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异界逍遥神王在线阅读第一章

2021/6/10 22:23:59 作者:孟子 来源:纵横中文网
异界逍遥神王
异界逍遥神王
作者:孟子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个废柴小子,觉醒逆天武魂,战九天,踏地府,称雄异界。试问:三界六道,谁主沉浮?

台风盘桓三天终于过去,留下一片狼藉的城市。

宋丰丰拿一根花生大少坐在乱七八糟的天台上吃,抬头便看见玉河桥上走过来一个人。

风雨过后的第一天,虽然天色仍旧阴沉,但热得厉害。午后两三点的阳光把玉河桥面晒得发软,滚热的蒸汽从路面升起,熏得另一头的楼房轮廓也扭曲了。

桥上的人跟宋丰丰年纪差不多,身材瘦高,肩膀细削,手脚都长,在桥上摇摇晃晃地走。他拖个掉了轮子的行李箱,低头看着手里的一张纸。

看够了,他抬头眯眼往宋丰丰这边瞧,一张白皙的脸被晒得微微发红。

宋丰丰也看着他,心想我们街上有这么白的人?

那男孩拖着行李箱走了过来,远远看着宋丰丰,说了句话。

宋丰丰趴在遮阴的阳台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什么?听不清!”

“兴安西街18号是这里吗?”白脸的男孩提高了点儿声音,“我找人。”

“走错了!这边是东街!”宋丰丰大声指着玉河桥的另一面,“对面,就对面那间,晒着渔网的。”

男孩点点头,说了句什么,转头就走。

宋丰丰没听清:“啊?你说什么?”

那白脸的男孩扭头瞥他一眼,没吭声,继续往前走。

宋丰丰对这人没礼貌的行为表示不满,两口吃完冰淇淋,从二楼天台上溜了下来。

兴安西街18号住着的老太太叫周兰,腰很直,人瘦高,早上常常站在门口,攥一把小牙刷,仔仔细细地刷手里的一排假牙。

宋丰丰从冰箱里又拿了一根绿豆冰棒,出门穿过玉河桥,往兴安西街18号走。

喻冬坐在饭桌边上大口喝粥。从客运站到这里打车也得一个多小时,因为路上都是被台风刮倒的树,通行不畅,他半途就被赶下了车,一个人拖着行李箱在烈日底下边走边找,走了将近四十分钟。

“你爸爸怎么不陪你过来?”周兰问,“吃中午没?”

粥水很稀,里面放了海带和绿豆,熬出稀薄的绿色来。喻冬一口气喝完了一碗,冰凉爽快,抹了嘴巴才顾得上回答外婆的问话。

“他忙。”喻冬言简意赅,“吃了。”

女婿与外孙之间关系恶劣,周兰知道。她抿抿嘴,立刻岔开了话题:“我烧好水了,你先去冲凉,睡个中午觉,醒了就能吃晚饭。不想睡的话,就让你同学带你去看学校。”

喻冬点点头,心里却暗想,自己这么快就有同学了?

卫生间和厨房都重新修缮过了,是这个家里崭新整齐的两处。周兰怕喻冬嫌弃,拉着他去看:“这些都是新的。你住在二楼,二楼也有厕所,不过洗澡还是到一楼来,洗衣机也在这里……”

“那我先去拿衣服。”喻冬并未表现出任何嫌弃,他进了卫生间,把自己带来的洗发水和沐浴露放了进去,“外婆,你不要用肥皂了,用我这个。用肥皂的话,天冷了你的手会脱皮。”

周兰看着自己的外孙在狭小的卫生间里摆放东西,高兴地捏了捏他的手臂,没话找话说似的:“这个太香太滑了,洗不干净。喻冬啊,你怎么这么瘦……是不是不吃肉?”

周兰住的地方不大,是一栋两层半的楼房,因为年月久了,外墙爬满青苔与藤蔓植物,裂缝像巨大的蜈蚣紧紧贴附在墙面上,张牙舞爪。蕨类细小的种子被风或者鸟类虫类带来,嵌入裂缝中,汲取一点点水分和泥屑就长了出来。

一楼就是大门,四扇陈旧的砖红色木门拼凑成足有两米多宽的门扇,几乎占据了一面墙。墙刷新过几遍,与房子的老迈气质格格不入,门上贴着两张门神,左边秦叔宝右边尉迟恭,两张大红脸已经被晒成了冷白皮。

