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总裁大人,久久追妻路在线阅读第六节

2021/5/4 20:50:58 作者:弱雪依旧晴 来源:飞卢小说网
总裁大人,久久追妻路
总裁大人,久久追妻路
作者:弱雪依旧晴来源:飞卢小说网
他是赫赫有名的MG总裁宫墨弦,令人臣服的商界霸主;又是传闻于世的冰狼。她是君家的掌上明珠,英国长大,性格内敛。但没有几个人知道她的容貌,传闻是个冰山美人。他和她有着婚约,但都未曾碰面,也不屑查询对方信息。为了相爱五年却失忆初恋,她隐姓埋名愿帮初恋唤醒回忆,只是没有想到命运弄人,却将她与宫墨弦紧紧绑在一起。他进,她退。她躲,他寻。终于,他将君家三小姐资料摆在她面前,轻笑说,连老天都在帮他。她也轻笑着,又没结婚,再说,结婚也可以离。他将她圈在怀里,挑逗着说,那,先结个婚试试看?她推开面前的腹黑狼,想

那几乎笑到闭上的双眼,完全就是狼美仙对自己满身福气的身材无比自恋的神态。

所幸,两个婴儿还小。要不,他们就算没有被王子涛和狼子心给杀害,那也得被他们这个自封为他们干娘的活宝给逗死!

一番自我陶醉过后,狼美仙收起了狼眼镜,抱起了两个孩子,如未卜先知的女诸葛一般,自信满满地对狼子心道:“继续赶路!从今天起,我们可能就要过上被人永无止境地追杀的日子了。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我们并没有拿走仙陵中的任何宝物,为什么会被追杀?”狼子心满眼疑惑,不解道。

“把你换作‘十二生肖’等人,你会相信我们没有拿走仙陵中的任何宝物吗?哎!你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长了一只跟猪尊者有得一拼的榆木脑袋。”狼美仙颇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思道。

它这个老公,被它调教了无数次,依然没有半点长进。这一直是它心中久久难愈的一块心病。

“哎!这不是典型的没吃到羊肉,还惹了一身骚吗?我狼子心怎么就这么倒霉啊?”越想,狼子心心中便越不舒坦,他不由得蹙眉埋怨道。

“能活下来,那已经很不错了!狼,应该要学会知足!知足常乐,你懂不懂?赶紧赶路吧,我们还得先回家一趟,带上咱们那宝贝儿子,远走高飞!”狼美仙稍有无奈道。

狼子心还抱有一丝奢望道:“老婆大人,事情不一定会那么遭糕吧?‘十二生肖’并不知道咱们到过仙陵,要不,咱们再看看吧?”

“为了保命,王子涛不知道拉咱们下水吗?今天晚上,你是不是又想尝尝,被压在身下的滋味?”狼美仙笑容邪魅,眼神玩味道。

狼子心直打哆嗦,眉头连抽,使劲摆手道:“哎!别!老婆大人,我听话!我听话还不成吗?”

身上被压座山的感受,那并不好受!关键是,它狼子心可不想再被强啊!老是被强,这要传出去,那该多丢‘狼’啊!

“哈哈哈!乖!晚上换你当家作主!”狼美仙满脸得意和满足,大笑道。

说完,它还露出了女儿家的娇羞态,微红着脸,低着头,如风一般跑开了。

若是不知情的,铁定会被这狼美仙出色的演技而骗到。

可狼子心是谁啊?那可是陪伴了它老婆无数个日日夜夜之人啊!在它心中,它老婆那张看起来如城墙一般厚的脸,那绝对只是看到的万分之一啊!

看着老婆远去的背影,狼子心不再停留。它铆足了劲,拼命追赶而去!

都说胖了跑不动,可它这老婆跑起来,就像那满身的肉不存在一般,那简直就如同风驰电掣、浮光掠影!

“要当家作主,咱最起码要能跑得过老婆吧!不是有句话说得好吗?打不过,咱跑得过啊!”

不过,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却是骨感的。

它狼子心拼尽全力,那也拉不近与它老婆的一丝距离。相反,距离还越拉越远。

“哎!看来,咱要当家作主,那还任重而道远啊!还好,当时是咱老婆倒追我,若是我追我老婆的话,那不得越追越远啊!追不到的话,那还何谈当家作主?”狼子心倍受打击,唉声叹气道。

“呵呵!你狼子心这一辈子,终于说了句大实话!老娘问你,你幸福吗?”

狼美仙的声音,随风钻入了狼子心的耳中。

“狼崽子都有了,能不幸福吗?”狼子心回道。

虽然是被强的,但那女追男的感觉,是真的幸福感满满啊!

