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高武:被退婚的我回归昆仑之第九章(9)

2021/5/4 10:02:23 作者:乱丨 来源:飞卢小说网
高武:被退婚的我回归昆仑
高武:被退婚的我回归昆仑
作者:乱丨来源:飞卢小说网
“本以为是一段美好的姻缘,但是你们竟然如此市井,既然如此,我摊牌了,我不装了!”十八岁的陈晨接受系统的历练成为凡人,随着女友加入修炼小宗门后,他平静的对着因觉得自己是废物,所以前来羞辱退婚的丈母娘说道。言罢,陈晨脑海内的紫霄光芒万丈,宇宙为之震动,无数星辰湮灭。下一秒,一道威严古朴的声音响彻整个宇宙:“圣子出!天下定!”天降祥瑞,地涌金莲。无数存在于传说中的人物踏空而来,齐齐跪拜道:“拜见圣子!”丈母娘,卒!(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在请心理医生给章代秋诊断之前,弘卓自己先和对方聊了聊。

他想知道为什么章代秋会怕自己。

心理医生是一位近四十岁的成熟女性,有近二十年的从业经验。但是这样的案例,在她二十年的从业生涯里还是第一次听说。

她看着面前这个传闻中黑白通吃的弘氏家主冷静地描述完情况,不自觉地抚了抚西装袖口、腕上手表的动作,品出对方似乎有那么些焦虑和忐忑的情绪在里面——虽然对方已经极力压制。

她斟酌了一下才回复:“不瞒弘先生,这样的情况我也是第一次听说。”她仔细观察着对方的表情,语气尽量平和:“虽然医学上无法解释,但现实里,双生子们彼此之间确实会有一些微妙的联系,也许对方对您反应比较大是这个原因……当然,这也只是我的猜测,并不一定是真实的情况。只是其他的事情,可能需要等到我和对方接触一下才能知道了。”

弘卓面无表情点了点头,留下一句:“知道了”就转身走了,脸上纹丝不动,竟然没让对方再探查出丁点情绪。

只有回到了车上,弘卓才无声绷了绷嘴角。

双生子的互相感应?

如果是互相感应,那么章代秋应该像养子那样,根本不怕自己才对,又怎么会听了自己的声音就吓得心脏病犯了?

这是其一。

其二,就算双生子互相感应确有其事,一个从来没有听过自己声音的人,又怎么会因为听到自己一句话就吓得犯了心脏病?

何况弘灵玉他分明是这个世界上最不怕自己的人。

才会时时刻刻挂着憨甜笑意,目光处处追随自己。

虽然是这么告诉自己的,心里却有个压不下的声音这样说:你对弘灵玉哪里好,值得让对方不怕你?

想到这里,弘卓拿出手机发了条短信给肖正平——“给我重新找个心理医生。”

弘灵玉再次醒来时,是第二天的黄昏。

外头是漫天红霞,屋内暖气开的很足,病床床脚斜对着的沙发上坐着个陌生女人,床头还有个护工模样的人,正在整理床头的那些水果篮。

脑海里这几天的片段被连接起来,弘灵玉大概猜到了自己人在哪里。

他脸上初睡醒时候的迷茫瞬间就散的一干二净,目光带着戒备望向沙发上的陌生女人。

这个人是谁?他从前在弘氏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到底发生了什么,弘卓竟然找到了他?对方是看到自己的脸单纯的意味自己是本来已经死了的“弘灵玉”,还是查到自己的双胞胎哥哥章代秋身上?带自己回来又是想做什么?

再替他挡一次子弹?

将弘灵玉从初醒到此刻的各色表情收入眼中,沙发上的人慢慢往床边走来,停在一米以外的距离,露出一个很有亲和力的笑容,柔声说:“我叫谭敏歆,是个心理医生。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弘灵玉不答她,扭头看向窗外,余光里瞥见床头的水果篮上有张卡片,落款竟赫然是章忠志&阮亚杏。

一个为了钱可以抛弃亲子的情妇和一个眼里只有权势的男人,这两人如果育有一子,正好和豪门养子长得一样,这两人会做些什么?

