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娱乐圈之龙女妖娆之大婚(10)

2021/6/12 0:42:53 作者:它只是停止了 来源:晋江文学城
娱乐圈之龙女妖娆
娱乐圈之龙女妖娆
作者:它只是停止了来源:晋江文学城
#http://_1{color:#颜色代码;font-weight:bold;border-style:double;}人说一千个人眼里就有一个千个哈姆雷特,可对于武侠迷来说,一千个人眼里也有一千个小龙女。在阿紫的眼里,没有经历数次别离和分分合合的小龙女就像一张白纸,刚刚接触到了喜怒哀乐,就如一个新生的婴儿一般,纯净无暇,而这个时候的她若是意外穿越到了现代,又将是怎样一个故事。本文中的小龙女只限于作者理解想象中的小龙女,可能跟原著不一样,也可能不如大家想象中的那般清冷无尘,所以不喜欢的可以点右

后天,也就是一觉睡过去的事儿。

天还没亮,我就被锦华拉了起来,套上冷言备的喜服,打开冷言给的首饰盒,锦华开始为我一笔一划的为我上妆。

锦华在上妆前,还问我,是不是真的决心嫁了。

我撇她一眼,喜服都套上了,难不成现在逃婚不成?

锦华笑着说也是,只是她笑的一点也不喜庆。

其实跟冷言接触多了,觉得他也没那么不好相处。

我坚信,没有什么培养不出的感情。

锦华为我上完妆,也给自己抹了两下。她今天穿了一件粉红色的衣服,衣服是凤卓准备的,说是让她当做陪嫁的随我一起过去,当做是给我的贺礼。

手握仙树给的贺礼,我和锦华齐齐鄙视凤卓。

天临亮,侍卫过来说,冷言来接亲了。

凤卓挥退了侍卫之后,问我,“是不是真的要嫁?”

他那极其严肃认真的表情,看的我有些恍惚,于是傻傻得问,“现在不嫁,还来的及吗?”

凤卓当做家人扯着我出去,我听锦华说,冷言身骑骏马站在宫门口,见我们出来,跳下了马,同样一身红衣的他,俊美的很。

凤卓将我的手交付到冷言的手心里,分不清悲喜的说了句,“好好照顾她”

冷言道了声谢,一把将我抱上了马。

宾客们纷纷叫好,头戴喜帕的我,看不到众人的表情,只听冷言在我耳畔说,“凤王走了”

他怕我摔下去,用右手抱住我,单手驾马。下了鸩族的盘结山,冷言已经将接亲的队伍远远的抛在了身后,听不到宾客的笑声,只能听到冷言策马狂奔的声音。

随着马背上的一起一伏,我紧紧的靠在冷言的身上,能感觉到他身上的冰凉的体温。

风吹动我头上的喜帕,喜帕贴在脸色很不舒服,我想伸手扯喜帕,却被冷言阻止了,他说,不入洞房就揭开喜帕,不吉利。

我问,你还讲究这个?

他回,不吉利总是不好的。

最终,我还是没揭开。冷言施了个结界,让风撇开喜帕和我。

马上的跌宕一直没停,待太阳照到头顶时,我问冷言,蛇族还有多久。

冷言说,急什么,误不了洞房。

听冷言这么调笑,我突然想起了凤卓。

他也总是调侃我,刚刚冷言说凤卓走了,不知道他是不是也在去蛇族赴宴的路上,准备喝一杯我和冷言的喜酒。

一路颠簸,等到了蛇族时,天已经蒙黑了。

那些接亲的队伍早已经到了,我和冷言到时,用法术回来的众人都猜我们去哪里浪漫了,没一个人猜,我俩是真真骑马回来的。

下马时,我是被冷言抱下来的,两腿发软的我被锦华扶进了洞房。而冷言像个没事人一样,和宾客一同去喝酒了。

一进房门,我就伸手去掀喜帕,但怎么都碰不到喜帕,冷言那个王八蛋,竟然在喜帕上布了咒!

被锦华扶到床前,一屁股做下去,疼的我又站了起来。

这个该死的冷言!干嘛非要一路骑马回来!

锦华好生的轻扶我坐下后,轻声说,“凤王没来”

“嗯。”

“你怎不生气?”

我苦笑一声,“反正他也没随贺礼,不来正好,我省一份钱。”

“谁说我没随礼?”

凤卓的声音突然出现,眼前一片红的我看不到他的人,不由得站起身伸着手摸着前面惊喜的问,“凤卓你来了?!”

“你倒是想不想让我来?”

