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东海人族在线阅读未婚夫是傻子?

2021/6/12 5:15:48 作者:失忆二十七 来源:纵横中文网
东海人族
东海人族
作者:失忆二十七来源:纵横中文网
如果没有见证,人们是否会对自己的过往存疑?如果没有历史,又有多少人会相信,短短的一千四百余年就是人族的全部历程?……燕培风绝对没有想到,当他迈出复仇的脚步,却在这诡谲的命运交汇处掀开了一部被遗忘的人族史诗。……熟悉的传统玄幻味道,不一样的有趣设定。修行、智斗、权谋、人心。神话众人一一出现,却给你带来一段不一样的精彩诠释。

白安澈性别男Omega,美丽出尘,年仅十七都是不变事实。

内地里大家心知肚明就好,在外还是得做出兄亲弟恭,家人和谐场面。

门外的人大概不知道,花彼岸耳朵灵敏,用了个听诀就能听见他们的话。

花彼岸想不到这身体躺在营养仓中十七年,竟还牵涉如此多的红尘琐事。

但他弟弟有一句话没说错。

躺了十七年,却花了家里三分之一的钱,不管那监护权转让是不是他理解的断绝亲人关系,白父白母都不欠他什么。

他也不欠白父白母什么,季家已经‘一锤子买卖’,给足了白父白母应得的东西。

算下来,花彼岸欠的是那尚未出现的季家。

修真之人最怕牵涉人情,想要成就大道,就得了却恩恩怨怨。花彼岸必须偿还季家这份‘债’。

不知季家买他下来做什么?

谁会买一个动弹不得的人呢?

在花彼岸的理解里,医者或毒师才需要动弹不得的活死人试药。这世界有太多不同寻常的地方,花彼岸想不出答案。

他的家人虽不喜他,却也远不到害他性命的地步。

尤其是真心为他苏醒而喜悦落泪的白母。这份无私的母爱叫花彼岸无比动容。

妹妹的话听着刺耳,可细细琢磨却有很多门道。

似乎是他即将要到更富贵的季家,家人才需要和他保持距离,以免被旁人嚼舌根。

这十七年的巨大花销,三分之一的家庭开支,不可能一点亲情都不存在。

只是箭已经稳稳插到靶子上,一切既成事实。

与其这时候来往徒增伤感,倒不如彼此老死不相往来,对大家都好些。这是他弟弟这番举动的核心想法。

花彼岸相信,当季家上门提他这个被卖出去的‘货’时,植物人的用途就会浮出水面。

他不需要着急。

想到他妹妹的打扮,花彼岸不禁摇摇头。

豆蔻年华,最重名节清白之时,衣服却是破破烂烂,吊着各种银环银扣,破洞间露出清白肌肤。身子一动,露出更多白肉。这衣服穿了和没穿有什么两样?

这世界真的太可怕了。

就在花彼岸愁着自己被卖去什么样的家庭,以及亲妹妹衣着暴露之时,病房门被打开。

小悦护士在通道穿上隔离外套,全身消毒,准备检查花彼岸的身体情况。

虽然大美人儿昏睡十七年,但并不如婴儿那般难伺候。

一方面是成年人的大脑和发声器官都比婴儿更完善。婴儿只能用哭泣来表达自己的不满,但白安澈只需要教两遍就能表达自己的意思。加上有全智能机器人24小时照顾起居,白安澈不需要‘哭’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另一方面,白安澈没有那么多哭泣的体力。哭是非常累的活动,越是健康的孩子哭得越大声。白安澈实在没那个力气做那些累人的活动。

婴儿是完全的唯心主义,哭是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

孩子三岁后,会有迅速适应外界以让自己更好生存的本能,是形成三观的重要时期。

形成自己的三观后,成年人无法再全盘接受外界信息,面对不符合自己世界观的事情就会产生质疑。

说难听就是杠精。

花彼岸这种说什么都信的行为,才是昏睡十七年应有的状态。

小悦护士没有任何怀疑。

身为医护人员,早已抛开生理性的羞耻,小悦护士进房后的第一句话便是,“白先生,今天身体如何,排泄了吗?”

