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仙魔梦之人间客少年和女孩

2021/5/4 14:20:34 作者:九月星夜 来源:纵横中文网
仙魔梦之人间客
仙魔梦之人间客
作者:九月星夜来源:纵横中文网
魂飞魄散尽,夺舍非重生。化作人间客,热血洒红尘。

铜镜缓缓转过,是一位姑娘似月的容颜。她神情荒凉无奈。

这时门外响起了轰鸣的鼓声,随后而来的喜庆在音乐中起伏跌宕。

“姑娘,快走吧,王将军在大门外等着呢!”

秋霄灵一听,手上拿着的铜镜“砰”的一声,落在了地上。她抬头看了看身边的随从:“蓉姐姐,我……”秋霄灵支支吾吾的,晶莹的眼睛里两行热泪在眼眶里打转。

“蓉姐姐,我不想嫁给他!”秋霄灵带着哭腔说道。

杨蓉微叹一声,脸上三分愁苦,七分喜悦:“姑娘,你可要嫁给李家了,李家是什么地方?那可是江城四大名家之一啊!”

“可我……”秋霄灵弱声说道。

杨蓉似乎没有听到一般只自顾自的说着:“那可是富贵名家,只要霄灵嫁出去,我也能沾着光。”

邪月谷四处尽显萧瑟,阴森的树林下也许是满满白骨,四处的大雾还未褪去,雾里野兽的吼声接连不断。

少年缓缓睁开双眼,玫瑰金的眼眸里透露着些许好奇:“我这是穿越了吗?”

少年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随后看了看手上不起眼的灰黑色戒指,说道:“还好没丢,只不过好像封印了。”

这时一阵喜乐传来,大雾里显露出密密麻麻的人群,八个大汉抬着红色大轿,轿子里一个娇弱的女孩头盖红巾,正坐着。

少年愣了愣:“好漂亮的女孩,但她似乎并不怎么开心呢。”

少年的眼睛从血红重新变成金色,随及身形一闪,与女孩并排坐在轿子里。

“怎么了?你有什么不开心的吗。”少年问着。

女孩听到微微一惊,但并没有害怕,只说道:“请把我带走吧你”

少年脸上一红,显得有些可爱:“你不怕我?”

女孩哭声道:“带我走吧,让我做什么都行。”

少年心想:“算了吧就带上她吧,关于这个世界我还不太了解呢。”

次日,清晨,青色天光印在山幕里,水雾在这光下闪着七彩光泽,叶露在花上打着圈。

天上金阳依在白云上,地下女孩偎在少年的怀里,两人都睡的死死的,好生温暖。

女孩醒了眨了眨蓝粉色的眼眸,发现自己躺在少年的怀里,小脸一红,但并没有害怕,反而像一只小白兔一般轻轻的拽了拽少年的衣领。

“王将军,不好了,秋家的那小姑娘跑了!”

“嘶……”一声马叫贯穿邪月谷,王蒙跳下马,一把拽住那人的衣领,满头大汗的瞪着眼睛:“你说什么?跑了?”

那人被吓得战兢兢的,声音颤抖着:“跑……跑了!”

王蒙把他甩到地上,大步走向轿子心想:能悄无声息的把人带走,难不成这人是灵师?

王蒙思考片刻对着自己部下说道:“通报李府!”

“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说道:“我叫林叶辰,你呢?”

“我叫秋霄灵!”

两人在春风中沉默片刻,秋霄灵开口说道:“你是灵师吗?”

林叶辰看了看她,她的眼眸里满是憧憬与期待。

“额,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但我知道我是一名剑士!”林叶辰的眼神坚定。

秋霄灵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说道:“剑士不也是灵师吗?”

“李大人,您打算……”王蒙在李知名耳畔边问道。

李知名坐在镶满珠宝的座椅上,奸笑一声说道:“不过是一个区区灵师罢了,就他也想强我的女人,哼!给我找,哪怕是掘地三尺也要给我找出来!”

