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剑化流星在线阅读第2章

2021/6/10 22:40:31 作者:写心入梦 来源:纵横中文网
剑化流星
剑化流星
作者:写心入梦来源:纵横中文网
彼岸花开,预示盛世的到来。奈何桥下,埋葬了多少强者的枯骨。无穷无尽的不归究竟流去何方?是无涯的苦海,还是传说中的净土。“就为这心中的那一道光,就算前面是太阳,我也如同飞蛾扑火一般,哪怕烧死自己也不惧,也许我们不够强大,但我们有一颗变强的心”少年大难不死,如何在这盛世之中闯出一片天地。

莲花村四面环山,正处在青山绿水的怀抱中央。土地虽少,可山上土产却十分丰富。每年都会有人千里迢迢的过来,在山上挖个野人参啊,野灵芝什么的。

村里面的人不识货,挖的野人参,野灵芝什么的,晒干之后低价卖出,也有直接把野人参当萝卜干吃的。

林蔚从前读过两年书,又是秀才的女儿,在书上看过。可是前世胆小如鼠,唯唯诺诺,哪里敢说出来。

当然,就算她说了这些东西能卖大钱,也没有人信。

林惜年纪小,又没吃过苦。才走到半路,就累得气喘吁吁,说什么都不肯再往前走了。

林蔚一脚踩在大石头上,往四周眺望一圈,见自家的茅草屋在群山的环抱中,只有指甲盖那么大的黑点。微熏的山风,带着青草的清新和野花的馥郁香气,一股脑的钻进了鼻子。

“再坚持一下,后山的野兔子最多,那里的猪草长得也好。”林蔚低头瞧了一眼脚下磨破的草鞋,洁白的脚趾头都露出来两只,再看看林惜穿的碎花布鞋,忍不住摇头长叹口气。

林惜胡乱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蹭得一下站起身来,攥紧拳头,大声道:“那好吧!我们赶紧走!”

走了约莫半个时辰功夫,二人总算是在一片绿油油的猪草丛中停了下来。此处是后山,人烟稀少,猪草长势极好,可却因为路远,村里人就是放牛,都不会想着跑这放。

林蔚攥紧了竹筐上头的布带,望着林惜的背影,眸色渐渐冷了下来。

林惜此刻背对着林蔚坐在一块大石头上,两腿悬空耷拉着,在空中一晃一晃的。她擦了擦额头上湿哒哒的一层黏汗,嘟囔着,“怎么这么远啊,可累死我了。”

“是啊,的确有点远。”林蔚随口应了一声,抬腿往前走了一步,伸出了手。

只要轻轻推林惜一下,就能将她推下斜坡了。林惜年纪这么小,从这么高的斜坡滚下去,就是不死也能摔个半残。

只要伸手推她一下,就能替自己报仇了。

“林蔚,咱们什么时候抓兔子呀?”林惜突然转过头来,小脸汗津津的,昂着小脸冲林蔚笑:“我好想养一只野兔,只要你帮我抓一只,回头我就跟我娘说,让她给你做一双布鞋……嗯。”

她咬着手指头,想了想,又补了一句,“如果你能给我抓到一对儿,我就让娘给你再做件衣裳。”

林蔚将手放了下来,微侧过身去,垂眸不知在想些什么。

平心而论,林惜虽然小小年纪蛮横任性,时常往她碗里撒盐巴,可都是小打小闹,到底没有多么恶毒的用心。

林蔚还记得她娘生前说过的话,人活于世,一不愧于天,而不愧于心,要堂堂正正的做人。

这世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绝不姑息,也绝不牵连。

“那我要是去抓兔子,这个猪草谁割?”林蔚将竹筐解了下来,拍了拍边缘,淡淡问道。

林惜咬着手指想了想,昂着脸道:“要是我帮你割,你一定能帮我抓到兔子吗?”

“能。”林蔚言简意赅的回道,深深地凝视了林惜一眼,眯着眼睛笑道:“当然能了,只是我哪敢让你割猪草啊,回头要是被你娘知道了,还以为是我在欺负你。”

“我不告诉我娘,不就成了?”林惜吃力的将竹筐拖了过来,掂了掂沉重的镰刀,“怎么这么沉呀!”

