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林师姐,今天发飙了么在线阅读出师第一战:世界赌王大赛

2021/6/11 1:59:26 作者:叶见秋 来源:晋江文学城
林师姐,今天发飙了么
林师姐,今天发飙了么
作者:叶见秋来源:晋江文学城
连载文《请你回到我身边》正在更新中~戳专栏,求收藏,文案见下。本文:先婚后爱,不正经爱情,正经科研,科研细节可深究~文案一:林薇薇:“喂,你在哪里?”陆时遇:“你是哪位?”林薇薇:“跟你领结婚证那位,林薇薇。”正在开会的陆总,扶额,想起来了,“嗯,什么事?”林薇薇:“我要把结婚合同延长一年。”陆时遇:“为什么?”林薇薇:“我今年毕不了业,博士要延期一年,所以结婚合同要延长。”陆时遇:“你晚上在学校吧,我去找你,这事我们要商量一下。”林薇薇裹紧大衣,果然今天又是让人要发飙的一天呢。文案二:林薇薇最

“多谢师父授业之恩。”

虽然现在已经不是古代,但对于这个赋予了自己一身无敌赌术的男人,罗皓还是发自内心的感激与尊重。

“进哥,恭喜你啊,收了一个这么厉害的弟子。

居然只是看了你施展一次变3绝技,就学会了。

以后你可是有了一个强力的左臂右膀了。”

高义深吸了一口气,脸上挤出了一抹笑容。

“对了,阿进,这是怎么回事呢?

虽然你也说过罗皓是赌坛中难得一见的奇才,但你明明没有教过他这一招啊。

他怎么只是看一眼就学会了。”

Janet一脸不解的问。

高义也是悄悄地竖起了耳朵。

这一招他一直想要偷学,但是这么多年来,却是完全摸不着头脑。

可罗皓却是看一眼就学会了,这让他嫉妒的同时也百思不得其解。

“这你就自己问他吧。”

高进笑了笑,没有回答。

“其实师父一早就教了我这一招,只是他的教学方式有点高明。

或者说,之前我的水平不够,连师父教了我这一招,我都不知道。

直到第三局,师父故意在我面前放慢动作的时候,我才恍然大悟。“

罗皓解释道:

“其实第三局真正赌的不是谁的牌面更大。

而是赌我能不能在这一局之中学会变3。

如果我能学会,这一局,我就赢了。

反之,我就输了。

当然,师父可是赌神,不管最后我能否学会,他都是立于不败之地。”

“少拍马屁了,别以为学全了我的赌术就可以沾沾自喜了。

说到底,现在你只是一个初入赌坛的菜鸟。

以后与人对赌的时候你可要给我打醒十二分精神。

你脸皮够厚输了觉得没关系,但是我可丢不起这个人。”

高进笑骂一声,不过看他的语气对于罗皓这个传人也是说不出的满意。

当初Janet请求他收下罗皓这个弟子的时候,他也还不太愿意。

当时的他,还没有收徒的念头。

最后也是看在Janet的份上,才给罗皓一次机会。

只是让他都没想到,他一时的念头,居然真的得到了一个让他都满意的衣钵传人。

“师父,那我现在是不是可以正式进军赌坛了。”

罗皓心里一阵激动。

没关系,现在他每个月花的都是Janet的钱。

这让他堂堂七尺男儿身,很不好意思。

以前,他本事还没学成,高进也不允许他出去与人对赌,丢了面子事小,还很容易丢了性命。

他每个月也只能花着Janet的钱。

对于穿越之后的这个姐姐,罗皓也从一开始的陌生,到认可,以及现在发自内心的感激。

早在他拜师高进的那一刻起,他就暗暗发誓。

这辈子绝对不让任何人伤害到Janet。

“看你的样子,好像这辈子没赌过钱似的。”

高进摇了摇头,不过他也知道罗皓的情况。

堂堂赌神的弟子总不能这么一直两袖清风。

不管是为了闯出一番事业,还是为了提高赌术水平,进军赌坛都是必须的。

“师父,我这辈子还真的是没跟人赌过钱。”

罗皓心里暗想。

他穿越之后,没多久就拜师赌神。

这半年一直跟着高进学习赌术,别说赌钱了,赌辣条都没试过。

“说起来,你也差不多该出师了。

这样吧,你不是很想跟人赌吗?

还有一个月,世界赌王大赛就在香港举行。

如果你能获得冠军,就算你出师。

以后我就放你一个人去飞。

你想在外面怎么浪我都不管。”

高进沉吟了片刻,才对罗皓说。

“多谢师父!”

罗皓眼里闪过了一抹激动。

说到底,他的真实年龄也是二十出头而已。

还是一个热血方刚的青年。

如果不是跟高进学习半年,让他沉稳了不少,估计现在都激动都跳起来了。

“你别高兴得太早。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

高进敲了敲桌子。

“师父,你说,徒弟我听着呢。”

罗皓笑意盈盈道。

“在你获得世界赌王大赛冠军之前,我不允许你跟任何人透露你是赌神传人的身份。”

高进说道。

“阿进,如果没人知道罗皓是你的传人,那他可是连参赛权都没有。”

Janet顿时急了。

她虽然不是赌坛中人,但天天跟在高进身边,耳濡目染之下还是知道不少关于赌的事情。

世界赌王大赛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去参加,要么是赌坛中的风云人物,要么就是一方地区,或者是一方势力的代表方才可以参加

