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江湖情仇 > 正文

全娱乐圈都在磕我和宿敌的cp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八章

2021/6/12 4:30:02 作者:红纱裙 来源:晋江文学城
全娱乐圈都在磕我和宿敌的cp [参赛作品]
全娱乐圈都在磕我和宿敌的cp [参赛作品]
作者:红纱裙来源:晋江文学城
指路新文预收《拿到渣1剧本后我先0为敬》:穿成豪门渣攻的老0翻车史。“我真的是0,你们信我!”“……我信,哥哥,考虑考虑我吧,我铁1。”“???”请不要害羞大力地疼爱狗作者吧qwq【本文文案】苏骄以为自己喝醉后和简影帝打了一架,但没想到上热搜的是他俩“深夜拥吻”的视频和闻风而动的CP粉大军。从此全娱乐圈都坚信他俩是一对儿,仿佛一个诅咒。苏骄在剧组打了简释意一拳,导演说你撒娇撒的太重啦;苏骄在综艺上踹了简释意一脚,粉丝说简老师好宠苏哥真会打情骂俏;苏骄公然在发布会上瞪简释意,全娱乐圈都说,看看这才

萧静姝是在一片忙乱和女眷的惊叫声中被吵醒的。

她昨天去做了贼,但艺高人胆大,在旁人无知无觉之中回到自己房中后,她一夜酣眠,已将自己胆大包天的所做作为,抛诸于脑后。

她有足够的理由,一夜好眠。

俪成这个人,色厉内荏,有欲而无谋,为人又好面子,被她这么一顿羞辱,必引之为平生之大耻辱,对外必如她所愿那般,三缄其口,默不作声。

这事儿,会从此烂在他们两个当事人心里,绝不可能泄露于旁人。

另外,她将“联姻”的祸水引到始作俑者头上,她就登时从在台上粉墨登场的戏子,变成了坐在台下可以悠然翘着二郎腿看戏的观众,只要遥想一下王氏得知自己的宝贝女儿可能会嫁给那个纨绔衙内的情景,她就自然心怀舒畅了。

是以,当她一大清早就被惊叫声吵醒的时候,萧静姝瞬间一个激灵就打挺坐起,抿着唇看向窗外不过是微曦的晨光和也正自茫然不解的侍女,低声吩咐春华:“你去外头看看,出什么事了。”

春华领命而去,没片刻,带着一脸惴惴然的进了门。

萧静姝心底不好的预感被她一句话证实了:“昨天咱们见过的那位俪成俪公子,昨天被人割了首级,死在了禅房床上。如今寺里正张罗着叫人去官府报案呢。”

春华的脸上还带着几分惊惧之色,任谁知道,只不过数十步之远的地方就有人睡梦里被人割了脑袋,应该也都会觉得心里害怕的:“小姐,咱们是不是该先去老太太那儿请个安?”

萧静姝环视了一圈屋内:在春华的禀告之后,众仆面上似乎都带着隐约的恐惧。

相较于这屋里的其他人,她本应是最觉得失望,失算,无措,后怕的一个。但萧静姝的心内,实际上却是一片平静。

她细细回想,肯定了自己昨天的行踪绝对无人知晓,就连那一件黑色的夜行衣,也已经被她亲手烧掉了,没有人证,没有物证,不管是谁,也不会把这件事和应该是深闺弱质的她联系在一起。

所以萧静姝声音平静,面色如常,她这种镇定的语气,也让屋子里其他的仆妇们也都平缓了刚刚知道消息时候的惊慌:“春华,秋实,你们两个跟我一起去老太太那儿请安。李嬷嬷去叔母和二妹妹那儿通知一声,看看她们起床了没有。其他人守好门户,各司其职。等我回来,再行吩咐。”

众人俱都应了。

萧静姝这才动身带了两个大丫鬟去隔壁老太太的禅房。

老太太这时候显然也已经被吵醒了,大约也是得到了消息,萧静姝到的时候,只见那个小屋子外头一片没头苍蝇似的忙乱:花红和柳绿两个在屋角窃窃私语,两个大丫头在咬耳朵,另外几个小丫头则是一脸六神无主,等她人走到了眼前,她们这才发现她的到来。

花红和柳绿两个是极精明的,知道萧家谁才真正值得下注,虽在老太太身边服侍,但从不敢给萧静姝下绊子,这会儿见了她,柳绿跟得了主心骨似的迎了上来:“大小姐,您可算是来了。老太太方才听说了消息,一仰头就倒在了床上,这会儿还起不来呢!咱们已经派人去请了寺里的道远大师来帮老太太瞧瞧,又派了人下山去请大夫,只是没个主子坐镇,奴婢们到底心中不安,却没曾想您刚好到了,这可真是骨肉连心,真赶巧了。”