屋外是水泥地面,几张网就晾在竹竿上,这是周兰的活儿,她有时候会帮人补网。跨进屋里立刻就能看到一张大圆木桌,竹编的大盖子把两碗绿豆粥笼在里面,小虫子飞不进去。一张竹床靠墙放着,两个脱了色的木柜子被挤到角落。木柜子上方挂着一个颇大的相框,里头毫无条理地放着十来张照片,喻冬记得自己也在里面。

十几年前的,很小的自己,被妈妈抱在怀里。

喻冬不太敢看,他直接拎着行李箱上了楼。

周兰住一楼,喻冬住二楼。楼上有三个房间,一个用来堆放杂物,另外两个都放着床。周兰问他想住哪个,喻冬不假思索,指着带阳台的那间。

“你妈妈以前也住这间的。”周兰很高兴似的,眯起眼睛笑,“你还记得?”

“记得。”喻冬还是言简意赅。

周兰习惯了外孙的脾气,知道他素来话不多。因为要赶着去买菜买鱼给他做一顿好吃的,叮嘱喻冬赶快去洗澡之后,她便匆匆下了楼。

房间仔细地清扫过了,床上铺的是新的席子,漏水而显出脏污印子的墙面看不到了,取而代之的是新刷的洁白腻子。喻冬在这个房间里能找到的和母亲相关的痕迹,就是书桌上的一堆旧书。八十年代的《儿童文学》和《少年文艺》,书脊都用棉线扎着,堆在桌面上。

他推开窗,发了一会儿呆。

这是临街的房子,能直接看到玉河桥和玉河桥下的海水。

或者更确切来说,这是一个已经废弃的渔港,只有寥寥几艘入港待修补的船停在浅水的沙滩上,海风带着腥味,一股股地往岸上卷。兴安西街和东街是渔港的两半,中间以玉河桥相连。西街连接陆地,东街则像是一个堆填出来的小岛。

喻冬打了个喷嚏,突然发现街面上有个人正盯着自己。

他眯起眼睛,辨认片刻,发现那是自己方才问过路的男孩。

……真黑。喻冬心想,海边的人都这样黑吗?跟焦糖色似的。

那皮肤黝黑的男孩留着几乎能看到青色头皮的小平头,嘴里还叼着半根绿得可疑的冰棒。发现喻冬看到自己之后,很高兴地冲他挥了挥手。喻冬下意识地抬抬手,很快想起自己其实根本不认识他,皱着眉头又将手放了下来。

“喻冬!”周兰推着一辆自行车,在楼下喊他名字,“这个,你同学!宋丰丰!”

她指着那黑乎乎的少年。

“你如果不睡觉,他带你去学校看看!”

在周兰离家、喻冬洗澡的时候,宋丰丰便成了看家的人。

他慢条斯理地就着一块腐乳,喝完了一碗绿豆粥。他吃惯了周兰的手艺。宋丰丰的父亲出海打渔常常几个月不回家,宋丰丰从小就是吃百家饭长大的。他看了眼墙上的钟,心想喻冬洗澡可真慢。

可能人太白了,要多搓几遍。他老惦记着喻冬的白脸皮。在这靠海的、日光一年暴晒的城镇上,很少有人会这样白净。

洗了碗,顺便接了半缸水,宋丰丰手痒,连带周兰还没洗的青菜也帮忙浸在了水盆里。

他做这一切事情轻车熟路,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

喻冬肩上搭着块毛巾走出来的时候,宋丰丰正站在竹床上,十分仔细地拿着抹布在擦那个大相框。

“你干什么?”喻冬问。

宋丰丰回头,看到喻冬一头湿漉漉的黑发,白皙好看的一个人正在屋子里腾腾地冒着热气。

在回答喻冬的问题之前,他先吃了一惊:“今天33度,你还洗热水?!”

喻冬不知怎么回答,呆呆站着。他也觉得热,可是脑袋有些晕,仿佛中暑,他不敢再洗冷水了。

宋丰丰闻到了他身上的沐浴露香气,恍然大悟:“怪不得你这么白,涂了什么啊?太香了。”

说到白,他指着相框里的照片,乐颠颠地说:“这几个都是你吧?你从小就这么白啊?”

