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网游之冒险岛在线阅读第9章

2021/6/10 23:39:28 作者:20010417zxc 来源:飞卢小说网
网游之冒险岛
网游之冒险岛
作者:20010417zxc来源:飞卢小说网
神秘的游戏、神秘的背景,没有人知道的开发人,这一个奇特的游戏会激发出一个怎样的风暴。(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那独身去追绸服男子的王勇,手上提着一颗人头,正是那白马帮帮主。

看其身上竟无半点血迹,可见武艺高强,远在那周姓帮主之上。

而另外一队也押着那逃走的白无常赶了回来。

只见那白纱女子披头散发,颇为狼狈,其左侧肩头更是血红一片,将身上素白纱衣染红了大半,双手双脚也均被铁链锁住,横在马上,动弹不得。

那名叫做张朗的士兵将那白无常从马上扔了下来,正落在在毛道士和那白袍小将身前。

白无常重重摔在地上,肩上伤口又渗出大量鲜血来,让得此女额头冷汗直冒,双眉紧蹙,娇媚的脸上浮现出痛楚之色。

但此女却哼都没哼一声,挣扎着站起身来,只是冷冷望着眼前二人,一言不发。

“将军。”

两名黑甲士兵下马之后,走上前来,向那白袍小将一抱拳。

“嗯。做的不错。”

那白袍小将一改面对毛姓道士时的恭敬之色,恢复了平日里的冷漠表情,只朝二人随意的点了点头,又冲两人吩咐道。

“王勇,命令影卫全部散开警戒,以防有什么其他变故。”

“张朗,你领小队先去白马关前方探路。”

“记住,无论来往客商或是官府卫队,任何人不得靠近此地,凡靠近此地十里之内者,格杀勿论。”

此女话到后面,语气蓦然一寒。

“领命。”

张朗、王勇二人听完,对视一眼,齐声应道,两人上马之后一勒缰绳,背道而去。

此女下达完命令,这才冷漠的望向面前的白纱女子。

那毛姓道士尚未开口,却见那白袍小将迟疑了一下,杏口微张。

“道长,不知这白无常该如何处置?可否交由我们影卫,让我将其带回京城向九王爷复命?”

“不,不要。”

刚刚还一副视死如归表情的白纱女子闻听此言,面上竟露出恐惧之极的表情。

朝廷影卫之名,普通人自然无从听说,但在朝廷客卿及达官贵人之中却颇具凶名。

传闻其直接听命于九王爷,且设有天山地牢,专门收押朝廷要犯,这些要犯中,不乏炼气士存在。

不知多少凶名赫赫之人,皆是栽在了影卫手中。

这些人一旦进入天山地牢,便是终生被困,日日受刑,生不如死。

任你铜皮铁骨,也难以熬过种种酷刑加身,必定会将心中秘密一股脑的全吐出来。

至于朝廷客卿,乃是朝廷明面上的势力,为的是震慑炼气世家及一些炼气士存在,一般情况下不会出手。

只有真正遇到一些炼气士身份的重犯才会派出客卿缉拿,但抓捕到的犯人被废去修为后,同样会移交影卫处置。

难怪狠辣如黑白无常,在听闻影卫之名后也会如此恐惧!

此女若真的活着回到京城,其下场可想而知了。

“阎君,救我……,对了,你不是想报仇吗,不如现在就杀了我,念在我们曾做过一夜露水夫妻,杀了我吧……”

那白无常身为朝廷客卿,对天山地牢远比外人了解的更加清楚,此时竟口不择言,向那寒着脸的毛姓道士苦苦哀求。

“哼,杀了你?当年婉儿是如何苦苦哀求你的,你又何曾放过她?也幸亏婉儿将你视为金兰姐妹,你又是如何设计将我送入天山地牢的?我夫妇二人可曾有对不起你的地方?我恨不得将你千刀万剐,剥皮拆骨,方解心头之恨!”