卖子求荣。

果然是这样。

弘卓不是那么愚蠢的人,肯定是自己的这对好双亲发现了当年遗弃的孩子是豪门养子,于是想方设法上赶着把剩下这个也送了过去。

谁又能想到,即使他死了一次,他也逃不开落入地狱的下场。

窗外残阳如血,仿若坠入地狱前最后的曙光。

“……我的,我觉得你倒是可以试一试,你觉得呢?”自称名叫谭敏歆的心理医生似乎一直在试着和弘灵玉说话,只是对方看不到夕阳之后就垂眸看着自己的手掌,对于她的话完全隔绝在自己的世界之外,一点反应都没有。

感受到对方明显的戒备抗拒,谭敏歆也不勉强,又说了两句话就起身离开了。

病房外面,有个男人站在门边,借着刚刚门半掩的缝隙一直听着房里的动静,却始终没有等到病床上的人开口说哪怕一个字。

谭敏歆看着对方,轻轻摇了摇头。

弘卓示意对方跟着自己,把人带到了贵宾室。

“有什么办法能让他不怕我?”弘卓问,长腿交叠在一起。

谭敏歆微微摇了摇头:“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首先……”

弘卓放下交叠的腿,上半身微微前倾,眼神和动作间极具压迫力:“要快。只要不伤到他,什么办法都可以。”

谭敏歆有些不赞成地皱眉:“我不建议这样。如果不清楚对方是什么原因排斥抗拒你就贸然要对方接受你,过程当中会充满不确定性,说不定会弄巧成拙,反而伤害对方。”

可弘卓显然不是一个讲道理的甲方,他只轻轻压了压下颌,目光平视谭敏歆,面无表情地说:“你以为我问什么付钱请你?”

这话听得谭敏歆一愣,差点就没气笑了,但她还是保持了自己的职业素养,不顾对方冰冷和强势的气场,又陈述了一遍风险,并表示希望弘卓好好想想。

后者显然是习惯了发号施令,毫不犹豫地表示不用再想,让她尽快想出办法让章代秋不怕他。

谭敏歆心情复杂地想:不知道病房里那个年轻人到底是造了什么孽,被这么个瘟神盯上了?他是欠了他钱还是骗了他人,怎么就要受这些罪?

在病房里醒来已经好几天了,衣食住行每天都有专门的护工保姆小心呵护着,可当他想要走出房间的时候,都会被门口的保镖拦回来。

这算什么,监|禁吗?

弘灵玉无事可做,好在这件病房足够豪华,窗台正对着医院的花园,于是他便在可以下床之后抱着枕头挪到了窗台边,看着医院中各色人来人往,看着那些病人在楼下散心。

他也只能看着而已。

“章代秋,过来吃药。”医生每天都准时过来喂他吃药,各种的大大小小的不知道是什么品类和名字的药,一次性他就要吃上五到十颗。

弘灵玉无动于衷地坐在窗台上,任由医生拉过他抱着枕头的手,把药送到他手里,然后看着他放到嘴里,再递给他一杯水。

只是今天医生递水的动作慢了一点。

嘴里的药多含一会儿就会有些犯苦,他扭头看了眼医生,想要知道为什么还没给他递水,却发现今天医生身后还跟着一个人。

对方也是一身白大褂,头上戴着帽子,脸上口罩盖住整个口鼻,只留下一双眼睛。只是对方背脊格外笔挺,白大褂的袖子在他的胳膊上有些短,露出里头一小截衬衣,略微有些违和。

弘灵玉下意识盯着对方递来水杯的手,看着对方手臂抬起,他刚要去接水杯,却凭着窗外投进来的阳光发现对方袖口底下的手腕上有只手表。

他接水杯的动作就这样一顿,整个人往后一缩,抱紧了怀里的枕头,大脑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呼吸却已经急促了起来,头也埋到枕头里。