他不这么问,我还真的没注意到,听到他声音时,我有多高兴。

摸着声音,我往前走了几步,摸到了凤卓火热的身子。手摸到袖口,我翻着凤卓的衣袖问,“贺礼呢?”

“呵呵”凤卓一阵笑,朝我头上插了一样的东西,“这是贺礼。”

眼前突然一阵明亮,唇间一热之后,入眼的又是一片红。

待我回过神时,才发觉自己是被偷亲了!

“等我来接你。”

一阵风吹过,又听锦华道,“凤王送的礼不是我么,怎么能说没送礼呢!”

“…………”

凤卓,你这是何意?

--------------------

冷言回来时,一身的酒气。

揭开喜帕看到他那张因喝酒泛着红的脸时,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我好像跟他认识了好久好久。

“清明……”冷言一把将我抱个满怀,“我今天,是骑马把你娶回来的,我说话算话……”

“我可不记得,曾跟你说过,要让你骑马带我回来,磨得我屁股现在还疼呢!”

“清明,你是不是恨我……”

“清明,我和她真的什么事都没发生……”

“清明,你信我啊……”

“呵呵,清明,你肯定信我,对不?嗝……”

“恶……这个酒嗝真难闻!”推开打着酒嗝的冷言,“对对,我信你!”把他扶坐在了床上,也不知道他是真喝醉了还是咋滴,刚把他扶好坐下,他一下子倒在了床上,顺带着把我也拉了过去,倒在了他的身上。

贴着他的胸膛,我能听到他“砰砰”的心跳声。

想从他身上爬起来,却被他紧紧的抱住。

“清明,你高兴吗?”

“高兴,高兴……”

洞房花烛夜,我和冷言夫唱妇随的说了大半夜,最后累的都睡了。

期间冷言说了几次口渴,我还配合的给他去倒了水。

第二天清早醒来时,冷言衣衫半解的在床上躺着,他扯开的衣服被我裹在身上,而我在地上躺着。

“阿嚏!”

我一个喷嚏,把冷言打醒了。

冷言看一眼他身上的衣服,又看一眼我,最后冷着一张脸问,“你对我做了什么?”

我用衣袖抹一下鼻子,“衣服是你自己脱得,我对你没有一丝念头,你放心。”

听我这么说,冷言的表情更冷了,我忍不住的又打了个喷嚏。

“过来!”

我一抖,忍不住把衣服拉紧,“你想干嘛?!”

冷言哼笑一声,“我对你,也没有一丝的念头。”

我挪着小步子,走到他跟前,冷言伸手一把将我扯到了他腿上,没等我回过神,他用自己的衣袖给我擦了刚刚没擦干净的鼻涕!

正当我受宠若惊时,他一个动作,把我成功的压在了他的身下,且还是嘴对嘴。

贴住冰凉的他,我忍了忍,没忍住。大大的打了个喷嚏。

打喷嚏的时候,是闭着眼的,只感觉到了喷嚏喷出,没看到喷哪去了。

不过,看冷言瞬间从我身上下去的速度,应该没喷到他身上——吧?!

冷言哼着走了,躺在床上的我不禁想,这压也压了,亲也亲了,洞房算是过了吧?

--------------------

日子是一天一天的过,说我是老了,也还真是,小小的伤风,竟过了大半个月还没好。

锦华每天给我熬药让我喝,经过我几次小聪明之后,锦华非要看着我亲口喝下去才算完,不过尽管这样,我的伤风也还是没好。

托伤风的福,自从洞房之后,冷言就没再进过我的房,期间,我找了他两次,都是问他要钱给鸩族买药,他慷慨的给了。

今天的日头很好,锦华备了几盘点心、茶水和公文,喊我出去晒太阳。

自从锦华跟了我,做点心的手艺是越来越好了,当然,这不乏我对她的指点。嗯,是指点,才不是我口叼!

边吃点心边看公文,现在吃药的少了,要成家的多了。

这个要给贺礼,那个要给福利,这比批药单的时候心情还沉重啊!

说起贺礼,我又想起了凤卓给的贺礼。

那天凤卓往我头上插了个东西,说是贺礼,可当我去摸时,却什么都没摸到,这个凤卓,又诓我!

“哎呀!”锦华突然大叫一声,害的我一口点心噎在了喉咙里。

锦华连忙帮我拍背顺气,等我咽下后,没等数落她,锦华就把她手里那份玉简八卦报的头条指给我看。

“冷言义卖夫人嫁妆救鸩族”

“他奶奶个腿!”