那毛姓道士想起当年的结发妻子惨死于其手中,不禁怒火中烧,但其却强压下心头怒火,冷冷一笑,一脸漠然,如同看死人一般看着面前的白纱女子。

“哈哈……婉儿,哈哈哈……婉儿,叫的可真亲呢!没想到你心心念念的还是秦婉怡这个贱人,我白菱哪点比不上她,你又是如何对我的?我恨,我好恨……”

那白纱女子听了毛姓道士这番冷漠言语,状似疯狂,口中竟发出不似人声的凄厉笑声,直听得人毛骨悚然。

不仅是近处的白袍女将,或是远处的一众镖师们及邹姓主仆二人,就连年幼的沈云以及其身旁少年都觉得这长相娇媚的白纱女子既可怜又可悲。

“住嘴,婉儿的名字也是你叫的。”

那毛小方终于压不住内心怒火,狠狠一巴掌打在了白纱女子的脸上,一行鲜血从其嘴中流下,哪知那白无常却扭过头来,依旧望向毛小方,双目中中满是愤恨。

“啪。”

毛姓道士脸皮抖了抖,又是狠狠一巴掌打了下去。

那白纱女子受了这一巴掌,倒在地上,猛咳了两声,咳出一大口血来,但又执拗的坐起身来,扬起头直直盯着毛姓道士。

那毛姓道士一步跨上前去,右手掐住其白皙的脖颈,一把将其提了起来,手上力气越来越大。

那白纱女子双脚离地,悬在空中,虽脸色涨红,但一双美目仍麻木的俯视着毛姓道士,不多时,一对玉足在空中蹬了蹬,身子便软了下来。

毛姓道士手一松,那白纱女子的身体便软软落在地面之上,只是一对美目圆睁,好不凄凉。

到了这时,凶名赫赫的朝廷银翎客卿,大名鼎鼎的黑白无常双双惨死于易州郡白马关前。

而这名原本风光无限的白无常,一名花容月貌,身材曼妙的的白纱女子,此刻竟披头散发,一身血污的躺在一线天的峡谷之前,已然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旁边站着的白袍女将从始至终都没有出声,也没有制止。

毛姓道士却没有再多看那躺在地上的白纱女子,只见他呆呆立在原地,默然不语。

如今大仇得报,其心中非但没有感到一丝快感,反而心情沉重,感受到一种莫名的悲伤积压在心头不散。

闭上眼睛,脑海中浮现的不是自己的结发妻子——那个发髻高盘,仪态端庄的大家闺秀秦婉怡,却是另一名有着甜美笑容,身材娇弱的可爱女子,她的名字叫做白菱。

“道长?”那白袍女将见毛姓道士陷入失神之中,久久不语,不禁关切的叫了一声。

“我没事。”毛姓道士回过神来,长长舒了一口气。

“对了,那黑无常倒也罢了,至于这白无常吗……,她与我早年颇有些恩怨,乃是相熟之人……”

“道长不必多做解释,我取了他们的客卿令牌同样可以回去交差,想来九王爷也不会怪罪的。”那白袍女将未等那毛姓道士说完,便出声打断了他的话语,“至于地上这白纱女子便交与我处置吧。”

只见她弯下腰来,在那白无常的身上摸索了一阵,将其身上携带锦囊全部取下,从其中一个锦囊中掏出一枚银色令牌,在其正面写着“白无常”三个古体大字,正是此女的客卿令牌。

接着,此女将白纱女子抱起来,径直向着沈云与那少年所在马车处走了过来。

那小胖子与沈云望着走过来的白袍女将,心中一愣。

只见那小胖子眨了眨黄豆大的小眼睛,往左前方战场一扫,眼放贼光,心下有了主意。

他一溜小跑跑向先前毛姓道士所在战团附近,将那毛姓道士的铁手与那掉落一旁的白色符节捡了起来,从怀中扯出一块灰布包好。

一溜小跑,又到了黑无常的尸体处,一脚将其尸体踹翻过来,在其身上一阵摸索,翻出一枚银色令牌,单独放在一旁,又将其身上余下的瓶瓶罐罐与腰间布袋全小心收了起来。

最后,转回到那白无常原本尸体旁,将地上大小锦囊全都收起,连同刚才搜得之物放在灰布上,麻利的打包好,背在肩头,这才喜滋滋的回到毛姓道士身旁后,恭声叫了一声“师傅”。

