渐人多的舞池:“花姐,我们一起跳个舞吧?”“啊,跳舞?我不会啊!“花姐喝了一口啤酒,俏脸微红,有些犹豫的说道。“不会没关系,我可以教你!”李青搂着花姐的右手,在她腰间揉了揉,示意起身跳舞。花姐见推辞不了,再加上酒精的作用,还有舞

  • 夏封大陆在线阅读拜师

    慢慢地这位老人走到我的面前。还是我上次见到他那身打扮。衣服可能有所改动,但是他的口罩依旧不摘。我依旧看不到他的真面目。我心中想着他终于出现了,我这趟毕竟没有白走。无论无何我也要问清楚他上次说的是什么意思,是胡乱说的,还是真正的想要告诉我什么。我刚想出口问他,他就走到我的面前和我打起招呼。我的小徒弟,

  • 汉末理想者第八章在线阅读

    前世小提琴名曲那么多,最为国人广为熟知,也最经典的,莫过于这一首。而这个世界,也广为流传梁祝的故事。“梁祝?小提琴曲么?”“是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吗?”场下的观众议论纷纷。柳寒酝酿了一下情绪,左手五指拨动琴弦,右手握弓,轻轻一划,一道舒缓悠扬的小提琴声缓缓飘散开来。小提琴协奏曲《梁祝》起始部分,比较

  • 重生之传奇巨星第3章在线阅读

    「这也太突然了,但还是祝福小鱼和小星星以后能更好!」「守护全世界最好的小鱼,小鱼会越来越好的/爱心」「小鱼不要难过呀,鱼粉会一直陪伴着你的/爱心」「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希望小鱼和潘星星能找到属于各自的幸福/玫瑰」虞清嘉的粉丝绝口不问离婚的原因,只送上祝福和安慰,希望爱豆能快点走出离婚阴影。因两人

  • 永世沉沦之心魔

    从乍开始进浮和,不少前辈说她的能力违背天命,修炼成功后患无穷,修炼不成功。。。。。。走火入魔。小千小心地运着气,抗拒着一次又一次的心魔。“嘻嘻,不要修炼啊?”有声音一直在响。“后果很严重哦。”意识中逐渐幻化出一个彩衣女子,看不清脸却给人一种悲伤。“你将承担起无尽的悲伤与绝望,一次次失望,一次次怨恨自

  • 万世轮回,只为三生缘在线阅读第3节

    “唔...我,我这是...”女鬼懵懂的抬起头,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自己的身体,竟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你对我做了什么,我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我刚刚明明是厉鬼的,超级凶猛的那种!你赔我!”我一脑门子黑线,这降魔杵砸完了,不仅变了性,还给她砸傻了不成?你他妈还哭上了,该哭的是我好不好?好好的一个恶鬼,够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