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快穿之我的黑历史第三章在线阅读

2021/6/11 23:33:00 作者:乃 来源:晋江文学城
快穿之我的黑历史
快穿之我的黑历史
作者:来源:晋江文学城
作为鼎鼎有名的坑神,江衍绑定被躺死在坑底的读者们召唤而来的完美填坑系统,开启走上人生巅峰快穿之旅。江衍:“你就直说吧,其实我扮演的角色是我坑文女主的性转吧?”系统:“哦豁,被发现了。”江衍:“差评!坑文全是黑历史,我不穿了,放我回去。”系统:“我们拒收差评,谢谢合作。”景祁:“你想回哪去?”江衍:“嗯……回你家去好不好?”*主受,偏执型影帝攻×吊炸天作者受,暖甜宠,苏爽雷嘿呀*1V1,HE

机场视野开阔,适合伏击的位置一目了然。

中原中也开机车在货运飞机的预降跑道外围飙了一圈,遭遇各路异能者一二三四五,一路直接用重力加车速碾压了过去,唯一有点棘手的就一个用冰的异能力者,那人把路面一冰,中也差点没因为此前的车速连人带车的滑飞出去。

但也就差点,后来那个异能力者被单手撑地漂移刹车的中也连人带地面地整块沉到了地里。

“啊啊~”中也长吐出胸中的一口闷浊之气,同时发泄般一步一脚印地踏碎被他踩过的路面:“两次三番、三番四次的,来送死也不用上赶着一起吧。”

是不是不要秒杀、让他们深切地体会一下重力的恐怖比较好呢。——中也正纠结地如此想着,一颗“远道而来”的狙击弹就正中他的脑门……前的重力层,然后被悬停在了半空。

“真是的,不说远的,我的声名在横滨里世界早该人尽皆知了才对,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不自量力的家伙来找我们港口Mafia的麻烦?实在搞不懂那些嫌命长的家伙们都在想些什么。”好比某个绷带浪费装置,简直不可理喻,还麻烦得要死。

弹指将子弹原道返还给远处狙击手,中也随之快速直奔机场的候机楼,三下五除二地将里面剩余的狙击手挨个就地处决了,这才打电话叫候在机场外的手下们进来候机卸货。

由于他们是提前一个小时来的,飞机这会还没到,反倒是KK商社的社长居然也提前来到了机场。

“哎呀,这不是久闻大名的重力使中原中也先生吗?这次来收货的是你呀。当真是年少有为,一表人才啊~幸会,幸会。”

被一众黑衣保镖簇拥而来的是位一副慈眉善目模样的中年男人,远远的,他就热络地朝在跑道旁倚靠着机车的中也挥手打起了招呼。

“哈?你谁?”

中也满脸警戒地盯着一众来人,因为他此前可没听说还有别的组织有货收。

当即有中年男人的保镖受不了中也那似乎目中无人的态度,气势汹汹的就想上前责骂他找回一点场子和面子:“喂,小鬼,在你面前的可是……”

“山本,退下。”中年男人严厉地喝止了自己的部下,然后往前一步,笑意尽可能亲和地道:“我是KK商社的社长——佐藤广介,初次见面,还请中原小友日后多多关照。”

“小友?”中也一脸不爽,“你倒是很会装腔作势嘛,大叔。虽然我们算是主顾关系,但也还没熟到可以放下成见和戒备的程度,所以少来和我套近乎。——说吧,社长大人亲自来机场的理由是什么?”

佐藤广介见中也如此态度,表面上既不气也不恼,端的是一派绅士风度和不卑不亢,嘴上笑说着“中原先生说得很是在理,反倒是我这一介商人僭越了,坏了重力使大人的心情,失礼,失礼……”,心里却有了别的想法——

虽然后生可畏,却是个一眼就能看透的直肠子,单是他的话,还不足为惧。但这小鬼的武力值,再加上港黑的另一位新星——太宰治的手段和头脑的话,大概会很难对付吧。自己要是想成为龙头抗争的最终赢家,得想办法除掉这两个的其中之一才行。

“少给我东拉西扯的,说半天你到底是来干嘛的?总不可能是社长大叔想和我们港口Mafia套近乎吧?”

