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我就是这么菜第10章在线阅读

2021/5/4 19:53:52 作者:想养一只布偶猫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就是这么菜
我就是这么菜
作者:想养一只布偶猫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好歹也是五大竞技游戏世界冠军,现在却在这里打怪升级?”本以为这是一个“只有游戏的世界”,接受邀请,被召唤到异界的方以鱼,正在查看他那已经麻木的肝。现在的他不是在打怪的路上,就是正在打怪。但他却意外的发现,他对于这个世界,是一个BUG的存在。“好吧,虽然对于打怪升级的游戏,我就是这么菜。”“不过呢,谁让我是BUG呢。”“这个那个,我全都要。”方以鱼强行安慰自己伤痕累累的肝。(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楚大从一开始就知道凤宵在自己这工地上干不久的,不过他没想到这个不久会这么短暂,两人缘分这么浅。

而在这浅浅缘分中的相处已经让他的三观彻底无法重塑了。

楚大自然不能不会也不敢阻止凤宵离开,不过他还是隐晦的表达了自己想要凤宵多给他几张平安符的想法。

这种事一般都是过了这个村没有这个店的,凤宵给他的那张平安符,要不是需要随身携带,他都想供起来的。

对于楚大的请求,凤宵直接摇头拒绝了,他望着楚大道:“你只要过了水劫,便无灾无难了,日后记得莫做背弃良心之事就好。我现在手头上有些缺钱,如果你认识的朋友有这方面的需求,可以给我打电话。”

楚大:“……”

凤宵突然从科学科普者转变成往迷信方面发展的人才,他感觉怪怪的。

尤其是凤宵说自己缺钱时的神色还这么平静坦然,楚大心情更是复杂,不由的感叹,这高人也是需要吃饭的啊。

不过在看到凤宵手里的碎掉的古玉后,他倒是能理解凤宵想要快速挣钱的心情了。

这可是顾临靖身上的东西,一看成色就是上好的,别说只有一个双肩包行李的凤宵赔不起,他那点身家赔起来也心疼。

现在凤宵决定做自己最拿手的事挣钱,这选择也没错。

想到这些,楚大豪气的说道:“当然了,有业务我肯定往你那里介绍。不过你们这种人是不是能肉白骨,翻云覆雨?打比方说有人病重在医院到处都瞧不好,你是不是给他喝点符水就能好,我是不是要按照这些做宣传?”说道后面,楚大这是纯属于在八卦。

凤宵神色复杂的望着他:“生病就去医院看病,要相信现在的医疗水平,不要喝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生老病死乃是世间规律,谁都强求不得,你这么宣传夸大宣传迷信,是要被当做诈骗犯被抓起来的吧。”

楚大:“……”不是,都让他给介绍业务了,怎么嘴还这么硬呢。

当然这话他也只敢在心底嘀咕两声,然后干巴巴的那么笑了下。

凤宵是个行动派,有了目标说离开工地便直接离开了。他隐隐有种很特别的感觉,他师傅让他来这里就是为了遇到顾临靖,只是不知为何,他师傅对这事又非常的排斥。

这么想自然是有凭证的,凤宵手中碎掉的古玉就是证据。这玉石上残留的有他师傅的气息,他师傅是认识顾临靖的。

顾临靖身份不一般,他师傅如果真的想走顾家的关系给他下山找份工作,绝对要比在楚大工地上搬砖要好的多。

可他师傅并没有这么做,打发他前来楚大这里也颇有种破罐子破摔的想法。

想到这里,凤宵拿出那玉石看了一番,上面隐匿的符文已经消失掉了,顾临靖的身体又不同常人,他得尽快想办法重做一个赔给顾临靖护身。

想到顾临靖,凤宵心里起了一丝好奇,这是一个灵气极为缺乏的年代,修炼本是难上加难的事,可顾临靖身上灵气却很雄厚,这真的很奇怪。

不过凤宵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结,他相信自己和顾临靖很快就会再见面的,这些未知的事他早晚都会弄清楚的。