花彼岸:“……”

花彼岸无力扶额。

这些那些乱七八糟的家庭问题都是以后的事情。他得赶紧筑基,然后离开这个医院,否则他会一直被护士催着上厕所。

辟谷丹的确能支撑他到筑基期,可大夫瞧见他数月不排泄,不可能不惊诧。

“怎么啦?白先生不舒服吗?”看到神情低落的花彼岸,小悦护士眼里尽是担忧。

“没。”花彼岸有气无力道。

“嗯?没有排泄吗?”小悦护士专注看向花彼岸,担心花彼岸听不懂,还换了一种问法,“有没有嘘嘘?”

花彼岸:“……”

求别再问这个问题了好不好?

花彼岸真想大声说一句,他已经吃了辟谷丹,短暂脱离人五谷轮回之苦。他不需要拉!

受不了小护士的热情注视,有苦说不出的花彼岸只能摇摇头。

小悦护士皱皱眉,倒也没有催促,“这样啊?没关系的。多喝水,不要着急。白先生你泡营养液太久了,身体很可能变成了另一种循环方式。”

胎儿时期获取营养的方式本就不同。白安澈还没享受过这个世界的食物就被挪进营养仓,身上扎满营养管,保证身体所需的同时,尽量不排泄污染营养仓。

十七年滴水不进,花彼岸的各项器官严重退化。

毕竟没几个家庭能肩负十七年的植物人治疗费用,更多家庭选择等植物人长大就以器官捐赠的形式,活在其他人的身体里。

更不说白安澈苏醒,简直是医学上的一大奇迹。

杨医生也只能摸着石头过河,采取最为保守的治疗政策,以免金主撤资。

“对了。下午你未婚夫和他父母过来。”对上花彼岸那呆滞的表情,小悦这才后知后觉,“唉。我和你说什么呢。”

才醒了一个星期,大美人儿能不哭不闹不尿一裤子,她就感天谢地了。

花彼岸:“……”

花彼岸听到未婚夫三个字,顾不得暴露自己成年人的智力水平,用那还无法正常发声的嗓音问:“未嗯呼?”

“哎!你对你的未婚夫有兴趣?”小悦并不认为植物人了解其中意思,更像孩子无意识重复话语。

但小姑娘就喜欢脑补,尤其是白安澈十七年不醒,偏偏被卖了以后就醒来。要说巧合,那未免太巧了。

小悦脑补一顿爱感天动地,连植物人都被感动苏醒的浪漫爱情,然后滔滔不绝地把她知道的事情告诉花彼岸。

未免白安澈闹起来,小悦只说好的,没有说坏的。

花彼岸可是活了万年的魅修,哪怕其中大半时间都在闭关修炼,可经历过灭门惨祸,经历过颠倒污蔑,他又怎能不知晓其中人情世故。

小悦只客观描述了一下事情,花彼岸就脑补出了其中可能出现的纠葛,尤其是他未婚夫并不被家族宠爱,又需要一个幌子未婚妻的事实。

若非为了牵制某些东西,谁会让自家孩儿娶一个植物人?

当然,也有另一个可能。

他的未婚夫是个傻子!

植物人配傻子,这不堪堪正好。

花彼岸想到这一点,正想问问小悦,却发现小悦已经麻溜离开了病房。

花彼岸:“……”

