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白岳传奇之第三章(3)

2021/5/4 13:41:04 作者:抱柱信 来源:17K小说网
白岳传奇
白岳传奇
作者:抱柱信来源:17K小说网
白岳宗,曾经的道门霸主。因变故在一役后,老宗主身死道消。李谦休,本是别人家的儿子,被恩师逆天改命,强行借胎至李家。出生后的他,斗龙魂而得龙剑。手持龙剑一路斩妖除魔斗僵尸,称霸争令会。成功征服道门四大宗后,终回巅峰时刻的白岳宗,又与佛门起波澜。看李谦休如何在玄界中翻云覆雨,带领道、佛两教除鬼灭怪斗邪教,抵御外族邪魔入侵,护我中华玄界安危!

受殷掌门的影响,我开始对泰山之外,甚至仙界之外的世界感到前所未有的好奇。虽然凡间戏本上的神仙故事翻来覆去就那几个,但我总觉着那也许真的不只是传说。

再后来,我已经不满足于竹简上看到的内容,从师兄那里学会隐身术后,便更加频繁地探索仙界其他的地方、亦包括凡间的诸多角落。

我隐隐相信着,万物同源且皆具灵性。在我看来,当年仙界的长老们自划领地设下与凡间的结界一事,与凡间城池与城池间的领地划分本质上并无不同。都是自以为独特而不屑与其他群体为伍罢了。

但这些想法我从未在师父面前显露过,他老人家虽然和蔼,却独独将泰山的名誉威严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当然,泰山在众门派之间历来拥有着稳固的声望,用他老人家的话讲,那都是历代掌门的功劳。作为泰山中人,自当传承。

可我直觉,殷掌门是不同的。

虽然有些观点不宜宣之于口,但我还是会有意无意地将它们融入笔下,呈现在习作课的竹简上。殷掌门自然看得出我的表达,也从未驳斥过我的各种奇异想法,反而耐心评注,有时甚至叫我到绝尘殿当面探讨。

渐渐地,在殷掌门面前,我不再拘束。殷掌门悉知我的性情,对于我兴之所至的外出游玩也不再阻拦,甚至给了我一道带有他印鉴的手令,我可以正大光明地来去自如,不用再害怕被看守在结界的弟子抓个正着。

时间久了,便结识了泰山之外的一些朋友。其他门派的有之,仙界之外的亦有之。

我原以为日子会一直这般自在无忧,直到那一天,我站在泰山一众弟子之中,眼睁睁地看着魔界的人来势汹汹地破了泰山结界......

同门一个接一个地倒在血泊之中,师兄身负重伤,我欲冲上前去砍了伤害师兄的魔将,却在抽出剑的一刻被紧紧束缚。方回过神,殷掌门已经施法将我关进了绝尘殿。我哭喊着欲推门而出,殷掌门却在殿门上连设三道结界,硬是将我生生隔断在绝尘殿前的战场之后。

殿门再一次被打开是三个时辰之后,我却没有见到殷掌门。只听前来的同门弟子说,魔界此番有备而来,殷掌门损耗了自身大半的修为才逼退了他们。

其他人呢?离轩师兄呢?我问。

来者眼眶微红,同门弟子死伤惨重,至于师兄,医仙能保住他的命,可双腿却......

听到这里我的脑海中炸开一片,嗡嗡作响。眼前的同门又说了几句话,可我仿佛听不到他的声音......亦不记得最后怎样走回的依云殿。

隔天一早我去探望师兄,看着躺在榻上面色苍白的他,眼泪抑制不住地簌簌下落。在师兄眼里,我向来很皮,至少他从没见我哭过。

我说,如果不是殷掌门,此刻躺在这里的应该是我。

师兄揉揉我的脑袋,笑着说,他很庆幸殷掌门把我关了起来,就算没有殷掌门,他也会推开我。

在殷掌门闭关的日子里,我亦将自己关在了依云殿,没再离开过泰山。我有记忆的一刻起,泰山一直风平浪静,尽管听师父说起过泰山曾经历过的浩劫,我也只当故事听着。

我翻出了架子上积了灰尘的剑谱。此刻起,我不想再做危急时刻被保护的那一个。回忆起自己在泰山的点点滴滴。从前的日子,过得**逸了......

