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为所欲为在线阅读水性杨花

2021/6/10 23:07:50 作者:西方经济学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为所欲为
为所欲为
作者:西方经济学来源:晋江文学城
苏秋子母亲早逝,父亲再娶,爹不疼娘不爱得活到二十多岁,竟然在继妹的生日宴会上,被继妹一心想嫁的男人求婚了。这个男人,帅气多金,斯文儒雅,被称为夏城贵公子。然而嫁给他以后,她才知道,在他那温文尔雅的皮囊下的藏着多么深沉的爱意。苏秋子原本以为这是一段不公平的婚姻,但实际上,却是她在何遇的心上为所欲为。我用我的世界为你保驾护航,也要你的世界,只有我可以撞碎你眸中的霞光。先婚后爱,灰姑娘的故事,甜宠苏撩。斯文儒雅男总裁VS清纯仙气女学生(主持人)系列文《无法自拔》和《无可救药》已完结,点进作者专栏可看。

焦棠轻飘飘撂下“鬼话”后,其他几人躲进屋里,躺在木板床上辗转反侧。刘远志顾不得丢弃棉被的腌臭,搂在怀里缩到墙边,死死盯着卧室锁不上的破门。

卧室的窗坏了,铁栅栏被人撬走,留下透风的大口子。夜风徐徐,拉不拢的窗帘飘飘晃晃,像有东西往里边爬。豆大的汗珠濡湿额发,他一动不动地望着窗帘轻轻掀开一个角,一根莹白胳膊伸进来。

残喘的灯灭了,室内陷入恐慌的黑暗中。

尖叫刚要破口而出,所有声音被杀死在喉咙深处,戚安吓得扶住墙壁才勉强站稳。

“是我。”戚安摁亮系统分配的手机屏幕光,照出林西高大的影子。她气急败坏:“突然出现,吓死我了。”

林西无辜地举手投降状:“毕竟你是女人,我担心你应付不过来。”

“破电路半夜三更吓唬人,要你是凶手,我还不嗝屁?”林西目光沉下。戚安气呼呼往外走,撸下手腕上临时用橡皮筋弄出来的钥匙绳,焦急将钥匙插入锁中。

此时她停下了。门依然反锁着,那背后的人是怎么进来的?不,背后那怪物会是人吗?

后脖颈吹起凉气,“林西”正紧紧挨在她身后。她拼命控制住颤抖的手指转动钥匙,锁已经很久没用,内里生锈,钥匙卡在中间,怎么也转不过去。肩膀传来粘腻的感觉,那是“林西”伸过来的手。

“怎么了?”变了调的低哑声音擦过耳际,戚安害怕地流下泪,咬住嘴唇拼命甩头。

“出不去?”那只手伸到前面去,腐烂腥臭味随之而来,溃烂的血肉滴答在门框上。他的头扭曲地抻长,竟绕到戚安面前,嘴角咧出怪异的笑。

咔哒。锁开了,戚安快恶心死了,抽出锁朝他脑袋十二分力砸过去,“林西”暴吼退后,戚安拉开门疯跑出去。

“救命啊!刘远志!”她奔到隔壁哐哐哐砸门,眼见男鬼捂住歪掉的脑袋拖着身体出来,她又跑去砸齐铎的门。齐铎迅疾拉开门,刘远志也出来了。

刘远志拉开门便撞见一头白毛男鬼,刚被白猫吓出心脏病的心又咚咚咚直捶,差点厥过去。男鬼也是个机灵鬼,立马掉头改变攻击对象,刘远志扑通往后倒,眼见要被十根中毒手指掐死,男鬼的胸膛便被一把铜钱剑贯穿,焦棠吱啦抽出剑,男鬼嗷地凄厉大叫,趁第二剑袭来赶紧隐入墙角逃走。

刘远志爬起来,眼中对焦棠饱含羡慕感激之情,就差给她个大拥抱,但想到焦棠不喜人近身,又堪堪停住。

焦棠不自在地收起可伸缩的铜钱剑,对齐铎等人探究的目光视而不见,老实交代:“我能力不行,只能伤他一时,不能杀他。”

但其实,一般玩家只能用系统奖励的道具驱鬼,不用道具直接上升为技能的,在玩家中少之又少。所以她自认能力不足,在其他人眼里已是通天的本事。

这时林西才从房内出来,惊惧看向走廊几名狼狈的伙伴。戚安见到他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抱怨:“还经验最老道,睡得跟猪一样,靠你救人早凉凉。”

林西纳闷:“我就眯过去几分钟,怎么就出事了?”