这世界每个人都风风火火的,跟他和树妖爷爷能下一年棋的慢时光实在不一样。

花彼岸无奈摇摇头。

感觉到皮肤又有紧绷感,他下了床。

床边的智能机器人察觉到花彼岸有动作,自行启动,帮助花彼岸躺回营养仓里。

平躺在营养仓中,营养液漫过身体,仅留下双眼和鼻子。一旁有管子供花彼岸吸食营养液,但他的肠道太弱了,只吃一两口已经极致,多了就肚子疼,消化不了。

想要完全根治这种状态,除了时间,也就只有另一种办法,筑基。

他得尽早筑基才行。

下午两点,未婚夫及其父母前来看望花彼岸。

未婚夫的父母同样是隔着玻璃打了招呼就去和杨医生聊天,但他的未婚夫却是不嫌麻烦地穿隔离衣服,走过消毒区,进房间陪床。

虽然他的未婚夫进来后也不说话,两人四眼相对三秒就当做打招呼,随后未婚夫就坐在椅子上不停摆弄手上的玩具。

花彼岸观察了对方一会儿,又看了一会对方手里的金属疙瘩,觉得对方真的不像一个正常人。

修者大陆没有自闭患者的说法,花彼岸只能粗略地把季听白的行为归为傻子。

想了想,花彼岸先开口打招呼,“喂。”

季听白:“……”

谁家的熊孩子,这么没礼貌。

哦。他家的。

这事还是他首先提出的。

当初要和植物人联姻,是季听白的主意。

自季听白分化为Alpha,来自异性的各种骚扰就层出不穷。送情书,拦截表白,含情脉脉说一些废话都是基本款,每星期总能碰上三四回。

甚至还有居心不.良的Omega故意释放信息素,导致他的生理本能影响理智,灵感中断,烦不胜烦。

能解决的办法只有一个,找一个Omega标记,互为一对。

而他又听闻,白家有一个岁数相仿的植物人Omega。

季家的几个老狐狸虽知晓季听白和植物人联姻的事情会引人猜疑,认为是他们苛待季听白。但往长远地说,这事百利而无一害。

如今既能够杜绝Omega的信息素对季听白的干扰,让季听白有足够的理智创作。未来季听白真找到了心中所爱,一个没有暧.昧的植物人,说抛弃就能抛弃的工具,谁也不会觉得这是一个感情阻碍。

可事情就突变在,白安澈居然醒了。

对于这个忽然苏醒的植物人未婚夫,季听白是无比的震惊。

震惊到他如今都不知道如何面对。

谁能想到事情巧合到这种程度,要不是白家那边试图取消这合同,季家都以为是白家设了一局等他们跳。

可偏偏米已成炊,清醒却退婚,显然更遭人话柄。

除了恋尸癖和变态,谁都知道植物人清醒是季家赚大发了。白安澈的容貌又是真的一等一,正常Alpha都不可能推开这么一个大美人。

季家实在不想再丢这面子,便和白家合计,先让两孩子相处看看。万一成了,这事就能润色一番,变成一段舍生忘死的感人爱情。

病房内一片沉默,季听白久久没有回应。

发现眼前的男人没反应,花彼岸对未婚夫是傻子的想法更确定,胆子也更大了,“喂。尼系不系傻子?”

季听白翻译了三秒这不标准的星际语,才明白眼前这病秧子在说什么,眼角顿时一抽。

想了想,季听白干脆装自己什么都听不懂,看了一眼白安澈又低下头摆弄手里的微型机甲。

他倒要看看,这家伙要说些什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影后和傲娇总裁第八章在线阅读

    祁昊仍在踱步,忽然脚下的“水”都涌动起来,祁昊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便被这些“水”包围,“水”形成股股细流疯狂涌入祁昊身体,脑海中儿时的画面渐渐浮现,然而还没来得及细细回想就被惊醒。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将刚站定在床边的人吓了一跳。祁昊问:“幻,我昏了多久了?”“已有一个多月了。”“一个多月?真有那

  • 我的餐馆通洪荒荣升小学僧

    两年后........自从上次骆氏父子聊完后,骆氏科技集团就派遣专人前往华夏跟进研究所的事宜,终于在一年前建好并开始投入使用,并且跟华夏ZF两方合作,至于结果至今没人知道,因为知道的人要么严格监视,要么守口如瓶,骆天宇为了这个项目投入了无数资金。而我们的猪脚今年也迎来了个人的大事件:上小学。“宝贝,

  • [综漫]纲吉的绝望之公主!!(3)

