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室长的剑今天也不想回家在线阅读第二节

2021/5/5 8:28:09 作者:一只锅子 来源:晋江文学城
室长的剑今天也不想回家
室长的剑今天也不想回家
作者:一只锅子来源:晋江文学城
(正文已完结,请放心食用~)夭寿啦!青之王剑成精啦!眼看着自己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突然变成一个少年从天上飞下来的室长:啊,又多了一个劳动力。宗吹副长:不,室长,他还只是个孩子啊!Scepter4众人:啊啊啊,没想到室长的王剑这么可爱!吠舞罗众人:可恶!我们的王剑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尊哥!!!然后看起来只有十来岁的青之王剑化名宗像青守背着自己的小书包来到了冰帝学园。被爸爸拜托在学校关照友人儿子的热心大爷:啊恩,居然让本大爷来做你这个小鬼的保姆,Kabaji。“Usu”。提起宗像青守走进网球部。拿着大个

时间:几月前......

地点:人界

今天凌兮又忙到十一点才下班...

五年前从孤儿院出来,她就一直一人独居。此时已是入秋之季,夜晚的温度有些冷。刚才在餐厅里有空调并没觉得,此时出了餐厅明显感受到了这股温差。她将校服从包里拿出来,穿在身上,但并没拉上拉链。对她来说,只要一点温暖的感觉就够了,剩下的寒冷,她要慢慢去品。

经过一个巷口的垃圾桶边,有只黑猫在翻找食物,凌兮看到,走上前蹲下,伸出一只手,用指尖戳了戳黑猫柔然的身体。

“喂,你也被抛弃了?”

黑猫并不怕她,用爪子挠了挠她指尖。

“喵~”

凌兮当做是回应了,忙接话

“那跟我回去,好不好?”

黑猫又喵了一声,然后跑开了,钻进路边一家生锈的铁门里。

“哦,原来有家啊”

有些失望的站起来,往前走了几步,结果迎面来了两个男人...不远就闻到了从他们方向飘来的酒气味儿,凌兮抽了抽鼻子,继续往前走。

“小妹妹,这么晚一个人啊?”

两个小混混挡在她前面,凌兮不想搞事情,累得要死,只想赶紧回去洗个热水澡睡觉。于是想绕过去,结果她身体挪向哪里,两个混混就挡在哪里,活脱脱像个人盾。

“滚开!”

凌兮抬眼斜视这两个不知死活的人,结果两个混混偏偏贱兮兮的笑这说

“呦,还挺辣”

另一个混混接话

“小妹妹,你家人人呢,没教你晚上一个人不能出门?”

“否则会遇到像我们这样的坏人,哈哈哈”

说完,两人无视了凌兮此时瞬间冰冷的神情,大笑到。其中一个混混伸手想要去抓凌兮的胳膊,凌兮忙向后退了两步,躲开爪子。

她将校服外套拉链拉了起来,紧了紧背包的带子,冷冷的说道

“骚到本小姐头上,你家人就没告诫你珍爱生命?”

说完冲上前,对着其中一个混混的肚子就是一脚,将他一脚踹坐倒在地,随即传来一声惨叫...

另一个混混酒瞬间醒了八分,嘴里大骂道:

“妈的,找死吧小妞”

说完,作势朝凌兮挥拳,凌兮侧身闪过,接着一脚就是朝他半腰踹去。混混挨了一脚,怒气瞬间上升,又想上前抓她...凌兮瞅准了,朝他的裆部就是一脚。混混捂住自己的命根子,疼的憋红了脸,倒地惨叫。

凌兮不屑道:

“不知死活,没两下还出来做街游子”

这时,一个被他踢倒在地的男人已经从垃圾堆边上摸到了一个破旧椅子,朝着凌兮直接砸来,等她反应过来,身体自然的已经躲过了,她感觉自己热身热的也差不多了。于是朝暗算他的混混冲了过去,接着飞身连踹了不下去五脚,稳稳落地,而混混则倒地呻*吟。

凌兮不屑的看了眼倒地的俩人,转身欲离开。

转身一瞬,周围一切倏忽静止…

无论是原本耳边呼啸而过的风,还是被风刮起悬浮在半空中的塑料袋,生锈的旧水龙头里溢出的水,一切都停止了它们原本的动作。

甚至是感受不到一丝空气的流动

她回头看了眼原本躺在地上的两个混混,此时面部狰狞的表情僵硬住, 也只是定在原地。周遭寂静的异常,耳边只能隐隐听见从胸口传来的心跳,出奇的诡异。

时间仿佛是被某种神奇的力量定格了…

“什么情况?”

