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太子妃篡位了!在线阅读第1节

2021/5/4 10:45:38 作者:知雁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太子妃篡位了!
太子妃篡位了!
作者:知雁来源:晋江文学城
又名【做什么皇帝,做皇后吧】太子满心以为斗倒了虎视眈眈的兄弟们,就可以顺利接任皇位,休掉“男人婆”的太子妃,大开后宫,走向人生巅峰!“醉卧美人膝,醒掌……”结果下属来报,“报告太子,太子妃篡位了!”太子惊翻,连说三个“她!她!她……”下属又报,“报告太子,太子妃是男的!”太子晕倒……1.男扮女装腹黑攻vs美丽无双傲娇受。2.甜宠微虐,he.3.此文不坑,放心入。4.下本预收→《论单身狗的自我修养[快穿]》

霖市位于碧波江畔。每至春日,整座城仿佛笼罩在微凉的水汽里,潮湿而清新。

在这个最普通不过的阴天,市警察局里,却有一丝不同寻常的躁动。

因为刑警大队来了两个年轻的见习女警。

这本来不是什么大事。然而两个女孩在办公室里坐了一会儿,就引来不少警员在门外探头。

因为她们看起来很特别。

年轻刑警赵寒,是这次的实习联络人。此刻,他也跟其他同僚一样,看着面前的两个女孩,有点发愣。

一个很美,一个……很怪。

坐在左边的叫姚檬,公安大学犯罪心理学研究生。长发大眼,穿着简单的白衬衣牛仔裤,也像青春杂志上走出来的模特。她的简历上还有一大堆荣誉:级奖学金、优秀学生干部、校电视台明星主播、演讲比赛十佳选手……

赵寒预感,她会毫无悬念的成为霖市新的警花。

而另一个叫许诩的……

从简历看,许诩的成绩很出色,年年稳居全院第一。

可赵寒很怀疑,她是怎么考上警校的。她有一米六吗?那么瘦小一个,即使端坐在椅子里,也像个未成年少女。而且皮肤苍白得没有血色,五官也长得很“轻描淡写”。乍一眼望去,像……对了,像美剧里的吸血小僵尸。可她偏偏穿了非常正式的黑色长风衣,衣服的下摆都到了脚踝,跟稚嫩的长相一点都不搭,令她看起来有点怪,又有点可笑。

还有她的名字,许诩,是念xuxu吧?

嘘嘘?

赵寒有点想笑,但他一向是个腼腆厚道的年轻人。于是保持温和的表情,把目光从许诩身上移开。

刚要说话,许诩却抬头望了他一眼。

这一眼让赵寒微微有点发愣。

之前聊了几分钟,大多数时候是姚檬跟他在说话,许诩一直沉默着,甚至好像没有正眼瞧过他这位前辈。

可现在他才发觉,她的瞳仁特别的黑,黑得有点渗人,眼神非常平静,不卑不亢。

那感觉……仿佛她已经洞悉了他的想法,他心中对她的评判。

然而一转眼,她又微垂着头,还是那副苍白恹恹的样子。

赵寒轻咳一声:“季队这几天请假不在,等他回来后,会确定你们俩的见习老师。”

姚檬眼睛一亮:“是整个大西南区,破案率最高的季白前辈?”

赵寒笑着点头。

“他会是我们的老师吗?”许诩忽然插嘴,她连声音都是弱弱的细细的。

赵寒:“这个要季队回来定。”

年轻女警们私下有个说法季白看起来温文尔雅,可相处久了才知道,他人长得有多帅,心肠就有多硬,无论是对罪犯,还是对心仪他的女性。

所以,尽管局长口头交代过,要让这两位高材生,跟着刑警队副大队长季白,和另一位资深警察实习。但赵寒了解季白的性格,他怎么可能有耐心带见习生?还是柔弱的女见习生?

“我是你们的实习联络人,有任何事都可以找我。”赵寒说,“这是一份实习须知。”

两人接过,都看得很专心,眉宇间的书卷气倒是同样的明显。赵寒等了一会儿,见她们没有疑问,就好奇的问:“聊句题外话,你们是学这个的,觉得心理分析在破案中用处大吗?”