萧静姝点了点头:“你处理的妥帖。也去告诉一声叔母和二妹妹吧,我先进去看看祖母。”

老太太这会儿的确是在床上爬不起来,她只觉得,自己的头疼的跟被刀子割一样。

她和王氏此行,其实就是为了让萧静姝和俪成来这里碰个面的。

俪家有意迎娶萧氏女,但俪成自己素来是个跳脱性子,便在他爹娘面前吵着非要见未婚妻一面才能定亲。

俪明大将军和他的夫人素来宠爱这个嫡子,便向老太太婉转的表达了这个意思,也透露出了,只要俪成自己看的满意,这门亲事,就是板上钉钉的了,而老太太他们的所求,俪将军也丝毫没有讨价还价,一口就应下了。

可如今倒好,这位小爷和她们在龙渊寺刚刚一晤,当夜就被人取了项上人头,俪将军的嫡长子就这么没了,他如何能应?他那素来嚣张跋扈的妻子,又如何能应?

如今亲家结不成了不说,还要反而结仇,这么一来,他们萧家……可要怎么办啊!

老太太心烦意乱,听得房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当即就拿了手边的茶壶掷了过去:“贱婢!我不是说了我要休息么!”

萧静姝眼疾手快一闪身躲开,一眼那在地上溅开的碎片,眼底隐约闪过了一丝阴霾。

老太太扔完才看见是她,但口气丝毫也没有好转,依旧带着颐指气使的高高在上和不悦:“姝姐儿,怎么是你!”

萧静姝顿了一顿,忽然弯唇一笑。

只是片刻之间,老太太就感觉,她面前站着的萧家大姑娘,身上的整个气势,陡然一变。

萧静姝反手关上了房门。

她进来之前,已经让花红,柳绿和她自己的两个大丫鬟守住了门户不让人接近,是以她这会儿说话,便肆无忌惮,无需担忧隔墙有耳。

实际上,她本来这么做,是因为担心老太太的莫名“急怒攻心”导致卧床不起引人疑窦,可看见老太太那样的态度,和丝毫不带骨肉亲情的一个茶壶掷摔,她便觉得,她所有的隐忍,都成了一场错误。

“祖母,不是我,又能是谁呢?”萧静姝柔声细语,“您现在,应该很烦恼,很头痛吧?”

老太太皱了眉,一脸烦躁狐疑的看向她。

“我本来什么也不想说的呢。”萧静姝摊了摊手,轻轻叹了一口气,“我都忍了好几年了,再多忍几年,原本也没什么的。可是您这次做的事儿,您自己也该清楚,我是不可能不反击的。”

老太太豁然抬头,凝思片刻,脸上陡然显出了几分惊惧:“难道昨晚杀人的人……”是你?

萧静姝不置可否,只是很诚恳的看着她:“祖母,您不能指望我像面团一样任人揉捏,毫不反抗,对不对?您要算计旁人,就也要有自己也被算计的觉悟。”

她口气凉薄,带着一种轻描淡写的置身事外的平静。

可她越是这样,老太太心里的怒气,就越是填噫满了胸襟,她越想越气,重重一拍手边的床板,以一种和平时迥异的敏捷翻身而起,怒斥:“你这丫头说的是什么话!什么叫算计你,你说这话,亏也不亏心?你母亲就是这么教你孝道两字的?当初士奇要娶你娘何氏的时候,我本来就不同意,若不是圣人下了旨意,就她那个病歪歪的身子,她如何进得了我萧家门!她进了门,我本也是想好好待她的,但她进门五年都没能为士奇留下个子嗣,她死了,士奇至今还不肯娶妻,我萧氏一门当年何等显赫,难道血脉就要自士奇而断绝?你曾祖,祖父在天之灵,如何能瞑目?现如今你这一辈,只有荣哥儿一个子嗣,你嫁到柱国将军府,他就能免了上战场的危机,你难道不该主动自觉,还是你想眼睁睁看着我们萧家绝后!你竟然,你竟然还敢……”杀人两字,被她生生咽了下去。但老太太瞪着萧静姝的神情,却是目眦欲裂,恨不得杀之而后快的样子。在老太太心里,从未有过比这一刻更强烈的后悔,后悔为什么家里要让一个女孩儿习武。

