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布莱尔的推理失窃的玉扣

2021/6/11 2:33:51 作者:MarieZ 来源:17K小说网
布莱尔的推理
布莱尔的推理
作者:MarieZ来源:17K小说网
真相的背后都有一双逃不过的双眼。凶手留下蛛丝马迹究竟有何意义,是嫁祸于他人,还是别有用心?暗藏在黑暗中的证据,等待重见光明的那一刻。

卫霄摸上岸时没有引起注意,众人都只顾着查看自己的伤处。卫霄也不是最后一个爬上岸的,但在他之后的人,多数受了重伤,其中以贺母伤的最重,她小半个腿上的肉都被咬掉了,露出血肉模糊的伤口。

“妈的,这该死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被咬成这样你还不知道啊?”司机把脚举起来,腿上遍布着密密麻麻的□□,好像一张张张开的小嘴吐着鲜血,看着又恶心又恐惧。其中一个伤口上,还缠着一尾么指长的小鱼。其身窄短却长了个大脑袋,此时正张嘴用锋利的牙齿咬着人肉,死不松口。司机不敢硬拉,怕扯掉自己的腿肉,索性用大拇指上半寸长的指甲抠入鱼眼中。谁知,鱼即是死了牙依旧紧咬,他只得求人借了小刀后慢慢把陷入筋肉的利齿一颗颗挑出来。

“李师傅,消毒药水还有吗?”王伟捂着左腿上一个个惨不忍睹的□□,向司机追问。

司机擦着额角的冷汗,怒视王伟道:“我哪里来什么消毒药水啊?”

王伟不怀好意地质问道:“你不是用退烧药跟卫霄换了吃的吗?谁知道你是不是还带了消毒药水,说不定还有消炎药。”

“你有消炎药?”蛮子、颂苖等人带着希冀般的目光探向司机。

司机又疼又怒,对着王伟破口骂道:“放屁,你说我有消炎药我就有了?那你叫一声救命,是不是就有救护车来啦?那还用得着消炎药吗?”

“到底是有还是没有?”蛮子没耐性地吼道。

“没有。我只有几粒退烧药,跟卫霄换了两块糕,都换光了。”司机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连蛮子也没再说什么,毕竟谁也不清楚他身上还有没有药,除非上去搜身,可眼下浑身是伤的,哪个能动手呢?

退而求次,蛮子瞥向一角的卫霄道:“你把药拿出来。”

卫霄苦着脸为难了片刻后,磨磨蹭蹭地摸出半板阿司匹林的泡罩包装抛在离蛮子不远处。卫霄是人群中唯一没有被鱼群攻击的,从未遇到如此好运的卫霄感到万分吃惊。卫霄虽然为人单纯,也没见过什么世面,却也明白这件事不能让眼前的人知道。可是蛮子一句话,让别人都看向他,为了不起冲突从而被人识破,卫霄只能学壁虎断尾,把药交出去。且亏得卫霄满身皆是血水,只要装出疼痛的样子,旁侧那些自顾不暇的伤者也没精力去怀疑他。

“怎么只有两粒?”蛮子探身捞过泡罩模看了一眼,瞪向卫霄逼问。

“本来就只换了六粒,拿到吃了一粒,早上出发的时候也吃了一粒,对面过来之前又吃了一粒。”卫霄右手摸着额头,有气无力道:“我还要留一粒,我昨天头上出了很多血,现在又被咬伤……”

“你……”蛮子原想不管不顾地逼迫卫霄,转眼想到除了死在河里的三人之外,眼前的三十一个人,哪个不想要退烧药啊?就算抢来最后一粒,也只有三颗药,怎么分啊?蛮子当然想把药据为己有,但别人也不是傻子,要是把人逼急了,不给人活路,就说那个叫送弟吧,肯定把箱子往水里一丢,这样的事她肯定做得出来。那之后他吃什么活着走出洞呐?

蛮子烦躁的摸了摸腿上的伤,他的伤势要比司机好上一些,但仍是坑坑洼洼的瞅着吓人。蛮子的眼珠转悠着,扫过颂苖身边的皮箱时穆然想起什么般地说道:“送弟,你不是有株人参吗?现在不拿出来,还要等什么时候拿出来?”

