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宁王朝第九章在线阅读

2021/5/4 11:12:56 作者:铜锣烧 来源:飞卢小说网
宁王朝
宁王朝
作者:铜锣烧来源:飞卢小说网
首出庶物,万国咸宁,一普通大学生因绝症,意外在末世重生,且看他如何从*根逆袭,横扫六合,开辟锦绣前程(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

未来男朋友?时雾一滞,说不出话。

这男人,段位真的是高。

从厨房回宿舍的一路上,时雾脑海里充斥着的,全是这个想法。

他揽在自己肩上的手,说话时稍微拉近的距离,时不时冒出说出一句让人没法儿接的话。

可是……却又不会让人想要拒绝,也讨厌不起来,甚至还有点儿脸红心跳。

时雾深吸一口气,稳了稳心神,忍不住伸手贴了贴自己的脸,明显攀升的温度,不知道看起来已经红到了什么程度。

走到宿舍大门口,顾晏沉才松开揽着时雾的手,将门推开一条缝,先把时雾让进去,自己在外面收了伞,才又从门缝中挤进来,手脚利落地将门锁上。

这一路,像是打仗一样。

进了门,两人都松了一口气。刚刚顾晏沉说了那样的话,时雾还有点不敢看他,只悄悄斜着眼睛去瞄,才发现他刚刚在厨房好不容易干了一点儿的衣服又全都被雨打湿,头发往下一点一点地滴水。

她张张嘴,想说什么,却没说出来。

顾晏沉没在意,随意甩了甩头发:“走吧。”

“哦。”时雾应一声,也随着他往前走。

到了顾晏沉宿舍门口,估计纪寒钟已经睡了,门都锁了。他曲肘,笃笃笃敲了两下。

夜很静,敲门声格外引人注目。

时雾突然没来由地有点心虚,她刻意放轻声音向顾晏沉道晚安,然后蹑手蹑脚地回自己宿舍。

往前走了几步,她突然想起顾晏沉那一身一头的雨水,本来想着算了,但刚刚他在外面又那么护着她,心里过意不去。

只好又折身返回,磨磨蹭蹭地站在他面前。顾晏沉见她这样,挑了挑眉,眼里的疑惑显而易见。

“那个……”

时雾话刚出口,他宿舍门啪地一声打开,纪寒钟的头探了出来。

手里捏着手机,屏幕上正是游戏的画面,各种枪炮,打打杀杀。他都没空看门外是谁,眼睛紧紧黏在手机上,开了门便又急急匆匆地往里走。但都这个点儿了,除了顾晏沉还能有谁。

“我说你干嘛去了啊,大半夜的,怎么就这么跟人妹子跑了,留我一个人独守空房……”

“你们俩不会是……嘿嘿……”

打游戏也堵不上纪寒钟的嘴,还一个劲儿地吐槽顾晏沉。他最后那句话,再加上他故意发出的怪笑,怎么听怎么少儿不宜。

时雾站在门口,本来就红的脸又添了几分艳丽。

她有点手足无措,呐呐地不知道说什么。条件反射一般抬头去看顾晏沉。

他也在正低头看向她,眼睛清亮含笑,好像藏了无数颗星星。

这下,她更说不出话来了。

房里的纪寒钟眼睛从游戏上挪不开分毫,却也奇怪顾晏沉怎么站门口这么老半天还不进来,催促道:“进来锁门。”

时雾听了这话,才发觉自己好像又在他面前走了神。

太丢人了……

她猛然垂头,蚊子嗡嗡一般小声说了一句:“记得换衣服,擦干头发。”

顿了顿,又补充:“别忘了让他们喝姜茶。”

