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恐怖通缉令在线阅读第6节

2021/6/11 16:52:39 作者:弹指一笑间 来源:纵横中文网
恐怖通缉令
恐怖通缉令
作者:弹指一笑间来源:纵横中文网
得到通缉令的那一刻,你的命运便已被注定,你只能被动的去选择挣扎的活着,亦或是凄惨的死亡方式。在这个诅咒中,你能靠的只有你自己,你唯有完成一次次恐怖的任务,才可以活下去。不甘,怨恨,无奈,所有的负面情绪在这里你都将体会得到,进入到这里的人,只会存在一个想法,那则是活下去!!!书快完本了,求靠谱的出版社联系。

“许总,这笔单子去年就是按照这个价格签的,虽然说今年您说要低点儿,我们也是可以商量的。但是贵公司给出的这个预案价格,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中年秃顶发福,西装有几分皱的男人坐在长桌的另一头,他额头已经开始冒出点薄汗,伸手试图松一点领带。

许殊扬单手放在桌面上轻敲了两下,觉得对方说话还是客气了。

相比较去年签订的两千五百万的单子,今年许殊扬大手一挥,直接压到了八百万,要是自己,估计绝不会吐出“有点过分”这几个字。

大概会直接甩胳膊走人了。

许殊扬将视线下移,鼻息间轻轻发出一个“hen”的音节,连带着勾起嘴角一个不太明显的笑容。

“黄总,去年的这单,你们做成什么样,我就不多说了吧。今年这个价格只是我个人给您的友情价,给你们一个展现自己的机会。您要是觉得廉价了,可以不签。”

许殊扬的声音不大,几分烟嗓,在空旷的会议室里自带混响效果。

气势逼人。

这位黄总走出会议室的时候,双腿都是抖的,一边怀疑自己是不是脑袋抽了才会签了八百万的合同,一边又庆幸同许殊扬的这笔合作总算是保住了。

·

会议室瞬间就剩许殊扬一个人,助理进来帮他拿文件,又被许殊扬赶了出去。

会议室面朝南,阳光温暖。

许殊扬靠在椅子上,舒服的将自己陷进去,懒洋洋的打算晒一会儿太阳。

不一会儿就陷入迷糊状态,仿佛嘴角还悄悄的流了一点口水。

尽管迷糊了,可是许总也知道形象的重要性,伸手擦了一下嘴角,还是没有清醒过来。

正晒得开心,手机铃声就像是猛兽一下扑了过来。

·

来电是韩昭阳。

韩昭阳戏一拍完回到容城,第一件事就是去许殊扬家里。到了门口才想起来,钥匙被白柠抢走了。

韩昭阳气鼓鼓的站在门口,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正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许殊扬家的门竟然开了,还从里面走出来一个只穿了一件宽大白衬衫的白柠。

这对韩昭阳的打击,如同孙悟空被如来一巴掌拍在了五指山下!

这不,从白柠那里受的委屈,转头韩昭阳就给许殊扬打来了电话。

·

“许哥,你让白柠住你家了?”

韩昭阳红着眼,站在马路上,又忍不住的抹眼泪。

他穿着一件明黄色的卫衣,少年感十足,加上这张脸前不久才红遍了屏幕,此刻又是委屈的要命,不一会儿就吸引了路人目光。

·

许殊扬眯着眼,像是被长颈鹿弄醒的狮子,对这头长颈鹿十分不满,可又介于脖子太高太长,一时之间难以咬死对方。

“许哥……白柠他……”

“对,我让他住我家了。”许殊扬卡着话,冷着嗓音问了一句,“和你有关系?”

韩昭阳不说话了,就是哭。

许殊扬第一次觉得烦躁得想挂电话。

那天从Ver酒吧将白柠带回了家,大概是他最近做过的最后悔的事情。

将人带回家后,许殊扬大半夜的又开车住进了酒店,一住就住了大半个月。

这期间助理过去帮自己拿过几次衣服,表示白柠在他家住的很是自在。

许殊扬默默地觉得,自己贼委屈。

·

韩昭阳的哭很快就吸引了一大票人,并以最快的速度扩散,接着被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韩昭阳被一大波粉丝逼到了墙角,没站稳直接蹲在了地上。他的嗓音几乎是带着抖:“许哥,能不能来救一下我?”

