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九方阵往事如烟

2021/6/11 19:47:12 作者:指尖芽 来源:纵横中文网
九方阵
九方阵
作者:指尖芽来源:纵横中文网
人人都说韩琰称王不过是想要独霸天下,常年征战四方,结下无数仇怨,却不知他是执念深重,背负大仇,深中剧毒,在解开谜底的时候又使母族覆灭。六国三族四海走向统一的时候,正是天劫而成之时,及第之年,求生之幸,漠视群豪,非圣即罗煞之魅,唯惜影过生,求道容人,参与商,彼与此,轮回与苍穹,天地之间,共存。云逍以一人之力助韩琰成为九洲四海之王。

凌烨没有料到她会突然这样问自己。一时怔住,隐匿在夜里的左手,轻轻的握了起来,在腿边摩擦着,不知该如何回答。发现池羽在一旁盯着自己,才反问回去:“黎姑娘为何会这样问?”

池羽看他思考良久,淡淡说道:“没有,只是很少有人喜欢这一味药罢了,方才闻到凌公子的身上有些白芷清香,一时之间,以为是我那个朋友,才会将你认错。”

“你似乎对那个朋友格外上心?是你的心上人?”凌烨试探的问道。

“算不得心上人,和他萍水相逢,之后他不辞而别,心有不甘罢了。”池羽苦笑,弯下腰,将身前拾得柴捡了起来,往回走了两步,又回头叫了还在原地的凌烨,“凌公子还不走,鱼要烤焦了。”说完脸上绽出一个极为甜美的笑,仿佛刚才沉浸在思念中的那个人不是她一般。

凌烨即刻跟了上去,二人一起踏着月色回了休息地点。

远远地看见云舟蹲在原处烤鱼,池羽也不管云舟是不是不喜欢他,径直冲了上去,“好香呀,这是你烤的吗?云舟真是手巧。”说着便伸手去拿。

云舟拿起手里正在烤的鱼,从池羽眼前划过,对着凌烨道:“主子先吃,”又斜瞟了池羽一眼,“要吃不会自己烤啊?没长手吗?”

池羽没抢到鱼,十分气愤:“你干嘛老是和我过不去,我又没惹你!”

凌烨见他二人吵闹,浅笑着说:“黎姑娘先吃吧,方才可是收到了惊吓?”

云舟突然警惕起来,问道:“可是发生了什么吗?”

“刚刚在树林里遇见了两个贼匪,倒没起什么冲突,只是怕黎姑娘害怕。”

池羽瞧着凌烨似乎是小看自己,不屑的笑道:“我独自出门行走江湖,岂是那等娇娇滴滴的弱女子?只是我瞧那二人不像是寻常贼匪,才未敢贸然与他们交手。”

“那黎姑娘可有观察出什么不寻常来?”凌烨知道她是在吹嘘,但还是问了问。

“小丫头片子知道什么!”云舟在一旁讥讽。

“我方才听见他们二人说什么,粮食,五天。隔得太远也听不大清楚,想来可能要去劫粮吧!”池羽一边说着一边咬了一大口鱼肉。

“黎姑娘可还有听到些什么?”凌烨一把抓住池羽的手,紧张询问,在这西北边防重地,他不得不多考虑些。

池羽本不是很在意随意说说,冷不丁被这样一抓,一时反应不过来,愣愣的坐在那里,手里还紧紧握着鱼。云舟一把将她的鱼夺了过来丢在火里,怒道:“都什么时候了还吃吃吃!”

“仿佛还说了一个人名,岳......岳什么来着。”

“岳舒云?”凌烨突然站了起来,盯着池羽,似乎想得到一个确切答案。

“对了对了,就是这个名儿!”池羽笑着也站了起来,“你认识?”

凌烨突然将地上的包袱捡起来,牵着马往回走:“今日走不了了,云舟你立即策马赶去银州,告诉岳舒云有人要劫军粮,路上不得延误,务必在天亮之前赶到。我先回江州看能否在地方官府调些粮草过去。如今和凉国大战在即,军粮是耽误不得的。”

“黎姑娘,此番怕是不能同行了,我有要事在身,先走一步,告辞!”凌烨说完便跨上了马。见云舟还愣着,沉声道:“还不快去,若是耽误了,银州将士们可都要血染沙场了!”

“主子,恕我直言,那岳舒云与您素有嫌隙,岳老将军虽未涉党争,却也是态度不明,您......”

凌烨斜瞟了云舟一眼,“他虽与我断义,但我与他好友多年,怎能袖手旁观,况且现在是在乎这些私人恩怨的时候吗?你在我身边多年,当知我是怎样的性子,这样的话,日后我不想听见第二次,按我说的做!”