再说,无论是智力,战力,身法,还是那满身的福气,它老婆都比它强啊!这么好的老婆,那可是打着灯笼都难找啊!

胖又如何?一个优秀的人,就算再胖,那也依然魅力十足!

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仙陵之外,它们夫妻俩比脚力,比得如火如荼。而仙陵之中,一场大战,也拉开了序幕。

“十二生肖”之中,除了元神受伤的蛇尊者之外,其余十一人,各展所能,对王霸的元婴进行了疯狂的进攻。

鼠尊者身法过人。他左飘右移,不停地对王霸的元婴进行着偷袭,为其余人创造着重伤王霸元婴的机会。

那一道道肉眼难辨的残影,若不是王霸修为过硬的话,单是这恐怖的速度,便足以让他死上上百次。

牛尊者头上戴着的两只乌光闪闪的宝角也没有闲着,他一直在寻找着机会,等着给王霸的元婴穿心一击。

铁头功乃闻名于世的绝技,头顶两角的铁头功,那威力更是恐怖。

虎尊者的几根虎须,就如勾命阎罗一般,专门照顾着王霸元婴的咽喉。一旦给他逮到机会,王霸的元婴绝对会身首异处。

被人活活给勒死的感觉,那也绝对不是盖的。

……

稍加恢复之后,蛇尊者也含怒加入了战局。

修为从神尊境巅峰跌落至神尊境五阶,这口气,他真咽不下。

他那只水蛇腰,一有机会,便会给王霸的元婴来一次亲密接触。

那种让人反感的肌肤之亲,杀伤力自然也超凡脱俗。

不说别的,单是一个老男人给别人的这种龙阳之好的恶心感觉,都能在最大的程度上让人心神不宁。

生死之战,分神的后果,自然是不言而喻。

更何况,被蛇尊者缠上一次,那种窒息的感觉,也绝对不是开玩笑的。

还好,人多有着人多的优势,但也有着相对的劣势。

十二生肖若是全力出手的话,一个不慎,那便有伤到同伴的可能。这也让龙尊者等人束手束脚,成了冷不丁攻上两招的打酱油的角色。

尽管如此,王霸的元婴也应付得相当吃力。

迟早都是一败,王霸的元婴不得不放下身段,向“十二生肖”示弱道:“慢着!只要你们能放我儿子一条生路,无论让我干什么,我王霸都会答应你们。”

他王霸的元婴毁了,还能辅以天材地宝重新凝聚,但王子涛的元神如果毁了,那他们王家的香火,便得考虑考虑该如何延续了。

孰轻孰重,他王霸可还是分得清楚。

“如果你是个女人,我说不定还会考虑考虑。但可惜的是,你特么和我一样,都是个老男人,我若是有兴趣对你干点什么的话,那岂不是让天下英雄耻笑?何况,咱保留了六十年的童子身,如果破在你身上,那岂不是太糟蹋了?”

“十二生肖”中最好女色的龙尊者满脸嫌弃道。

“龙三哥,你的童子身不是十三岁时便破了吗?”猪尊者闻言,露出一丝憨笑,十分不解道。

龙尊者的一张老脸霎时间挂不住了,嘟囔道:“十二弟,现在咱们应该一致对外。你怎么专来揭三哥的底了?”

“三哥啊!这你就错怪小弟了,咱说咱的话,这跟对付敌人有什么关系?”猪尊者边用鼓如山包的大肚皮撞向王霸的元婴,边瞪大双眼,极不明白道。

龙尊者双眉紧皱,无语道:“哎!怎么每次跟你讲道理,都这么费劲,还讲不通呢?”

面对‘十二生肖’的疯狂进攻,又过了五招,王霸的元婴便已左支右绌,落入了下风。

如今见猪尊者头脑似乎不太灵光,王霸双眼一亮,心道:这胖墩如此愚钝,我正好可以用他来当救出儿子的突破口。再拖下去,我这元婴在他们手下绝对撑不过五十招。不管了,成不成,试了再说!

“猪尊者!朱大侠!这拼死拼活的,太过血腥和枯燥了,不如我来给你讲个故事,如何?”王霸的元婴道。

猪尊者朱无能挠了挠头,颇有兴趣道:“什么故事?”

龙尊者立马制止道:“十二弟,别听他胡说!”