“那好,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这样,你先在这边割,我去那边设个小机关,一会儿再过来找你。”

“去吧去吧,我要活的,你不准把它弄死了!也不能弄伤了它!”林惜嘱咐道。

林蔚点了点头,背对着林惜摆了摆手,这才背着手,大摇大摆的往另一个方向走。

脚下是一片绿油油的猪草,再往远处走些,有一片小树林。前世林蔚经常跑这找野果子吃,她模样很是清秀,巴掌大的脸,两颊瘦得没有肉,显得眼睛尤其大。因着长时间吃不饱饭,看着比同龄人小上许多。

虽然已经是个十三、四岁的大姑娘了,可却穿得破破烂烂。一身粗布衣裙,上头布满了脏兮兮的油滞。头发也枯黄枯黄的,长时间没打理过,仅用一条灰色的发带系上。

整个人看起来灰扑扑的,说是个叫花子都有人信,这几年真是被王氏坑害惨了。

果真是,天下继母一般黑。

林蔚抬头,往树上望了一圈,果见上头挂着几只红彤彤的野果子。随手拽个根树枝过来,对准果子抽了一下。

“咕咚”一声,果子就落了地。

“我真是可怜,爹不疼娘不爱,活像地里小白菜。”林蔚弯腰将野果子兜怀里,默默叹气。随意寻了个阳光充足的地方,整个人往地上一躺。一只手臂垫在脑袋后面,抓着一只野果,随意往衣裳上擦了擦,“咔嚓”一声咬了一大口。

就让林惜在那好好割猪草,等时间差不多了,再去找她就成了。

林蔚如是想,现成的小工不用白不用。

她可没有强迫人,都是林惜自个要干的。

一连吃了几个野果下肚,腹中的灼热感总算渐渐消失了,林蔚打了个哈欠,懒懒地晒着太阳,不消片刻便熟睡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山里的风带着点凉意吹拂过面,林蔚揉了揉眼眶,觉得天色已经不早了,估摸着就是头猪也该把猪草割好了。

这才起身拍了拍衣裳上的草屑轻车熟路的走到一处隐秘的地方,两手扒开草丛,果见里头有个兔子窝。

几只肉团子在里头呼呼大睡,胖嘟嘟的身子挤在一块,长长的耳朵耷拉着,十分憨态可掬。

“不给她弄一只,没法交差啊!”林蔚嘟囔一句,悄悄地伸出手去,逮了一只最肥的野兔出来。

这山里的野兔最精了,只要察觉到外界有危险,必会挪窝。俗话说得好,狡兔三窟。

从前林蔚也是个心慈手软的人,连只兔子都不舍得杀,眼下别说是兔子了。给她个机会,再往她手上塞把刀,她能直接把王氏给剁了。

林惜割了一下午的猪草,她人又小,两只手才能攥住镰刀,平时王氏把她宝贝的紧,从来没让她干过什么粗活。

眼下为了要只野兔,使了全身的力气,好不容易才将竹筐填满。额头上汗津津的,小脸也糊得脏兮兮的,嫩白的手心被沉重的镰刀柄磨出了好几个水泡。

林蔚一手拽着兔子耳朵,人还没走到跟前,就见林惜坐在地上,捧着右手哇哇大哭。

“见着鬼了?哭这么大声。”

林蔚缓步走上前,随意瞥过去一眼,见嫩白的小手磨破了皮,鲜红的血汩汩往外流。

小孩子到底是小孩子,又是从小被娇养长大的,哪里吃过这种苦。林蔚非但没觉得心疼或者是惭愧,反而十分痛快。

“流……流血了!怎么办?”

林惜哭得眼睛通红,昂着脸可怜兮兮的问。

哪知林蔚看都不看她一眼,径直走过去查看猪草。这猪草被林惜割得跟狗啃的一样,勉勉强强够一竹筐,晚上也能交差了。

闻言,便淡淡道:“流就流呗,磨破皮了,流点血不是很正常的事么?只有死人才不会流血。”

她随手将兔子丢林惜怀里,“先说好了,你手磨破皮了,跟我可不相干。你想跟你娘告状也行啊,往后别指望我再给你抓了,我说到做到。”

林惜小心翼翼的抱着兔子,小脸登时乐开了花,不住的摸着长耳朵,抬眼看了林蔚一眼,嘟着嘴道:“我才不是那种过河拆桥的人!我说话最算话了!哼!”