·

许殊扬虽然话说的贼高冷,可是心一软,还是很没出息的拿着车钥匙去现场救了人。

现场人太多,许殊扬本身又足够扎眼。丝毫不输给明星的精致五官,自带高冷疏离的气场,劈开人群进去,一把将韩昭阳拉了起来,塞进了自己车里。

这一幕被有心粉丝拍了下来,放到了网上,一时之间无数人都在揣测,这位何许人也。

而被塞进车里后,许殊扬琢磨着就近原则,干脆带人回了趟家,此刻小委屈韩昭阳坐在沙发上,被白柠不动声色的盯着,冒着虚汗。

而躲进厨房倒杯水的许殊扬,也觉得气氛诡异极了。

许殊扬拿着钥匙开门进自家门,看到白柠穿着自己的一件白衬衫,从里屋带着笑走出来,乖巧的喊了声“殊扬哥”,接着,白柠就看到了许殊扬身后的韩昭阳。

脸上的那份乖巧,瞬间收走,又变成了那夜初在酒吧见到的模样。

许殊扬没来由的,觉得自己就像是把小三带回家的渣男。

可是左思右想,又觉得是自己太纵容白柠了!

对,一定是这样!

“白柠,把裤子穿上!”

这种小破孩,惹上了一个韩昭阳就够够的了,再来一个,他许殊扬这辈子还想不想又安生日子过了!

想清楚这一点,许殊扬端着陶瓷杯,从厨房走了出来。

“殊扬哥挺厉害的嘛,英雄救美,还上了微博热搜。”

白柠冷腔冷调的,一记眼神飞了过来。

许殊扬“嗯”了一声,避开白柠的目光,落在了韩昭阳身上。

“联系经纪人了么?”

“联系了,他说……”韩昭阳咬着牙,又将下半句话咽了下去。

不过那没有说出口的下半句话,许殊扬多半也猜到了。

韩昭阳的经纪人算不上什么好人,不然当初也不会把人送到他许殊扬的床边了。

遇上这种事,那经纪人也没本事压下去,多半是让韩昭阳再回头求求许殊扬帮忙。

许殊扬想了想,觉得这事儿多少是和自己有关系,能帮就帮呗。

只不过娱乐圈那块,还是要让“风向标”来帮帮忙。

客厅沙发是三面,韩昭阳向来将中间位留给许殊扬,不过白柠可从来不管这些,坐在了许殊扬爱坐的地方。

许殊扬也没在意,挑边上一靠,单手将桌面的烟盒拿起来,刁了根烟,那边韩昭阳就已经将打火机点燃,伸了过来。

只不过韩昭阳还没将烟点燃,自己的手就因为白柠的目光,抖了一下。

许殊扬明显感觉到了,没做反应,将打火机拿过来自己把烟点了,心里还想着都是些什么事。

得赶紧把白柠赶走了。

他拨出了电话。

·

齐沐那头十之八九都是乱糟糟的,今儿电话响起也不例外,只不过那头的声音听着怎么都有几分□□。

“殊扬,怎么挑这时候给我打电话,是知道我在想你么?”

双腿间的男孩疑惑的抬头看了眼齐沐,嘴间还拉出一丝银丝。

齐沐笑着将男孩的头又压了下去。

·

许殊扬嗤笑了一声:“办事呢?”

“办什么事都没有办你……的事来的重要,说吧。”

“韩昭阳今天闹了个乌龙,麻烦你那边控一下媒体导向。”

“又是韩昭阳?不是,你给我透个底,这人是你真爱么,这都几年了?”

许殊扬烦躁,抬头就看到韩昭阳的两眼泪汪汪:“你管那么多干嘛,赶紧儿把这事办了。”

挂了电话。

客厅的气氛可谓冷到北冰洋。

许殊扬看了看白柠,又看了看韩昭阳。人嘛,向来都是爱捡软柿子捏,看起来白柠也不是那么容易赶走的。

索性许殊扬站起来,又一把拉起韩昭阳。

“走吧。”

“你们要去哪儿?”白柠也在这个瞬间,一下子从沙发上弹了起来,一双眼死死盯着许殊扬拉着韩昭阳的手腕,仿佛想要烧出一个洞来。

白柠的声音太冷,吓得韩昭阳一个哆嗦,直往许殊扬怀里钻。

白柠干脆走过去,一手将韩昭阳拽了出来,同时将许殊扬护在了自己身后。

这么一个突如其来的动作,许殊扬觉得甚是有趣,干脆冷眼旁观。

大约是之前白柠给了韩昭阳很大的心理阴影,直到被白柠赶出门的时候,韩昭阳都没有反应过来,大门就“peng——”的一声关了起来。

孤独的流着眼泪。

而门内,白柠一回头,就将还在冷眼旁观的许殊扬压在了墙上,吻了下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宠妾灭妻赢了仙翁,仙界交易所?