这一连番的麻利动作直看的远处的一众镖师们大眼瞪小眼,全都愣在原地,却无人敢出声阻拦。

那洪胡子心里更是暗骂一声“兔崽子”,心想这贼小子以前没少干过这样的事。

甚至从那白袍小将出现到现在,一众镖师们和那邹姓主仆二人都远远在一旁站着,并不敢靠近分毫。

沈云可不管那小胖子在做什么,眼见那白袍银甲的女将竟直直朝着自己走了过来,让其心中不禁“咯噔”一下,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此时的沈云不禁将目光望向了队伍之中的冯三娘。

而那冯三娘也望向了沈云这边,并向其招了招手。

沈云心下一动,赶忙小跑跑了过去。

那冯三娘虽有伤在身,却对沈云颇为在意,沈云刚跑至其身前处,便被其一把扯在身后,并压低声音问道。

“吓到了吧,受伤没有?”

“没,没有。”沈云听了三娘关切的话语,心下一暖,不禁想起了自己的婶娘,“倒是三娘你呢,有没有大碍?我看你身上受了好几处刀伤。”

“我没事,走镖哪有不受伤的。对了,待会一定不要说话,知道吗?”三娘摇摇头,又低声嘱咐了一句。

见到沈云乖巧的点了点头,三娘这才放下心来,二人同一众镖师们静静站在原地,不敢出声。

再说那白袍女将,其抱着那白纱女子走到装有进贡丝绸的马车旁停了下来,掀去盖住丝绸的油布,将那白菱的尸体平放其上,然后退后几步,从腰间取出一个手指粗细的精致火折子,打开来,扔在了马车上。

那些上品丝绸遇到火之后便熊熊燃烧了起来,火光映照中,那一身白纱的女子便同这批锦缎一同葬身于火海之中,最终化为一缕青烟,缓缓飘向天际。

远处的毛姓道士,不,是玉面阎王,看到了这一幕,面上竟浮现一丝复杂之极的表情来,心头却忽然一下子轻松不少。

仿佛数十年的恩怨也随着这一缕青烟飘向天空,被轻风一吹,烟消云散。

毛小方抬起头来,只见蔚蓝的天空上,白云朵朵,偶尔有几只飞鸟的身影滑过,一切都那么安静,却又透出一种淡淡的伤感。

“婉儿,倘若你泉下有知,应当安息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拐走麻辣前妻在线阅读第六节

    “享受……”宋玥珩轻念着这个词语,是啊,自己好像从小到大,就从来没有享受过什么,自己是个孤儿,出生在哪里都不得而知,反正是从来没见过自己的父母,他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据孤儿院的老师说,他是被一辆车送来的,一辆自己行走的汽车!老师说他当时很诧异那么好的一辆车停在自家门口,但他本来是没在意的,却听到了车里

  • 在杀网中抢救在线阅读第七章

    何首予牵着一匹比较娇小的白马出来,笑嘻嘻地问:“这匹马可还行?”阿挽指着雪地里的小太监牵的那匹高头白马,“我要那一匹。”何首予一看顿时吓了一跳,说什么也不允许,“小祖宗,你可知那匹马是谁的?”阿挽哼了一声,“难不成是父皇的?”何首予摇头,“是大皇子的,大皇子一向不喜欢别人碰他的东西,要是叫他知道你乱