水杯砸在地面,瞬间四分五裂,里头的水溅了对方一裤腿。

医生立刻上前检查弘灵玉的情况,而弘卓看着章代秋蜷缩起来的纤瘦背脊,不知怎的脑海里突然回忆起了另一幕。

那是几年以前的一个夜晚,似乎是弘氏老宅的电路出了些问题,无法正常用电,他就出去住了几个晚上。再回宅子书房里处理公务的时候,听见自己书房的小隔间里头居然有声响。

他那时以为有人闯到了自己的地盘,枪都捏在了手里,耳朵贴到门上的时候却听见了虚弱的、极轻的呜咽。

听声音,像是他的养子弘灵玉的声音。

于是他打开门,看见正对着小隔间门的角落里,弘灵玉抱着一枚枕头,脑袋深深地埋在里面,露出的后颈皮肤几乎同枕头的布料一样惨白,他的衣料紧紧贴在背后,部分已经被汗濡湿,描绘出对方格外纤瘦的、一节一节都能让人看清楚的脊骨。

“弘灵玉?”他就这么喊了一声,角落里发着抖小声呜咽的少年便如同终于找到了救赎,惨白着脸昂头迎光望向自己,眼中积攒许久的泪珠骤然落下,张了张嘴,小声唤了声父亲,晕厥了过去。

同样的姿势,同样的背脊,同样的颤抖。

弘卓后退两步,竟然像是落荒而逃一样离开了病房。

他靠在病房外的墙壁上,用力拧着眉头,一只手扶着额。

他这一年从回忆里找出许多事情,原以为自己记得的事情很多,可这一刻才突然觉得,自己记得的也许不是很多,而是——太少了。

那一次弘氏老宅停电,他出去了多久?弘灵玉在书房的小隔间里又被关了多久?

两天。

两天两夜。

弘卓用力地搜寻着回忆,大概确认了时间。

为什么两天两夜都没有人发现自己书房里关了个人?

可这个问题,只有弘卓自己最清楚。

自从早年有两个投靠了别家的叛徒潜入他书房想要盗走资料,他的书房就成了整个弘氏老宅上下戒备最森严的地方,除了他自己和老管家钱伯,还有自己带着进去的弘灵玉,再没有第四个人可以进去。

除了钱伯,没有任何人有机会发现弘灵玉被关在里面。

而钱伯那时被他打发走先处理老宅电路的事情,那时弘灵玉正在书房小隔间里睡觉,他全然忘了此事,钱伯一走,他也就走了,完全将小隔间里的弘灵玉忘在脑后。

他后来问过一句钱伯,钱伯却一脸内疚的自责说,他不知道弘灵玉在小隔间里,还以为弘灵玉跟着他走了,才没有去检查小隔间。

如今想起来,真正要为这件事自责内疚的,又哪里该是钱伯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六零时光美如画在线阅读第九章

    同一时间。夜幕之下。长安。皇宫。唐皇李世民正在太极殿里批阅着奏章。大唐初定,本来就是百废俱兴,一堆的事情等待着他去收拾。如今,又莫名其妙的有鬼怪陆续出现,到处祸害作祟,偏偏至今,整个天下都找不出一个能够对付那些鬼怪的人。“老天这是要绝我大唐吗?”李世民面带苦涩,无奈的放下手中的奏章。那是边疆的奏章。

  • 乔先生的吻在线阅读第三节

    带土穿着白绝化为的衣服,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都大幅度提升,疯狂的朝着卡卡西和琳的方向狂奔,原本内心充满黑暗的他接受了带土的记忆,心中出现了一点光明,这一点光明来自于琳。带土心中不断默念快点再快一点,远处急促的雷声仿佛也在催促着带土,空中不断降落的雨滴又令他的心一沉再沉,其实他的心中明白,这一次多半是救