说完之后,也不顾是不是要放轻脚步声,急匆匆地转身跑回自己宿舍。

纪寒钟乍然听到一道女声,还以为自己幻听,支棱着耳朵又等了一会儿,才想起来扔掉手机跑到门口看。

他沉哥正像保安似的在门口站着,笑得跟个傻子一样,嘴角都快咧到耳根去,白皙的脸上都有一层薄红。就是怎么头发衣服都湿了个透,像刚从游泳池游了十几圈爬出来的一样。

再往旁边一看,那个叫时雾的未来小嫂子,也脚步匆匆地往自己宿舍跑,从后面都能看到耳根子红,背影都无比羞涩。

纪寒钟“啧啧啧”几声,背起手来,绕着顾晏沉踱了几步,那样子,下乡巡查的老干部似的。

顾晏沉理都没理他,伸手将他拨到一边儿去,径直进了宿舍,将怀里抱着的一杯青柠蜂蜜水放在桌上,又从裤兜里拽出来好几袋子姜茶。

这才将身上湿了的T恤脱下,又找了条毛巾,擦拭身上的水迹。

纪寒钟总是耐不住寂寞,看着他沉哥哆啦A梦一样什么东西都往出掏,凑到顾晏沉旁边,眉眼里尽是打趣:“我说沉哥,这大半夜的,你和小时嫂子干嘛去了?”

“这吃的喝的,怎么什么都有……”

“你俩一起出去得有半个多小时了吧,这时间……”说着,他看看顾晏沉正在擦头发上的水的动作,突然想到了什么,不怀好意地撞撞顾晏沉的肩膀,“沃日,你们不会是……”

“雨中play啊沉哥,玩得也太大了吧……”

纪寒钟又盯了盯桌子上的青柠蜂蜜水和姜茶:“啧啧啧,你也老大不小了,得注意着点儿身体,这雨中虽然刺激,但太容易着凉了……”

“所以小时嫂子给你姜茶,让你驱驱寒气,赶紧又生龙活虎起来?”

他一个劲儿地自顾自猜着,顾晏沉理都不理他,不仅不搭话,一个眼神儿都不给他。

纪寒钟凑到桌前,捏起一袋姜茶左看右看:“不过,我刚刚怎么听小时嫂子说,要你记得让‘他们’都喝啊。”

“我是不是也算是‘他们’?”

纪寒钟自己都被自己的逻辑折服了 ,越想越觉得自己说的有道理,兴冲冲地捏着一袋姜茶就要找杯子。

才往前跨了一步,整个后衣领就被提溜了起来。

“沃日,沉哥你干嘛啊!”这突如其来的失重感,纪寒钟一惊,喊叫起来。

顾晏沉没说话,另一只手灵活地伸到纪寒钟不自觉举起来的手心前,将那袋姜茶揪了出来,这才松开了钳制着他的手。

好像是怕他再拿,顾晏沉又将桌子上的青柠蜂蜜水和姜茶,全都一股脑地拢到了自己这边来,动物划分领地一般,□□裸的占有欲。

这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纪寒钟看得呆愣,还没反应过来。

所以他刚刚整个人被提起来,就是因为那一块五一袋的姜茶?

……

纪寒钟气愤极了,冲顾晏沉举起小拳拳:“沉哥,你这样不对!”

“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

“你竟然为了一个女人的一块五一袋的姜茶,这么对你兄弟!”

“我要求辞职!”

他义愤填膺,极其愤慨地为自己发声。可顾晏沉却根本没在听。他拧开玻璃杯盖,浅啜了一口青柠蜂蜜水,享受地眯了眯眼。

然后望着脸色涨红的纪寒钟,吐出一个字:“哦。”

纪寒钟:“……”

——

时雾像屁股后面有人在追一样火急火燎地跑回宿舍,迅速将门一关,连灯都没来得及开,就整个人顺势贴在了门后,深深呼吸了几口。

刚刚真的好尴尬。

她现在回想起来刚刚的场景,还有纪寒钟说的话,她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算了算了,反正他的话除了顾晏沉,也没有别人听到。

时雾平息了一下心情,正准备摸黑爬上床,就听见下铺的郭筱晨迷迷糊糊地咕哝了几句,好像要醒来。

她顿了顿,开了灯,郭筱晨迷蒙困倦的眼睛也随之睁开。

“你怎么醒了?”时雾放轻了动作,保持着踩上爬梯的动作没敢动。

郭筱晨直起身来,揉了揉眼睛,还没清醒:“有点渴,想喝水。”

听了这话,时雾失笑,又从爬梯上下来,将桌子上晾着的凉白开给郭筱晨端了过来,递给她。

郭筱晨这人,平日里风风火火,男孩子性格,办事也利落,也只有在晚上睡觉的时候,才会这么迷迷糊糊,有一种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的傻样儿。

郭筱晨喝了两口水,被那凉劲儿一灌,一下子清醒了几分。她将杯子递回给时雾,这才想起来问:“你怎么还没睡?”

