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狐狸是我的修仙伴侣第七章

2021/6/11 19:34:23 作者:土豆爱涮菜 来源:纵横中文网
狐狸是我的修仙伴侣
狐狸是我的修仙伴侣
作者:土豆爱涮菜来源:纵横中文网
杨峰杰因为人生的一些失意的事喝醉酒,在自家门口前捡到了一只狐狸,从此人生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什么鬼?!”眼前似乎有什么一闪而过,还不等猬反应过来抱头,她就被对方揪着衣领子拎了起来。

“让我来告诉你,阴妖子是什么鬼。”充满了恶意的话像是粗糙的猫舌那样舔舐过猬的脖子,让她控制不住打了个抖。然后,她看到了抓着自己的人薄唇慢慢张开,露出了那两颗似乎能刺穿一切的尖锐无比的虎牙。

吸,吸血鬼——!!!

猬的脑袋中快速得出答案,条件反射的伸出双手去扼制住对方的脖子试图反抗,结果却反被早有准备的人抓住了双腕,“雅蠛蝶——!”猬大喊着,晃动着全身让对方没法下口,抬脚对着下面就是一踢。

攻击有效,一击必杀【效果拔群】——!

“唔……”

被这神来一脚打击的暂时失去进食能力的阴妖子少年松开了猬,他弯下腰捂着重点部位,跪在地上,以头拄地,恶狠狠的瞪向吓得跌坐在地上努力往后退去的猬,并咬牙切齿道:“……臭——丫——头——!”

猬没想把对方打得生活不能自理什么的,看见对方跪在地上那一脸铁青的表情,条件反射的道歉,“对,对对……对不起——!”喊完后,才反应过来要逃跑。趁着对方不能动,她快速从地上爬起来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

目送着猬消失在自己的视线内,阴妖子少年恨的磨了磨牙。

猬跑出大楼的时候天已经完全暗下来了,她劫后余生回头看了一眼大楼,掏出手机一边走一边哆哆嗦嗦的给我妻妈妈打电话。

“嘟嘟嘟——”的声音过后,我妻妈妈天籁一般的声音从手机中响起道:“你好,是小猬吗?”

听着自家妈妈温和的声音,猬安心的直接开闸哭了出来,“妈妈——!呜嘤……嘤……”

“小猬怎么了?为什么哭了?有人欺负你吗?”正在电话另一头做记录的我妻妈妈微笑着握断了钢笔,钢笔水溅出来弄脏了她的衣服,路过她身边的服务生被她那几乎具现出的煞气吓得一抖,以生平最快的速度撤离出危险地。

“呐,告诉妈妈到底是谁欺负你的。”我妻妈妈笑眯眯的拿出手绢来轻柔的擦拭着被染成深蓝的手指,她维持着这样优雅的动作吐露出可怕的话道:“妈妈帮你去废了他。”

去——废——了——他——!

猬心下大定,直接告状道:“QAQ我被阴妖子抓到了,现在刚刚逃出来。妈妈你在哪儿?”

“哎呀。”我妻妈妈为难的看了一眼刚报起飞的机场,“妈妈暂时过不去。小猬你听好了,在秋叶原的高层上有一座格斗场,你去哪里找妈妈国中时候的小伙伴,她会照顾你的。那个人虽然是个性格奇怪的人,但是当初跟妈妈有结拜的交情在呢,是个很可靠的人。”

O口O结,结拜?妈妈你以前是不良少女吗?

从不知道自家妈妈还有这等中二经历,猬呆住了,记忆中那个总是揉着自己脑袋,要不然就是抱着自己一顿猛蹭的温柔母亲的形象破灭了,取而代之的是带着口罩举着棒球棍穿着大长裙子蹲在地上的不良少女,再配上那个天生的黑皮肤,绝赞的对猬的小心脏补了一刀。

QAQ妈妈呀!我的妈妈大人明明是成功的事业型大美女来的!

对温柔又强大的黑皮美人母亲异常崇拜的猬使劲甩了甩头,妈妈才不是那种世界怎样都无所谓走侠义路线的形象呢!