几天后,林叶辰同秋霄灵漫步在烟花絮柳里,花香漫在鼻下,青草在暗柳下显得清雅。

秋霄灵抓着林叶辰的胳膊,看起来十分依靠他,也难怪这些天林叶辰无处不在的照顾她,对她来说林叶辰就好似自己的亲哥哥一般,而林叶辰也感受到了有亲人的温暖。

在那方世界林叶辰无依无靠,只凭着一把剑四方留名。那是林叶辰不过十岁罢了。林叶辰心中暗暗落泪,他虽经历如沧海但也免不了十四岁的稚嫩。

秋霄灵气喘吁吁的,嘟着朱红的小嘴说道:“哥哥慢点儿!”

林叶辰停住了脚步声音有些微颤:“你叫我什么?”这是有人第一次叫他哥哥。

“哥哥,你怎么了”秋霄灵抬起头有些好奇。

林叶辰缓缓转过身,闭着眼睛笑着,一对虎牙配上金发看着有些萌态。

热泪流过脸颊落在地上,“滴答,滴答”林叶辰满满将眼泪拭去:“我没事儿,我第一次听到有人叫我哥哥。”

秋霄灵紧紧的抱着林叶辰说道:“哥哥我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但别哭呀!”

林叶辰轻轻的“嗯”了声,像一只被驯服的绵阳一样温顺。

林间吹来萧瑟的笛声传入林叶辰的双耳里,他迅速的转过身来将秋霄灵护在背后:“是谁,给小爷滚出来!”

林叶辰一吼将林间的鸟惊飞了不少,几只乌鸦盘旋在空中。

凉风卷起点点白尘,只听到一声长笑:“哟,小家伙刚刚还像只小绵羊,怎一下就变成了小爷!”落叶泛下,林叶辰感到林边几处有众多身影晃动:“给你个机会把那女孩留下,你就可以滚了!”

“切,小爷不稀罕这条命!有种就来。”

话完“飕飕飕!”几声尖锐银针从四面袭来,林叶辰轻笑一声,血瞳孔张开,手中的灰色戒指猛的一亮,一把银白色长剑冲天而起带着四面的银针落入林叶辰手中。

“这毒针倒是不错,我就收下了。”林叶辰额头冒着几滴冷汗,他深知如果不是戒指突然解封,后果无疑是重伤。

树上落下一个人影身着血红长袍,眼中满是杀意:“呵,剑灵师,好久没杀了!”

“你知道我们器灵师专克剑灵师吗?”

林叶辰紧握长剑血瞳里映着寒光淡然道:“你认为你很强吗?”

无数剑影扫过柳叶,地上的青草被劲风折断,红袍男子露出惊恐的神色。

“刚刚只不过是试一下你而已,现在我告诉你,你的速度比乌龟还慢!”

林叶辰手中的剑拉起一条长长的银弧,剑气纵横。

红袍男子完全浸没在剑气当中,任被撕碎。

林叶辰收回长剑,缓缓转过身,轻轻地捂住了秋霄灵的眼眸随后将她搂起:“快走,别回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洪荒:天道黑客在线阅读第七章

    第八章成真眼见夜幕将至,我依旧在在床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眠,更不要提进入梦乡了,这让好不容易看到一些希望的我一度十分抓狂。又花了些时间用来平复心情,我决定出去走走。结果我刚刚出门就碰到了两个巡逻的士兵,他们在一本正经的做了自我介绍之后,委婉的跟我表示了现在毕竟是战时,虽然我们是从更靠北的地方退回来的,但

  • 六零时光美如画在线阅读第九章

    同一时间。夜幕之下。长安。皇宫。唐皇李世民正在太极殿里批阅着奏章。大唐初定,本来就是百废俱兴,一堆的事情等待着他去收拾。如今,又莫名其妙的有鬼怪陆续出现,到处祸害作祟,偏偏至今,整个天下都找不出一个能够对付那些鬼怪的人。“老天这是要绝我大唐吗?”李世民面带苦涩,无奈的放下手中的奏章。那是边疆的奏章。