戚安给他一个大白眼,招手焦棠:“小妹妹,晚上和我睡。”焦棠淡定的摇头:“我不习惯和人一起睡。”戚安懵了,她这是被拒绝吗?她,大明星诶。

焦棠也知道这么拒人千里不太好,于是掏出一沓符分发给他们,说:“贴在卧室四面墙上,暂时不会有事。”

齐铎捏着符:“暂时?”

焦棠点头:“只能对付一些没那么坏的鬼,白韶迎不行。”

都要嫩死人了还不算坏?刘远志后怕地捧着符。几人又战战兢兢回房,后半夜果然风平浪静,一直到清晨5点多,楼下的工人稀稀拉拉起身洗漱弄出声响才将几人吵醒。

也不知道是系统屏蔽问题,还是这群住客听到动静不敢出来,总之昨晚没一个人对闹鬼的事有反应,早上见到焦棠等人也维持一如既往的淡漠。

几人先去白韶迎的房间查看,发现门上的五角星荧光封锁标志仍未解除,刘远志自告奋勇坐公交去分局问白韶迎的调查报告,其余人则趁上工时间未到,分散开去走访楼里的人。

考虑到新人经验不足,焦棠与齐铎被分到一组,负责一至三层。齐铎慢悠悠啃着哪里顺来的油条,敲开一扇门。开门的人是昨晚第一个目击白韶迎死的女人。她穿着宽松的工服,惶惑地盯着两人。

齐铎笑眯眯:“早上好。”

女人点点头。

“刘荷同志,我们是市消防局的人,负责厂里安全检查,对于昨天白韶迎同志的事,想跟你了解点情况。”齐铎态度谦和,端着笔纸,一副公事公办的正经范儿。

刘荷戒心稍稍放下,说:“你想了解什么?”

“你对白韶迎同志的印象如何?”

刘荷自然回应:“韶迎人很好,以前我和她接触不多,以为别人说的都是真的,接触起来才知道,她真的很好,长得好,教养好,心也好。我家孩子从乡下上来读书,英语一直跟不上,她知道后主动提出给他补习,一个学期教下来,孩子成绩提高很多,外面补习班一节课就要几十块钱,韶迎一分钱也不收,说是当巩固知识,再熟也没白教的道理,我就每个月给她三十块钱当补习费。就这么点钱,她还经常买小东西过来。”

焦棠插嘴:“别人说她什么?”

这么直接了断的问,刘荷一时噎住,支支吾吾:“也没什么,厂里人多嘴杂,韶迎长得又漂亮,也没结婚,自然有很多不好听的话。”

“具体是什么?举个例子。”焦棠穷追猛打。

刘荷闪过一抹尴尬,见齐铎威严正气,左右看看还没出门的邻居,低声说:“狐狸精,到处勾引男人,水性杨花,大概是这些。其实,我天天在家带孩子,这些话我也只是听人嘴碎说几句,不一定是真。”她忙撇清关系。

刘荷的丈夫在里头喊:“在外面和谁嘀嘀咕咕呢?孩子起床了。”

“好。”她朝两人歉意地笑,转身想阖上门。

齐铎堵住门缝,追问:“昨天你见到尸体时,有没有发现异样?”

刘荷惊恐地摇头:“真没有。”

焦棠:“你过去找她做什么?”

“本来到点要过来补习,但是我听说她身体不舒服想劝她别来。”里头孩子在嚷,她着急关上门。

两人对视,“不舒服”?这是个潜藏有用的信息。他们继续敲开下一扇门,只是好几户拉开门见他们不是摆手,就是找理由搪塞,总之问了一圈没有得出比之前更有用的信息。只是面对同一个问题,他们眼神闪烁,不约而同地多说了两句。

这个问题便是“白韶迎同志的私生活如何,她的感情关系单纯吗?”