“那还坐着做什么?走吧,天色不早了,可以回去了。”林蔚将竹筐背起来,拍了拍衣袖上沾的草屑,抬腿就往山下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过气影后要逆袭[重生]第九章在线阅读

    青山晚照映霞光,碧水鳞波鱼草香。几缕轻云随暮淡,一声闲鹭唤歌长。棹舟隐隐千帆景,曲浪悠悠万里航。胸满渔情书笔底,无边惬意举杯觞。灯火初明,夜幕朦胧,漓水漾漾,青山隐隐。从木一所在客栈,前往漓江岸边不是太远。“要不要多添些衣物?”木一关心问道。沈幼楚摇摇头,漓江夜景,自己也是头一次去观看。“听闻,嫡仙

  • 已不年轻已不欠在线阅读头牌

    云挽歌在申时就到了听雨轩,她一袭白衣,脸上带着白色面纱,头上只插了一支白玉簪子,十分朴素低调,但是气质是无法遮掩住的,许多公子都猜出了她的身份。楚煜第一眼见到云挽歌时,只觉得有一种熟悉感,不经意间对上她的眼神,虽然楚煜看不清她的表情,但她眉目弯弯,仿佛含笑的看着他,让一向不近女色的楚煜也不禁沉溺在她

  • 新网王之橘子哥哥第六章

    “时、时雪!”后座训练生的惊叫声响起时,暴雨已经躲开了时雪的第一击。看到狱火的时候,暴雨差点就动手了,好在她记得这会儿身后还有个新人。时雪一击不成转身又是一击,暴雨光是躲避都很费力,想呼叫时雪,却被时雪一个冲撞撞得直在空中翻滚,不等稳住机身,下一波攻击又来了。连揍带炮轰,一连串的攻击打得暴雨眼都花了

  • 网游之自由巅峰典狱司(1)

    二月红坐在地上,靠着台阶旁边的柱子,勉强撑起虚弱的身子。一个人怎么可以虚弱到这种程度,昔日睥睨梨园的王,如今面色憔悴,蜡黄的眼窝深深凹陷,唇上没有一点血色。今日却是难得的干净,至少穿着干净的衣服,脸上没有裹着尘灰的血痂。“自……自古常言不欺我……成败兴亡一刹那……宽心饮酒宝帐坐……”咳咳咳——二月红

  • 在末日中无限进化第四章

    “这人到底吃了什么,能吐出来这种东西?!”慕栗坐在小马扎上,裹紧了身上的风衣。这话看似是吐槽,实际是好奇心作祟,想让钟蓝主动告诉她。钟蓝不搭话,戴着墨镜打游戏。她盯了一会儿,又问:“你为什么打游戏还要带个墨镜?”“保护视力,阳光下玩手机是会瞎的。”慕栗撇嘴:“那你还玩!”钟蓝眼皮微抬,看了她一眼:“

  • 胡来三国之4s店买豪车(9)

    “你给我十倍月薪?叶荣天,你知道我现在一个月多少钱吗?”唐猛虽然有点儿心动,但是他毕竟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对于叶荣天随口开出来的条件,他是有点儿不太相信的。“表哥,那你现在多少钱一个月啊?”唐猛没有出声,叶荣天的二舅笑着说道:“差不多一万五六吧,年终还有奖金,去年我记得是发了五万。”叶荣天轻蔑地笑了

  • 我!最强咸鱼院长!第1章在线阅读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明朝杨慎的一首《临江仙》道出一个令无数中国人向往的时代—三国。那是一个人才辈出的时代,曹操、刘备、孙权、关羽、赵云、诸葛孔明等等,从一代名主到如灿若繁星的名

  • 半夜三更别回头在线阅读第一章

    皮为仁义气为数,血为江河肉为土;若为群山不受辱,需以白骨撑作武。早在神话世界,时值天下帝位更替,群雄并起,修真界各方仙士尽皆深知众志成城的可贵,但因立场不容,为拥戴可信之人称帝,尔虞我诈,纷乱不休。天玄界为八方地界中幅员最为辽阔的地界,因地处修真界中央地带而被俗称为中原地界。这个故事,就是发生在中原

  • 系统之秦疯第一章在线阅读

    “你可以出发了吗?”石岐shen着猩红的大舌头急切的说,送走小主人去学堂,他尽可能快点赶到叶清身边。“当然。”叶清抬头看看石岐,已经商量了多次,再不出发时间就来不及了。石岐看了一眼主人王厚实家的房舍,两年多来石岐已经和小主人王视通几乎形影不离,现在为了去慕邦节,石岐只能和叶清一道去寻找穆王府,再说走

  • 重生之幼儿园我是班长纠结的选择

    第一章:纠结的选择“快抢啊!今天是最后一天抢购了!”望着街对面开始疯狂的人群,凌天止不住的摇了摇头,轻声叹道:“又开始疯狂了!真不知道那个什么游戏的虚拟头盔居然惹得一群人这么疯狂!无聊。还是赶紧找份工作吧。”直到三年前,父亲因突发性疾病去世,凌天才拖着在外奔波的疲劳不堪的身子回到自己的家。可是,没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