王霸的元婴置之不理,边极力躲避着“十二生肖”的进攻,边对猪尊者传音道:“有一次,不懂水性的十二人一同去划船。船行驶到湖中央,老张突然发现船底有个小洞,湖水正迅速渗入船内。如果不尽快减轻船身的重量的话,十二人将全部葬身湖底。若是减轻八人的重量,还有四人能幸免于难。”

“后来呢?”猪尊者问道。

躲过了鼠尊者诸人的一轮进攻,王霸的元婴接着道:“这时,老张想出了个主意,那就是,他们十二人一人讲一个笑话。若是其余人有一个没被逗笑的话,那讲笑话的人便得自行跳入湖中。老张首当其冲,先讲了一个自己认为最可笑的笑话。老王,老李等十人全笑了,就老朱没笑。无奈,老张投湖自尽。接下来,老王也讲了一个能让所有人都笑出眼泪的笑话,果然,老李、老赵等人都笑了,但很可惜的是,老朱依然没有笑。结果,老王也投湖了。直到第八人投湖,老朱这才哈哈大笑道:‘哈哈哈!老张讲的笑话实在是太好笑了!’其余人的表情瞬间精彩了——老张等人死得冤啊!”

猪尊者茫然道:“老张他们为什么死得冤?”

由于分神讲故事的原因,王霸的元婴已多处挂彩。

正当虎尊者和蛇尊者上下其手,即将彻底缠死王霸元婴的咽喉和上半身之时,猪尊者仿佛突然开窍了,放声大笑道:“哈哈哈!笑死我了!真是笑死我了!”

虎尊者和蛇尊者当下一愣,齐声道:“十二弟,何事这般好笑?”

王霸趁此机会,又躲过了十二生肖的必杀一击。他长舒一口气,暗暗道:“幸亏我妙计得逞,要不然,此时我这元婴,已不复存在。”

看着同样好奇地望着猪尊者的鼠尊者,王霸的元婴鼓足一口气,奋力冲向了他。

这可是他王霸好不容易才得到的一个机会!尽管希望渺茫,但这也是他唯一能抓住的机会。

一缕轻风吹过,王霸的元婴已来到了鼠尊者的身边。他探出左手,捏向了鼠尊者握着王子涛元神的右手脉门。

“哈哈哈哈!你真以为我没有任何防备?若是这么轻易便让你把儿子救了去,我鼠尊者在江湖上还怎么混?更何况,你以为你拥有半步神王境的修为,速度就能快过我吗?”

鼠尊者狂笑之时,已悄然运转身法,右臂堪堪躲过了王霸元婴的一抓。

“哈哈哈!那又如何?境界不如人,你还有逃命的本事吗?”王霸的元婴右手弯曲成爪,不以为然道。

浓郁的墨绿色真气,如囚牢一般,瞬间将鼠尊者给团团包围。

其余尊者见状,想要奋力来救,却已赶之不及。他们唯有干瞪着眼,威胁道:“王霸,你若是敢动我们大哥一根汗毛,我们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哈哈哈!是吗?我倒想看看,你们大哥在我手中,你们还能如何嚣张?乖乖地放我们一条生路,我饶你们大哥不死!”王霸的元婴趾高气昂道。

“哈哈哈哈!你以为抓住了我,就吃定我们了吗?你能瞬间杀了我,但我也能瞬间杀了你儿子,你要是不信的话,咱们可以试试。”

鼠尊者丝毫不为自己的处境而担心,他紧了紧捏住王子涛元婴的右手,镇定如常道。

王霸的元婴倏然色变!

他想让“十二生肖”投鼠忌嚣,可鼠尊者何尝不是让他投鼠忌器?

见王霸的元婴表情阴晴不定,鼠尊者更是有恃无恐道:“我就不相信,你真能为了保全你这道元婴,而舍弃你这宝贝儿子唯一的生机!怎么样?咱们打个商量如何?放了我,我保证不打死你。”

王霸的元婴犹豫不决。

如“十二生肖”这般之人,他们所说的任何话,那可信度都基本等于零。

放了鼠尊者不行,不放鼠尊者那也不行。

“十二生肖”也一样,攻也不是,不攻也不是。

一时之间,双方陷入了僵局。

不多时,思维仿佛慢了很多拍的猪尊者突然大声道:“三哥,你刚刚不是问我何事那般好笑吗?我现在告诉你。”

虎尊者哭笑不得!此时此刻,是讲这些的时候吗?