说着摸出了手机,看了看表,已经马上十二点。

时雾还没回答,她已经皱起了眉头:“去送个姜茶怎么这么久?”

时雾笑笑,将杯子放回到桌子上。返身上了爬梯,关了灯,径直上了床。

随随意意回答了一句:“耽误了一会儿。”

郭筱晨想说点什么,却有点犹豫,支支吾吾地半晌说不出口。时雾晚上的时候就发现了,她今晚一直不对劲,像是有什么话不好意思说。

时雾乐了,和郭筱晨认识这么多年,也没见她什么时候这么纠结过。她躺下,盖上被子,笑道:“想说什么就说啊,有什么不敢说的,咱们都认识这么久了。”

听了这话,郭筱晨才慢慢出声:“那什么,你真跟那谁……好了?”

“谁?”时雾一下没反应过来。

“就那谁……顾晏沉啊。”

时雾闻言,扑哧一声笑出来:“说什么呢你,我俩才认识几个小时啊……”

听她这么说,郭筱晨才放下心来,有点不好意思:“你们在一起干嘛了我也没看见,反正我听他们说的有鼻子有眼的,还以为你俩真在一起了……”

顿了顿,她又说道:“顾晏沉他们这一伙人,也挺野的,一人骑辆机车就要荒漠穿行了。看他们那样子,感觉也不怎么像是正道的……”

说来说去,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要表达个什么意思:“哎呀,我也不是说他不好,反正就是,我觉得他才认识你这么短时间,就又是干这又是干那的,也不知道人品到底怎么样……”

“我意思是你别这么急,万一他就是想艳个遇呢。”

听她这么颠来倒去地说话,时雾还真有点不习惯,她笑笑:“行了,你别担心,我又不傻,交男朋友又不是买菜,哪颗大白菜嫩我就选哪颗。”

郭筱晨还想说什么,时雾赶紧打断:“好啦,快睡吧,我心里都有数,明天还得早起呢。”

说完,时雾突然想起顾晏沉说他们那儿没热水的事儿:“筱晨,你有没有往顾晏沉他们那几个的宿舍里送热水啊?”

“送了啊,他们刚安顿好,我就给送了烧水壶过去,怎么了?”

时雾一滞:“没事没事,睡吧。”

郭筱晨不再说话,宿舍再次陷入一片寂静,只剩下雨声和风声,在室外尽情呼啸。

睡过去的那一瞬间,时雾昏昏沉沉的时候,她无比清醒地觉得,顾晏沉他,用心这么深,绝不是玩玩而已。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爱情公寓之糖浆在线阅读端倪

    紧张到恨不得加倍利用的时间往往过的极快,这几日,墨砚再感不到那几日在玉蟾宫陪她的悠长静好了。只是这雷光般yi闪而过的失落,yi摞文件又被府务放在了他的案桌上。他抬起久低的头冲对方颔了颔首,就又操起垂下的手腕,再次低下了头。疲惫过头,甚至有了血液不畅的眩晕。墨砚只好直起身,将脖颈靠在椅背上,用力按压着

  • 狼性总裁求爱记在线阅读第1节

    人若梅娇。正愁横断坞,梦绕溪桥。倚风融汉粉,坐月怨秦箫。相思因甚到纤腰。定知我今,无魂可销。佳期晚,谩几度、泪痕相照。人悄。天眇眇。花外语香,时透郎怀抱。暗握荑苗,乍尝樱颗,犹恨侵阶芳草。天念王昌忒多情,换巢鸾凤教偕老。温柔乡,醉芙蓉、一帐春晓。《换巢鸾凤》宋·史达祖江南,临安城。这个超级大都市,也