猬一直希望能成为像是我妻妈妈那样勇往直前的人,可是自小被爸爸带的时间超越妈妈好多倍,这已经让她养歪的下意识就先思考逃跑,而不是迎难而上的习惯。

而且,这种习惯似乎已经变成了猬的本能,想要改正是近乎不可能的事情了。

再加上我妻夫妇对孩子的异常溺爱,总是将危险从自家小宝贝面前完全清除掉,以至于让上国小的猬并没有经历过多么可怕的事情,就连被狗熊拐走那次对猬来说都不恐怖,毕竟对方不是要吃了她,而是把她当成小狗熊养了。

某种意义上,我妻爸妈养女失败了呢。

可是这一次不一样,猬真的感觉到了我妻妈妈曾说过的那名为对未知生物的恐惧感。

就像是我妻妈妈曾经说过的,她第一次加入工作踏入热带雨林时,在面对着未知的一切,周围所有的风吹草动都会让人精神紧绷。不知道晃动着的草丛是被风吹动得,还是会在下一刻跃出什么动物来。不知道夜晚的鸣叫声,是否也是猎食者们捕食的信号。

黑暗中总是让人感觉涌动着什么,似乎下一刻就会冲上来将你扑倒在地,撕咬吞食掉。

因为妈妈要登机而挂上电话的猬逐渐停住了脚步,她回头看着被黑暗笼罩的小道内,后背的汗毛像是在提醒她还不是放松的时刻一样都立起来了。黑暗中似乎有着什么存在,仔细听的话,好像还能听见什么动物呼哧呼哧喘息着的声音。

猬忽然就想起来了,今天下车时遇到的那个黑发的奇怪大哥哥。

他说过来着:“小孩子不要在秋叶原乱逛,尤其是在接近逢魔的时间。”以及“小心在街上游荡的阴妖子。”、“尤其是你这样美味的小姑娘。”。

妈妈也说过,阴妖子的习性比较像吸血鬼。

猬斜了一眼已经完全阴暗下来的天空,然后继续盯着黑暗的小道,她小心翼翼的向后挪动了一步。

红色的暗光在黑暗中一闪而过,紧接着而来的就是被压在地上遏制住脖子的痛苦。

从突如其来撞击疼痛中缓过劲来的猬睁开眼,看向正将她压在地上的人,她来不及去看清对方的样貌,便被那双映照着她惊恐表情的猩红色的瞳吸引住了。

好可怕……

就像是一个月才见到腐肉的野狗一样。那种狂热,那种不在乎任何事情只想要进食的眼神。

会被吃掉的……

会被吃掉的——!!!

眼前的成年阴妖子比之前的那个阴妖子哥哥要危险一百倍!

意识到这一点的猬哀嚎一声,“疼啊——!”左臂的神经传来阵阵撕裂般的疼痛,胳膊发出了咔啪的一声响,整只手臂便完全无法听从命令,无力的垂在了一边。

而猬眼前的阴妖子并不满足于这样,他再一次握住她的肩膀,用力将猬的手肘往相反的方向掰扯,就像是撕鸡腿一样。

“啊——!”

这个阴妖子居然试图把她截肢掉!!!

“害怕了吧,臭丫头。”之前还想逃离的人的声音此刻听来就像是天籁一样。

“什么人!”压着猬的阴妖子还有些理智在,他紧张的看向忽然出现在面前的人,试探的唤道:“您……难道是?!”

猬仰头去看向不知何时已经站在身后低头俯视着一切的人,她试图求救道:“救救我。”她后悔了,如果非要在两种死法上选择一个的话,她宁愿被吸干血,也不想被活生生的扯断四肢。

“安心,就算你求我也没有任何用。”阴妖子少年直起身子,看着那一身狼狈的同类说道:“哈哈哈,听着人类的绝望尖叫声什么的,还是蛮有趣的对吧?”

“是,是的。”确定了阴妖子少年不会妨碍自己进食,成年的阴妖子放弃了掰扯掉猬左臂的行为,再一次对她的另一只手臂使力。听着这小姑娘越来越大的哀嚎声,他也有心情去捂住她的嘴安抚道:“别那么大声,会引来人的。”

“唔唔唔……”猬哭着扭动身体,扭头看向隐入黑暗中没有离去的人。

求求你……救救我。

当猬的手臂被咬破,成年的阴妖子用粗糙的舌头舔过那新鲜的血液发出感叹,“美妙的味道。”他忽然扭头对黑暗中的少年发出邀请道:“优大人要不要来……尝一下?”

“……优——大人?”阴妖子少年的声音听上去有些不爽快,他眯着眼睛从黑暗中走出来,俯视着眼前狼狈的同类问道:“你总是这样吗?”

“哈啊?您指的是我的进食方式吗?”并没得到回答的成年阴妖子解释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我饿了有段时间了。如,如果不是因为那个猎杀者在外面晃荡着,我们也不会被迫饥饿许久才能抓到人类,这都要怪那个妖主候补!”