如若是男人的话,就会意味深长地笑一下,然后说:“好看的女人怎么会单纯?”甚至其中一个单身汉露骨地表示:“她啊,勾引男人有一手。”

如若是女人则会说:“还好吧,没结婚爱交几个男朋友,那是她的自由。”或者“长得漂亮在男人里面是比较吃香。”这些人里面不乏有平时凑在一起骂她狐狸精的,但人死了还是懂得要积点口德。

但当齐铎问她有没有具体的对象时,这些人却摇头,说不清楚。如果白韶迎确实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那她总该有几个明确的对象,但面对这个具体问题,这群人却非常肯定地摇头说不知道,显然白韶迎勾引男人这点,对大家而言,完全是一种模糊的概念。正如漂亮又经常与男人聊天的女人,总会被冠上不太好的名声。

焦棠皱眉,显然有哪里不太对劲。她站在楼梯口,第一次主动拉住往下走的齐铎,的后领子。

齐铎被勾住衣领,不悦停下,他不习惯被制约,一点也不习惯,所以回头时脸上带七分恶气。可这股恶气瞬间便消散了,焦棠黑白分明的眼珠子像一汪纯净的百岁山,不似他平日接触到的各色各样藏污纳垢的目光,干净得让他没脾气。

焦棠非常自然的松开衣领,道出疑惑:“哪里不对。”

齐铎:“哪里?”

焦棠托下巴:“是啊,哪里呢?”

齐铎好笑地看她,等她慢慢琢磨。

焦棠突然出声,思考使她忘记周围的环境,表达顺畅:“就是那里。大家只是道听途说白韶迎是狐狸精,却不记得她到底勾引过谁,而刘荷却说她人不错,并不是水性杨花的女人。假设流言是假的,她确实是个洁身自好的女人,那么从屋内的摆设以及大家的印象,都说明她是个单身女性,没有固定对象。这与她的死法很矛盾。她的脸被划花,内裤被丢在一边,大腿肉被剜走,这里面处处透露出忄生(xing)的深层信息。就像有个变态对她靠美貌出轨十分憎恨一样。”

齐铎浮现赞赏的笑意:“确实矛盾重重。不过这是填字游戏,要得到更多信息才能填满真相,不是猜谜语,光猜可猜不出凶手。”

他转身朝下,二层的人陆续出门了,齐铎看表,已经7点20分,要再快点。

这次开门的人焦棠有印象,肥胖矮小的身躯几乎挤满小小的门框,恶心的泔水已不在,但女人身上散发的油腻酸臭味道不比泔水好闻多少。齐铎翻看廖老头给的住客名单,找出她的名字——李雁。

李雁一出门,上工经过的邻居都嫌恶地觑她,绕到走廊边,生怕沾到她的味道。李雁恶狠狠瞪回去,用命令式口吻对焦棠和齐铎说:“进来。”显然她不习惯暴露在工友面前。

一进屋,焦棠便后悔了,难怪邻居对她没有好脸色,屋子里堆满垃圾,门窗紧闭,阴暗潮湿带着腐烂的味道裹挟每个角落,别说住人,光站着都头晕恶心。

最让焦棠无法忍受的是,刚洗完湿哒哒的内衣内裤就那样挂在垃圾堆上,贴身衣物都能如此不讲究,可见这个女人是从内到外恶心透顶了。

李雁坐在战战巍巍的折叠椅上,抬起油乎乎的脸,快言快语:“是不是关于白韶迎的事?我早上起来就听见你们满楼乱跑拉着别人问东问西。其实我说,你们都问错人了。他们就是一群嚼舌头的烂货,尤其那帮贱人就喜欢凑一起说闲话,长得好看的嫉妒人家骂人家狐狸精,长得不好看就使劲奚落。”

从她恨意自然猜到她就是那位被闲言碎语挤兑的长得不好看的人。可焦棠很想说,大姐啊,你也不看看你这卫生条件,能怪别人排挤你吗?不过她忍住了,书上说有时候善意的谎言才能维持和谐的关系,看透不说破才是好孩子。

齐铎用了十足定力才选择留下,勉强云淡风轻说:“这样看来,大姐你知道的东西一定比他们多。”