一气之下,我一手拍碎了玉简。

“冷言太无耻了,竟然拍卖我的嫁妆!怪不得我去问他要钱他大方的给了!弄到头钱还是我出的!”

“哎哎……”锦华扶额道,“那是你的陪礼嫁妆,在你嫁过来的那天,已经是冷言的了。”

我一口吞下一个点心,愤愤道,“他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那天你怎么就说,那鱼目珠不值钱呢!”

锦华撇嘴,“谁知道那鱼目珠里大有乾坤,我猜想,就连送礼的鼠族应该都不知道。”说着又用崇拜的语气道,“还是凤王睿智,一眼看出了那鱼目珠里的乾坤,花钱买了下来。哎,对了,”锦华拍我一把,“你怎么就注意前半部分,不看后半部分啊!”

“后半部分?”我看一眼碎成渣的玉简,问锦华,“后半部分是什么?”

“凤王高价买回只为美人笑啊!”锦华一副我没救了的表情,“凤王移情别恋了!你说你怎么就不着急啊你!就想着钱!”

我把玉简的碎末吹散,小喝一口茶后问锦华,“我现在是冷言的夫人,我应该着急什么?”

锦华幽叹一口气,怨妇般的飘出了院子,她说她要去重新买份八卦报,刚刚的报道还没看完。

瞥一眼桌上残留的碎末,蛇族富饶啊,八卦报都用玉简写,啧啧,太浪费了。改明要跟冷言商量下,用羽毛写好了,自产自供,省钱。

“你又在心疼什么?”

一听到冷言说话,我就顺口说了把玉简换成羽毛的事,冷言冷着脸没答应,看他这么浪费,我就想起来他卖鱼目珠的事,忍不住又来了气,“你干嘛卖了我的鱼目珠!”

冷言径自做到桌前,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后问我,“你不是喜欢钱嘛,卖的钱都给你了。”

我惆怅道,“你傻啊,东西肯定是藏在家里升值好啊!”

“那你把钱拿来,我再问凤王要回来。”

“………………”

“不过,听说凤王拿了鱼目珠去讨冬姑仙人欢心了,我跟那冬姑仙人不熟,怕是要不回来了……”

冬姑,冬菇!一听就是个老女人!没想到凤卓品味这么差!

“过几日,蛇族要举行庆功大典,你去仙界织坊做身衣服,到时好参加庆典。”

冷言留下一句话,就又走了。

我和他的感情,可真是相敬如宾啊,楷模标准的!

不过,如果是要去织坊做衣服,那我是不是可以顺带拐道去看下仙树?

他送我的那个贺礼枕头,我欢喜的很,一定要去给他道谢。

--------------------

去仙阁的时候,凤卓正好不在,听仙树说,是带着冬姑云游去了。

算算大婚前后也就一个多月的时间,离开仙界也就一个多月,没想到仙树又多了一圈的数轮。我恭喜贺喜仙树,仙树老头一扭,伸手问我要贺礼。

我毫不吝啬的拿了坛酒给他,又从他树洞里掏了坛酒补了回来,嘿嘿,仙树不吃亏,我给他的可是远近闻名的青酒。

跟仙树唠叨了几句,就和锦华去了织坊。上次来的时候,没好好的看看织坊,这次刚准备仔细看下,又被直接拉进了那间屋子。

仙官们忙活着给我量了量身高尺寸啥的,然后就让我回去等着,衣服做好了会通知我。

我很苦恼的说,还没定款式呢,仙官笑道,“只需告诉我们欢喜什么颜色就成。”

我道,黑色。

就这样,我选衣服的事算是定下来了。

出了屋子,我强拉着锦华逛织坊。

一番逛荡下来,发现竟没什么看中的,于是,我又拉着锦华去了那间小屋。

指着锦华说,“给她也做一件。”

锦华推脱着说不要,我说,到时大典时,她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也不像样。

锦华见推脱不掉,就随了我。

临走织坊前,我问仙官,冷言给钱了没。仙官说还没,衣服做好时,才会给钱。

我笑哈哈的说,那我和锦华一人做三套,仙官干笑着应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越火线最后的王者在线阅读第七节

    大约半个小时后,洛梦云冲着有些语无伦次的道歉的萧遥摆了摆手:“行了行了,不用道歉了,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萧遥泄气的瘫坐在沙发上,双手抱着头:“我真的想不到,仅仅只是吞掉了两个梦魇,那东西就……”短暂的沉默后,洛梦云仿佛下定决心一般宣布:“我受够了什么都不懂了,依依,你答应过的事情,告诉我吧,萧遥的