老太太神色激动,萧静姝却连眼珠子也没动,就这么静静听着,看着老太太面上的怒色,等她说完了,她这才轻轻叹了一口气,甚至略略有几分意兴索然。

“祖母,我知道您为什么想和俪家人结这门亲事。陛下很快要准备二征高句丽,三年多以前的事情,我们每个人都记得清清楚楚,我也没忘。如今若往事重来,就连我,也觉得承受不起。”

当年征讨高句丽,三十万人只有三千归来,还是多半缺胳膊断腿,肢体残缺,而二房的嫡长子,亦是没于此役。

如今皇帝要再征高句丽,老太太就怕……再赔进去一个嫡次子。

偏偏二房的二老爷却没有功名没有官位,二房嫡次子没有任何理由逃避这次的兵役,老太太就想着,要拿她的婚事去讨好前来夷陵处理此地的征兵事宜的柱国大将军俪明,保下萧家第三代如今唯一的男丁。

这一件事,萧静姝从听说征兵远征开始,就已经前后想的通透明白了。

她这般一说,老太太陡然睁大了眼睛,有些惊讶的看着面前的孙女儿。

萧静姝续道:“可您的想法,从头到尾,全都错了。”她淡淡看着老太太,目光中甚至带着几分淡淡的悲悯,“您若有脑子,就该欢欢喜喜将二哥哥送去战场上,非但不能有丝毫逃避,反而应该谢主隆恩。”

她的话实在太嘲讽又太笃定,老太太倒退两步,当时连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听着她以一种极端冷静的口吻,一句一句说了下去。

“我们萧家祖上是什么人,我们自己记得,圣人也记得一清二楚。就算圣人不记得,每天看见枕边表姑祖母的脸,也会被反复提醒。圣人将父亲擢拔为郡守,一方面,是因为表姑祖母而来的外戚恩荣,可另外一方面,也是捧杀的考验。祖母不妨想想,若父亲还是个草民,圣人想要株我们九族要找个理由很难,可作为郡守,想要犯错就再简单不过,如果失了圣心,那么圣人一怒,我们全家都逃不掉。所以陛下要征高句丽,我们不但不能有丝毫怨言,为了父亲,为了我们全家,荣哥也必须欢欢喜喜的上阵才行!别说这次征高句丽未必会再大败,就是真的要败,真的又要死人,祖母,您唯一能做的,最多就是赶紧让二叔多多纳妾,多多播种,看能不能再生出一个小子来才对!”

“你……”老太太被她一番话说的面皮紫涨,浑身颤抖。

看着老太太又有要发火的征兆,萧静姝干脆利落的微微一福身:“老太太要是想不透,就不如好好在后院颐养天年。这是年轻人的世界,您年纪大了,多多保重身子才好,别动不动就生气,怒气伤肝,这样……对您自己毫无益处。”

她转身就走,身后,老太太忽然阴测测的丢过来一句话:“姝姐儿,你今日忽然如此胆大妄为,就不怕我日后见人就声讨你不孝的罪名?”

萧静姝转头微微一笑,和何氏相似的风流妩媚隐现眉间:“祖母只管一试。先皇的皇后娘娘闺中时就素有悍妒之名,后来照样能够入宫为后……名声这东西,我若在乎,那今儿个也不必和您说这一番话。不瞒您说,我是觉得爹爹太辛苦了。拖着这么一大家子,要保全所有人的性命,还要和您那些不合时宜的奇思妙想周旋……我这个做女儿的,就是为了孝道,才不得不将某些我本来不想说的事说出来,不得不为了替亲长分忧,而让您了解一些事情的真相。”

她扬长而去。

老太太摸索了半天,这才颓然坐倒在了桌边的椅子上。

面对着这个孙女,她不想承认。可现在四下无人,她反复思量着萧静姝说的那些话,却不得不承认,是她在王氏的撺掇之下,打偏了主意。

人老了,就是见不得子孙离散……王氏是目光短浅,她却是被感情冲昏了脑子。

老太太揉着额头,半响,不由自主的深深叹了一口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伴生灵是亚索之丽都商贸

    听到系统的提示音,叶天脸上露出了笑容。没想到这上百只丧尸居然直接掉落了这么多的配件,这实在是太爽了。“这样的话,完全能够弥补命中率不高的问题了!”“不仅如此,装弹的速度,也提升了!”心中美滋滋的叶天,看着身边的小薇:“我们得赶快离开这里,这爆炸声,一定会引来更多的丧尸。”看着面前的熊熊猎物,想到了变