现在,他的目标很简单,尽快赚钱赔人家的玉石。

@@@@

王贵家中最近事很多,他面色枯黄,身材干瘦,人有些浑浑噩噩的,这些天他也不敢开车了,每天都坐公交车,然后穿过一座天桥走回家。

今天也不例外,这天桥同往日一样,可今天王贵总觉得有哪里不一样。在他踏上天桥的阶梯时,他那双有些混沌的眼睛终于发现了不同之处。

有个相貌特别好看的年轻人正背着双肩包坐在天桥旁的石墩子上,脚边用水写着两个字算卦,他人坐在那里就如同一把出鞘的剑,冷冽的厉害。

王贵望着这人,对上他那双疏离的眼睛,他鬼使神差的从台阶上走下来走到他面前。说来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凤宵。他刚刚从公交车下来,刚写下两个字,还没有施展法术让他现形呢,王贵就走了过来。

王贵嚅动着嘴想说些什么,但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

凤宵看向王贵的脸庞,他微挑了下眉梢道:“你家最近是不是事事不顺,财运受阻不说,家人也都接二连三的生病住院了?”

王贵本来也不知道自己抽哪门子疯,准备对着这不认识的年轻人倾诉心里苦。他本来心里还有些嘲笑自己疯魔了,想着转身离开的。

现在凤宵这话一出,王贵觉得他简直隐士高人,恨不得当场给他拜上一拜,求他指点。

王贵最近一年可以说是连祖上八辈子霉都给倒上了,先是他名下的运输公司频频出问题,总是没办法按时把货物送到,坏掉的东西只能他们公司自己承担费用。一次两次还好,十次八次就有点过分了,他们公司都快从业界出名了。

最后没办法找了几个所谓的大师在公司门口念念叨叨一阵子,可是根本没用。他前脚找了大师前来,后面就有个司机人刚到公司,直接腿一软,人就倒在门口不行了。

得的是急性心梗,幸好他们离医院近救治的及时,要不然人就没了。不过就算是这样,人至今还在医院躺着呢。

因这事,弄得人人都以为他们公司是压榨人的黑心公司,名声更臭了。

然后就是王贵家里人,莫名其妙的开始走霉运。

她妻子梁秀秀最近精神头差劲的很,每天跟睡不醒一样,夜夜做噩梦,前段日子更是由于精神恍惚踩空楼梯摔断了腿。

腿好了之后动不动就疼,有时疼的能在床上来回打滚。

到医院检查却又检查不出来是什么毛病,只说是神经疼。

而他唯一的儿子王明明,刚大学毕业,和同学一起弄了个游戏公司,每天干劲十足,加班加点的。早些时候还在说他们公司的游戏卖出去了,每天正处在休养期间,陡然间不知怎么的,人突然就昏迷不醒倒下了。

