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仙女的爱情要不要第一章

2021/6/12 3:20:35 作者:囧人Z 来源:17K小说网
仙女的爱情要不要
仙女的爱情要不要
作者:囧人Z来源:17K小说网
小说简介:什么,你是仙女?我还是大神呢,我说了嘛!你喜欢我?要报恩。我去,怎么觉得你是来报仇的……整天低头流着汗、努力工作的屌丝青年周周,和城市里无数人一样默默打拼着,他以为自己会平淡的生活下去,没想到在危难的时候,遇见了一位自称仙女的女孩,从此后,他的命运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巨变,玉皇大帝成了他老丈人,和孙悟空等神仙称兄道弟,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神仙道佛,应有尽有……

江南四月,草长莺飞,正是春光好。

官道之上,“哒哒哒”疾驰而来几匹骏马。马上之人,衣衫齐整,装束利落,看气度便不似寻常人物。

尤其当头那人,瞧着不过是个十七八岁的年轻女子。俊眼秀眉,顾盼神飞,观之忘俗,浑身透着一股子清贵之气,足见非富即贵。

她策马飞驰,脸上带着难掩的焦急神色,手中缠着金丝、价值不菲的马鞭频频挥动,驱使着胯.下坐骑没命地朝着前方偌大的一座城门奔去。

紧紧跟在她身后的,是一名蓝衫中年男子。其容貌算不得十分出众,然仪态不凡,看起来是个大户人家管事般的人物。

此刻,中年男子正一边急催坐骑,一边不错目地追随年轻女子的脚步,分毫不敢放松。

直到远处影影绰绰的城楼垛口清晰映入眼帘,城门上硕大的“绍州”二字历历在目,元君舒方缓缓吐出一口气,身下的坐骑也仿佛放松了几分,马蹄子“踢踢踏踏”地慢了许多。

蓝衫中年男子见她安然缓慢了步子,一颗提到了嗓子眼儿的心才算是回归本位。

他忙驱马近前,赔笑道:“已经到了绍州城,小主人不必着急了。”

元君舒闻言,干涸的嘴唇抿了抿,没有作声。

她催着马又朝城门近前凑了凑,眉头渐渐蹙起,低声道:“绍州城外看起来毫无异样。”

蓝衫男子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他心里也暗自嘀咕起来。

面上却仍是保持着平静的笑脸,道:“想是绍州府衙已经有所动作。毕竟,那可不是小事。”

确实不是小事,所以,城外这般平和才显得异常。

元君舒没有搭言,而是更趋坐骑,朝着城门的方向奔驰而去。

“小主人!你慢着些!”蓝衫男子不放心地在后面叮嘱着,更催动坐下马,和余下的四名随从紧紧跟了上去。

进入城中,下马徐行,蓝衫男子尤不放心地紧跟在元君舒的身后,絮絮不停:“小主人骑马该慢些个的。那马再通人性,到底也是牲畜,万一颠到了小主人,甚或摔了小主人,可怎么得了!”

元君舒自己牵马而行,一双眼睛自进入城门的时刻起,便始终没停了观察周围或停或行或叫卖或忙碌的男女老少。虽是如此,她也并没有疏忽了蓝衫男子的关切。

“诚叔你放心,我的骑术是有根底的。又不是头一遭骑马,这马亦是跟惯了我的,好端端的,怎么会摔了颠了?”

她神情温婉和气,纵是因为心中有事而焦虑,也不曾迁怒于自己的随从半分。

诚叔看着那张与夫人年轻时候很有几分神似的脸,默默叹息地摇了摇头。

身为忠仆,合该全心全力为主分忧,怎能反过来还让主人宽心安慰的呢?

小主人从来都是这样四平八稳的性子,追随她的人,向来了解,就算是下一瞬天塌下来,小主人也不会表现出惶然慌张的。

这沉稳平和的性子,不像家中的任何一位尊长,也不大像早已故世的夫人,倒是与……那一位有那么几分相像。

诚叔这般想着,脑子里不由得映出一张清丽绝俗的面庞来。

那样的人物,真是可惜了啊!

诚叔恍然回神,意识到自己的思绪飘得着实有些远了。他忙收敛心神,仍紧紧跟在元君舒的身侧,一双久历世事的眼睛,没有放过探究路过的每一个人。

“小主人,先寻个饭庄,用些饮食吧!”又行了百余步,诚叔建议道。

元君舒沉吟一瞬。

她心里有事,惟愿立刻马上得了结果,办得妥当。然那件事,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办妥的。只看绍州城中的光景,元君舒便能够想象自己将来可能面临的阻力了。

再看看自己的几名随从,包括诚叔在内,无不满面尘土色,刚刚经历了几个时辰的赶路,他们忠诚于主,身为主上,元君舒却不能对他们的疲乏不管不问。

“好,便依诚叔!”元君舒说着,扬手一指前方不远处摇曳的饭庄酒旗。

“就在那里用些饮食吧!”她说道。

诚叔循着她的指点看过去,觉得眼前这家饭庄子虽然与京中的几大明楼相比不得,但看上去也还算凑合得。想来其中的吃食酒酿规矩等等,也勉强配得起小主人的尊贵身份了。

于是一行人浩浩荡荡直奔这家叫做“聚仙楼”的饭庄。

早有小厮接过了众人的坐骑。

诚叔是个稳成的,又特特地嘱咐店家好草好料的喂马。

他们一行人看着不凡,诚叔又出手大方,店家自然乐得好生侍奉着。

安顿了马匹,诚叔滑了一圈大堂内喧嚣热闹的场面,又一种不放心涌了上来——

这里吃吃喝喝的三教九流、男女老少皆有,兼杂乱腌臜。

在诚叔眼里,元君舒的千金贵体,怎么能同这些人同堂而食?