“我们?妖主候补……”阴妖子少年喃喃自语的垂下头来,他看着躺在地上已经哭得满脸泪水和鼻涕的猬,瞳孔收缩,忽然扬起手来。

“优大人也是这么认……”

“我的名字也是你这种东西能叫的吗?”还没等那个阴妖子说完,阴妖子少年的手就落了下来,将丝毫没想到会被攻击的成年阴妖子扇飞到了一边,然后他迅速跟进过去掐住了对方的脖子。

“我听说那个猎杀者都会捕食同类来满足食欲,说起来,我还没尝过呢,同类的血。”说完一口咬上去。

谁会想到就在距离大道只有一个拐角距离的小道内,正在发生着同族相残的惨案呢。

在寂静的小道内的吸血声异常的清楚,这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却让猬平静了下来。可能是已经发生了足够让她恐惧的截肢事件,所以对即将面对被吸成肉干什么的,似乎并没有什么可怕的了。

虽然在肉干和被扯得七零八落中猬选择了前者,可如果能活下去的话,她当然还是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活下去。

被我妻爸爸教导,正在朝着逃跑小能手前进的猬不放过任何一个逃走的机会,她忍耐着手臂的疼痛翻身,偷偷回头看了一眼还在进食中的阴妖子少年,对能从对方手中逃离这一点她居然感觉到丝丝兴奋,哆哆嗦嗦的指挥着不听使唤的手脚往前爬,向着不远处能听见人声的光明大道伸出手去。

“你要去哪儿?”在还差三步就能摸到拐角的时候,猬被揪住后衣领的力量又给无情的拖了回来。

“我有说过你能走吗?!”进食完毕的阴妖子少年一只手将猬提到面前来,他回头看了一眼已经没有气息的同类,抬起另一只手的指头擦过沾血的嘴角,咂咂嘴嫌弃道:“啧,真是让人感觉恶心的味道。”

“还有你!”阴妖子少年像是抖抹布一样甩了甩猬。

“……不——”猬慌乱的闭上眼晃动着手臂,想要挡住这只阴妖子少年看向自己的视线,可之前被折断的关节处传来钻心的刺疼,让她像是被定住了一样不敢再乱动。

胳膊疼的脑袋也跟着嗡嗡响的猬,似乎听见那个阴妖子少年用低沉的声音唤道:“瑠衣……”

……那是谁?

猬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从捂着眼睛的手指缝间偷偷打量抓着自己的人,他沉默的慢慢垂下头来似乎在思考着什么。还有刚才唤着这个名字的他跟之前比起来,总感觉……好像柔和了一些?似乎并没有那么可怕了。

“喂——!”忽然的怒喝声吓得猬抖了一下,她条件反射的答应道:“是,是——!”

“你刚才是不是在想:‘啊,这个大哥哥好像也没那么可怕。’啊!”阴妖子少年阴测测的看过来,吓得猬直摇脑袋否认道:“才,才没有呢!”妈妈呀!真是糟糕了,这个大哥哥会读心术的。

“Q口Q求求你不要吃我!我的肉很难吃,会塞牙的,味道还酸酸的,一点也不好吃。”

阴妖子少年听后皱皱眉,抖了抖抹布猬说:“你现在的味道距离酸酸的已经不远了,啧,真是脏死了。”少年嫌弃的将猬松开,回头看了一眼不比现在的猬干净到哪儿去的同类,丝毫不心虚的打头往前走,还回头催促的吼道:“喂,快跟上!”

默默跟上的猬第一次感觉到,QAQ脏乎乎的被嫌弃什么的真是太好了。

“咕——咕——咕——”走出去还没两步远,猬的肚子就开始唱起了空城计。

猬停下脚步,满脸羞涩弯腰扭捏的单手捂着不停叫唤的肚子,想起自己从离开家开始就没有吃过东西的事。本来以为一路会很顺利的跟妈妈汇合,没想到路上会这么坎坷,被吓,被抓,还被折断手臂什么的。

“QAQ唔咕……”猬可怜兮兮的抬头去看还在前进的阴妖子大哥哥,她犹豫了一下,在肚子亏空到开始疼起来的时候,大胆的上前抓住了对方的衣服,“那,那个……”

“干嘛——!”

“QAQ唔嘤。”

“咕——”

猬那脏兮兮可怜的样子配上那绝赞的乐曲,阴妖子少年秒懂了对方到底想表达什么。

“真是麻烦!”

十分钟后。

在公园内清洗了脸和手的猬,跟着阴妖子少年踏进了还未关门的大型超市内。

站在琳琅满目的商品前,猬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她抬头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边的人,犹豫了一下抬手拽了拽对方的袖子,“那,那个……”

“又干什么!赶快拿完了走人!”