凌兮手心出了一层薄汗,幽紫的眸子打量四周,警觉起来。

然而就在这时候,头顶上空不远处泄了一大片星星点点的光晕,光晕射出来的光线越来越强,让人睁不开眼,凌兮用手护住眼睛。然而这种强烈的光线没持续多久,几秒后,光线渐弱,刚才强光射出的源头下方竟然站着一位黑衣老者,灰白的胡须一直延伸到胸前,看一眼便知此人不是个正常的地球生物。

“老臣奉灵尊之命前来接公主回族”

许是周遭万物皆被冻结住,老者的声音在空荡的街头显得愈发空灵。

“你…是在跟我说话吗?”

老者走上前,黑色的长袍扫过路面,却未沾染丝毫的灰尘。

“公主不必疑虑,此地老臣不易久留,还望请公主与老臣速速回族,到时候自然会知晓一切”

“回哪里?我为什么相信你说的,万一你是什么邪魔外道,我丢了小命怎么办”

说完,凌兮抬脚往家的方向走,虽表面是一副镇静的样子,实则内心是惊魂未定。

没走两步,身后传来老者的声音“公主可知,你还有同父同母所出的兄长”

此言一出,凌兮瞬间怔住,她木讷的回过头,看相老者,难以置信问道:

“你…你说什么?”

“灵尊此时正候着公主,公主勿要误了时机,这个时空阀只维持不到半盏茶功夫变会永远阖上,到时候别说是公主,就连老臣也无法回去了”

“兄长”这个词对她的诱惑力实在是太强了,仅仅只是这个词,竟打消了她原本所有畏惧。

从小到大,“亲人”是她永远不感去奢求触碰的,亦是她内心的底线,即使没有,也绝不允许别人随意去践踏侮辱。

迟疑了数秒,她开口了:

你们没弄错人吧?我只是个没背景,没身份,没势力的“三无市民”

老者抚须轻道:

“灵珑一族血脉,此事关联甚重,岂能儿戏,公主不必质疑,与老臣一走便知”

凌兮看着老者,片刻后,遂义无反顾道:

“我跟你回…那什么族,但若是我没见着你所说的兄长,只要我不死 ,我定会掀翻你们整个族”

说这话的时候,凌兮眼中震慑出冰冷的幽光,对面的老者只觉得这眼神十分熟悉。

对凌兮而言,这个世界没任何可留恋的东西,在这个冰冷的世界里孑然一身,生活了十八年,亦孤独了十八年。若硬是要说出一件,那只有她那一个多月的工资让她小小的心疼了一下。

老者走到方才泄下强光之处的下方,朝她伸出一只手,凌兮了然,朝老者走了过去。

“恕老臣冒犯”

黑袍老者说完,握住凌兮一掌,顷刻间,凌兮眼前景象更换,不在是昏暗的街头,入眼尽是更迭交错的光流,迎面极速朝他们飞来,却又穿透了他们的身体。一种无形的压迫感扑面而来,愈演愈烈,凌兮只觉自己耳膜快要炸裂开来,一阵剧烈的眩晕加之胸口处强烈的心跳,她的意识也越来越模糊了,隐隐间听到身旁的老者朝她说了什么,瞬间失去了意识。

待她醒来时,眼前又另一番景象了,入眼便是精致的轻纱幔帐,细细看着,上面还修着云纹金凤。

凌兮心想:“这情景不就和小说里描写的如出一辙么,我…穿越了?”

而这时,耳际传来一略为低沉的声音,很好听,惹的她不禁偏头,寻找发声之人。

只见一个身着古装的俊美男子,满目焦虑的看着自己,忽而脸上神色又柔和了。

虽是第一次见面,但不知为何,这俊朗男子眉目间竟给了她一股熟悉的感觉,心底有些恍惚。

“醒了?可有哪里不适?”