“是。”此时,云舟才上了马,策马消失在夜色里。

凌烨正欲离开,池羽忽的在背后叫到:“凌公子等等,我虽然不懂你要做什么,但想必是什么关乎国家社稷的大事。多一个人好歹能帮帮忙。”

池羽话还未说完,便也已经跨上了自己的马。

凌烨一时心急,虽也觉得不妥,但还是应下了。二人又循着来时的路回了江州。此时还未天亮,城门未开,二人便骑着马慢慢往城中方向去。

“凌公子,”池羽试探问道。“你和云舟不是普通江湖人吧?”

“嗯”凌烨已知不能隐瞒,便索性承认了。

“你们是朝廷的人?当官的?”池羽见他回答的坦荡,也问的毫不遮掩。

凌烨虽担心着军粮一事,但见她这般直白可爱,忍俊不禁,说道:“黎姑娘一向如此坦荡吗?”

池羽瞧他这样笑话自己,不好意思道:“我以前待在家里没出过远门,最多也只是偶尔偷跑下山听听戏,戏词里哪里说得清帝都繁华的十之一二呢,不知道京城是何模样,阿......”池羽怕他不是很喜欢自己提及旁人,顿了顿,说道:“有人告诉我,京城十分繁华美丽,美食美人数不胜数,我从前就想着,日后有机会,一定要去逛逛。”

不知是不是池羽说得太多了,凌烨在一旁有些出神。他目光深邃又有些哀伤,静静地看着远处江州城楼上几朵缥缈的云。东方的山上慢慢显出了鱼肚白,晨光穿过阴霾的雾色,天渐渐亮了。池羽在一旁缄默着看着他,这时他却又微微开了口:“那他有没有告诉你,越是美丽繁华的地方越是危险莫测?”

池羽的话被他堵在了胸口一时说不出口,她不知道看着凌烨缓缓说出这句话是没有丝毫变化的表情,却看不出他是如何得知数年前在那个木屋里阿栖曾经对她说的话,只是从几天前遇到他开始,反反复复在心里确认那个想法又浮现出来。

池羽哽咽着不敢确认,急切又收敛的问道:“凌公子如何知道,那个人,说了什么?”

“我如何能得知,黎姑娘的朋友说了什么,只是,经历过的人大抵都能说出这样的话吧。”

池羽不懂什么是经历过的人,她瞧着凌烨不过二十五六的年纪,却露出这样失望决绝的表情,微微有些心疼。

池羽见他心情不好想着也是自己乱问的缘故,于是便硬生生扯开了话题,挑着眉梢,问道:“那洛京热闹嘛?一定比江州还要热闹吧,”池羽不等他回答又说:“我是不是像很没见过世面的样子?都怪我师父,不放我出门,好在我这次偷跑出来了。”

“那你师父一定找急着找你。玩几日也该回家了。”

“我师父才不会,他总嫌我在家里吵,不过我哥哥一定会着急的,不知道哥哥回家见我不在会不会跟师父生气,出来寻我。”池羽说完咯咯笑了起来。“若是他二人吵一架那才好呢!”

“你兄长待你真好。”凌烨见她比刚才高兴了许多说道“一会儿进了城,我们先找间客栈安顿好。”

“你们不住驿站了吗?”

“不了,此次劫粮未必不是朝廷中人所为,去了难免打草惊蛇,还是找家客栈吧。”

“既然如此,那便去我之前住的那间客栈吧,我在那里住了半个月,与那家老板早就混熟了,我瞧着挺安全的。”

“好,城门应该开了,我们快些过去,再过几个时辰,云舟应该也能赶到了。”说完便策马前行。

池羽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不知想些什么,片刻,也跟了上去。

二人很快便来到了江州城外,城外来来往往的人很多,大多都拿着包袱,箱子,甚至马车,池羽疑惑道,“奇怪,这些人看上去也不像是贩卖货物的,怎么会这么多人往城里走呢?”