颂苖本想把野山参留到最后当保命用的,谁知道会遇上这样的意外。现在手边没有药不说,水也得限量喝,还吃不饱,连好好睡一觉的地方都没有,就是身体好的人也扛不住,晚一点肯定要发烧。更让颂苖心里焦灼的是,那些食人鱼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病毒,万一弄个不好,就是有命出去也没命活啊!

“唉,听到没有啊?”蛮子用衬衫裹着伤处止血,红着眼冲颂苖喝道。

面对着一双双几乎失去理智的眼睛,颂苖无奈的取出人参,扯下参须每人发了一根。

“就这么一点?”

对于众人的不满,颂苖解释道:“吃这么点就够了,这可是野山参。现在省一点是一点,我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走出去呢!”

“命都要没了,还怎么出去啊?”

颂苖对于挖苦的话没有回嘴,安抚道:“你们放心,等会儿有谁不舒服,我再给。”

颂苖都说到这份上了,也没有人再不依不饶。众人很明白,他们人多势众是可以去抢,但是抢得过蛮子吗?万一自己什么都没抢到,还不如遵循眼下的规则。不管怎么说,多数人都觉得除了自己,周围的人没有一个比颂苖更加信得过的。

“姐,妈都成这样了,你也给这点?”贺盛曜捂着渗血的伤处瞪视着颂苖,眼中俱是忿恨。一侧的贺父、沈绎没有说话,冷眼注视着颂苖,仿佛想看她有什么话说。

未等颂苖回应,贺盛曜退去了满脸的怒意,忍疼恳求道:“姐,求你看在妈养你这么多年的份上,多给点……”

“不要求她!”未等贺盛曜把话说完,又被一波剧痛疼醒的贺母苍白着脸,抖着唇凶狠地盯着颂苖道:“她,她就是个扫把星!要不是她,我怎么会被咬成这样?我看钧浩的死,也是她触得霉头。我早该把她掐死了,早该把她掐死了!那个人说得对……”

“别说了!”

贺父低头大喝了一声,震醒了疼得失去理智的贺母。贺母下意识闭嘴,右手无意间摸到什么牢牢扣住,因为疼痛十指深深地往里抠。

“啊——!放开,快放手,疼死我了!”贺盛曜猛地拉开贺母的手,贺母脸一撇看到贺盛曜腿上血迹斑斑的样子,惊愕道:“你也被咬了?不可能啊?怎么会?”

什么叫不可能,怎么会?这老太婆不是被咬傻了吧?难道她儿子是唐僧肉,还有孙悟空护着不让咬啊?于一旁包扎伤口的众人听着贺母的话心头有气,无不嗤笑地想。

在贺母吃惊的喊声中,贺父好似突然想起什么般的举臂一探,拉开贺盛曜的衣领,喝问道:“你的玉扣呢?”

“玉扣?”贺盛曜不自觉地摸向锁骨处,摸了个空。贺盛曜这才慌张的垂头寻找,却哪里找得到?

贺父比贺盛曜还紧张,焦急地提示道:“你想想,今天早上还在吗?”

“好像在……啧,我记不清了。”

啪!

谁也没料到已经疼得颓倒在地的贺母会忽然撑起身,挥起一巴掌冲贺盛曜掀过去,打得贺盛曜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叫你藏好藏好,你怎么总是不听?”

“我怎么不听了?”贺盛曜原是腿上生疼,现在脸上都肿了起来,置气驳斥道:“这个东西我带了几十年都没有掉过,不过就这么一次……”

“一次?”贺母气得双目发赤,嚷嚷着骂道:“我跟你说过一次都不能掉,你听进去了吗?你怎么那么没用,你的脑子到底在哪里,啊?在这么要命的时侯掉了,你还说得出来?”

贺父拦住想分辨的贺盛曜,摆手道:“哪里有这么巧的,刚到洞里就掉了?肯定是被人偷了。”

“是谁?”尽力气软倒于地喘息的贺母闻言,不由得看向颂苖。好像沙漠中频临渴死的旅人看到了海市蜃楼,想要紧紧抓住这虚无缥缈的生机一般,急切地质问:“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偷的?”

颂苖翻了个白眼,冷然道:“我为什么要偷,又不值钱。”

旁者困惑道,既然不值钱,为什么贺家人会这么紧张?