  • 在爱情公寓没有腰带怎么办第1章在线阅读

    夜,秋虫低喃,似母亲最温柔的低语,然,一声尖叫打破夜的宁静。啊——华卿痛苦地抱住脑袋,太痛了,仿佛要炸裂开来,她死了吧,一定是死了。谁能想到呢,这么多年,她的身体里竟生了那么多的虫子。偏偏就在临死前,她什么都忆起来了,一生磨难,一身的病痛都是有心人算计而来。一个微胖仆妇三脚并着两步,一路小跑进入内室

  • 万界共享男友系统之第三章(3)

    毕靖童在前边优雅地走着,冷锋在后面屁颠屁颠地跟着,他抬头看了看皎洁的月光,忍不住出声问道:“指导员好兴致呀,这大晚上的让我来陪您赏月哪?”毕靖童没忍住,笑出了声,也就此停下了步伐,原地坐下,拍了拍身边的土地,“坐!”冷锋不解地皱了皱眉,但也利索地坐了下来。“杀人什么感觉?”“啊?”毕靖童的话让冷锋摸

  • 娇宠(清穿)在线阅读第8节

    今天方璟钰来得有些早,因为安宓在大老远就看见了自己家别墅里灯光明晃晃的,与作息十分规律的邻居家对比显得有些高调。方璟钰一边时不时望着窗边,一边陪余妤聊着天。余妤见他心不在焉的,笑了笑,善解人意道:“是在为安小姐晚归而着急吗?”“不是。”方璟钰端起茶几上的茶水喝了下去,却没有笑出来。他只是在想,等安宓

  • 说好炒作完就散呢[娱乐圈]第十章在线阅读

    从拍卖会出来,风V云整个人轻飘飘的,“以后终于不用为生活担心啦!”的确,想想风V云在现实中的这十几年来,哪天不是过的贫困日子,有时候有了上顿没下顿;寒冷的冬天衣不遮体。幸好风V云自小练习天龙诀,要不是这样估计早就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乔宇下线后,立刻前往国际银行提款去了。本来,乔宇打算在大城市中买幢别

  • 天价闪婚:总裁宠妻太霸道在线阅读救出托尼

    东中,全世界最混乱的地方,势力错综复杂,在这种地方失踪,基本可以给人生画上句号了。飞机到达阿汗国机场的时候,时间刚好是上午,李耀下了飞机,坐上预约好的车前往附近的一个营地。上飞机前他就伪装了身份,形象是个沧桑的中年人。“另一个我,应该去斯塔克工业上班了,哈哈哈。”李耀心中想到。半个小时后,李耀到达了

  • 我爱发明:开局就玩量子传输在线阅读第三节

    宁宁宁舒:“不过大家需要稍等一会儿,因为这些做出来需要点时间。”我是老君的仙鹤:“不怕不怕,我们最不缺的就是时间。”宁舒赶紧拿起电话拨给前台:“你好,刚刚2828号房间点的餐,再给我来两,哦不,来三份。”毕竟自己也已经饥肠辘辘了呢。前台小姐姐简直惊呆了好不好?2828号房房主你身为一个妹子。居然敢一

  • 娱乐之最强老公在线阅读第十章

    自从水墨画有绝招后,伊人就允许他一个人出门了。至于绝招,额,咳..随机捕捉路人,而且大街上的那些巡街的警察小哥也都基本认识他了。连着近一个月的大雪终于停止了,临近年关,原本冷清的街道又开始热闹了起来。商业街的铺子正火爆,大多都是赶着最后的时间来采买年货的。水墨画无聊的想出来逛街,伊人正忙着指挥下人收

  • [综]周助,你就爱我吧因为摘花失去了小辣条

    穿越了重重人流阻碍,师徒二人终于抵达了小卖部。买了两杯小豆奶跟几根辣条之后,坐在两个小板凳上开始进行深刻的革命讨论。由于小卖部的老板是一个老爷爷,看上去有70多岁,两人也不避嫌地就在小卖部门口开始谈论,但是老爷爷虽然人坐在躺椅上,眼睛却很明亮看着这两个小娃娃。张木散先咬了一大口辣条,才说道“师傅,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