  • 乔先生的吻在线阅读第三节

    带土穿着白绝化为的衣服,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都大幅度提升,疯狂的朝着卡卡西和琳的方向狂奔,原本内心充满黑暗的他接受了带土的记忆,心中出现了一点光明,这一点光明来自于琳。带土心中不断默念快点再快一点,远处急促的雷声仿佛也在催促着带土,空中不断降落的雨滴又令他的心一沉再沉,其实他的心中明白,这一次多半是救

  • 黑执事之唤梦人在线阅读第8节

    一个家族想要保持经久不衰,最重要的,便是需要保持活力,而活力的来源,便是家族中的年轻一辈,他们是家族的新鲜血液,唯有新鲜血液的不断涌入,作为家族的这台大机械,才能时刻的保持着运转。蓝羽家族虽然只是个小家族,但也必需保持新鲜血液的不断注入,而蓝翔他们这一代就是新的来源,只有他们成长起来,才能保证家族的

  • 网游之贼团老大第五章

    [你、你这是赤裸裸的威胁!简直卑鄙无耻!]蓝色小球没想到她如此邪恶,愤怒地弹跳起来。“谢谢你的夸奖,这是我的荣幸。”楚弄影风轻云淡地扬眉,似乎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蓝色小球从未见过如此狡猾无耻的人类,它纠结地权衡再三,还是答应楚弄影的提议,跟她达成短暂的同盟。蓝色小球蹦蹦跳跳道:[我可以帮你想办法,但你

  • 位面房间在线阅读第4章

    在被自家三哥损得体无完肤之前,敖寸心当机立断地拖着他去了龙宫拜见龙王龙后。她二人还没进殿,早已有小鱼将三太子敖玉回到西海、携三公主前来拜见的消息通报了进去。因此,寸心跟敖玉到时,龙王龙后并其余两位太子已在殿内等候。行了礼后还不及寒暄,自家爹娘哥哥在帮自己疗伤封自己法力的问题上没花一盏茶的时间便达成了

  • 六瓣梅之京华风云近我者甜

    第三章江南觉得自己可能魔怔了。顾不上鼻尖撕扯着神经的剧烈疼痛,这个时候蹦入她脑海的第一个想法居然是——如果让见过张牧淮腹肌的季暮雨出现在这里,不知道她会给面前这位哥的腹肌一个怎样的评价。江南私心觉得以季暮雨的不稳重,她一定会当场尖叫。“好看吗?”清冽懒散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淡然又疏离。色令智昏,有那么

  • 别听他胡扯之意外的同伙

    第四章意外的同伙今早,PK起来后并没有像昨天那么精神,显然是昨晚没睡好。在河边进行了简单的洗漱过后,抄起斧子,便去砍树了,为扩建庇护所准备材料。在远处森林缺口内继续砍树,随着PK砍树的越深入,另一个人也就越靠近PK。PK砍了会儿树后,在原地稍作休息,不经意看到了一个名牌。PK眯了眯眼睛,当他看清名牌

  • 当杂役弟子那些年之第五章

    事实上在晚餐结束后,安妮不但如愿以偿吃到了大号香蕉船,还在邓布利多的慷慨下打包了一个给巴乔带了回去。在和巴乔确认了他的新地址后,安妮这才随着邓布利多和斯内普到了一个偏僻的巷子里。巴乔跟在他们身后探头探脑的,两手揣在了裤兜里,安妮确信那里一定有什么东西。说真的,今天的事的确是够梦幻的,也怪不得巴乔会心

  • 末世之我为火影狂第6章在线阅读

    魏无羡和蓝忘机纷纷望向萧如拭。萧如拭神情一凛,眉宇间衔了几分深浓的狠色。薛洋扬了扬细长邪魅的眼睛,有趣地打量着萧如拭,开口道:“怎么?我说的不对么?澶渊萧氏宗主和温若寒私交甚好,还有亲上加亲的意思,萧姑娘,我说的不对么?”“还轮不到你来妄论我萧氏!”萧如拭心中一阵阵发紧,曲起眉心开口驳了一句。薛洋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