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秦霄贤)旋旋的阿深哥哥第一章

2021/5/4 13:28:58 作者:曹颖 来源:晋江文学城
(秦霄贤)旋旋的阿深哥哥
(秦霄贤)旋旋的阿深哥哥
作者:曹颖来源:晋江文学城
顾深,93年生人,正儿八经北大学医出来的医学生,大学本科毕业后抓住学校给的机会飞去华盛顿继续读书深造虽然顾深长的看起来挺严肃的,每天板着脸,也不咋爱说话其实呀他真的只是一个不知道该说啥的小甜豆每天在德云社里嘴碎的跟机关枪一样,出了门可能就不知道说啥了吧没错,您没有瞅错任谁都想不到,顾深早早的就加入德云社,在郭老师门下学习曲艺,06年拜师,赐字顾云深某天,因为某个突发的事件,某深匆匆回国这才让师兄弟们认识熟悉了解他“原来我们师兄是这个样子的啊”私设:九辫,良堂,龙龄勿上升真人搭档是一辈子的事,所以

建安十二年,荆州,阿斗出世了。

传说中懦弱无为,不思进取的庸常后主,哭包也不知自己怎么会穿越到这么个不受后人待见的主身上。

但他本就爱哭,听说这原主的草莽老爹也是个爱哭的老流氓,倒也算是没当错儿子。

哭包爱哭,但是猛地成了个除了哭便只能吃喝睡的小团子,二十出头的灵魂也是每天闲的忧郁。

于是哭包,也就是阿斗,兜着他孙尚香孙三娘给特地缝的兜裆布,每日乐滋滋的爬来爬去,偶尔还看见自己的刘备老爹拉着相父诸葛先生,两人一脸慈爱的站在远处对着自己扭来动去的臀部指手画脚。

阿斗打个哈欠,默默把对着两个老头的翘臀换了个方向,刚刚满月的身体已经懂得羞耻之心。

刚一眯眼,那头左手慢慢握住相父右手的刘备已将诸葛亮拉到怀中,语露诚恳的说:“此子日后与丞相从事,必事你如父。”

诸葛亮只晒然一笑,“臣必竭股肱之力,效忠贞之节……”

刘备听了他的话,大耳朵一竖,有点吃醋,“忠贞之节就算了,你只对孤忠贞便好。”

不远处的阿斗听得津津有味,含住刚刚摸过脚趾的爪子,心想这流氓老爹和诸葛先生果然和书里写的一样,感情真是好得不得了啊!

三国里男人间的情谊,果然让人羡慕!

这样一想完却看见刘备那大嘴巴子就这样凑到先生的俊美脸边,吧唧,印了个嘴。

嗯……

阿斗没崩住,吓得打了个震天响的屁,接着便不受克制的拉稀了。

刘备挨了诸葛亮一推,险没站稳,眉头刚拧起来,还没来得及教训自己没点自觉的傻儿子,铺天盖地的臭气已经扑到了鼻头。

刘备:“来人!刘禅拉稀了!”

诸葛亮憋着气才没笑出声来,咳嗽一声,“咳,主公,若无他事,臣先告退了。”

刘备到嘴的相父溜了,气得跳脚,大吼:“刘禅!!”

阿斗趴在屎里一动不动,半晌,估摸着老流氓走了,才敢抬起被自己熏得晕头转向的脑袋。

以后可不能再在别人交流感情的时候放屁开肛了,阿斗惨淡的总结了一下今日糗事,尤其是在他这个视兄弟如命的老爹面前。

-

荆州十三年,九月,长坂坡。

阿斗一岁了,哭包二十一。

曹操大叔派了曹纯带着五千虎豹骑在长坂坡把刘备打得屁滚尿流。

阿斗张大着嘴想喊他老爹:“爹,你草鞋掉了!”

咿咿呀呀嚎了半天。

谁知那老流氓跑得飞起,带着张飞黑脸叔和关羽面瘫叔一溜烟跑得没人影了,阿斗看的目瞪口呆,假装自己没看见黑脸叔和面瘫叔一边跑还一边紧紧牵着的小手上。

哎,三国里的男人,感情果然还是太深了!