  • 玄幻不断进化的铠甲在线阅读第九章

    萧轶莫名扫他一眼,脸上没什么表情,重新拿起筷子,又缓慢地咀嚼起来。秦长愿索性膈应人膈应到底,他整个身体前倾,手掌托腮,胳膊肘支在桌子上,笑眯眯地看他:“朋友啊,聊聊天?”萧轶不动声色,将“食不言”贯彻到底。而秦长愿敏锐地察觉到周围人说话的声音小了,已经有些弟子暗中频频向他们这边望来。他们也许不认识秦

  • 随手拯救了世界第一章在线阅读

    东海边的郡望拂过微湿的风,像是浸了鲛人的泪水。货卖珠贝的渔人歇到茶寮的泛黄竹棚里,谈论蜃气凝结的五彩海市。即使是龙宫王室的海市也只得五彩。真正能泛发七彩的除了少数大神外,便是那瑶池出身的……茶寮中的女子随手就帮老渔人提起沉重的泥筐。忽而,那女子又举了举手里酒盅,抬眼对他似笑非笑:“这岭南的泉水比天宫

  • 网游之最强NPC在线阅读第九章

    根据刚刚蝙蝠袭击的结果来看,小混混们都倒在了女神的店铺里,他要去处理前还得先伪装一下自己。“趁机还可以安抚一下苏晴!”1489号挺直胸膛。他意气风发的打开通道大门,宛如拯救失足少女的英雄,三步并两步的一路小跑来到手工帽门店里。女神此时正想绕过满地的玻璃碎渣去捡刚刚被蝙蝠撞掉的小刀。她的名字叫苏晴,苏

  • (综主fgo)心想事成所罗门第3章在线阅读

    正当我闷闷不乐的时候,我的面前突然出现一包焦糖瓜子。转头看去,林若冲我盈盈一笑,接着从她的风衣口袋中掏出其他的东西。“不好意思,刚刚去买东西了。”我一把躲过零食,狠狠地摔在地上。此时的我也顾不上素质不素质,颜面不颜面。站起身来冲她大吼道:“就是为了它,你竟然让我在冷风中等你那么久?哼,渣女。”Emm

  • 三界异世录第一章在线阅读

    她恬静的躺在那里,清丽脱俗的脸蛋很是红润,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雪白的脖颈犹如白玉,粉色短裙下雪白圆润的双腿踢开被子,裸露在外。看着那诱人的身体在衣衫下生机勃勃的样子,我咽了口唾沫,这女孩可真是个天生尤物啊!“姑娘,你醒醒!”我推了推她的胳膊,却没有反应,我叹了口气,起身正要离开,谁知她却忽然醒来,飞

  • 志远氏在线阅读第八节

    叶开仔细观看着李维斯的每一场战斗视频,脸色也逐渐认真,他可以确定,按自己现在的状态如果与对方激战的话,胜负难料,这个李维斯在二阶战士中绝对是超强的存在。此时他的处境就非常的尴尬,眼界与实力不对等,看谁都是像小孩子在打架,可轮到他真正上场的时候,却做不出那么捷讯的反应,叶开自己推测,自己的境界应该高出

  • 风光殊绝偶遇红衣女子

    过越是心中不爽,杨过看着江都,说不出的心里不痛快,只想速速解决掉他。古墓中依旧阴沉沉的不见一丝阳光,虽然江都极其不喜欢这里的环境,但是有小龙女这么个古色天香的大美人陪着,环境在恶略,都可以忽略不计。江都盘坐在寒冰床上小龙女坐在他的身后,双手抵着他略单薄的后背,细看会发现四周围绕着丝丝白光,没错,小龙

  • 我靠演技颠倒众生在线阅读心疼依旧依常

    S-M公司首尔总部“哇...至成OPPA,你可真的是太厉害了,这次RedVelvet的第四张迷你专辑《Rookie》,有你写的一首歌曲,等至成OPPA写的那首歌曲火了,那至成OPPA就是S-M第二强的音乐制作人了。”S-M公司大厅中,一位S-M公司的女职员带着奉承的小眼神吹捧着旁边的一个男子。男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