他话音刚落,姚檬就答了:“我觉得有用啊。不过我们只掌握些理论,实际运用还差得远呢。所以今后还要多多请教赵警官你。到时候别嫌麻烦。”

赵寒顿时笑了:“别客气,咱们互相学习。”

他又看向许诩,可她只淡淡点头:“我同意。”

然后就闭嘴了,好像不愿多讲一句废话。

赵寒有些无奈,暗想这姑娘还真不会来事儿,今后工作中只怕会碰壁。

一旁的姚檬还是微笑着,像是已经习惯了许诩的冷漠,只是望向赵寒的目光,透出些无奈的歉意。

不过赵寒也没太在意,半开玩笑说:“你们分析分析我,看说得准不准?”

普通人总是把心理分析,看成跟算命一样玄乎的东西,这位性格略为鸡婆的年轻警官,也不能例外。

姚檬眨了眨眼:“赵哥,这是个考题吗?”

“就当是你们见习期间的第一个考题。”

队里其他人都开会或者外出了,只有他们三个。午后蜜色的阳光从窗户射进来,办公室里明亮又空旷。

赵寒被她俩上上下下打量着,不禁有些局促。

许诩的目光首先回到他脸上,清清冷冷的。赵寒以为她要开口了,谁知她依旧沉默着,只将手搭上了膝盖,仿佛习惯性的、轻轻的一下下敲着。

小小的个子,却做着大男人的动作。且那手指格外纤细苍白,仿佛随时会断掉,让赵寒有点说不出的不舒服。

过了一会儿,姚檬的视线也回到他脸上,跃跃欲试的样子。

“谁先说?”他问。

就在这时,许诩看了姚檬一眼,淡淡的样子。

姚檬似乎并没注意到,只看着赵寒:“要不我先来吧。”

赵寒看到这个细节,有点奇怪大家第一次见面,能从他身上分析出来的东西,肯定有限。先说的人,自然占了优势。

她们虽然是同系学生,但看起来关系并不亲密。许诩有意让姚檬先说,为什么?

这时姚檬开口了:“首先,你是个看似随意,实则有条理的人。你的桌面很凌乱,但仔细看,会发现所有文件是按时间顺序排列,再按案件类别排列;还有你给我们的那些文件,也整理得相当清楚;

其次,你很好相处、并且很能为对方着想。这一点不光从你的言行举止看出来,我还注意到,你给我们的这份实习须知,不是官方文件,而是你专门为我们撰写准备的。因为里面用到很多口语,而且特意标明了女生宿舍、饭店,甚至还有购物商场的位置……”

她说到这里,赵寒已经笑了,愉悦明朗的笑。

姚檬仿佛受到鼓励,语气也变得轻快起来:“……第三,你有个女朋友,因为你戴了条很漂亮的项链。刚才跟我们说话的时候,你无意识的摸过几次,并且表情变得明显柔和;

第四,你很好学,虽然你让我们分析你是出于兴趣,但当我开始讲的时候,你听得很专注,眼球转速也明显加快,说明你在思考;最后……“

姚檬从桌上拿起一个相框,笑容灿烂:“你很为自己的工作感到自豪,并且敬业度很高。这几张警队团队活动的合影,整齐放在桌上最醒目的位置。暂时只能分析这么多。说得不对的地方,你别见怪啊。”

赵寒笑:“我没你说得那么好。但是你分析得很精彩。”

姚檬的笑容更甜了,端起茶喝了一口,两人同时看向一直沉默的许诩。

许诩还是一副老僧入定模样,没有任何表情波动。只是手指停止了敲膝盖,平平稳稳的放了下来。

赵寒莫名的随着她这个动作,松了口气。但他很好奇,现在姚檬说得又全面又准确,许诩还能说出些什么?

难道又来一句,我同意她的观点?

他很疑惑,这姑娘到底是不爱表现,还是肚子里其实没货?