颂苖瞧着贺父等人狐疑的眼神,颦眉道:“我发誓,我没偷。相不相信,随便你们。”

贺父使了个眼色,按下要追击的贺盛曜。如今吃的掌控在颂苖手里,在场的人又听她的话,虽说颂苖发誓不可信,但贺父不想与之冲突。

“要不是你,那就是他!”贺母趴了两分钟积攒了些力气,举手指向卫霄道:“一定是你偷的,刚刚你和盛曜是并排走的。”

卫霄一直以来饱受各种各样的无妄之灾,贺母这么说,卫霄一点不惊讶,只是沉着脸反驳。“又不是我叫你儿子一起走的,是你儿子自己走过来的。再说,我根本不知道什么玉扣。”

贺母因为痛楚,脸上的肌肉扭曲的吓人,可仍不罢休道:“你怎么会不知道?上路前,我看到你和贱丫头说话了,一定是她跟你说的!”

“你要怎么想就怎么想吧,反正我没偷。”卫霄不擅长分辨,心想反正和贺母这样的人也说不清,干脆什么也不说了。

“好啊,没话说了吧?犟嘴就是心虚,你……”

“好了,你先歇会儿,让我说。”贺父在老妻指出卫霄时也有怀疑,想到之前颂苖一次次帮着对方,疑心越来越大。贺父知道这个叫卫霄的胆小怕事,唬一唬肯定吓出来,便劝住妻子无意义的争吵,艰难的起身走向卫霄道:“你说你没偷,那把你的包拿过来让我看一下。”

“凭什么?”

贺父被卫霄眼中的恨意骇了一跳,抿了抿唇想组织一下话头,却不知说什么。

对于贺母的指控,卫霄不是不生气,而是他已经习惯忍耐了。谁知道贺父步步紧逼,卫霄最恨的就是被误会,何况对方不过是胡乱猜测就把他说成小偷,即便卫霄再胆怯也受不了。如果卫霄还在大都市上班,遇到这样的事或许会妥协,但眼下在这个充满危机的地方,谁知道还能活多久?便是为了一口气,卫霄也不会交出背包。

卫霄的视线掠过贺父,转朝贺盛曜诘问道:“刚才我的手碰到过你吗?”

未待贺盛曜开口,贺母在一边道:“你偷东西怎么会让盛曜晓得?谁知道你练了多少年了。”

卫霄没有理会贺母,直视贺父道:“要看我的包可以。不过有些话要说清楚,要是没找到,你们准备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贺母尖叫道:“要是你那里没有,肯定给贱丫头了!”

卫霄幽幽的目光往人群中溜了一圈,最后停在颂苖脸上。颂苖知机道:“我没有偷贺盛曜的东西,东西也不在我手里。”

卫霄收回视线,瞥向贺父、贺盛曜,一手指着贺母道:“你们把她抱起来,我们一起到河边去。”

“你想干什么?”腿上流血的伤痕历历在目,时刻提醒着河中食人鱼的恐怖,贺盛曜听了卫霄的话心生胆颤道。

“你们不是说我是小偷吗?”卫霄冷着脸挑眉道:“我们现在就到河边去,我让你们检查背包。里面要是有你的玉扣,我不说二话跳下去。要是里面没有你的东西,你们三个就给我下去。怎么样,敢吗?”

“放屁!你早就把东西丢掉了,你……”

“我不想听你胡扯!”卫霄喝断贺母的话,冷眼睨着贺父三人道:“我没有偷东西,我自己知道。你们不是信道吗?如果真的有神仙,那神仙也知道。如果有菩萨,菩萨也知道。就是这个山洞,都知道!现在,我只问你们一句,敢不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无用之人的异世界勿忘重开海棠在

    王新过来后,对这苏唯唯有些心虚地微笑,而苏唯唯则是一脸平静,虽然心中极其不爽,刘欣脸上带着一丝得意的微笑。刘欣:“王总,今天有点晚哦!等下留在我家吃个饭再走,感谢这些日子你接我下班”苏唯唯:“我还有事,先走了!”苏唯唯回到办公室瘫坐在椅子上,心乱如麻,有些东西即使放弃了也会不舍,更何况是放弃的是一段