“姐,不用说了,师父这也是为了我好。

如果我从师父这里学了一身本领,却是连世界赌王参赛的参赛权都拿不到。

就算师父对外界的人说,我是他的弟子。

外界的人也只是耻笑师父没眼光,收了一个中看不中用的弟子。”

罗皓却是摇了摇头。

“好,这才是我高进的传人该有的气度。”

高进欣然一笑。

“叮~触发赌神传人出师任务:获得世界赌王大赛冠军,奖励随机赌术一种。”

这一刻,一道只有罗皓方才听到的声音忽然出现,让他的脸上也露出了一抹充满深意的笑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通天鸿徒之主公?(2)

    织田作表面稳如老狗,内心……内心不慌,但是有点懵。毕竟上一秒他还躺在太宰怀里,感受到生命的消逝。这一秒就直接换了个场景,身上还没有一点伤。这很奇怪。好在成为付丧神后,自带身份解说——他现在是夏目幸的召唤出来的付丧神。织田作很快就接收完了脑海中的信息,理清楚了现在的情况。他将钢笔从夏目幸的手中抽出,顺

  • 豪门婚宠:娇妻不好惹之第九节:私奔

    在这一路上追兵重重,大皇子保护着我逃过这些追兵,他带着我东躲西藏,这一路上我们过的非常艰难。我们身上的盘产已经不多,后面又有追兵和杀手,我们的日子过的越来越艰难。而我的身体却越来越差了。我们加快了逃亡的步伐逃到了我的老家附近的西平县城,而追兵择还没追到这里,我们可以在这里停留一段日子。我们从宫中带出

  • 不死之身雷神vs光神(上)

    “是这样吗?”斯塔奥脸上露出了从和战神联盟遇见,到现在为止的第一个笑容。“布莱克阁下,我想和你单独谈谈”斯塔奥道。“荣幸至极。”说着他们二人就单独走了出去。…………………………………………“喂,斯塔奥,你走了,我们在这干什么!”米瑞斯气急败坏的叫道,从刚才到现在,一直把他无视就己经很让他不爽了,结果

  • 大道悲第一章在线阅读

    夏夕颜今天很高兴,因为她的工作面试通过了,马上就可以入职工作。这个工作离夏夕颜家很近,她想到每天都可以回家就美滋滋的,所以看什么都觉得美好极了。只是这种美好,在见到一个熊孩子之后,完全消失。夏夕颜看着那个在一百米开外,就能让她感受到‘熊’气质的孩子,夏夕颜就很有先见之名的想快点上公交走人,只是她要坐

  • 爱忧生怖在线阅读第九章

    人群让开,宁沛走上台。“我参加。”宁沛对主持人微笑示意,站在台下看了半天,脑海里全是之前跟顾诚战斗的画面,这让宁沛有一种不吐不快的感觉,正好又遇到了台上差一个人的情况,于是他就顺势走了出来。“哎呀哥们,有眼光,我跟你说,跟着我们混,通关妥妥的!”胖哥极其自来熟地伸手想拍宁沛的肩膀,被宁沛若无其事地躲

  • 我的疯狂美女老板在线阅读第7节

    发现南黛是一厢情愿后,南阮心情大好,午饭都比平时吃得多。贺宪却很是郁闷,南阮不跟着,他还送什么书包,明天就周一了,到学校再给。书包里韩乐怡的手机响到第八次的时候,他烦躁不已地正要拿出来关机,忽然发现八个电话里有六个是南阮打来的。南阮成天跟着韩乐怡,简直像她的小尾巴,想到如果得罪了韩乐怡,南阮会和她“

  • 我们总在爱情里死不悔改孰缓孰急

    第二天早上,方一就启程回了娘家,留下石水在家,石水准备把这两天耽搁的生意补上,拿着方一的手工刺绣出了门,准备到集市上碰碰运气,能不能卖几件,回头给方一个惊喜。集市上“纯手工的刺绣手帕香囊啦,先来者先得,数量有限。”石水在街上叫卖开来,街上人来人往的,卖什么都有,从吃到喝样样不同,样样精致,吆喝的声音

  • 何惧其陌之花非花第五章 谁是真凶

    阳历三月六日,星期一,阴。林雨城今天比往常都要勤劳得多,才上午七点他已早早起床。不单单已经起床,还在书桌上写字。金小雨和常小鹅也不晚,七点钟就来林雨城家里,她们好像生怕林雨城会抛下她们独自行动似的。当她们两人看到这种情况时,显得有点意外。常小鹅走到书桌前,只见林雨城在书桌上写了这么一段话:我知道你捡

  • 系统他超可爱在线阅读第六章

    李璇手中灵气涌动,在灵气的作用下,李璇的双手宛如玉制一般“去死!”李璇以闪电般的速度逼近蒋雪。蒋雪明显脸色掠过一抹惊讶,接下来她直接被李璇一掌击中,倒飞出去,撞断了沿途的数根树木才停下,蒋雪此时一口血液直接喷出,显然受到了不小的伤害。“有意思,明明是个丹圆境巅峰,速度不下于普通的地仙。”蒋雪脸上抹过

  • 红楼梦欲城第一章在线阅读

    夜深人静。院子里散养的草鹅突然嘎嘎乱叫,扰了苏蛰的好梦,他迷迷瞪瞪地睁开眼,房间里漆黑一片,只墙上一扇小木窗透进一点月光。离天亮还早,他翻了个身继续睡觉,却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天气太冷了,他身上盖着的羊皮被子又薄又小,冻得他双腿蜷曲,整个人僵成一团。哈了一口热气,他尽力裹紧被子,一边尬睡,一边回想刚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