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老婆是个攻之回忆带着伤!

2021/5/4 14:12:56 作者:无意风尘 来源:纵横中文网
老婆是个攻
老婆是个攻
作者:无意风尘来源:纵横中文网
在这个修真没落的年代。拥有阴之力的女神妻子还是一个同性恋!听着老婆与其她妹子在一起“玩耍”的声音。李风郁闷的点燃了一根香烟...........

西凉王府建于歧历初始,红底金边的牌匾上楚歧王亲题西凉王府,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油墨可见,府旁两座石狮遥遥矗立,中央一道紫金府门格挡,王者威严弥漫,让人望而生畏。府樯周围几棵老柳低吐新芽,有如点睛之笔,给王府带来几分清凉,让人心旷神怡。

府卫见是王府世子归来,不敢怠慢,纷纷行礼道“少爷好。”

楚晨闻言点头示意,原本无喜无悲的眼里露出了会心的笑意。

自封侯以来,楚晨最喜爱的任是这个生活十几年的西凉王府,只有这里能听见熟悉而亲切的少爷称呼,而非侯爷。

“少爷可有些时日未回王府了,今日只身回府不会是侯府有何变故吧”一年轻府卫小声嘀咕着。

“休要乱语,今日是楚瑶小姐的三年之祭,你这个初来王府的小子怎会明白。”一位资历老些的王府仆人捂住了他的嘴,唯恐其再乱言。

“身在王府要慎言啊。”老人有些心惊的环顾四周,他可是极为清楚的知道王府的情报覆盖是何等可怕,当年一位色迷心窍的王府管家迷恋夫人倾国倾城的美色,晚间送出带迷药的汤水欲行不轨,半路上王府便灯火通明,一身黑衣的王府高手从王府各个角落现身,一字排开,密密麻麻的箭矢覆盖了整片天空,万箭齐发何其壮观,只一瞬间有一甲子内力修为的老管家便受万箭穿心而死。

“这楚瑶小姐又是何人啊,莫非是王府远亲,我等怎从未听说过府中曾有这一号小姐。”又有几个年轻府卫有些好奇的探过脑袋来。

老府卫见他们一副迷惘的样子,一经思虑此事也并非王府禁忌,旋即轻轻一叹,浑浊的眼睛满是惋惜,继而轻声道“楚瑶小姐本不是王府之人,说来出身也甚低,当年她与少爷于奴隶市场中萍水相逢。”

那一年楚晨还未封侯,他跟随在楚晨左右,对该事的来龙去脉倒是了解的清楚。

当年初次遇到楚瑶后者还只是一个脏兮兮的小女孩,在奴隶市场里饱受驱使。楚晨贵为王府世子,平时可极为悠闲,少不了四处闲逛。楚晨正与同行的几位公子哥谈笑风声,相谈甚欢之时,不经意间一眼瞥到了角落里一个脏兮兮的小女孩,一眼之下却怎么都挪不开眼睛了,那个小女孩全身包裹在一件不合身的大褂里,从头到脚,都黑糊糊的,看不出任何出奇之处,但楚晨却紧紧注视着小女孩的眼睛,仿佛从那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里看到了什么不一样的东西。

楚晨最终将其买回了王府,一番梳洗,小女孩皮肤白皙,水灵灵的样子与之前判若两人,府卫们当时眼睛都看直了,这分明就是个小美人胚子啊。

老王爷待子严厉而又脾气暴躁,对楚晨买下肮脏的奴隶十分当然是极为不满的。当即便大发雷霆骂楚晨是纨绔,没有大男儿的报国雄心,反倒整日吟诗作对无所事事,一副柔弱书生姿态与那些游手好闲的花花公子们称兄道弟成何体统。骂声如雷,加上王爷的雄厚内力,整个王府都为之颤抖。

楚晨自知理亏也不辩驳,执拗的少年挺直了腰板任老王爷责骂,楚晨自小闯祸都会收到西凉王一番唾沫飞溅的说教,对西凉王的暴脾气也见怪不怪了,骂累了他自然会歇着的。

当时夫人及时出现,见楚瑶一副孤苦伶仃,加之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倒是十分怜爱,欢喜的拉作贴身丫鬟。楚瑶出身贫寒,心灵手巧,每一件事都做的令人颇为满意。