殷掌门出关的那一日,我很早便等在绝尘殿外。我欲归还那块掌门手令,表示今后不再需要它。殷掌门却制止了我,叫我收好。

接着他递给我一串项链,吊坠是一块雕刻精致的玉。殷掌门说,本想等我十五岁生辰那天给我的。我惊讶之中注意到他说的“本想”二字。

我不禁问出了一直藏于心底的疑惑,弟子何能要掌门如此相待?

第一次见面时的梅花鹿木雕、后来的掌门手令、混乱之中独独将我关进绝尘殿避开危险、还有眼前这块玉......我虽不会鉴赏玉器,但根据从前游览四海的经历也能粗浅判断,这块玉绝非凡品。

殷掌门没有回答我。他只说,他要离开泰山一段时日。

我隐隐觉得事情并非这么简单。可殷掌门没有多说,我也不认为自己该去打探。

后来听师兄提起,殷掌门和师父曾发生过争执,至于所谓何事,他也无从知晓。我和他都很难想象以殷掌门的淡泊性情何以与师父发生矛盾。但既有传闻,就一定不是空穴来风。

我给师兄看了殷掌门临行前送我的那块玉石,师兄端详了好一阵,看着我说,羽汐,殷掌门待你真的很不一般。

我问,这块玉可有什么来头?

师兄说,泰山难再找出一块品质如此的玉石了。每一块玉都有它命定的主人,玉和人,可以相互影响。好的玉石,甚至会影响主人的命格......

许是师兄见我似懂非懂,便没有过多解释,最后只说它很适合我,叫我戴上,别辜负殷掌门一番心意。

日子平静后,我依旧会偶尔拿着殷掌门的手令外出,但却不再只是游玩,每到一个地方,都会留心当地的医者,期盼能够治好师兄的双腿。医仙虽有法术,却不见得包揽天下妙计。

每每无获而返,不免懊恼。但我从未在师兄面前表露过,不想他心上再添一丝负担。

再后来的一天,师父单独召见了师兄,我不知他们二人交谈了什么,良久,师兄推着轮椅出来时,看我的眼神复杂且幽远。

那之后一连几天,我去看他都被他殿门外的弟子拦下,我喊他,他也不做回应。

我去找师父,师父说,他要去西海远游,准备让师兄暂代掌门一职。

我虽然不解师兄近日的疏离,却由衷为他高兴。

可就在师父离开的第二天,几个泰山弟子便闯进了我的依云殿,二话不说便要我交出殷掌门留给我的手令。我断然不会乖乖照做,不禁质问谁给他们的胆子。

他们说,是离轩师兄下的令。

几个弟子见我不信,耸耸肩,便将我带到了师兄住处。师兄背对着我,声音冷漠,一字一句重复了他下过的令。

我站在他身后几米的距离,震惊地竟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安静的如同一尊木头。

许是见我许久没有回应,师兄转动方向,却在与我对视了一瞬后又移开视线。

我看着师兄,问出飘忽的一句,为什么?

师兄望向别处,说,你破坏了泰山的规矩。

几日以来莫名其妙的拒之门外,而今天好不容易见到了师兄,却是以如此方式......我心中的委屈到达了极点,其实我并不是多需要那块手令,殷掌门没离开时,我也曾想过归还。

但此刻,我心中压着委屈和愤怒,我对师兄说,我不会交给他。

师兄似乎早就料到我会如此,他接下来的话更是让我的心凉到冰点。

“不要以为你是我师妹,我就不会动你。师父惯着你,殷掌门纵着你,我不会。”说完,他便背对着我,示意几个弟子动手。

我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可那几句话砸在心里,却生生让我没了还手之力。我将手令掏出砸向师兄的椅背,转身哭着跑回了依云殿。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IDOLISH7]未晚在线阅读佣兵工会

    回到宿舍。沈木见王斌不在,便直接上了自己的床,拉起帘子后盘腿坐下检查了一下自己体内御灵诀的小气旋后又修炼了一个周天的煅气绝之后,调整好自己的身体,打开《疾行诀》看了起来。这《疾行诀》作为低阶下品的功法,还是非常通俗易懂的,修炼的重点是拓展双腿经脉使其能承受更多的斗气灌入,从而增加自己的双腿力量,达到