“带我们去楼上雅间。”他于是道。

对于诚叔的谨慎,尤其是当自己金娃娃般金贵又脆弱的小心翼翼,元君舒这一路上见识了太多次。

初时她还竭力地解释一番自己其实没那么金贵,行路在外也不必有那么多的忌讳,可是每每诚叔都是耳中听着,嘴里应着,办起事来该什么样还是什么样。

于是,在经历了几次无果之后,元君舒也不得不放弃了挣扎,由着诚叔安排去了。

店小二早就发现这伙人中,为首的年轻女子不是凡品,自然乐得尽力侍奉,以图多得几个赏钱。此刻听到诚叔问雅间,岂有不应承下来、亲自带路的道理?

很快,醉仙楼中最拿手的菜肴流水架般被呈了上来。雅间内宽敞的空间内,却只元君舒一人端坐。

“诚叔,出门在外,用不着那么多的规矩。”元君舒颇无奈地看着在桌旁立规矩的诚叔。

这又不是在王府中,哪里需要循规蹈矩的呢?何况就是在王府中,以诚叔的身份,也用不着戳在桌边立规矩啊!

“主仆有序,这规矩乱不得。”诚叔倒是回答得一派坦然。

他早就将薛大等余下的四名随从打发出去。一则让他们去填肚子,二则也是循例让他们散布在外,随时保护元君舒的安全。

薛大等四人,名为伴当随从,实则是保护元君舒的护卫。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都堪称以一当十的高手。

这样忠诚又身负高深武功的仆从,可不是谁人都用得起的。

想到父亲将信任之人几乎都放在自己的身边远赴江南,而他在京中不知要面临怎样的境地,元君舒就觉得心中不好受,恨不能立刻了结了这里的事,马上返京。

她心中焦灼的当儿,那边诚叔已经取出了一根两寸余长的银针,目光瞄向桌上琳琅满目、香气四溢的菜肴。

又是……

元君舒颇为无语,开口道:“这里远离京城,不必这样麻烦了。”

诚叔却不为所动地摇了摇头,肃着脸用银针试过每一道菜。

“防人之心不可无。虽说远离京城,万一有人起了歹心,跟到这里呢?小心些总无大错。”诚叔边一丝不苟地以针试菜,一边说着。

元君舒看着他认真的模样,心中也极感慨——

她少时失亲,父亲虽然疼爱她,性子却是说不得的懦弱。在森寒而危机四伏的肃王府中,若没有诚叔竭心尽力地保护,她真不知道她是否有命活到今日了。

元君舒过往的十八年岁月中,与“温情”有关的记忆并不多。除了残存的幼时母亲的印象,除了诚叔的忠诚照料保护,恐怕也只有那人了……

或许是因为距离那人的故乡越来越近,元君舒这些日子里午夜梦回,总是梦见那人的模样——

那人教自己读书明理的模样;

那人温和淡笑的模样;

那人和母亲相处时候散发出来的温煦的光芒……

所有这些,经历了那么多年,那么多事,都神奇地在元君舒的脑海里刻下了深深的烙印。

那恐怕,是她一辈子都忘不掉的记忆。

诚叔已经试过了所有的菜,表示可以食用了。元君舒遂夹了一筷,送入口中,咀嚼。

菜是好味,她却总觉得,在那滋味背后,存着什么被她忽略的东西。

许多年前,那人是否也曾坐在这里,吃着同一道菜?

元君舒暂放下筷箸。

“诚叔是母亲身边的老人,有一个人,不知你是否有印象?”元君舒看着诚叔。

诚叔微怔,道:“不知道小主人问得是哪一个?”

“周先生,诚叔还记得吗?”

诚叔脸上的表情是愕了愕,脑中那个女子的模样瞬时清晰起来,然而他又深深地忧虑起来,

知道元君舒既有此问,断不会被轻易糊弄过去,他只好笑道:“小主人问的,可是周素周先生?”

元君舒听到那个名字被提及,凛了凛,道:“正是她。”

诚叔心里暗暗叫苦,只得继续赔笑道:“小主人怎么想起问她了?她过世已经有了十年了吧?”

“她与母亲一年,先后……”元君舒神情黯然声音也低徊了下去。

然而,她很快地就抬起头来,目光烁烁,直视着诚叔:“周先生她,当真是……病故吗?”

诚叔脸上的笑容再也挂不住了,心道这问题可让阿诚怎么回答啊!