  • 黑执事之唤梦人在线阅读第8节

    一个家族想要保持经久不衰,最重要的,便是需要保持活力,而活力的来源,便是家族中的年轻一辈,他们是家族的新鲜血液,唯有新鲜血液的不断涌入,作为家族的这台大机械,才能时刻的保持着运转。蓝羽家族虽然只是个小家族,但也必需保持新鲜血液的不断注入,而蓝翔他们这一代就是新的来源,只有他们成长起来,才能保证家族的

  • 网游之贼团老大第五章

    [你、你这是赤裸裸的威胁!简直卑鄙无耻!]蓝色小球没想到她如此邪恶,愤怒地弹跳起来。“谢谢你的夸奖,这是我的荣幸。”楚弄影风轻云淡地扬眉,似乎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蓝色小球从未见过如此狡猾无耻的人类,它纠结地权衡再三,还是答应楚弄影的提议,跟她达成短暂的同盟。蓝色小球蹦蹦跳跳道:[我可以帮你想办法,但你

  • 位面房间在线阅读第4章

    在被自家三哥损得体无完肤之前,敖寸心当机立断地拖着他去了龙宫拜见龙王龙后。她二人还没进殿,早已有小鱼将三太子敖玉回到西海、携三公主前来拜见的消息通报了进去。因此,寸心跟敖玉到时,龙王龙后并其余两位太子已在殿内等候。行了礼后还不及寒暄,自家爹娘哥哥在帮自己疗伤封自己法力的问题上没花一盏茶的时间便达成了

  • 六瓣梅之京华风云近我者甜

    第三章江南觉得自己可能魔怔了。顾不上鼻尖撕扯着神经的剧烈疼痛,这个时候蹦入她脑海的第一个想法居然是——如果让见过张牧淮腹肌的季暮雨出现在这里,不知道她会给面前这位哥的腹肌一个怎样的评价。江南私心觉得以季暮雨的不稳重,她一定会当场尖叫。“好看吗?”清冽懒散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淡然又疏离。色令智昏,有那么

  • 别听他胡扯之意外的同伙

    第四章意外的同伙今早,PK起来后并没有像昨天那么精神,显然是昨晚没睡好。在河边进行了简单的洗漱过后,抄起斧子,便去砍树了,为扩建庇护所准备材料。在远处森林缺口内继续砍树,随着PK砍树的越深入,另一个人也就越靠近PK。PK砍了会儿树后,在原地稍作休息,不经意看到了一个名牌。PK眯了眯眼睛,当他看清名牌

  • 当杂役弟子那些年之第五章

    事实上在晚餐结束后,安妮不但如愿以偿吃到了大号香蕉船,还在邓布利多的慷慨下打包了一个给巴乔带了回去。在和巴乔确认了他的新地址后,安妮这才随着邓布利多和斯内普到了一个偏僻的巷子里。巴乔跟在他们身后探头探脑的,两手揣在了裤兜里,安妮确信那里一定有什么东西。说真的,今天的事的确是够梦幻的,也怪不得巴乔会心

  • 末世之我为火影狂第6章在线阅读

    魏无羡和蓝忘机纷纷望向萧如拭。萧如拭神情一凛,眉宇间衔了几分深浓的狠色。薛洋扬了扬细长邪魅的眼睛,有趣地打量着萧如拭,开口道:“怎么?我说的不对么?澶渊萧氏宗主和温若寒私交甚好,还有亲上加亲的意思,萧姑娘,我说的不对么?”“还轮不到你来妄论我萧氏!”萧如拭心中一阵阵发紧,曲起眉心开口驳了一句。薛洋从

  • 花边轶事第十章

    是药师丸。钱文正看他走上来,三步并两步的,像有什么事和陈醉商量,果不其然,他横了钱文正一眼,让他走开,然后站到他的位置,贴着陈醉说:“军部今天做了个小汇报,你手里有个‘顶针计划’?”听见那个代号,钱文正骤然睁大眼睛。陈醉那只烟抽完了,笔直地站着,单手扶着栏杆,一个极精彩的侧影,药师丸可能是累了,疲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