喻冬没看,抓起毛巾擦擦脑袋,几步跨上了楼梯。

宋丰丰听周兰说了,这个白脸的男孩子是从大城市里过来的,正好转到宋丰丰班上念初三,准备在这里考高中。大城市的人嘛,都是这种臭脾气。宋丰丰很快为喻冬的冷淡找到了恰当的理由,并且迅速说服了自己,决定用大海般的宽容胸怀去对待城里人。

喻冬走下楼时,他也正好擦干净了那个相框。相框里有三四岁的喻冬,也有七八岁的喻冬。喻冬依偎在一个好看女人的怀里,肉团子一般的小脸上露出全无心机的笑。

喻冬腋下夹着块滑板,站在楼梯上看着宋丰丰。

“现在去看学校吗?”宋丰丰说,“你等我一会儿,我回家取自行车。我可以搭人的。”

喻冬开口说了一句话:“我有滑板。”

宋丰丰先是一愣,随即立刻笑了:“哦。”

喻冬有些莫名其妙,又觉得有点儿气恼:“笑什么?”

“在我们这里用滑板?”

“学校不是很近吗?骑车十分钟就到,我滑板也差不多这个时间。”为表自己的选择十分可靠,喻冬强调道,“我从小学开始都是用滑板去上学的。”

宋丰丰还是笑,冲他摆摆手,跑回家去取自行车了。喻冬被他的笑弄得一头雾水,走到门口只看到宋丰丰跑过玉河桥的身影。

他在门口站了片刻,忽然意识到他没有家里的钥匙。

宋丰丰骑着自己的自行车过来了,看到喻冬坐在门槛上,满脸不快。

“锁门啊,出发了。”他说。

“没钥匙。”

“钥匙在砖头里。”宋丰丰又说。

“啊?”喻冬看着他。

宋丰丰把墙上一块松了的砖头指给他看,喻冬将半截砖头扒拉出来,里头果然藏着两根钥匙,木门和铁门的。

喻冬疑窦丛生:“你怎么知道这里有钥匙?”

宋丰丰神秘地笑:“我连你外婆厨房的缸里还有多少米都知道。”

喻冬锁了门,跟在宋丰丰后面朝着学校进发。路上都是清理垃圾的人,台风把城镇破坏得彻底,水电都没通,人们大汗淋漓地在日头底下站着蹲着,费力地从树木与各种垃圾的残骸里扒拉有用的东西。

喻冬穿得整整齐齐,没有清理垃圾的压力,一身轻松,和慢吞吞骑自行车的宋丰丰仿佛格格不入的两个异类。

宋丰丰认识的人很多,一路上不停地跟人打招呼。有人问他后面跟着的是谁,他大声回答“周妈外孙”,那人就哦地拉长应声,又补充一句:“这么白!”

宋丰丰高兴极了,像是终于有人与他站在了同一阵线,扭头看喻冬:“对吧!我说了,你特别白。”

喻冬被这种受人瞩目的氛围弄得脸都热了。他感觉还没到学校,自己可能就被整条兴安街的人都认识了。

“快走吧……”他不习惯受到关注,总觉得很难为情,连忙催促宋丰丰。

谁料一句话没讲完,他突然歪了歪身子,整个人直接从滑板上摔下来。

宋丰丰单脚着地,回头看他,笑得腰都弯了。

喻冬从地上跳起来,抓起翻了个面的滑板。他知道宋丰丰在知道自己要使用滑板之后为什么笑了:兴安街的地面根本不平整,不是坑就是沟,滑板完全无法正常前进。

仗着自己技术好,喻冬没理会宋丰丰的笑,一脚踩上滑板,一脚在地面一蹬,又往前去了。这回他紧紧盯着地面,竭尽全力躲开坑洼路段,感觉自己像是一个技术极佳的赛车手。

但在连续摔了几次之后,喻冬终于服气,直接将滑板夹在腋下,抬腿往前走。

宋丰丰笑得特别放肆。喻冬只觉得自己脸上微微发烫,实在不愿意搭理。

他太白净了,脸上有点儿红都异常明显。宋丰丰看着红脸的喻冬笑了一阵,指着车子后头:“踩上来,我载你啊。”

喻冬没理。

“你脸红什么?”宋丰丰慢吞吞蹬着车,歪歪扭扭地在他身边说话,“是不是太热了?那我请你吃冰淇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今天洛厄斯得手了吗[综英美]第十章在线阅读

    墨儿没有如“约”离开“格桑花”。他留了下来,一来他自己未曾提及“另找住处”的事,二来,人家恐我因感冒引起可怕的高原病,守护我一整夜,我又怎能再生逐客之意?...没有行程安排的我们,默契地在“雪域”过上了三人宅的生活。通常,我都待在“格桑花”,一个人静寂地看书——那本《池莉经典文集》我已读了多半。看得