    “凝姐姐,我们去吃饭吧。”叶隐说完,晃了晃手中的空间戒指。“好。”谢凝听到吃饭,双眼放光,不等叶隐说话就拉着他朝一家小店走去。谢凝一只脚刚踏进去就被叶隐拉了出来,“我们来这!”叶隐指着小店旁边的酒楼说道,光是看看就知道这座酒楼造价不菲,能来这里吃饭的也都是大富大贵之人。“这不合适吧,你才刚赚到钱。”

  • 总裁的天价歌后在线阅读第9章

    上院佛法交流大会的目的是选取弟子,跟着轩辕道而来的上院弟子自然不会太强,林和风只能说是一个意外。接下来上台的也仅是一个开了两窍的弟子。但对于这群开窍不久的新人来说同样犹如一座高山。柳开颜背对着众人,从怀中掏出两件小物递给一名烂泥,烂泥接过之后有些颤抖,问道:“这真能行?”柳开颜示意他收好,郑重的说道

  • 男朋友他为什么不亲我之第三章(3)

    如果问唐妍对于纪瑜清的第一印象,知性美丽落落大方,谈吐举止优雅,是个很有气质的女人,35岁皮肤保养得像是25岁,一点也不输给电视里的明星,和唐妍在村里见到的那些三十多岁带着几个娃整天在村头闲言碎语扯八卦的女人们大相径庭。“到饭点了,我今天买了很多菜。”纪瑜清双手合十,“你可以收拾下自己的行李,在房子

  • 豪门恩怨之顾麟宸(5)

    令我傻眼的原因是顾麟宸的颜值,简直就是一大标准美男啊!细腻又白的皮肤,五官完美到无法挑出一点毛病,高挺的鼻梁,深邃的眼睛,长长的睫毛,而且还留着一头秀丽的长发,不过并没有扎起来。不过好好的男生为什么要留长发呢?但最令我傻眼的原因是,顾麟宸居然是一个身高不到一米二年龄不超6岁的小男孩!这也难怪陆真人愿

  • 爸爸再丢我一次在线阅读扎心了,老铁

    余小刚低声对母亲冉迎秋说:“妈,我们去病房里看看吧。”冉迎秋虽然心里有些不想去,但是又不想扫了儿子的兴,只能扶着他走进了那间病房。那是个普通病房,病房里连家算上病人家属有将近二十个人。郭小纲站在窗边,清了清嗓子:“咳咳,各位病友,上个礼拜,我和大家一样,躺在病床上。”说着,他伸手指了指自己躺过的那张

  • 七煌的刻印使先天剑体道胎【求鲜花求收藏】

    “叶凡哥哥,吃肉,”周芷若虽然年纪尚幼,但是极其的乖巧,夹住了一块鱼肉便往叶凡的碗里放去。“芷若你也吃。”叶凡微微一笑,也是夹起了一块鱼肉放在了周芷若的碗中。“谢谢叶凡哥哥,”周芷若小口的扒着碗里的饭菜,乖巧至极。让人难以想象这八岁的小孩为何会如此的懂事。而坐在一旁的周子旺看着这两人如此懂事,显得极

  • 末世不朽在线阅读第二节

    审神者很懒也很不喜欢麻烦,所以她的刀剑们都少都会注意不在她的脾气引爆点上作死,而审神者的脾气引爆点非常的令他们无语。本丸的刀剑们都知道自家审神者非常容易重点不对,所以连带着有时候画风都歪了。审神者看着不知道谁把自己放在一边打算一会一边看番一边啃的让光忠做的虾片只剩一半了,他看着那碗虾片,沉默了会,把

  • TF系列:似水往曦浮流年第九章

    计划赶不上变化,顾泯这颗易变的心,在和梁安讲话以后,变得不想回榕华岛了。他坐在最靠近厨房的那张凳子上,看梁安在里面拖地,他面前是一个破开的青椰,扣着一把梁安丢给他的调羹,有一勺没一勺挖着吃。“要不要我帮你拖?”他挖了一大口嫩椰肉,张口吃掉。梁安掌心撑在拖把把儿上,“你是老板我是老板?”他抬抬下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