送到医院根本检查不出什么毛病,医生最后得出个总结说,可能是因为过度疲劳引起的病症。

王贵这些日子压力大的前脑门都秃了,他也找过所谓的大师,也按照大师的要求回过老家把祖坟给迁到山清水秀的地方,家里符纸都挂满了房子,可他身边的怪异事还是层出不穷。

那些大师也去他家看过,没看出个一二三来,他们也没招使了,只能说些似是而非的话,让王贵多做善事保平安。

医院找不出毛病,大师又没有花样了,王贵只能把老婆和孩子都从医院里带回来精心照顾着。

今天王贵是去要欠款的,可是没要回来,欠债的公司都快破产了。想到昏迷的儿子,备受折磨的妻子,王贵都快要绝望了。

现在听凤宵这么一说,不管真的假的,王贵觉得看到了最后一丝希望。

医院检查不出来的毛病,也许民间高手能找到办法解决的。

王贵颤抖着声音道:“大师如果能帮上,要什么我都愿意给。”只要能解决他家里这一堆破事,王贵真的什么都愿意去做。

他和妻子是结发夫妻,两人刚结婚的时候过了一段相当苦的日子,现在梁秀秀和又在活受罪受罪,他心里真的是难受。

想他这些年明里暗里做了无数善事,修桥铺路不说了,也帮助过不少有困难的人。结果到现在他家变成这样,他浑身就跟长刺了一样,难受的厉害。

凤宵定定的望着他道:“我们先去你家里一趟吧。”他并没有说要多少钱,王贵只觉得凤宵这一眼就把他整个人都看透了。

他忍着浑身想要颤抖的冲动,然后恭恭敬敬的请凤宵去他家。

一路之上王贵扯了扯嘴角,僵硬的笑了下。凤宵没有出声默默跟在王贵身边,同他朝住的地方走去。

到了附近的名苑小区,王贵带着凤宵走到最里面的一栋。

王贵有些感叹,他买房子买的早,这一栋环境采光都是上好的,他家在顶层复式楼,里面是欧式风的装修,十分的豪华。

王贵家里有个保姆叫张嫂,在他们家做了三年的保姆了,她做饭的味道极好,人品也好,王贵夫妻二人很喜欢,王明明也喜欢。

夫妻二人也不是什么刻薄尖酸之辈,对张嫂像是家人一样。

王贵同凤宵进屋子里后,张嫂厨房里正煲汤,梁秀秀躺在沙发上,眼睛含泪,疼的是浑身没有一点力气,张嫂给她按着腿。

看到王贵领了个陌生人来,梁秀秀想起身打个招呼都觉得困难。

张嫂看到凤宵愣了下,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好看的人呢,她忙站起身笑了下朝王贵问道:“先生,这这位先生是?”

王贵忙介绍道:“张嫂,这位是……”他顿了下,望向凤宵,他还不知道凤宵叫什么呢。

“我姓凤。”凤宵淡淡道。

梁秀秀看王贵的神情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她心里有些犯嘀咕,王贵平日里也是小心谨慎之人,今天没想到心这么大,连这人什么身份都不打听就把人带来了。

“这是凤先生,来家里看看。”王贵说完这话望向凤宵道:“凤先生,你看要不要先上楼去去看看?”他儿子王明明就住在二楼,他请来的那些大师不管有没有本事,都会去走一遭。

张嫂和梁秀秀也没想到凤宵是干这一行的,都有些惊讶。以前王贵请来的都是童颜鹤发之人,现在来了个这么年轻的,她们心里直泛嘀咕。

梁秀秀对这些其实不怎信,她觉得自己是得了病,没检查出来是这云州的医疗器械不够发达。她本想着自己好点之后就带着儿子去京州或者出国去瞧瞧的。

不过人王贵已经请来了,她也没有过多的表示,只是朝凤宵点了点头。

梁秀秀身上的疼痛依然在,并没有发现自己比着刚才已经好了很多,至少能点头了。

凤宵并没有去二楼,他找了个单人沙发坐下,人坐舒坦了才抬眸望着王贵道:“这个不急。”

“怎么就不急呢,我儿子一天天躺在上面不知死活的,媳妇每天疼的睡不着觉,我都快急死了。”王贵搓着手焦急的说道。

他刚才的鬼迷心窍感已经没有了,现在看着凤宵这模样,突然觉得不靠谱的很。

梁秀秀听这话也觉得凤宵没有白头发白胡子可能是个骗子,她朝张嫂使眼色,想让她帮衬着打发走他。

张嫂正准备开口时,凤宵望着王贵平静道:“这世间之事,有因才有果。我观你面相本应是早死之相,那当年你是怎么躲过死劫的呢?”

凤宵这话一出,张嫂浑身一凛也不敢开口劝说了,王贵则像是被人戳中了痛点,脸色瞬间煞白。

而躺在沙发上的梁秀秀则不明所以皱眉不高兴了:“小兄弟,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呢,我们家老王人好好的,怎么就成了早死之相了?你要是在这样,我就报警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长剑问天在线阅读第二章

    最终云一点点散去了,雨也终于还是会停。火光也会漫漫的熄灭。次日清晨的太阳慢慢升了起来。小化天似乎听到耳边有人好多人在议论。迷茫中的他尝试着移动了下身体,一股剧痛袭来让他多少清醒了一些。他漫漫的睁开了眼睛,看到身边围着一圈人,对这理指指点点议论纷纷。看来自己昨天夜里似乎在次昏迷了过去。至于自己为什么会

  • 魔魅古武在线阅读第二章

    本来我想着易牙踢馆子想踢就踢吧,既然老爹能够带老婆出去浪,毫不犹豫地把空桑丢给我,那我何必要在意空桑有没有客人?反正咸鱼也挺愉快的嘛。结果他居然放出了饕餮。易牙不仅放出了饕餮,他那位不知名的主人居然打了扬州炒饭还试图污染《食物语》。这也就算了,反正这应该是我老爹应该操心的事情,我只需要负责让食魂们可