所以这他吗就是没人救救自己和糜二娘的理由吗???

阿斗生无可恋的趴在糜二娘怀里。

而糜夫人瘫在井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看她把自己的份都要哭完了,阿斗反而镇定了下来,默默的看糜二娘吸鼻涕。

“二娘,你鼻涕进嘴里了。”

明知自己此时说不了话,阿斗还是好心的出声提醒了她几句。可惜他的好心落入伤心欲绝的糜夫人耳中,反是刺激了这妇人脆弱的心里防线。

糜夫人心想阿斗今年不过一岁,就要命丧于此了,这贼老天真是瞎了眼!

可怜我儿阿斗,聪明乖巧,哭声嘹亮,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不日定能继位称帝,一生无忧。

怎能折在这长坂坡上?

糜夫人哭得惊天动地,反观正主阿斗,倒是十分淡定丝毫不慌。

因为他知道,虽然他们现在被老流氓弃在此地了,但是过不了多久赵云便会来救他,所以他心里倒是没多怕死。

只是事发突然,阿斗也忘了今日就是长坂坡一战,还没来得及想法子弄个什么头盔帽子之类的防身器物来,生怕等会赵云将自己救回去后就被那天大地大基友最大的老爹活活摔傻。

阿斗伸出短短的手掌拍拍糜夫人起伏不定的肩膀,想要动作安慰一下自己哭得不行的二娘。

而糜夫人感觉到这鬼精儿的动作,微微一愣,二人间少有的温情还没持续片刻,赵云孤身提枪,已是纵马前来相救。

阿斗原本死死攥着自家二娘的手被活活掰开,赵云下马伏地而拜,还没来得及说话,糜夫人便将阿斗第一时间递了过去,欣喜若狂道:“妾得见将军,阿斗有命矣!”

赵云眼眶顿时湿了,“夫人受难,云之罪也!还请夫人速速上马!”

阿斗也在一旁咿咿呀呀的想拉糜夫人袖口,不愿糜夫人产生什么自缢的念头。

他想,这二娘虽然比他还爱哭,却是个难得一见的后妈道德典范,要是就这么死了,不是更便宜老流氓培养兄弟情了吗??

然而糜夫人将被汗浸湿的手放到阿斗头顶,揉了揉,面上虽然总算有了笑容,却并不打算和他们一同回去:“妾已重伤,死何足惜!还求将军速抱阿斗离去,勿以妾为累!”

说完便露出了自己被敌贼用剑刺穿的左腿。

阿斗看后深深一怔……

这才明白原来糜二娘刚刚是被痛哭的啊!!!

原来并不是因为心疼他,哼!

“夫人!夫人!!”

等阿斗再回过神来时,糜夫人已经翻身投入枯井而死。

赵云满心悲痛,见夫人已死,唯恐曹军盗尸,马上将土墙推倒盖住枯井,将阿斗紧紧护在怀里。

阿斗嫩脸贴在这历史上的白马王子的盔甲上,冷冰冰的铁衣硌得他脸都变形了。

他欲哭无泪,根本没时间为二娘感伤,然后便在赵云老司机般狂猛的骑术之下,吐了。

晕马晕得昏天黑地。

没人告诉过他赵云的骑术这么惊人,也没人告诉过他赵云还会在马上翻跟斗耍银枪啊!!

阿斗心平气和的待在赵云怀里,已经经历过无数次国家级体操旋转动作的他,在面对继续来拦截赵云的张郃时,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有点想吐。

赵云不愿恋战,本想加鞭夺路而走,不料稍有不慎,连马带人一起颠到了土坑里。

阿斗口吐白沫的想:哦豁,老司机终于翻车了。

二人身后紧追不放的张郃见状,哈哈大笑起来,“天助我也!”说完挺枪来刺。

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只见一道红光从坑中跃出,那马儿竟然凭空一跃,从坑里直接跃出。

阿斗彻底蒙了。

还有这种操作???