正纠结无着,突的门外传来了薛大的厉声喝止:“姑娘,你不能进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之最强守门员在线阅读第9章

    第九章古神灵珠南越四煞虽然凶名赫赫,但是不过也就武道中期的修为,怎么跟韩峰与韩浩东武道后期的强者对比呢。求救的男子站在远处,目瞪口呆的看着地上,已经死去的南越四煞,不敢相信的着眼前的一切竟是实事。“南越四煞”能在“南越城”周围逍遥快活这么多年,不单单只是靠自身的武道。而靠的是,四人之间的完美配合,配

  • 还童之狩第2章在线阅读

    “叮咚!赖矛酒为目前本系统最高品阶,售价10万极品仙玉。”“仙玉?啥东西啊?”姜山一头雾水,不由的问到。“此异界为修仙界,凡人里面的流通货币是黄金,修士之间的流通货币是仙玉。”系统很有耐心的回答。“哦哦......那赶紧说说这个换算比例是多少!”姜山连忙问道。“换算比例是:1极品仙玉=100中品仙玉

  • 前夫披马甲重生了第9章在线阅读

    怕与不怕都要修炼,欲要化龙,哪有不历一番生死的,我辈修士连天地大道都不畏惧,那个不是铮铮男儿?这点苦算得了什么!李修凡内心侃侃。“修炼是很枯燥乏味的,需要具有一定的慧根和灵性,很多修士悟性灵根不足,一生卡在前五重境界里,最终和凡夫一样,不过身体比多数人强壮罢了。而单独靠自身去领悟去突破,修炼速度虽慢

  • 来到综漫世界的我不是文抄公之比利时虞美人1

    雷声滚滚,阵雨倾泄在斗蓬船上,船舷上的游客开始争先恐后地往船舱里挤,甚者把摆渡的小姑娘挤到了我的面前,我下意识地把脚缩了缩。小姑娘大约十七八岁,金黄色的头发扎成两个小辫儿,然后在后面绾起来,这发式我叫不出名字,只是在一幅欧洲的古典名画上见到过,这种古典的发式把姑娘的鹅蛋脸衬托的美丽而协调。对不起先生

  • 被迫变身SSR[综漫] [获奖作品]之你刚才叫我女神?

    玉翡时刻注意着危芸之的表情,见她一直皱着眉头,心里就特别忐忑不安,生怕自己说错了什么话惹得她误会,然后破坏了金铄的计划。然而——。“你刚才叫我女神?”,危芸之撩了下头发,白皙的侧颈露出,特别性感。嘎?想了半天就想这个。“对呀对呀,女神的电影我看过好多遍,连台词我都能背下来。而且我考长京电影学院也是因

  • 我靠相术混饭吃之那一片大陆

    封老喝了一口茶,微笑,“你初来乍到,应该还不知道蓝璃大陆上的势力分布吧!”封晚月摇摇头,她的确不清楚,这几天就忙着看关于武功的书了,关于大陆势力分布的书她还真没来得及看,不由得暗暗懊恼,这么重要的事情自己竟然不了解清楚。封德清娓娓道来:“这个世界有两片大陆,一片是我们所在的蓝璃大陆,比较低级,所谓低

  • 都市:开局一块地在线阅读第6节

    俞益茹被丢在副驾驶座上,看着薄复彰从容不迫地从车头绕到了驾驶座。她便连忙先摸了一下头发,摸到一团稻草般的乱发后便又欲哭无泪地望向公司方向,看见众人皆呆若木鸡立于原地,竟没有一个人上前来妄图问她的情况。俞益茹便缩着身子拉上了车窗,抽着鼻子又抹了把眼泪。算了,她现在也不希望任何一个认识她的人来问她的情况

  • 权朝暗守第十章

    打完电话,丛涵哼着“好嗨哦,感觉人生已经到达辽巅峰”,重新晃到教室门口。本来他是想亲眼见证俩人互加好友的温馨时刻,走过去后,看见的却是愁着一张脸的尤霓霓。于是他果断大手一挥,拍了拍她的肩,操着港普,安慰道:“别担心啦小学妹,上课之前肯定能加上的啦。”末了,冠冕堂皇加上一句:“我陪你一起等好了。”“嗯

  • 西游之我是女装大佬在线阅读第四节

    想完这一心切,叶凡坚定了决心,绝对不能让自己的儿子走上与自己一样的道路。教儿子习武,踏上武道,这是叶凡现在的唯一目标。…………六年已过,叶玄的父亲已经年过半百,却不见其丝毫衰老的模样。叶家庭院里,“嚯哈——嘿呀……”只见叶玄满头大汗,气喘吁吁,不停的练习出拳,攻击面前的木桩人。这六年来,叶玄除了偶尔

  • 娱乐:从偶像到巨星在线阅读第2节

    隔天醒来,莫宇想起昨晚电脑一夜未关,应该已经传完了,打开一看,果然已经传送完毕。“同名兄”回了一条信息--的确精品。(赞大拇指)莫宇会心一笑,看到右上角有2条信息在闪,点进去。第一条未读是刚注册时没看的那一条,第二条未读是一条转账信息。点开第二条--冲迷向您转账10万雇客币,请到钱包查看。下面还有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