  • 灵气时代:我有诸天自走棋在线阅读天台上的美丽少女

    “快上!这次一定要抓住那个女人!”急促的脚步声在楼梯间回荡。窗外是一片五彩的灯光,而窗内却只有无尽的黑暗与忽闪忽闪的光线。恩,停电了。“月尘,找到了吗?”身着蓝色警察服,手握快要没电的手机,略微瘦弱的警察看着轩月尘。“对不起慕叔叔,我没找到。”说这话时,他带着一点愧疚,但随后抬起头,勾唇,“但我知道

  • [曦瑶]再世为尸在线阅读第4章

    左相府。一座清雅的院中,塌上睡着一个美人儿,不似水月潇一般芸芸众神赞,而有一种清水出芙蓉之美。蓦地,女子缓缓睁开双眸,就听到有人喊:“快叫夫人!小姐醒了!”不过多久外面跑进来一对五十多岁的夫妇,容夫人神色十分激动,含泪握着容依依的手,“女儿!你终于醒了!你这是做什么!”容依依眼眶含泪,抬头望着后面的

  • 白日梦长在线阅读糕点

    过了一会儿,我把我最拿手的黑森林蛋糕带上来了。“这是什么?能吃吗?”旭疑惑地说。“那是一定的,你们好歹也尝尝再下结论啊。”我生气的看着那三个疑惑的人。风尝了一口,说:“弟你什么时候学的?好好吃哦,比御膳房做的糕点都好吃。”风不知不觉说漏了嘴。“御膳房?”旭疑惑的说。“是啊,御膳房,我们的姐姐在皇宫做

  • 我为反派开前路之生死赌约(6)

    怎样?你可还敢尝试?”算准了她不会送死,只要肯说几句求饶的话,或许自己今天心情好会开恩免了她的罪。潇裔铁此时心中开始盘算着,以什么样的借口免了她的罪,又不失王爷的尊严。“呵呵,放心,这点事吓不住我的,走吧。”灵儿迈着大步就往月亮之门走去。一点都不害怕。仿佛想起了什么,紫灵儿停住脚步,看着潇裔铁露出邪

  • 妖乱宫廷(GL)在线阅读revolution

    学生会办公室里只有白怜莲和彦一信两个人,不过两个人的行为倒是完全不同,一个在低头写着文件,另一个则把腿翘在桌子上无所事事。“这天气突然变得更热了啊。”彦一信突然开口打破了沉默。“有时间抱怨不如干点杂务去。”彦一信听了并不生气,笑了起来。“还是一如既往的有攻击性啊,白怜莲同学。”“……”“这么热的天还

  • 鬼片世界里的邪恶主宰酒吧风波

    嚓嚓嚓两辆跑车经过一个漂亮的漂移后稳稳的停在了酒吧面前。两位美女下了车,大步走向酒吧。酒吧里面有不少帅哥靓女,在跳着舞蹈和品着美酒的。绝美的两位女生,一进酒吧,酒引起了不少人的目光。中间那位女生,身穿深蓝色的抹胸裙,蓝黑色长靴,一副红色墨镜遮住了她的双眸,水蓝色的长卷发自然垂下,虽然看不见她的眼睛,

  • 聊斋小恶人在线阅读第八节

    三天后——“同学们,今天我们要到彼岸岛去训练,现在我宣布第一组名单:千羽寒,千羽辰,冷逸轩,冷忆蝶,希末末!”当老师念完的时候,所有人都议论起来。“啊!~~~~~~为什么刚来的那个贫优生可跟王子他们一组啊!!!”“就是!那个贫优生有什么资格?”“老师!我有问题!”两个不同的女声同时响起。“冷小姐,你

  • 谍商之千凡传在线阅读第二章

    夜里十点,车灯按时关闭。我们是软卧,每个铺位头顶还能开着一盏暗淡的小灯。她那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动,我半眯着眼,看到她拿了洗漱用具悄悄出了软卧包厢。我鄙夷地在心里骂了一句,“矫情。”我是个学医的人,对个人卫生很讲究。我也知道一些保健知识,睡前刷牙对身体有好处。但我从来没这样做,我认为睡前刷牙是件很矫情

  • 快穿之小妖精专治各种不服在线阅读又是个姑娘

    吴氏挺着个肚子,在房里笑得花枝乱颤。“哎哟,不行了,我笑得肚子疼。大房真是献宝了这回,我就说嘛,不满周的孩子都会走,听他们说恨不得能跑起来,那满了周,岂不是要会飞了吗?走了几步摔了,哈哈哈哈哈哈。”她的贴身婢女水清给她在后面顺气,看她肚子都笑得一起一伏的,好怕她把孩子给笑出来。“夫人,您快别笑了,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