  • 破岚重生入武当,系统定契约

    “嘶,头好痛啊!什么鬼?玩个游戏电脑爆炸?这么狗血的事情也能发生在我身上?!”菁书揉了揉脑袋爬了起来,恩?!什么情况,菁书惊愕的看了看自己的手,这么小?这这这。。。菁书咽了口唾沫,抬眼看看四周,古色古香的装饰,全木质的家具,虽说五脏俱全,但是也显得比较空旷,该不会真的是想的那样吧?穿越???!!!菁

  • 破灭星界在线阅读第9节

    龙家家主亲手将庙内古钟敲响,恢弘的钟声向四处蔓延。钟响三声后,一位赞者高呼“祭祖典始”。庙外齐静,龙家家主和众位族老皆从高台走下。掌管家族本册的大长老将本册祭出,取出金笔后,用笔头隔空虚点下手处的小崽崽三次,环视四周一圈后,问堂中诸老。“修德行乎?”众族老齐齐望向小崽崽,然后回视大长老,点头高声应道

  • 敌台主播住我隔壁[电竞]之交错(2)

    这一年的夏天格外闷热,泷川葵挑着树荫地儿往前走,远远地便看到波洛咖啡店的招牌,她心里居然升起一丝期待。也正是因为这天气,波洛新推出的手工冰激凌卖的特别好。这还是安室透的主意,他搬回来冰柜和其他设备,又花了几天研究配方,教给小梓。“安室先生真是天才!”小梓在休息间隙,又自己挖出一勺草莓味冰激凌,“作为

  • 游风约在线阅读第九节

    “没有?怎么可能!”雨涵摇晃着盖斯克的身体,不敢相信,“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一不留神就被消化掉的!”塔纳托斯叹了口气,早就预料到了。雨涵明白了什么,默默的开启了保护罩。“盖斯克,我教你的灵魂鬼手呢?”“什么?”盖斯克突然说道。“你反应也太慢了吧,我说一不留神就被消化掉的!”雨涵貌似是被盖斯克没告诉

  • 当女主命运逆袭后(重生)疯子

    夏洛特看着马季没有开口,心理在想,马季一定是被家族赶出来,无法接受现实,收到刺激,人才疯疯癫癫,要不然也不会在学校的饭堂,当众给冷老师献花求爱。“走了!不过你别再像上周那样,给母老虎献花。只有傻子才干出来。”夏洛特说。马季微微一笑不在言语。由于在学校做出‘丑事’,马季成为大家议论的对象,加上燕大校花

  • 我心上的人在线阅读第五节

    王庆国是个白胖子,听了林雨的来意倒是十分欢迎。他是位经验丰富的心理咨询师,知道跳出固有的环境对求助者大有好处。“我早让你过来跟我聊聊了,你总是不肯。想要入学没问题,但每周四下午必须过来见我两个小时,以便随时评估你的心理水平。”如果林雨在学校期间出现任何心理问题校长非生吞了他不可。V听得很不耐烦,“我

  • 我在异界种种子在线阅读第2节

    03听了我更加狗血的故事,小红和小蝶更无言以对了。“包子,你这不是真的喜欢,只是害羞。”(哦,补充一句,因为我很喜欢吃包子,府里人都这么称呼我。)“就是,高侍卫那个大冰块,话都没说过几句,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都不知道。你没见过几个男人,被男性气息吸引了,正常。”“对对,听着行房的声音,身边又站着个异

  • 蓝血在线阅读第七章

    陈泽所在的学校实施的是全封闭式的教学管理,从周一到周五,学生都是要住在学校里不允许回家的,所以一个星期里,家长们与学生们就只有在周六和周日放假的时候才能聚到一起。所以每到周五的下午,被圈了一个星期的学生们心里都像涨了草一样,或是焦急的不停看自己的手表,或是聚精会神的竖起耳朵等着听下课的铃声。总之周五

  • 芍药记事之血渐山谷(熬夜一更献上)(10)

    王元心里做出决定,第二天上午,天色正好,虽说温度依旧寒冷逼人,不过王元却没有太多感觉,此时他一身兽皮布衣,整个人裹得严实,走出房门。“王兄弟,你还要上山打猎呀。”院子里响着劈柴声,马昆看到王元穿的一身严实,好奇问道。这一月来,王元一直与马昆一同上山打猎,说来奇怪,自从有了王元的加入,他们一天打的数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