  • 魔僧病苦

    僧人还真将小青当成了高僧的化身。金山寺的新住持好生待她,香案上供着的紫金钵,每天都装满着斋饭。小青也就大大方方收下,连吃也不用偷着了,大摇大摆地在香客的眼前吃。她还会去法海的房中,在辟邪禅杖上盘一天。和尚们都说这就是高僧,不然为何喜欢辟邪禅杖,从来不知只是因为这房中,这禅杖上,有法海的气味。小青贪恋

  • 枪与道在线阅读第5节

    周围环境一转,一人一蛇就来到了空旷的封闭环境。看着四周都是岩石墙壁,石壁上刻着石子哲完全看不懂的各式各样符号,在这巨大的封闭石洞内,最中间是一个阵法,微泛这白光,阵法里有个直径2米左右的乳白色能量球,应该就是白狸了。在石子哲的左边有个池子,里面半池子绿色液体,池子也被一个阵法包围着,池子上方充斥着无

  • 天下无妞不识君在线阅读决心

    午夜时分,慕云吹灭烛灯小心翼翼推开门,昏暗的夜晚只有几盏门烛灯影随风摇摆。慕云小心来到墙院下,刚搭上头在墙缘上,墙外传来窃窃的声音,慕云惊住了慌乱中跌了下来,所幸声音不大,外面好像受到影响停住了。过了一会儿,外面的声音才起,“刚刚兴许是猫。”“哦,是这样呀!”男女?慕云首先想到该不会是情侣在墙外私会

  • 以后少惹我第六章

    次日,林深时一大早便起床洗漱。他想着不惊动父母,就只拐到林之下的房间,敲门:“醒了?”大概过了两三分钟,屋里一阵悉悉窣窣的声音,林之下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揉着眼睛迷迷糊糊的靠在林深时肩上。“我走了,公司还有事,爸妈醒了跟他们说一声。”林深时推开那颗毛茸茸的头。林之下胡乱的点着头,带着睡乱了翘起来的

  • 逆徒争执

    第八章胡奶奶站在一边,里面的衣服穿的太厚了,所以穿防护服的时候,胳膊有点支不开。再加上上一次来的时候是爸爸帮她穿的,也没经验,所以胡涛都已经穿好了,她还在笨手笨脚地把厚重的胳膊塞进防护服的袖子里。刚塞进去,胡奶奶就听到护士说胡老爷子醒了,胡奶奶抬起头,眯起了眼睛,手指放在嘴边,小声地嘘了一下,压低了

  • 星宿大师兄之林鹰的来历

    “林鹰,我且问你,前两天在学校发生的命案,是否和你有关!”在阮副校长的办公室,那眉宇如剑的年轻人起身,目光逼视着林鹰,冷冷的开口,仿佛要击穿林鹰的心脏那般。“原来之前有警察来,是发生命案了啊。”然林鹰却是不受其影响,反而像是刚知道这事情那般,露出恍然的神色。至于这年轻人对他的逼迫,却是一点用都没有。

  • 保安情缘之去古城

    第二章去古城一夜无话,第二天上午十点钟我准时接到小胡的电话,说他已经到了省厅2号停车场随时恭候我下去。三个女人送我下楼。真是难得的好天气,秋高气爽一点不假,天空中一片难得的阅兵蓝。下电梯出了门廊,是一条长长的林荫道。文静接过我手里的拖箱和晓雯并排走在后面。晓雯提着那盒茶叶。我们看起来很像一家四口,两

  • 迷迷胭脂色第九章在线阅读

    看着岸边那破烂的蛇皮,残留的肉渣,以及一地的血迹,两条巨蟒眼中凶光大盛。二蛇对视一眼,其中一条默默潜进水中,一条快速向岸边游去。刘风原本已经安静下来,一场战斗使得他内息平稳了一些,体内狂暴的力量也被发泄出去了一些,不过危机还没有解决,也不知巨蟒的来临对他来说到底是福是祸。看到一条巨蟒从湖中游来,刘风

  • 洪荒:我有一双临摹眼在线阅读第二章

    “离开孤岛简单,只要宿主赚取足够的积分,宿主就可以在系统商店里兑换船只,或者兑换飞行工具、飞行术,水上坐骑来离开孤岛。”系统的话音落下,一个系统商店马上闪现在叶萧脑海中。系统商店里一共有普通,高级,顶级三类可兑换物品。其中普通类可兑换物品里,有各种生活所需品。高级类可兑换物品里,有各种武器武学以及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