“这里离西境战地不远,看他们的样子应该是从银州方向来的,可能是想投奔亲戚或者另谋生路吧。”凌烨看着来往的人流淡淡的说道。

“真可怜啊......”池羽皱了皱眉头。

“若不是生活所迫,战事牵连,谁又愿意背井离乡离开自己世代生活的家园呢?”凌烨没有再说下去了,转身对池羽说:“走吧。”

“等等。”

凌烨顺着池羽看着的方向看去,是一个满身泥污的姑娘,大概十六七岁,看起来和池羽差不多大的样子。城门口有些好人家做了馒头拿出来发放给人们,那姑娘去拿的过程中被人推到在地,手指被一个满脸横肉的丑陋壮汉深深踩了一脚,她被踩的时候皱着眉头,满脸通红,眼里含着泪哭叫着,而那个壮汉嘴里却还骂骂咧咧,说着污言秽语。顺便抢了那姑娘怀里的包袱,那姑娘也是倔强,死死拽着包袱不撒手,被硬生生拖出一大截路。

池羽实在看不下去,走到那壮汉面前,使出全力一脚踢在他膝盖上,池羽自幼习武,力气虽不算大,但本就饿了许久的人哪里受得起这突如其来的一脚。那壮汉刚要骂人池羽一巴掌甩在他脸上骂道:“看你的样子也是从银州逃过来的,你自然知道活着不易,如今却在这里欺负一个孤苦伶仃的小姑娘,你瞧瞧自己配做人吗?”

那壮汉还不服气,想要反扑上去,池羽又是一脚,那人应声倒地,池羽揪着他的衣领,巴掌接二连三的招呼上去。那壮汉被打的两边脸庞都肿了连叫姑奶奶饶命,池羽才松手,骂道:“有多远滚多远!”

池羽转身将那个还坐在泥里的小姑娘拉起来,那姑娘连声道谢,池羽问她叫什么名字可还有亲人,那姑娘便哭哭啼啼说自己孤身一人,父母双亡。池羽心中微微一紧,从怀里掏出一块玉佩悄悄递给她,说:“你拿着这个去这城里的摘星阁,他们会给你安排去处。”

“那姐姐你呢?”

“我还有事,你自己去吧!放心,以后不会有人在欺负你了。”池羽说完,对着她和善的笑了笑。

那姑娘一离开,池羽暗暗吐了口转身向凌烨走去。凌烨见她过来,说道:“这么多可怜的人,黎姑娘为何单单帮她一个?”

“因为,我想到了自己,我很小的时候父母便被仇人杀了,如果不是师父和哥哥,我可能也向他一样被人欺负。”

“那......你有想过报仇吗?”

“没有。”

“如果有一天,你知道谁是害死你家人的凶手你会怎么样?”

池羽奇怪的看着凌烨,不懂他为何问出这样的问题,理所当然的回答道:“杀人偿命,天经地义啊?”

凌烨沉思了片刻,忽然说:“走吧。”

池羽觉得莫名其妙答应着便跟了上去。不知道多久以后,池羽回想起凌烨问的这个问题,才忽然发现这是世界上最难的选择。而她当时却没能及时明白。

二人进了城径直去了池羽之前住的云丰楼,店家一瞧池羽便立即迎了上去,脸上笑意昂然的询问:“黎姑娘没玩儿够又回来啦?”

池羽没与店家细说,只叫他开了三间上房,随后跟着一个店小二上了楼。

刚走到楼梯口,突然身后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声,随即又是一阵大声的冷喝,之后便听见“让一让、让一让”的声音。几个穿着凶神恶煞白衣的侍从硬生生将店里的行人分成了两半,池羽和凌烨也站在一旁,想看看是个怎样不得了的大人物。

只见那些侍从中间走过来一个男子,手执一把淡青色折扇,身着月白衣衫,皮肤白净,唇色红润,眉清目秀,温润如玉。嘴角噙着淡笑走进客栈。转头望向那几个侍从的时候,眼里却不带一点感情,他对那几个侍从说道:“你们几个这般无礼,倒也实在不配跟着我,你们回去吧。”说完抚袖离去。

走到池羽面前时,却对他微微点头示意,然后避开池羽凌烨上了楼。

池羽呆呆的看着他似乎在思索什么,凌烨在一旁推了她一下问道:“这人,你认识?”

池羽摇摇头,说道:“不认识,看着有些眼熟,大概是因为他生的好看的缘故吧,我瞧着那些生的好看的公子向来都是有些眼熟的。”

凌烨见池羽,一双眼睛如碧海星辰,毫不避讳的盯着自己,尴尬避开她的目光说:“上楼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三国之战争律动第5章在线阅读

    “白绫···”她回忆着梦中的那个女人,也是覆着白绫,那么温柔的摸着她,原来那就是娘,可是为什么娘不要她了,为什么娘说那么多她听不懂的话,她发誓一定要找到娘亲···回到家后,姨娘和蔡婆婆出去聊了很久,她在床边搂着一乍一乍的苏思思,看见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心里突然生出一种莫名的仇恨感,为什么她有爹有娘,