“Q口Q对,对不起,我,我只是想问……大哥哥你想吃什么。”猬的行李虽然丢了,可她有个习惯,就是总喜欢将钱和钥匙揣在口袋里,所以福泽谕吉幸免于难。所以对于花钱来说,猬目前还没有压力。

阴妖子少年低头瞅着刚到自己腰的猬,忽然用手盖住她的脑袋狠狠按压阴测测的说:“我有你就够了。”

差点忘记对方不是人的猬抖了一下,决定回去后就在地上滚个三圈弄脏自己。

猬挑选了不少东西,零食,压缩饼干,面包和水。她虽然也很想买睡袋,但是一想到那个阴妖子大哥哥阴测测的表情,果然还是算了吧。她还偷偷买了一把多功能刀,为了掩饰心虚还买了需要开罐器才能打开的罐头。

猬推着一车子的东西,乖乖的跟在阴妖子少年的身后去排队结账,当终于轮到她都已经结完款后。猬才忽然想起来……

忘记买胖次了!

因为刚才被吓到的关系,她稍微……有点尿裤。

猬犹豫了一会,感觉贴在自己小屁屁上的小裤裤凉飕飕的实在是太难受,终于还是鼓起勇气拽着阴妖子少年的袖子低声说:“欧,欧尼酱……”

“……你又要干什么!”阴妖子少年十分不耐烦的低头看着又拽自己衣服的臭丫头,心中有些恼火!不过看她那个扭捏纠结的样子,少年大概也猜到了问题所在,“你不会是忘记买什么东西了吧。”

“胖……”

“胖?”阴妖子少年疑惑的跟着重复了一下。

猬心一狠,大声喊道:“Q口Q胖,胖次!”这一喊不要紧,全部的人都看过来了。

“白,白痴——!乱喊什么呢!”阴妖子少年脸色尴尬,一把捂住猬的嘴,拖着她离开原地到了人少的拐角处才松手道:“臭丫头!什么胖次啊!不给我说清楚现在就吃了你!”

“忘,忘记买胖次了……”

“哈啊?”阴妖子少年呆了一下,忽然明白过来试探的问道:“你——难道尿裤子了吗?”

“QAQ呜……”觉得羞耻异常的猬红着脸点了点头,小声道:“只,只有一点点……”

“真是麻烦。”阴妖子少年拎着猬到了休息区说道:“呆在这里不要乱跑,我去给你买。”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虽然嘴上说着不要但身体上却很老实。”吗?

心中这样想着的猬迅速拉住要走的人说道:“等,等等!我还不知道欧尼酱你的名字!”拜托别人帮忙买小内裤,她最起码也要隆重的说一声感谢吧。

沉默了一会好一会,阴妖子少年的声音才传来道:“阿倍野优,叫的时候给我加大人。”

“啊,谢谢你……阿,阿倍野优欧尼酱……大人?”猬松开了优的袖子,目送着带着满意表情的他消失在了人群中,走的时候还把猬剩下的钱都拿走了。可猬这一等,就等了将近半个小时。她还特意拿出手机来看过时间,断断续续的看着时间又等了十分钟,可是对方还是没有回来。等了这么长时间还没等到人,猬忽然有一种被家长扔掉的孩子的感觉……

“……太慢了。”实在是等不下去,想跑又没钱跑路的猬,跑到休息区旁边的服务台前叫住了一位正在值班的大姐姐,“那,那个欧奈酱,能不能请你……”

大姐姐笑眯眯的听着猬用细小的声音交代的事,回答道:“好的。”她拿起了放在手边的话筒打开。

“阿倍野优小朋友,阿倍野优小朋友,您的小伙伴我妻猬小朋友正在休息区等你,请速来。”一连用广播播放了两遍,她才放下话筒让猬回去耐心等待。

两分钟后,手中捏着草莓印花小内裤的阿倍野优冲进了休息区,他磨着牙恶狠狠的一把拽住抱头的猬的后衣领,像是夹麻袋一样搂着她的腰吊着,又拎起那些食品袋在众位家长的注目下冲出了超市,一路狂奔回了大楼内。

一回来,优就将猬扔在了地上撸了撸袖子,“臭丫头胆子不小啊——!”