“噢,抱歉,我扯远了。——我是来接一位贵客的,她坐的是你们港黑货运的这趟飞机,还请中原先生让部下卸货时能注意一下,尽量别冒犯了我的这位客人。”

“蹭坐货运飞机的贵客?大叔你这说的是什么冷笑话?”中也直觉这位大叔在把他当猴耍,因而忍不住一脸嗤之以鼻:“真是贵客的话,不是应该坐私人飞机的吗?再不济也该是普通客机的特等仓,坐货运飞机的是哪门子的贵客?开飞机的吗?”

“中原先生有所不知,我的这位贵客身份特殊,性格古怪,还执意要带她的宠物一同上飞机,而且又急于赶过来,所以这才上了帮你们运货的这趟飞机。”

“……”

中也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半信半疑间,终是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地道:“我知道了,既然大叔你说到这个份上,稍后我会让部下注意的。”

“那我先谢过中原先生的谅解了。”

“行了,少给我一口一个‘中原先生’的,无功不受禄,我担不起你这假惺惺的尊重。”

比起那种一眼看上去就知道是坏人的类型,中也更受不了KK社长这种一脸伪善模样、却做着坏事的类型。何况对方虚伪到在言语上对他一介打手虚与委蛇,这让中也觉得十分掉价,不管是于自己而言,还是于对方而言都是。

KK社长闻言,原本还想说些什么来挽回一点尊严,但有一个声音自他身后悠悠横飘了过来——

“佐藤先生,你和中也说再多都是对牛弹琴啦。有那个闲暇,不如和我聊聊天。”

“太宰小友!?”

心中有鬼的佐藤当即后背一凉。

“太宰?!!”

不由自主地,中也就脑内警钟长鸣地打醒了十二分的精神:“这是我的任务,你来凑什么热闹?!事先声明,你要是再敢制造麻烦,给我增加不必要的工作量,这次我可饶不了你。”

说话间,虽深知异能对太宰没用,中也的身体还是下意识地启动了异能力,只有这样他心里才是踏实的,但平整的水泥地面则立即就出现了凹陷。

“真伤人心啊,中也,明明我都是来给你的任务把关的,免得身高和脑子都被重力异能压小的你一个不慎就行差踏错什么的。——啊,不过我这次纯粹是来玩的就是啦。”

来人正是吊儿郎当地披着黑外套的太宰。绷带缠身、面色苍白的他缓步走来间,身形单薄飘忽得似乎随时都会踉跄倒地一般。

而在太宰身后,是紧步相随的广津柳浪。

“中原大人,工作辛苦了。”

走近来时,素养极好的广津柳浪适时向中也欠身行了一礼。

“如果广津先生能在太宰下班时好好把他送回‘老家’的话,那我的工作其实一点都不辛苦。”

“太宰大人还是个孩子,酒色之地不宜多去。”

广津身为一个长辈,认为与其让未成年的太宰去酒吧鬼混,还不如让他来找中也的麻烦来得容易让人接受。何况,太宰很多时间都只是表面上去找麻烦,实际上他都有自己的考量。

而中也一脸无语和憋闷:神他妈的孩子!神他妈的任务把关!

至今为止,太宰撩过的小姐姐估计比广津老爷子大半生接触过的女人都多。

还有那所谓的任务把关,每次都故意往敌人的枪口上撞,与敌人对阵中的他为了异能力不被无效化,加之森首领明面上向他下达过不能让太宰轻易死掉的最高命令,又私下请求他多多关照混蛋太宰,他还不得不多花额外的心力去救他,简直了。也不知自己前世造了什么孽,这辈子才会摊上太宰这样的祸害和灾难。

这边中也还在忆往昔和生闷气,那边太宰已经把他撇在一旁,自顾自地和佐藤广介话里有话地聊得兴起了——

“……这么说,佐藤先生也不知道风声是如何走漏的?”