最让夫人欣喜之事莫过于数月后突然发觉楚瑶天资聪慧,骨骼奇特,竟是练武之才,便亲自帮楚瑶煅骨,授之功法,心想,吾儿手无缚鸡之力,就当为他培养一贴身高手,也可为我省心。见夫人怜爱,西凉王倒是看楚瑶顺眼不少,还时不时加以指点功法,谁都知道西凉王在外刚强,忧国忧民,在内却是个惧内的主,这点平常可没少被几位关系好的将军暗笑。

楚晨见到此副景象,心中愤愤,心想还是天大地大还是老娘最大。

楚瑶儿来到王府以来,楚晨颇为照顾,夫人更是视若己出,自言膝下无女,亲自收楚瑶儿为义女,小姑娘美丽的笑容与银铃般的笑声感染了整个王府,打破了王府的沉闷。

楚晨对楚瑶悉心关爱,楚瑶又何尝不是对恩人心存爱意,夫人又有意想培养楚瑶成为楚晨通房,对他们不合门第的发展也始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久而久之他们可谓青梅竹马,他俩的美事几欲成为安乐郡妇孺皆知的一段佳话。少年才高八斗,而又英姿勃发,少女美若天仙,而武艺卓群。才子佳人,安乐郡百姓为其献上了最诚挚的祝福。

“可是好景不长啊”老府卫环视众人,见众人兴趣高涨,砸吧了一下嘴,众人急切的预知后事,可老府卫却没有继续的意思,一个精明的年轻府卫连忙取下藏于衣袖里的酒袋,嬉笑着递给老府卫,老府卫深深看了一眼对方,接过酒袋,良久一润嗓子有些感慨的接着回忆。

楚晨虽然天资聪慧,生性沉稳识大体,却也有策马奔腾驰骋疆场的男儿情怀,向往戎马一生的军旅生涯。男儿热血,有保家卫国之肝胆,又怎会甘心一辈子站在他人身后。

终有一日,楚晨的不甘压抑到了极点,他偷偷的将小妮子骗到了山上,对小妮子说是一起上山踏青,单纯的小妮子欣然跟随前往。

他对父王一口断定自己无练武之资终究是心存不甘。楚晨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欲一意孤行亲身尝试打通脉穴。

小妮子尽管也了解王爷禁止小王爷练武的几分初衷,但也终是禁不住楚晨的一番甜言蜜语,不得已而应允。

这日起他俩便约好每天霞落西边之时在千丈崖边习武,从此楚瑶便手把手的教起了楚晨,初始时楚晨表现十分正常,甚至楚晨天资超逸,一点就通,小妮子心中感慨这比自己当初入门可快多了,楚晨也心中得意,武功也不过如此啊。看来打通脉穴指日可待,总有一天他要在武艺上有所成就展现给父王看看,证明自己不是他口中的柔弱书生。

又一日,楚瑶如期传授楚晨口诀,楚晨闭目思踌良久,便按着理解摆起步子,慢慢的走出了玄妙的轨迹,步子越走越急促,楚瑶看的呆了,这玄妙的步伐与有着一甲子修为的夫人当初演示的神韵如出一辙。

就在此时,变故突生。

在细弱蚕丝的内力游走下,楚晨一身奇差的筋骨终是不堪重负寸寸崩裂,一声嘶吼,楚晨便失去了意识,但身体却仍然按着轨迹前驱,极为诡异,眼看前方不足十米便是悬崖。

楚瑶儿见此幕一声惊呼,此时也知道出了乱子,于是毫不犹豫的一跃而起,用自己柔弱的身躯抵在了楚晨前方,虽在武学上天赋异禀,却奈何修炼岁月过短,又是女儿身,终究没能阻遏楚晨的步伐,眼见身后便是烟云缭绕的悬崖,命悬一线之时。楚瑶做出了最后的抉择。

君予我花季,小女子今唯一死可报。

楚瑶集中了全身内力一掌将楚晨推飞,自己却深落悬崖。

巨大的痛楚终是让楚晨终是恢复了知觉,意识到事情来龙去脉后拼了命的奔向悬崖,悬崖边烟云缭绕,落石无声,却唯见一片丝巾飘飞,楚晨将丝巾攥在手心,感受着残余的一丝丝温存,心中一阵揪心的痛。

一声声野兽般凄凉的嘶吼响彻丛林,惊起一片片飞鸟。

王府护卫寻到楚晨时,楚晨双目带血,憔悴的脸庞哪有丝毫少爷样子。老府卫回忆起当初楚晨那双绝望的眸子,心中也是一阵唏嘘。千丈崖,那吞吐日曦的深渊可是断了少年心中存在的每一丝侥幸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西幻)黎明的前奏在线阅读第七节

    柳生收拾好书籍正打算回公寓休息,却意外地看见了柳。镜片后的眼睛微微眯起,确认了下自己不曾认错。并非没有讶异,只是这样的讶异太过多余。柳莲二。这个人无论在什么场景下出现都称不上意外。“好久不见。”虽不知对方的意图,却还是对着迎面走来的人开了口。“17天。”柳的神色没有什么变化,以陈述的语气接了下去。距

  • 异界之掌控游戏大道寺的天职!