“Q口Q我错了,不要打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自从头上长反派 [参赛作品]之客栈藏剑试身手

    上官洁第一次入中原,所行之处,山间翠绿,鸟语花香,风景秀丽,美不胜收,偶见水中芦苇随风摇曳,别有一番韵味。他贪念美景,一时忘了锦囊所言,走走停停,用了一个多月才来到元朝大都。上官洁人生地不熟,只好沿街打听大都城中海在何处。恰巧遇到两人,一人说道:“大都不靠海,怎么会有海,小兄弟莫不是得了失心疯?”另

  • 大梦浮途女儿红

    持提洲分八大部,最北边的雪原部,富饶的关中部,渡船贸易昌盛的东海部与南海部,山下王朝战事纷争频繁的北淮部,妖族兽族栖身的蛮瘴部以及极小不起眼的岭南部、岭北部。岭北部有以武立国的大赤王朝,拥有沙潮铁骑威震一方的大凉王朝,富足且极擅长守成的北齐王朝。岭南部原是四大王朝分立,不过元诏王朝覆灭后,仅剩下大楚

  • 狮子的海星在线阅读第五章

    突然间,清风殿外的竹林里闪过两条黑影。阿满看着神色警惕的锦夕道,“公主,我去看看。”锦夕拉住他,“一起去。”他们初来乍到,不明宫中情势,若是萧文衍有意削弱她的力量,阿满独自前去实在危险。锦夕吩咐道,“芝兰,你去把问如叫醒,你们俩好好守着清风殿,我和阿满去去就回。”一红色人影身形灵巧的穿梭在茂密竹林中

  • 海贼王之缔造传说第九章在线阅读

    向苏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相信蒋飞宇的话,红颜知己,在民间广为流传的戏折子里,向来都是男人花心在外的旁证。可她并不觉得蒋飞宇花心,宁愿称之为真性情。想当初,他们之间吟诗作对,难道他们就算不上红颜知己了吗?她终究是没有问出这样的话语来,她不想让蒋飞宇陷入两难的境地里,宁愿一个人忍受孤独,这场短暂的孤独。

  • 重生三国之乱世开太平第10章在线阅读

    计辰的心情格外之好,一路都哼着小曲。先去附近商场买些体面的行头,正好,自己也还缺辆代步的车,虽然她永远飞天遁地,缩地成寸,瞬移的逆天能力,但这样玩意被别人看到,恐怕也太惊世骇俗了点,拥有好车好房,是他以前作为一个屌丝的梦想,如今便圆自己一个愿。在他思绪纷飞的时候,前方恰好迎来了几个人,走神的计辰就这

  • 末世之火影手游之初一

    .Chapter05[回家].第二天,一美起了个大早。夏日清晨,阳光透过一格一格的小木窗,慷慨地挥洒进来。一美本以为这又是一个无比平常的早上,却在看到病房的一瞬间,忽然反应过来——她,重生了!这一年她13岁,正在小升初的暑假。一美家在林城下的一个小县城——蔚县。妈妈是工厂女工,爸爸是货车司机。一美依

  • 隐控在线阅读第一章

    《走开,不要打扰我飞升》文/知情权1.新手装备让人心碎如果要问一人吃饱全家不愁的纪楷青什么最能打发时间且放松精神,他只会告诉你一个答案。那就是游戏。纪楷青玩儿随机三这个游戏已经将近七年了,当时吸引他的不光是是那句“冥心归太虚,天地与同寿”,更是那些听起来非常符合他心意的门派概况。——他们可以召唤出仙

  • 制霸美食系统第6章在线阅读

    “真的!师傅他老人家也要醒了!”白浅一愣,抓着逝水肩膀的手无意识用力,眼睛直直的盯着逝水,半分也不敢错开,直到看到逝水点头,她才松了口气,如释重负的松开了逝水,挪到墨渊身边,替墨渊理了理头发,“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师傅,你真的要醒了吗,小十七等了你好久,众位师兄们也等了你好久,师傅你快醒来吧,昆仑虚

  • 斗战三国第一章

    一年两度名为开学的灾难如期来袭,在“哀嚎遍野”之中,木奇遇看着三三两两互相挽着胳膊的女生,就连男生也是“成帮结伙”,心里有点不是滋味。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学校,周围是照面都没打过的陌生人,孤零零的她,哪怕暖风环绕,也感受不到暖意。木奇遇原来的目标是海城一中,走狗屎运的话,她应该也能和好朋友一起走进新高

  • 掌心盛开的月亮在线阅读大人要做大人做的事!(求鲜花,求评价票)

    黯然销魂饭,电影食神里面,最终赢得比赛的美食作品。而这道美食,对于赵小刀也有这特殊的意义。……“小美女,为什么哭的这么伤心呢,是不是被男朋友抛弃了?”一个长相帅气,但是说话毒舌的男子坏笑着道。“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讨厌!我的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赵小刀愤怒的吼着,可是肚子传来的咕咕叫声,让他尴尬不已。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