“实在惭愧,回去后我一定彻查,然后给太宰小友您一个满意的交待的。”

“是吗?那我还真是期待佐藤先生的交待。如果你能顺便把我搭档中也的异能情报被四处散播一事也交待一下的话,我会更满意的。”

夜色中,一身黑的太宰唯脸色显得极其苍白,半张脸都被绷带裹着,整个人似没有半点活气。与佐藤说话时,太宰也少了方才与中也叫板时的抑扬顿挫,甚至有点死气沉沉的,连带他看人的眼神亦是如此,仿佛在他面前的不过是个死人。单是他就这样站着,就有死神般让人畏于接近的气质,而被他正面对着的人,则深觉压迫力十足。

“中也君的异能情报被散播?”

直面那样的太宰,佐藤广介有种自己已经被完全看透的错觉,脸上的和善假面顿时有点撑不住地冷汗直流起来:“有这样的事?”他怎么不记得自己有做过这样的事。——试探或诱导吗?迅速反应过来的佐藤立即面露几许诧异。

佐藤广介毫无疑问是里世界的老油条,所以才能在太宰那处处充斥着语言陷阱的问话中回答得滴水不漏。

“没有吗?那是我记错了,你散播的应该是我三年内就会杀死森首领上位的消息。”

“怎么可能?这种毫无根据的流言谁会相信?太宰小友莫不是……”

“自然是有心之人。”

“我想这是太宰小友你多心了,就算是想试探我,亲口说出这样的话也不太好吧。毕竟就如你自己所说——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嘛。身为你的老熟人,怎么也得提醒你一句:慎言慎行,大吉大利。”

“呵…大吉大利吗?那是我目前最不想要的东西呢。”

这一刻,连机场跑道路旁最明亮的路灯,都驱散不了太宰眼中似乎能吞噬一切的黑暗:“呐,如果你真的想借刀杀人或希望我死的话,现在你就可以直接拔枪把我给毙了,我绝对不会闪躲和还手的。”

“太宰小友,你这又是演的哪一出?活着不好吗?虽说人生在世不称意的十之八九……”佐藤张口就是一通苦口婆心的劝诫,而太宰则看猴戏般静默地看着他表演。

是的,佐藤现在看似稳如老狗,实则慌得一逼——太宰为什么会知道这是他散布的消息,他的情报网真的就如自己猜测的那样,已经遍布整个横滨里世界了吗?他才加入港口Mafia不到一年啊,他的手段竟了得恐怖至此么?

另一边,难得不被太宰找麻烦的中也,十分不习惯地在一旁观摩那两人的表演一会,不明就里地问旁边的广津柳浪:“那家伙来这里到底是干嘛的?”

广津柳浪恭敬而自持地回道:“据说是想看中原大人你被他气到跳脚的模样,但我觉得他应该是担心你才来的,毕竟他并不是个会把关心表露在外的别扭孩子。”

“死青花鱼哪有那么好心?我看他就是来恶心我的。——还有,广津先生,‘孩子’这个词都要被你用变味了。”中也说着,便想远离太宰地走向跑道的另一头。

与此同时,飞机的引擎轰鸣声远远自天而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狐*******缘之撞车(2)

    这是美丽的大杭州,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这是坐落在江边的高楼,望出去的景色非一般的享受。当初租下20层楼的时候,就是奔着这一线江景的。“小小,你昨晚又熬夜了吧?”同事文文笑着说。“我这几天都在追剧,等我看完,已经是后半夜了。”我捂着脸,悲催地说道,就差仰天长啸了。正想起来去泡杯咖啡提提神,金小雨从办公室

  • 神奇宝贝:乔伊家的唯一男性霍起

    京都的天空湛蓝湛蓝的,偶尔几只麻雀飞过,为这个被高楼所包围的冰冷的城市增添了一丝温暖。作为国家中心的京都机场永远不会冷清,无数的人从这里走过,或悠闲或匆忙的穿梭其中。于是整个大厅人流不断,人声鼎沸。而在这接待众多的机场出口,随着一架飞机的停落,欧阳胜雪和王文月终于踏上了家的土地。因为并未告诉任何人两