  • 第一神丹师在线阅读突如其来的战争

    妖皇纪第三十三纪元中,妖族领袖星妖与人族领袖星皇携无尽浩瀚之威,同时相聚光宇大世界,应时间尊者预言,这两个斗了无数个时代的巅峰大族,终于决定放下成见,联合一切共抗外敌。最终,在妖皇宇宙万族的见证下,宇宙纪元大联盟成立,并在无数大能的见证下,宣布光宇大世界为所有智慧生命的新的中心,而两族作为诸天万域当

  • 问道武尊在线阅读定心

    第二天,天刚刚亮,就听到外面吵吵嚷嚷的。负责照顾我们的老太监慌慌忙忙的跑过来推开了我的门。“怎么回事,外面吵什么?”我还有些迷糊,微微睁眼的问道。“公子,你可赶紧起来看看吧。新上任的威小将军在您的门外都跪了半个时辰了。”“威小将军?谁啊?”因为刚刚醒来,一时没想起来他说的威小将军是谁。“还能是谁啊,

  • 纵横仙家之又见师尊

    天乾帝国皇宫议事殿外,皋月和许多人站在一起,等待皇帝的召唤。“宣,皋月进殿。”传话人的声音一个接一个响起,皋月带着刀来到大殿门前,在太监们的服侍下卸下了戎装,走入大殿之中。行礼过后,皇帝让人宣读封赏:“皋月,救主有功,赐封号破军独驹大将军,赏良田千亩,仆役千人,黄金万两,宅府一座,封为永平护城官。”

  • 我家有一个哆啦A梦之第一章(1)

    盛夏夜里暴雨如注,闪电撕扯开层层乌云,闷雷紧随其后,轰隆作响。平城油画院,中世纪教堂风格的玻璃彩色花窗氤氲出内里的通明灯火,《零度》今晚要在这里举办一场纪念创刊十周年的时尚慈善晚宴。晚宴前有一场谈话会,来宾或在展板前签名摆拍,或在闲聊。这样的场合,若是不和相熟的人呆在一块说笑些什么,难免显得尴尬又格

  • 丹符至尊第七章在线阅读

    见到谢安的那一刻,桓大司马觉得整个世界都疯了。那一日,桓大司马列阵新亭,坐在军帐之外,静静等待谢安的到来。他以拜谒皇陵为由入朝,率军驻于新亭,他知道,谢安石必定会受褚太后委托来新亭迎接他,而他早已为此准备好了隐藏于帐后的兵甲。想要走上更高的地位,他必须除掉谢安。虽然这对他而言并不是一件多么愉快的事,

  • 不死不休之苍云阁(9)

    柳家练武场偌大的场地以擂台为中心,擂台之下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兵器道具,兵器之外便矗立着一根根锈迹斑驳的木桩,隐约有着沧桑般的气息流露出来,透过那一片片斑驳,还可以看见几个手印但有一根木桩却显得与众不同,木桩锈迹斑驳,但没有丝毫别的哼唧,而在木桩的背面,有着用金笔写着的两个大字,柳宗很显然,属于柳宗的那

  • 江湖泪沧海情第五章在线阅读

    林小五浑然不知剧情已经失踪得像脱了缰的哈士奇,还在努力学习,按时打工,并且偶尔揣测,既然阿纲已经挂了,这苏妹子到底是要女票谁呢?自从那天和里包恩一起出去后,山本武就再也没有回来过,等到忙得昏天地暗的林小五注意到这一点时,已经过了至少五六天了,山本刚对此也没有什么担心的模样,看来应该是没事。山本武应该

  • 异能为墨菲定律第二章在线阅读

    “我自身携带的空间法则可以让你穿越到其它宇宙,这就算是弱一点的仙王都没那个本事!”圆球快速的回答道,它现在也是欲哭无泪,怎么惹了一个活祖宗。“还有吗?”阳顺似笑非笑的看着圆球,就这材质的系统也就糊弄糊弄前世的那个他把!“只要有足够的气运,我可以把你瞬间提升到仙王的境界!”圆球没注意到阳顺的表情,它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