    明明起来的时候还是多云,谁知吃完饭出门的时候就下起了暴雨。我看了看天,实在下得有点大了,就说:“那我上去把裙子换下来,不然淋湿了多可惜。”我说这话本来是无意识的,谁知道碰到了妈妈心底的某个点。她一改平时及其惜物的作风,颇有一点执拗地说:“不用换,为什么换?一条裙子而已,我们又不是买不起。”然后十分固

  • 巴甫洛夫式追星[末世]突破

    叶墨将十七带到了相对较平缓的地方,催动修为之力为其疗伤。十七在陷入沉睡的一刹那,魂魄被一阵力量牵引,最终进入到阴身中。十七缓缓转醒,而,最先映入眼帘的不是空旷的屋顶,而且一张颇为秀美的脸庞。四目相对。“小花。”十七开口道。“啊?哦,主,主上,你,你醒啦!”彼岸花脸色在一瞬间变得通红,言语也是变得结巴

  • 极宇圣尊之第七章

    “陛下,只是凭我们几个人说一说就做觉得或许有些太草率了,而且很容易落人口实,被御史们知道了,又该在您的耳边嗡嗡了。虽然我们不在乎他们说什么,但也不能让他们的嗡嗡隔应我们、耽误我们的宝贵时间,是不是?”萧胜不赞同的摇了摇头,从书桌上的一个小碟子里拿起一块绿豆糕丢进了热茶里,看着绿豆糕在水里慢慢的融化,

  • 我逆袭以后第十章在线阅读

    感谢大大,黑马会继续努力的,感谢

  • 两世为人一世为尊起如何

    “来丫头,不如你来看看这盘棋”吴先生眯着眼睛笑道,君封看到自家师傅那狐狸般的微笑为眼前的小丫头有些担心说道“没干系阿柒,会不会都没关系的,只当是看一看便好”冷柒冲君封笑了笑点了点头上前感觉这君封也没有表面那么冷淡对自己还是很温柔的,只见那棋盘明明置身于这样一个平和安宁的环境细看竟充满搏杀气息。整个棋

  • 我是人类还是AI之一场孽缘

    赤司认识世理的时候是在念小学三年级的时候。赤司无论如何都想不起,为什么那天,一向坐车回家的他会走路回家,而且偏偏还走进了一条巷子里。总之,他在那条巷子里,被抢劫了。看着把自己逼到墙根的几个小混混,赤司脸上是不符合年龄的淡定。他非常冷静地问他们:“你们要钱吗?”“哟,看不出你小小年纪挺上道啊。”看起来

  • 大宋:开局娶了杨家女将第九章

    蒋小米没想到爸爸回来的这么早,她跟阿姨刚到别墅院子,爸爸的车正好开进来,两辆。他身边的工作人员也随行过来。蒋小米从车座上下来,拄着拐杖,一脸乖巧的模样。蒋慕平下车时,手持电话,只听他说:“嗯,到了,刚到,行,我知道,还不错,没瘸。”蒋小米:“...”垂眸看看自己的腿,爸爸说的肯定就是她,大概在跟妈妈

  • 女主她人设又崩了之温泉沧海

    玄明醒过来后,仔细检查着身体各处,更是对着心神之中一阵仔细感应,却没发现有什么问题。他不知道的是现在身躯经过一次死亡又回到了十二岁的模样。一直到半个时辰后才有所,再多次仔细感应之下,他发现,他又能打开那出小空间取出里面的东西了;而且,小空间变得不一样了,视乎变大了一些,自己的东西都进入了一个戒指里,

  • [综英美]逝去的英雄之兄弟情深

    内堂里,大长老刘环玮、二长老刘环琼、三长老刘环玲以及族长刘天铮,在讨论未来族长继承人和年底族比的事情。“天铮,你是族长说说你的看法?”大长老问道。“回大长老,目前族内突破先天境的只有刘杨和刘松,为先天境初阶,后天极境的有刘枫、刘栩桐、刘栩榕,后天境高阶的有刘棕,剩余的多为后天中阶,不过。。。”“你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