赵云死里逃生,不禁有些温柔的抱紧了阿斗,轻声道:“小主公天龙之命,神威加身,此次多亏有你了。”

阿斗早被颠得神思都恍惚了,闻言只能翻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白眼——

呵呵。

也不知过了多久,久到阿斗吐得隔夜饭都不剩了,赵云终于打败了最后前来的钟缙、钟绅二人,得以脱身。

赵云赶到了桥边,人困马乏,远处正好是张飞挺矛立于马上,赵云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翼德援我!”

张飞满心牵挂着自己的宝贝侄子,也没搭理累得吐血的赵云,奄奄一息间阿斗只听到了自己黑脸叔震耳欲聋的喊声,“阿斗侄子!”

赵云:“……”

阿斗头一次觉得自己人傻脸黑的三叔如此讨人喜欢。

“呀呀!!【三叔!】”

求您快把我从赵云的马上放下来吧TUT!

但是赵云他们二人身后还有追兵不断赶来,张飞根本没时间停下救人,无奈只能独自留下挡敌,替赵云争取撤退的时间。

阿斗眼睁睁看着即将把自己从赵云解救下来的黑手重新又缩了回去,郁闷得险些气没缓上来。

而赵云带着心已经死了的阿斗纵马过了桥,二十余里后便看见了正在和众弟兄们休息培养感情的刘备。

赵云翻身下马伏地而泣,刘备见他哭,也跟着哭了起来,阿斗看看赵云,又看看刘备,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不是也该哭几声。

赵云低声哽咽:“赵云之罪,万死犹轻!糜夫人她身带重伤不肯上马,投井而死,赵云只得怀抱公子,身突重围。路上全靠小主公洪福,才幸而脱险!”

赵云说话间阿斗只是乖乖的在锦帛里发呆,谁知赵云说完后半天也没听到他的声音,马上神色大变:“方才小公子尚在怀中啼哭,此一会不见动静,云恐公子不能保住!”

赵云一边说一边连忙解开锦帛查看,正撞上阿斗宛如看一个傻子般的眼神,大眼对上小眼,气氛霎时沉默下来。

阿斗想说,自己只是晕马而已,还没死。

片刻后赵云干咳一声,将阿斗递给了明显不愿接过去的刘备,道:“幸得公子无恙!”

刘备心中本就有气,接过去后果然立马将阿斗一把扔到了地上,“为这孺子,几损我一员大将!”

阿斗不受控制的又吐了。

你不想接就别接啊!

亲儿子说摔就摔的吗!老子又做错了什么!

阿斗差点被摔回二十一世纪,眼睛里的圈还没转完,突然又感觉自己落入了一个温热的怀抱里。

原来是赵云一把扑到地上抱起了阿斗,见阿斗没事,这才向刘备泣拜道:“主公之恩,赵云肝脑涂地,不能报也!”

嗯……

被赵云及时救下来后,安然无恙的阿斗才在赵云怀里舒服的蹭来蹭去,勉强原谅了之前赵云无比感人的骑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六零时光美如画在线阅读第九章

    同一时间。夜幕之下。长安。皇宫。唐皇李世民正在太极殿里批阅着奏章。大唐初定,本来就是百废俱兴,一堆的事情等待着他去收拾。如今,又莫名其妙的有鬼怪陆续出现,到处祸害作祟,偏偏至今,整个天下都找不出一个能够对付那些鬼怪的人。“老天这是要绝我大唐吗?”李世民面带苦涩,无奈的放下手中的奏章。那是边疆的奏章。

  • 乔先生的吻在线阅读第三节

    带土穿着白绝化为的衣服,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都大幅度提升,疯狂的朝着卡卡西和琳的方向狂奔,原本内心充满黑暗的他接受了带土的记忆,心中出现了一点光明,这一点光明来自于琳。带土心中不断默念快点再快一点,远处急促的雷声仿佛也在催促着带土,空中不断降落的雨滴又令他的心一沉再沉,其实他的心中明白,这一次多半是救