  • 色龙当道:绝色龙女俏男妃在线阅读第1节

    “阿嚏,谁呀打扰我睡觉!”还在睡梦中的冯天随手扒拉了一下。好好的睡个觉,竟然还有人挠自己的鼻子,真是蠢到家了。自己是那种你挠了,就会起床的男人嘛?不存在的!要知道冯天可是出了名的能睡,这点他的好友们谁不知道。“沙沙!”“卧槽,又来真当老子是泥捏的?”感觉到有人又挠自己鼻子,冯天怒气蹭的一下就上来了。

  • 穿成反派大佬的恶毒炮灰妻之阻止钟馗(9)

    吴柏尴尬的冲我笑,满嘴里都是道歉的话,我拍拍他肩膀示意我没事,同时心里嘀咕起来:这地方留言传播的速度也太快了点,我人还没走到这里呢,话先传过来了……李飞拼命把贺天按住坐下,贺天也不看我,独自低着头运气。安静了一会,门被推开,胡彬抱着一套被褥招呼道:崔兄弟,宿舍安排好了。李飞大吴,跟我来,去帮崔兄弟收

  • [Fate]我和闪闪的二三事之周淮安到来(6)

    客房里邱莫言喟叹道:“这些人应该是认出我们来了。”“不可能吧,要是他们认出了我们的身份,为什么不动手?”铁竹皱眉,不太相信。“这些人应该是想拖住我们,等待东厂大军前来。”邱莫言作为整个计划的制定人,头脑很清晰,瞬间就判断出了东厂的算计。“那咱们还留在这干什么?等死啊!还不赶紧离开!”有人惊慌失措起来

  • 魔语世界在线阅读第四节

    总有那么一个学校,是会出现天台对外开放的情况,虽然在三次元没学校会给学生随随便便就这么上了天台,毕竟到时候人家一个看不开跳楼怎么办?不过这当然不适合这个世界。这不,第一次来这个学校的泠雪公主,就这么拉着温昭轻车熟路的狂奔到天台之上。囧囧的看着天空中漂浮的七色彩虹,温昭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了。嘴角挂着

  • 魔道祖师结.圆在线阅读第九章

    修仙之人记性极好,那守城门的士兵倒是也还认得她们,便没有多加为难就这样放任了她们进城。两人回到最初那个小院子又休整了两天。休整了两天,江夏算是彻底的恢复到了巅峰时期。修仙一途,不破不立。她这次伤得极重差点就永久性的损伤了根基,不过她却是在最后关头服用了朱果这等灵果恢复了过来,倒是算得上是破而后立。她

  • [综]母仪天下在线阅读绝望!逢陷阱必中定理

    呼,终于是活下来了!林风心情复杂,既激动又沮丧。他被这个卡通世界深深的打击到了。还没见到灰太狼就已经丢了一条命,青青草原实在太危险了。和林风的关注点不同,我们在直播里目睹了林风从死亡到复活的整个过程。不得不说我被惊到了,在海贼世界打拼多年的我自认阅历丰富,什么奇闻异事都见过听过。尽管我知道金手指是十

  • 混入围城第9章在线阅读

    林薇隐了眼中的异色,反倒轻轻一笑,“没关系,我当然知道你不是故意的。”走到台上,林薇的举止表现的落落大方,没有一丝一毫怯场的模样。面对这么多人以及如此严肃而重要的面试,一个仅仅十八岁的小姑娘,能有如此高的心理素质是十分困难的一件事情。林薇冲几个面试官鞠了一躬,唇边扬起一抹恰到好处的笑容。“十五号选手

  • 白日依山尽第7章在线阅读

    “晶体中可能有的独立的点对称元素有几种?”“32!”彼得抢答。“正确!”裁判举手示意得分,“中城A组133分。”场上的比分差距并不大。彼得和列奈在文史问题上没有什么优势,得分多靠理科题目,在全国高中尖子生的激烈角逐之中惊险地比第二名高了三分。“最后一题,分值十分。”裁判宣布,大屏幕上显示出题目。请按

  • 我穿越到了女帝世界在线阅读第9章

    “趁我没改变主意前,赶紧滚蛋!”叶枫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语气说道。在占据优势,手握主动权的情况下,如果还好言好语,低声下气,只会让对方起疑心。六人与叶枫等人擦肩而过,刚走几步,楚天突然拔出枪,从背后开枪,将六人全部杀死。虬髯大汉挣扎着转过身,抬手指向楚天,眼睛中满是不甘,嘴里喃喃道:“你...你,卑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