  • 不朽道君在线阅读号角

    凡罡清楚这是在推延唐塞,他加重语气说:“美国己经唤醒“号角”组织,中情局也已经介入,种种迹象表明,这是一件国际事态!他们到底在查寻什么!”号角英文名“Horn”是M国二战时期在纳粹德国建立的一个松散型反**组织,但高层领导者却是经过严格筛选的所在国精英,目标是对敌国**进行形象丑化、文化破坏、意识改

  • 老婆说我未来超猛的在线阅读最好的你

    07十一赛季如期而至,从九月到年底这大半年的时间里,两个人聚少离多,更多时候王杰希还是那个王杰希,那个微草的单亲爸爸,那个王不留行。尤洋除了定期去电视台彩排和审核自己的节目,基本上是窝在B市的家里。不过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宅,她每天看书、学习、做道具,沉迷一个魔术原理的钻研就可以花费整整一天,倒也乐得自

  • 邪降怪蛊在线阅读第4章

    这三道令咒仿佛是什么的信号,让立香与迦勒底已召唤的英灵们有了联系,而且莫名的脑子里多出了一堆信息,让立香觉得有些头晕脑胀:“梦幻……召唤……?平行世界……?……替身?”如果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这个世界的抑制力搞的鬼,但现在并不是能够整理情报的好时机,而且如果她没看错的话,承太郎是在强吻校医?!等等,

  • 当一条咸鱼得到了系统是个闺女

    “儋州?”白聂一脸迷糊地考虑了一会儿道:“陛下,微臣养在儋州的不是儿子啊。”“不是儿子?”“陛下,那是个闺女。”白聂拱手,“我这闺女生来体弱,不曾习武啊。”“真不曾习武?”庆帝往前探了脑袋。“真的不曾习武。”白聂脑门冒汗,想起范建叮嘱他的诚心面圣,只好硬着头皮答。“那就怪了。”庆帝回头喊了一声,“来

  • 渣亦有道在线阅读第2章

    因为要去参加百花宴,这可是皇后娘娘办的,请的都是勋贵,二太太齐氏为了让大姑娘叶芙在宴会上露脸,要为她置办衣服首饰,也有叶芊的份。叶芊年纪尚小,又不能戴发钗步摇之物,无非是些金花等小东西,费不了多少银子,齐氏自然乐得把她叫上,这样这银子从公中走才更名正言顺。叶芊带着自己的大丫鬟白珍到大花厅的时候,珍宝

  • 欢迎来到狂欢盛宴在线阅读第10节

    “怎么了?我们都没事了,巨龙也死了,还在哭什么。”胖子道“呜呜呜,胖子哥哥,他刚刚不穿衣服站在我面前。”琳娜伤心的说着。胖子安慰道:“没事没事,他刚刚从天上掉下来,砸死了巨龙,看样子应该是摔坏了脑袋!你要宽容他,理解他。”琳娜一愣,说道:“原来他是个神经病啊!我说他怎么那么奇怪!”琳娜红着脸和胖子走

  • 具有异能的警员第九章在线阅读

    “咳咳”,也不知过了多久,程师的两声轻咳将秦梦唤醒了过来,“你抓着它尸体抓得这么紧干嘛啊,我都不能把它埋了,现在所有的野兽都看在眼里,是你将它打死的,它们各个都对你咬牙切齿的,下次你挑战它们的时候可就只能活一个了啊”。“嘿嘿,它还有其它用途~”,程师对秦梦这句话也是感到一丝凉意,“不知师傅可有些趁手

  • 雏菊与枪炮Ⅱ在线阅读第4章

    身价几十亿有家有室,还骗人是单身,是老总的司机,那个老钟到底有多贱!莫非手指把玩着印有“沙粒”字样的糖果盒,铁皮糖果盒里的甜香味犹存,打开还会有金属的“刺啦”声。助理周塘站桌前交代:“本来放在酒店的床头柜上,我也没敢细看,一股脑全卷过来了。”谁知道你细没细看?“这么急着撇清,”莫非笑他:“撇的清吗?

  • 痴女重生:名门第一千金在线阅读第五节

    凌烈吃完饭,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收拾了碗筷赶紧上线,凌烈上线之后打开灵兽系统,赫赫的有一只灵兽在系统的空里,名字叫火凤凰,但是凌烈怎么看都是像那只小黄鸡,因为它也拿着一片荷叶,凌烈直接把它召唤出来,火凤凰一出来,就兴高采烈的在凌烈的脚下蹭来蹭去,那模样。。。凌烈有点疑惑:你是那只小黄鸡。这时火凤凰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