    这里是一处仙家之地,弥漫着仙气,白色雾霭。而在他面前,则有一个石桌,石桌之上,有着一个木质棋盘,那是围棋,左右两边,放置着棋盒。这令李洛辰感到极为的莫名其妙,这是怎么回事?“这是超级直播软件,玩家进入之后,将以生命值为赌注,与仙人进行比试,赢者将会获得对应的奖励。”这道信息出现之后,李洛辰忽然看到自

  • 请将军开恩之第四章(4)

    校图书馆某个不起眼的角落里,一只橄榄绿色的羽毛笔正快速地在羊皮纸上跳跃着,在它旁边,两根修长而又白皙的手指轻轻地叩击着桌面,英俊的黑发少年入神地看着摊开在面前的书籍。腰侧的袍子里一鼓一鼓地,有个东西正试图探出头来,汤姆按住了微微跳动的额头,嘴里发出了轻柔的嘶嘶声。【纳吉尼……】他的袍子终于恢复平静了

  • 一场寂寞凭谁诉在线阅读第2章

    1937年、9月28号,众人在一个山洞中醒来,周围密密麻麻堆着武器,却不是罗凯准备的装备,有驳壳枪,步枪,***,机枪,迫击炮,和大量的子弹炮弹。邹逸俊拎起一挺***,看了看口径和**;“我们到了山西了,这是晋绥军的一个秘密武库。”“有这么神,我不信。”看枪就知道在什么地方就吹吧,众人眼里带着不相信

  • 重生之新的国度在线阅读第四节

    为了韩允真能顺利在mbc电视台站稳脚跟,韩烓确实也是煞费苦心。虽然不知道韩烓到底想做什么,起码现在他花的心思让韩允真颇为满意。在韩允真提出来想做节目MC之后,韩烓起初还有些犹豫,最终还是下定决心为她聘请了几位金牌播音老师,一上午面见结束后,确定韩允真的声音适合这个行业了,韩允真默默自己也是松了口气。

  • [综]如果我说我爱你噩梦示警

    “呼……!”清晨,卫兰再次从噩梦中惊醒,吓得出了一身冷汗,她坐在木板床上喘着粗气,想到梦境中血腥的画面,她有气无力的抱着头揪了揪头发。可不知道怎么回事,她越拒绝回想梦境,画面在脑海中越是清晰。女人声嘶力竭的喊叫,浑身鲜血淋淋,光想想就让她头皮发麻!用力的拍了拍脸,她努力让自己清醒一点。这已经是她做噩

  • 网王之炽天使之谁在那

    路白直尴尬地笑笑,转开话题:“侯大哥,问你个事……”“什么?”侯智康给自己点上了烟,呼出一团烟雾,眯着眼睛看路白直。“刚才书记说杨竞新是非物质文化传承人,我很好奇他传承了什么?”“这个啊?”侯智康立即‘切’了一声“杨竞新这家伙有一门祖传的手艺——锔瓷和修古画——号称一年不开张,开张吃一年,这两年的名

  • 唐烛第5章在线阅读

    听到张宁的话林洛没有在意那么多,谁让他老爹有钱有势更重要的是张宁脸皮够厚呢?能让自己老爹拉下脸去给自己弄一个高校的录取通知书,就这脸皮林洛还真是自愧不如,别看他不显山不露水的以他的身家可丝毫不比张海差。当然知道自己是咸鱼的吃着股份的分红,林洛也就一直没有炫耀过什么,在没有得到系统之前他可是一直在感慨

  • 娱乐:我摊牌了,我是杨老板第六章在线阅读

    寇仲放荡一笑“知道我是从哪里来吗?”。启明王一惊“你是从伊莱城赶过来的”。“不错,伊莱城保住了,你的十万大军死了四万,降了六万,我领兵五万,只死了不到五千,知道为何会悬殊如此之大吗?”。启明王气的只咬牙“女人,熊愈又栽在了女人手里”。“听这意思,看来是不止这一次了。呵呵,没错,听说熊将军喜欢怜香惜玉

  • 噬命女皇第3章在线阅读

    (非要拼命,可能真的会拼掉性命)只见那灰衣人上身微微前倾,两手在后,朝着孟崀的方向冲了过来,步子虽然迈的不大,频率却很快,须臾间便踏至那个黑衣人的身后。黑衣人早已察觉,闻势转身,见灰衣人临近,却是眉头一皱,他的眼光扫过灰衣人两手淌着血水的短剑和手臂上裂开的衣襟处暴露出的并没有流血的皮肤。黑衣人见灰衣

  • 一刹芳华三生梦之一切的开始(1)

    第一章一切的开始宋朝初始,不知为何,天地之间突然出现了两轮月亮。其中一轮便是血色之月,原本只是血色的月亮,虽说叫众人心中不安,却也是无甚大碍。可是,有一天,他们开始发现,自己身边的人似乎不是人了。有可能是鬼,有可能是妖,甚至有可能是魔。也许他们原本就存在,也许他们是因了这血色之月才显现人前。无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