猪尊者好像并不觉得自己做得有何不妥,开始滔滔不绝地重复王霸所讲的那个故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狼性总裁求爱记在线阅读第1节

    人若梅娇。正愁横断坞,梦绕溪桥。倚风融汉粉,坐月怨秦箫。相思因甚到纤腰。定知我今,无魂可销。佳期晚,谩几度、泪痕相照。人悄。天眇眇。花外语香,时透郎怀抱。暗握荑苗,乍尝樱颗,犹恨侵阶芳草。天念王昌忒多情,换巢鸾凤教偕老。温柔乡,醉芙蓉、一帐春晓。《换巢鸾凤》宋·史达祖江南,临安城。这个超级大都市,也

  • 在爱情公寓没有腰带怎么办第1章在线阅读

    夜,秋虫低喃,似母亲最温柔的低语,然,一声尖叫打破夜的宁静。啊——华卿痛苦地抱住脑袋,太痛了,仿佛要炸裂开来,她死了吧,一定是死了。谁能想到呢,这么多年,她的身体里竟生了那么多的虫子。偏偏就在临死前,她什么都忆起来了,一生磨难,一身的病痛都是有心人算计而来。一个微胖仆妇三脚并着两步,一路小跑进入内室

  • 万界共享男友系统之第三章(3)

    毕靖童在前边优雅地走着,冷锋在后面屁颠屁颠地跟着,他抬头看了看皎洁的月光,忍不住出声问道:“指导员好兴致呀,这大晚上的让我来陪您赏月哪?”毕靖童没忍住,笑出了声,也就此停下了步伐,原地坐下,拍了拍身边的土地,“坐!”冷锋不解地皱了皱眉,但也利索地坐了下来。“杀人什么感觉?”“啊?”毕靖童的话让冷锋摸

  • 娇宠(清穿)在线阅读第8节

    今天方璟钰来得有些早,因为安宓在大老远就看见了自己家别墅里灯光明晃晃的,与作息十分规律的邻居家对比显得有些高调。方璟钰一边时不时望着窗边,一边陪余妤聊着天。余妤见他心不在焉的,笑了笑,善解人意道:“是在为安小姐晚归而着急吗?”“不是。”方璟钰端起茶几上的茶水喝了下去,却没有笑出来。他只是在想,等安宓

  • 说好炒作完就散呢[娱乐圈]第十章在线阅读

    从拍卖会出来,风V云整个人轻飘飘的,“以后终于不用为生活担心啦!”的确,想想风V云在现实中的这十几年来,哪天不是过的贫困日子,有时候有了上顿没下顿;寒冷的冬天衣不遮体。幸好风V云自小练习天龙诀,要不是这样估计早就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乔宇下线后,立刻前往国际银行提款去了。本来,乔宇打算在大城市中买幢别

  • 天价闪婚:总裁宠妻太霸道在线阅读救出托尼

    东中,全世界最混乱的地方,势力错综复杂,在这种地方失踪,基本可以给人生画上句号了。飞机到达阿汗国机场的时候,时间刚好是上午,李耀下了飞机,坐上预约好的车前往附近的一个营地。上飞机前他就伪装了身份,形象是个沧桑的中年人。“另一个我,应该去斯塔克工业上班了,哈哈哈。”李耀心中想到。半个小时后,李耀到达了

  • 我爱发明:开局就玩量子传输在线阅读第三节

    宁宁宁舒:“不过大家需要稍等一会儿,因为这些做出来需要点时间。”我是老君的仙鹤:“不怕不怕,我们最不缺的就是时间。”宁舒赶紧拿起电话拨给前台:“你好,刚刚2828号房间点的餐,再给我来两,哦不,来三份。”毕竟自己也已经饥肠辘辘了呢。前台小姐姐简直惊呆了好不好?2828号房房主你身为一个妹子。居然敢一

  • 娱乐之最强老公在线阅读第十章

    自从水墨画有绝招后,伊人就允许他一个人出门了。至于绝招,额,咳..随机捕捉路人,而且大街上的那些巡街的警察小哥也都基本认识他了。连着近一个月的大雪终于停止了,临近年关,原本冷清的街道又开始热闹了起来。商业街的铺子正火爆,大多都是赶着最后的时间来采买年货的。水墨画无聊的想出来逛街,伊人正忙着指挥下人收

  • [综]周助,你就爱我吧因为摘花失去了小辣条

    穿越了重重人流阻碍,师徒二人终于抵达了小卖部。买了两杯小豆奶跟几根辣条之后,坐在两个小板凳上开始进行深刻的革命讨论。由于小卖部的老板是一个老爷爷,看上去有70多岁,两人也不避嫌地就在小卖部门口开始谈论,但是老爷爷虽然人坐在躺椅上,眼睛却很明亮看着这两个小娃娃。张木散先咬了一大口辣条,才说道“师傅,我

  • 我家矿洞通上古之梵天

    ……云无束此时看清了这道人影的全貌,只见他身材高大,长发披散而蓬乱,浑身衣衫褴褛,身上竟没有散发出一丝生气。唯一让人感觉他还活着的,就是那微微睁开的眼睛和嘴角噙着的一丝淡淡的微笑。云无束被他看的有些发毛,这种感觉就和自己看一只不常见的小动物一般无异。云无束心中满是疑问,首先开口问道:“你是谁?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