像是要印证赵寒心中所想,许诩开口了:“我同意她的观点。”

赵寒顿时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

谁知这时许诩继续说:“我再补充几点。”

赵寒还没回神,就望见那双冷冰冰黑漆漆的眼睛,抬起看着自己。

只是,她似乎有点不太习惯跟人长时间对视,很快又垂下眼,避开赵寒的直视。不过她的语气很沉静,听起来倒是有种与众不同的低柔,颇为悦耳。

“你的确有女朋友,但是确立关系不超过三个月。

今天是她的生日,你送她的礼物,就放在右边第一个抽屉里;

你的右臂近期受过伤;

你有个姐姐,长得不错……”

听到这里,赵寒已经愣住了,脑子里忽然冒出个念头难道她调查过他?

这时许诩却伸手,手指滑过桌面最左侧的一个相框,停在旁边的打火机上。低头凝视了一会儿,似乎有了一丝笑意:

“放在你桌上最醒目位置的,不是相框,而是这个限量版Zippo打火机。

你跟季队的私交不错,你非常的尊敬他。这个打火机是他送你的。也许是你的生日,也许是你的某次晋升。

后来,你找了个机会,回赠给他一双价值不菲的球鞋。”

说完这些,她抬眼看着赵寒:“赵警官,心理分析研究的是可能性。这些是我认为可能性最大的一些结论。”

她的语气依旧平淡冷静,但望向赵寒的目光,还是流露出隐隐的期待和急切。仿佛在期盼赵寒揭晓答案的此刻,终于还是透出了几分学生的青涩。

赵寒瞪大眼:“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

一旁的姚檬一直端着茶杯,这才轻轻放下,笑着说:“赵哥,许诩很棒的。”

这时,许诩却露出了浅浅的笑。原本老气横秋的眼睛里,仿佛忽然生出些湛湛的波光。苍白的脸颊,也染上一抹晕红。

而赵寒望着她今天第一个笑容,脑海里忽然闪过个念头难怪她刚才让姚檬先说。因为她很清楚,自己若先开口了,姚檬才会无话可说。

下班铃响的时候,赵寒独自坐在会议室里沉思。

若说姚檬的那些推断有据可依,许诩的结论就完全是天马行空了。可她偏偏都说对了,只除了一样,他没有亲姐姐,只有个堂姐。堂姐确实漂亮,而且跟他关系很亲近,跟亲姐姐差不多了。

后来,许诩详细解释了分析过程,赵寒的心情又有点无法形容因为她的推断过程竟然如此简单。

平复了一下心情,赵寒拨通了季白的手机:“头儿。”

季白是北京人,这次是回家探亲。约摸是在外头,电话那头有很多人声。过了一会儿,季白含笑的声音才传来:“说。”

“队里分来两个见习生,我今天见了,都特别优秀。已经把简历发给你了。对了,局长说,让你带一个。“

季白声音里的笑意更深了,可他的回答却凉薄得让赵寒郁闷:“我很闲吗?没兴趣。”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八戒才是大师兄在线阅读兰蔻?蓝蔻

    南庆国都,京都。盛宝巷的最深处,有一家蓝姓公爵府,自庆国开国时期其祖先随着开国皇帝南征北战,在开国皇帝坐稳帝位之后便上缴了兵权,从此,世代为军,听从调遣。然而,南庆以武立国,可惜在文采之上便稍微逊了那么一点点,尤其是现在北齐有文坛大家庄墨韩,南庆在文治方面就更抬不起头了。于是,自从上一辈靖武公开始,

  • 长剑问天在线阅读第二章

    最终云一点点散去了,雨也终于还是会停。火光也会漫漫的熄灭。次日清晨的太阳慢慢升了起来。小化天似乎听到耳边有人好多人在议论。迷茫中的他尝试着移动了下身体,一股剧痛袭来让他多少清醒了一些。他漫漫的睁开了眼睛,看到身边围着一圈人,对这理指指点点议论纷纷。看来自己昨天夜里似乎在次昏迷了过去。至于自己为什么会