  • 全能系统之升级当神帝在线阅读女神刘艺菲【四更,加更】

    今天的千赏,特此加更一章!……一切准备就绪之后,林风用力将飞爪的钩子一端甩向了猴面包树的树杈上,勾住之后,再次面对镜头讲道:“用飞爪爬树具有一定的危险性,我们必须用实验一下它的牢固性,另外,我们最好将飞爪的这一端绑住自己的身体,多缠绕几圈,这样就算在爬的过程中一不小心掉了下来,也不会直接掉到地上,最

  • 巴啦啦小魔仙之双子座公主之路痴

    “我原先一直好奇玩的很厉害的女妖是谁,原来女妖不止是个职业,还是她的ID,你说。。。她当初是怎么想的?”夏暘表面上看似不在意,对于她的操作细想之下却有些惊人“管她怎么想的,对了,女妖和凤兮好像关系不错,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十页书的战队邀请啊?”“我不打算打联赛”不过如果女妖参赛的话我考虑一下,乔木栖看了

  • 武者至尊第九章在线阅读

    “什么叫不小心弄断了手链,啊?藤丸立香,我有没有说过就算弄掉脑袋也不许弄掉这串手链!你究竟有没有!有!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里!”男人的吼声震得立香将手机从耳边移开,趁着对方呼哧呼哧喘气平复心情的时候才小心翼翼赔着笑补了一句:“怎、怎么说弄掉脑袋也有点太过了,老师……”“重点是这个吗!”“老师,韦伯

  • 神魔天世第2章在线阅读

    耳边任务提示仍未完全报读,但任务面板上已经出现任务。禾悄悄看着视野面板上刷过的系统提示,懵了一下,看了看千鹤,又看了看面前叉腰而立的蓝衣女孩,好一会儿反应过来这个任务是颁发给自己了之后,一下窜起来,盯着面板上的任务,双目圆睁——“卧槽这任务是我的?!”千鹤扬了扬眉,侧着头耸了耸肩,表情明显有些幸灾乐

  • 南繁纪事之第四章(4)

    来到红园,二爷的戏早已经就开场了。但佛爷可是二爷的挚友,门口的伙计赶紧把佛爷一行人请了进去。众多看官都在津津有味地台下看着二爷的表演,佛爷与台上的二爷眼神示意一下,也就入了二爷专门给他留的位置。只道众人都如痴如醉地陷入二爷的戏中,一个穿着富贵却没有气质的男人站了起来,打断了二爷唱戏。“停停停,听着就

  • 魔道祖师薛晓同人-星辰劫受辱,奇葩的周家小姐

    “哟哟哟。前面那是谁啊?”一个女子声音传来,这声音甚是熟悉,璇玑一骨碌从地上坐起来,定睛一看,原来是前章提到的周家的那个更奇葩的周家小姐。“呀,是小姐啊。”璇玑一把推开南宫珏,谄媚地跑向周家小姐。她一边跑,一边想,待会是点头哈腰呢?还是打哈哈呢?可是刚刚那一幕怎么解释?怎么解释啊?自己中午独自跑出周

  • 开局冒充收租大佬在线阅读第七章

    自己老爸老妈辛苦一辈子,五十多了还在为他成家的事担忧,一直省吃俭用攒钱给他娶媳妇。之前他穷,确实没办法。可他现在有钱了啊!自己揣着钱潇洒,还让老爸老妈过着苦哈哈的生活,这种事别人怎么做陈亦不清楚,但他自己是绝对做不出来的。昨晚因为突然得到系统和琉璃,一时兴奋的忘了。现在清醒过来,他第一时间就迫不及待

  • 剑侠司马玉清第3章在线阅读

    “小荷,你藏好没?”“小雨,我已经发现你了!”小白猫着身子注意着周围草丛的动静,一边仔细寻找,一边在嘴上叫喊着,试图扰乱“军心”。他看了看太阳已经快到正中,转了转眼珠,突然计上心来。一路小跑钻到一棵树后面躲着,清清嗓子开始冲着草丛那边喊道:“哎哎,小荷,小雨,晌午了,我看到村长在招呼让我们回去吃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