  • 妃膳难求:嚣张皇子请排队在线阅读第10节

    “天铭,你……真的决定了吗?”洛红月脸颊微红。“嗯,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徐天铭注视着她的双眼说。“会疼吗?”“可能会有一点,忍一会就过去了。”“那就来吧……”说着洛红月就解开了自己连衣裙的吊带。“把衣服穿上……”徐天铭把头转向一旁,才没有看到洛红月的春光乍泄。“不是说要放开身心吗?”洛红月“天真

  • 寻芳记那些温柔善良的陌生人

    擦肩而过和近在咫尺是两个很考验缘分的词,缘分是一种很微妙的东西。很多人把缘分归结为概率问题,作为一个数学渣渣,我还是绕过概率去定义缘分。缘分,可以是精心安排的偶遇,也可以是一面相识的招呼。对于相处可以很久的人,我基本上忽略缘分的神奇力量,让我们成为同学,朋友此类关系。我考虑更多的是给我印象深刻是同走

  • 景泰当歌童趣

    周平乐是在秋天出生的胖娃娃,7斤5两。取名平乐,为平安喜乐之意。一出生哭声响彻医院,护士们奔走相告,周副主任的女儿哭的声儿贼响,还没有头发。周妈妈很是烦恼,这么一个大胖女儿抱在怀里,脾气娇气,发量稀少,胃口又大。五官只有眼睛好看,又大又圆像自己,其他的就像孩子他爸,这样长大该如何是好。幸好老天爷心底

  • 穿成反派的亲兄弟我也不慌白衣女子

    钱守田递出一枚半块巴掌大小玉佩模样的物品,晶莹剔透,像是一块缩小版的冰川,但是中间却明显缺失了一块。老者接过后,入手冰凉,细细观察起来,随着时间的流逝面色越来越疑惑,甚至第一次拿出了一件奇怪仪器对玉佩进行了检测,却依然没有任何发现。老者将玉佩还给钱守田后,摇头苦笑道:“道友这件灵器材质特殊,恕老夫眼

  • 孽缘两朝为妃在线阅读第2章

    运输舱在人口管理部门所在的办公楼前停下,周泽一个人下了运输舱。甄选难民只是纳新工作的开始,在正式成为伊甸园公民之前,他们还要进行全面的体检,由于近期治安状况的恶化,又增加了潜在暴力犯罪风险的评估,对于携带传染病因子的要进行隔离治疗,而那些有严重暴力倾向的人则必须要进行心理辅导和药物治疗。早些时候那些

  • 冷水泡茶慢慢浓在线阅读第五章

    不知什么时候,宋景严已经离去,只余濯清涟一人静心品茗,手上时而翻阅着经书。宋氏姐妹三人这才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祖母,你为什么要三叔发那些誓言啊?”宋若舒好奇道,心下不以为然。对于脸厚心黑的那些人,誓言就跟放屁差不多。老太太要真是想要她这个三叔改正,还不如断了他手上的财路来的快呢。这主意宋若舒没有说

  • 想洗白?我不同意[快穿]第十章在线阅读

    第十章召集兄弟跑到皇宫里蛋疼的看着这个年迈的国王,看来现在的光明联盟真的走到了一个过渡的阶段了,到了一个新老交替的阶段了,真不知道宣传片的介绍是不是真的,黑暗联盟已经渐渐的渗入到了光明联盟里面了,要是这样的话必然少不了一场大战。“大胆,什么人竟然敢私冲皇宫?来人给我拿下。”“额,我是来自黄秋镇的冒险

  • 快穿之掌家女主只种田在线阅读我们和离吧(2)

    乔陌看着殷野王进来,就学着记忆中阿姝对待他的样子,他坐下后就温婉的为他斟了杯酒,然后抬起面前的酒,“阿姝先干为敬!”殷野王要阻止,乔陌已经喝下去了。“你呀你呀,不知道自己身体不好,大夫都说不宜饮酒。”殷野王摇着头,一脸不赞同乔陌的行为。“我喝完了,该你了!”乔陌反转酒杯示意,她已经喝完该殷野王了。殷

  • 我能采集诸天万物在线阅读第六章

    砰!砰!砰!枪声在巷道里不断的响起,几个配角在那互相飙着枪,这当然是谍战片最惯用的套路,用的都是烟雾弹。罗立却带着一群龙套,施施然在巷道内走着。听到枪声的那一刻,他们下意识的逃窜,有两个蹲在那,瑟瑟发抖。而罗立听着枪声,眼前却好似浮现了昨日课程中的场景,同样是一场谍战剧,男主角要击杀一个反派头目,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