  • 魔魅古武在线阅读第二章

    本来我想着易牙踢馆子想踢就踢吧,既然老爹能够带老婆出去浪,毫不犹豫地把空桑丢给我,那我何必要在意空桑有没有客人?反正咸鱼也挺愉快的嘛。结果他居然放出了饕餮。易牙不仅放出了饕餮,他那位不知名的主人居然打了扬州炒饭还试图污染《食物语》。这也就算了,反正这应该是我老爹应该操心的事情,我只需要负责让食魂们可

  • 第一神丹师在线阅读突如其来的战争

    妖皇纪第三十三纪元中,妖族领袖星妖与人族领袖星皇携无尽浩瀚之威,同时相聚光宇大世界,应时间尊者预言,这两个斗了无数个时代的巅峰大族,终于决定放下成见,联合一切共抗外敌。最终,在妖皇宇宙万族的见证下,宇宙纪元大联盟成立,并在无数大能的见证下,宣布光宇大世界为所有智慧生命的新的中心,而两族作为诸天万域当

  • 问道武尊在线阅读定心

    第二天,天刚刚亮,就听到外面吵吵嚷嚷的。负责照顾我们的老太监慌慌忙忙的跑过来推开了我的门。“怎么回事,外面吵什么?”我还有些迷糊,微微睁眼的问道。“公子,你可赶紧起来看看吧。新上任的威小将军在您的门外都跪了半个时辰了。”“威小将军?谁啊?”因为刚刚醒来,一时没想起来他说的威小将军是谁。“还能是谁啊,

  • 纵横仙家之又见师尊

    天乾帝国皇宫议事殿外,皋月和许多人站在一起,等待皇帝的召唤。“宣,皋月进殿。”传话人的声音一个接一个响起,皋月带着刀来到大殿门前,在太监们的服侍下卸下了戎装,走入大殿之中。行礼过后,皇帝让人宣读封赏:“皋月,救主有功,赐封号破军独驹大将军,赏良田千亩,仆役千人,黄金万两,宅府一座,封为永平护城官。”

  • 我家有一个哆啦A梦之第一章(1)

    盛夏夜里暴雨如注,闪电撕扯开层层乌云,闷雷紧随其后,轰隆作响。平城油画院,中世纪教堂风格的玻璃彩色花窗氤氲出内里的通明灯火,《零度》今晚要在这里举办一场纪念创刊十周年的时尚慈善晚宴。晚宴前有一场谈话会,来宾或在展板前签名摆拍,或在闲聊。这样的场合,若是不和相熟的人呆在一块说笑些什么,难免显得尴尬又格

  • 丹符至尊第七章在线阅读

    见到谢安的那一刻,桓大司马觉得整个世界都疯了。那一日,桓大司马列阵新亭,坐在军帐之外,静静等待谢安的到来。他以拜谒皇陵为由入朝,率军驻于新亭,他知道,谢安石必定会受褚太后委托来新亭迎接他,而他早已为此准备好了隐藏于帐后的兵甲。想要走上更高的地位,他必须除掉谢安。虽然这对他而言并不是一件多么愉快的事,

  • 不死不休之苍云阁(9)

    柳家练武场偌大的场地以擂台为中心,擂台之下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兵器道具,兵器之外便矗立着一根根锈迹斑驳的木桩,隐约有着沧桑般的气息流露出来,透过那一片片斑驳,还可以看见几个手印但有一根木桩却显得与众不同,木桩锈迹斑驳,但没有丝毫别的哼唧,而在木桩的背面,有着用金笔写着的两个大字,柳宗很显然,属于柳宗的那

  • 江湖泪沧海情第五章在线阅读

    林小五浑然不知剧情已经失踪得像脱了缰的哈士奇,还在努力学习,按时打工,并且偶尔揣测,既然阿纲已经挂了,这苏妹子到底是要女票谁呢?自从那天和里包恩一起出去后,山本武就再也没有回来过,等到忙得昏天地暗的林小五注意到这一点时,已经过了至少五六天了,山本刚对此也没有什么担心的模样,看来应该是没事。山本武应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