李雁横肉抖动,哼一声算是应下。“喝水吗?”她端过一杯浑浊有黄色颗粒的水,齐铎优雅地摆手。

她自己呼啦呼啦喝下。焦棠觉得胃里在翻滚,提臀缩腹忍住。

喝完,她说:“我不去上班,高血压,请了一年假。”

齐铎笑着点头:“身体重要。”

“所以谁没去上班,我也一清二楚。”

两人继续听下去。

“白韶迎经常请假,你知道她在楼里干什么吗?”她眯着小眼睛,狞笑:“和男人厮混。”

这种人就该刺激她才能套出点东西。焦棠故意提高声调:“这么说,他们也没说错啊。”

李雁铛地放下杯子。“错,大错特错!白韶迎只和一个男人在一起,不是四处勾搭男人。那是她正经的男朋友。”

“不是吧,见男朋友干嘛躲躲藏藏?”焦棠继续不信任地反问,面对不正常的人,她总是比较自在。

李雁剜她一眼,冷笑:“那个男人地位高,不想承认呗。”

齐铎:“你见过她男朋友?”

李雁对齐铎态度还好点,回答:“远远碰见过两次,西装笔挺,长得很帅,一看就是有钱人,这种人怎么可能把白韶迎娶回去呢?每次来都偷偷摸摸,以为我见不到。”她又去找水喝,倒了倒,水壶里的冷水也没了,又放下。

齐铎:“那昨天出事前他也来了?”

“那倒没有。”李雁揉一把油脸,手在腿上磨蹭:“白韶迎昨天没请假吧。”

焦棠迷惑:“你怎么对她动向一清二楚?”

“每次她想她小情人过来约会时候,都会在门口挂一条蓝毛巾。”她得意地笑:“被我发现了。”

焦棠想,大姐你也是够无聊的。

“反正昨天没有挂蓝毛巾。”李雁喉咙深处咕隆咕隆,正在酝酿一口浓痰。

齐铎站不住了,礼貌道别:“情况我们已经了解了,感谢你李雁同志,你提供的信息非常有用。接下来有需要我们还会与你联系。”他急不可耐地拉开门,走出去。

焦棠生怕被李雁留下,也转身便走,直到站在门外,才朝阴暗里如蟑螂一般的女人挥手:“谢谢。”

李雁咣当一下将门甩上,很明显两人的着急离开惹怒了她。

“你觉得她的话可信吗?”齐铎边走边问焦棠。

焦棠晃晃脑袋:“可信吧。白韶迎的卧室里确实有一条蓝毛巾,干净的,收在塑料袋里。白韶迎不会和李雁玩,她没机会见到。”

意思是,李雁不可能在见不到蓝毛巾,而白韶迎又不拿出来晾晒的情况下,胡乱猜测中一个颜色。

齐铎也赞同:“她不是让白韶迎会放松警惕的熟人,所以作案的可能性不大,也没必要撒谎。这么解释,逻辑就通顺了。”

“恩?”

“白韶迎有固定对象,死亡透露的忄生(xing)信息就有存在的理由。或许厂里的人知道白韶迎经常请假是去与男人约会,却不知道对象是谁,所以传出她勾引男人的谣言。”

焦棠吃惊齐铎反应这么快,应道:“这是情杀?”

齐铎:“目前情况推断,极有这个可能。”

两人怀揣着兴奋的心情,上楼去与林西、戚安汇合。此时,刘远志来电话说,警方现场勘查的结果出来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老友记之万界刷卡器在线阅读第2节

    第二章:负建设度“大家好,我叫宿锦,小名叫花团,你们叫我花团就行了,我家人都是那样叫我的。”宿锦边向山坡下走边说,“欢迎大家来到我的直播间,今天是我第一次做直播,哪里做得不好还请多多包涵。”宿锦抬头看了下被他移到旁边的透明页面,“房间客人”那里显示0,也就是说一个人都没有。但宿锦完全不介意,毕竟对他

  • 娱乐:开局跟三十六个明星试婚在线阅读训斥,指点祖巫

    “吼吼!”终于,祝融承受不住这恐怖的压力,怒吼一声,将自己对于火之法则的感悟,用到了极致。火海,将整个盘古殿淹没。奢比尸轻轻一挥手,火海就被压了回去,围绕在祝融周身三丈之地。“蠢货!火之法则,不是像你这样用的!”天气法则运转,火海的热量不断提升。祝融觉得自己快要被烤熟了!“到底我是火之祖巫,还是他是