  • 黑执事之唤梦人在线阅读第8节

    一个家族想要保持经久不衰,最重要的,便是需要保持活力,而活力的来源,便是家族中的年轻一辈,他们是家族的新鲜血液,唯有新鲜血液的不断涌入,作为家族的这台大机械,才能时刻的保持着运转。蓝羽家族虽然只是个小家族,但也必需保持新鲜血液的不断注入,而蓝翔他们这一代就是新的来源,只有他们成长起来,才能保证家族的

  • 网游之贼团老大第五章

    [你、你这是赤裸裸的威胁!简直卑鄙无耻!]蓝色小球没想到她如此邪恶,愤怒地弹跳起来。“谢谢你的夸奖,这是我的荣幸。”楚弄影风轻云淡地扬眉,似乎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蓝色小球从未见过如此狡猾无耻的人类,它纠结地权衡再三,还是答应楚弄影的提议,跟她达成短暂的同盟。蓝色小球蹦蹦跳跳道:[我可以帮你想办法,但你

  • 位面房间在线阅读第4章

    在被自家三哥损得体无完肤之前,敖寸心当机立断地拖着他去了龙宫拜见龙王龙后。她二人还没进殿,早已有小鱼将三太子敖玉回到西海、携三公主前来拜见的消息通报了进去。因此,寸心跟敖玉到时,龙王龙后并其余两位太子已在殿内等候。行了礼后还不及寒暄,自家爹娘哥哥在帮自己疗伤封自己法力的问题上没花一盏茶的时间便达成了

  • 六瓣梅之京华风云近我者甜

    第三章江南觉得自己可能魔怔了。顾不上鼻尖撕扯着神经的剧烈疼痛,这个时候蹦入她脑海的第一个想法居然是——如果让见过张牧淮腹肌的季暮雨出现在这里,不知道她会给面前这位哥的腹肌一个怎样的评价。江南私心觉得以季暮雨的不稳重,她一定会当场尖叫。“好看吗?”清冽懒散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淡然又疏离。色令智昏,有那么

  • 别听他胡扯之意外的同伙

    第四章意外的同伙今早,PK起来后并没有像昨天那么精神,显然是昨晚没睡好。在河边进行了简单的洗漱过后,抄起斧子,便去砍树了,为扩建庇护所准备材料。在远处森林缺口内继续砍树,随着PK砍树的越深入,另一个人也就越靠近PK。PK砍了会儿树后,在原地稍作休息,不经意看到了一个名牌。PK眯了眯眼睛,当他看清名牌

  • 当杂役弟子那些年之第五章

    事实上在晚餐结束后,安妮不但如愿以偿吃到了大号香蕉船,还在邓布利多的慷慨下打包了一个给巴乔带了回去。在和巴乔确认了他的新地址后,安妮这才随着邓布利多和斯内普到了一个偏僻的巷子里。巴乔跟在他们身后探头探脑的,两手揣在了裤兜里,安妮确信那里一定有什么东西。说真的,今天的事的确是够梦幻的,也怪不得巴乔会心

  • 末世之我为火影狂第6章在线阅读

    魏无羡和蓝忘机纷纷望向萧如拭。萧如拭神情一凛,眉宇间衔了几分深浓的狠色。薛洋扬了扬细长邪魅的眼睛,有趣地打量着萧如拭,开口道:“怎么?我说的不对么?澶渊萧氏宗主和温若寒私交甚好,还有亲上加亲的意思,萧姑娘,我说的不对么?”“还轮不到你来妄论我萧氏!”萧如拭心中一阵阵发紧,曲起眉心开口驳了一句。薛洋从

  • 花边轶事第十章

    是药师丸。钱文正看他走上来,三步并两步的,像有什么事和陈醉商量,果不其然,他横了钱文正一眼,让他走开,然后站到他的位置,贴着陈醉说:“军部今天做了个小汇报,你手里有个‘顶针计划’?”听见那个代号,钱文正骤然睁大眼睛。陈醉那只烟抽完了,笔直地站着,单手扶着栏杆,一个极精彩的侧影,药师丸可能是累了,疲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