  • 大清四福晋之和平的初遇(上)(2)

    “呐,渐良,你说我们会赢吗?”柳柳有些担忧地问。喧嚣的街道上涌动的车辆呼啸而过,躁动的风儿轻轻拂过她的裙摆“谁知道,这得看计策。”渐良只是在默默地走着踢着一路踢来的小石子,“然而关键是,因为召唤英魂那么多次,预算有点超支了。”“不是成功了吗?好歹还是赚回来了。”“万一那个英魂也要管伙,马上开学还有学

  • 新岳在线阅读第五节

    一大早,我跟着师傅来到修炼的地点没想到这竟然是个悬崖!来到悬崖的顶端“这是忍界最高的悬崖,海拔十万,仙铭你觉得这儿怎么样”“掉下去肯定会被摔死吧!”“这是很多忍者修炼的场地”说着,一脚将我踹了下去“啊~”(不行要冷静)我闭上嘴保持冷静,可是这个悬崖上连根树枝都没有全是石头,我从身上掏出两把苦无,用力

  • 梦醒着地在线阅读家长与里短

    新来的三个人,虽然各种逗比,但是确确实实让矮小锉的小农业公司走上了还算正规的道路,风不宁长相端正俊朗,不搞笑的时候绝对职场精英附身,嘴皮子流利的不行,自包自揽了对外业务这一块,于小招乐的屁颠颠的把手上对外的工作交接了个干净,只负责财务工作,没办法,以前,他一个人要负责对外营销业务,还得加班加点的做财

  • 2020平行世界第五章在线阅读

    母亲的首次入狱,罪名是妨碍司法公正与浪费警力,因为她做了一件有些疯狂的事情。自从,向灵遭受了那件痛苦的事情之后,他变得害怕周围人、周围事,尤其害怕经过那条令他痛苦一生的小巷,母亲并非没有想过搬走,但是她一单身母亲,能够找到城中村价格低的住房实属不易,实在不愿意卖掉这个房子去租房住,想着慢慢过些时间也

  • 异界全职天神之lupin酒吧的沢田纲吉

    狱寺隼人当上了《月刊世界之谜与不可思议》的首席编辑山本武成为了棒球界的新星笹川了平成为拳击大师笹川京子在东京上大学蓝波成为了波维诺家族的首领六道骸泡在复仇者监狱库洛姆仍叫凪,也上了大学,没有遭遇车祸云雀恭弥建立起云雀财团reborn还是婴儿的身体,只教导过一个弟子他们互不相识,因为少了一个人*横滨的

  • 都市之超时空黑科技去洗澡

    经过霍黎昕连哄带骗,软硬兼施之后,成功的将顾泽同学带到了沟里面。其实对于顾泽而言,上一次在厕所里霍黎昕的仗义出手,虽然归根结底源头是他,但是对于他最初见到霍黎昕的那种恐惧感,消失了很多。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了教室,路过操场的时候,顾泽还是忍不住的唏嘘了一声。他本身是富二代出身,家庭条件相当不错,但是这A

  • 拾荒英雄传在线阅读第7章

    将近半个多小时,确实也是挺难得的,好长时间没有这样走了。此时此刻时间也差不多了,店小二现在的店铺也已经关门了,因为今天的人也特别的少。几位哥们应该聚在一起好好的庆祝一番。体验这一番热闹的气氛。感觉一下今朝有酒今朝醉的生活,面对这样的生活。大家很是期待着。因为只有这一群朋友,这一群哥们儿在自己的身边有

  • 特种兵之最强龙皇第9章在线阅读

    为着明日一早出门,宁茴早早地就沐浴洗漱去了床上,今日下午的时候偷偷去院子外头刨了几株草,青青草原正在挖坑准备栽种。它拉着锄头勾出一块硬土来,圆嘟嘟的肥脸都快皱到了一起,“宿主,咱们再不快点拿到绿化值,空间草原都要废了。”宁茴把自己蒙在被子里,把自己缩成一团,“等明天去了千叶山,我给你挖,你再稍微忍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