凌兮盯着他,不说话

灵珑寒以为她是被眼前完全陌生的景象吓着了,温柔的安慰道:

“别怕,若是哪里不适定要告诉我,你刚回到异能界,身子还不能适应,可能会觉得疲乏,不必担心,兄长在这里陪你”

说完,又换了一种威严的语气

“替公主把脉”

说完,只见一白发老人来到床前,伸出两指,放于她额上,凌兮顿时便感觉到有股暖流正缓缓注入脑内,这感觉大约持续了几秒,老人便迅速收回手。

“灵尊不必担心,公主身子并无大碍,只是刚回异能界,冲破咒印,恢复灵身,短时间内还未完全适应,稍作休息便可复原”

闻言,灵珑寒稍放松了口气,峻声道:

“退下吧!“

等屋内人都退下走后,灵珑寒又走到床榻边,见凌兮仍是面部表情,目不转睛的盯着他。

“……”

这种不明其意的眼神不免令他有些不知所措,这倒是他生来头一次有这种感觉。

灵珑寒坐在榻边上,迎着床上人的视线,问道:

“你有何话想于我说?”

是的,有句话凌兮从方才就一直憋在喉中..

“你是我兄长?”

灵珑寒没料到她醒来的第一句话会是这句

他原本以为,这个和自己分离十几年的,唯一的妹妹,见到自己第一句话会是“这是那里?”“你们是谁?”亦或者“我这是在做梦吧”猜来猜去,没想到竟是这句

灵珑寒内心有块柔软的地方瞬间觉得有些隐隐作痛,看着床上的人仍是死死盯着自己,眼神中不是惧色,是期待,全是期待。

他将手掌附在凌兮的脸上,柔声道:

“是,我是你唯一的亲人,兄长应该早日接你回来,别怕,今后都有我,不会再留你一个了,别怕”

凌兮笑了,

“原来是真的...”

刚说完这句,凌兮将自己整个人用锦被蒙住,失声痛哭。

这是十八年来她第一次流泪,...很痛快!多年压抑在心底的委屈,终于有了一个缺口,有了释放的机会,之前的种种遭遇,所有丑陋终于可以烟消云散了,她是可以拥有幸福的。

当哭尽了所有力气,她又沉沉睡去,那日,灵珑寒只静静的在床榻边守了她一夜。

之前的人生,从今天开始画下句号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未来终章技术的一枪。

    伊莉斯一面小心翼翼的巡视着四周高大的机器人们,一面狠狠瞪着将这群大个子们带过来的山姆。——要是她能活着逃出去,她铁定要宰了山姆!!伊莉斯菲尔漆黑的眸子凉飕飕的扫过一旁的少年,仿佛已经把他拍上了一个已死的标签。“咦,就是这个小不点一拳打凹了大黄蜂的车门?”爵士蹲了下来,闪着亮蓝色光辉的眼睛好奇的动了动

  • [BTS]呼吸在线阅读第五章

    王达一挥手,府内的小厮便过来,将李清言的行李接了过去。唯独背上的琴不给:“此物还是在下拿着吧。”这是他母亲的东西,定然不能交于他人。腿脚不便,走路一瘸一拐,一丝凉风溜入了他袖口内,不停的搓手。唐小六将手中的手炉递过去给他,“公子,暖暖手吧。”李清言将手炉接了过来,入了将军府,一阵梨花香飘来。将军府庭

  • 看相念经,不是骗子第二章在线阅读

    “哗”的一声响起,一桶带着冰块的冷水直接泼在了张郃的脸上。原本有些精致的五官因为冰冷的刺激而略微有些扭曲,脖子上的颈动脉伴随着肌肉猛烈的收缩了下,感受着脸颊上正在滑落着冷意十足的薄冰,张郃使劲的甩了下脸上的水渍,略微的凝目观望后,他发现自己竟然是被关在了一个昏暗阴冷的地窖中。活动了下手脚,张郃发现自

  • 副本星球[无限]之初始

    每年四月初的开学日,最占便宜的总是关东。相比在绿芽或是光秃秃的树枝下迎接新学期的到来,漫天樱花雨下的入学式总是让人觉得更加浪漫的。2006年4月1日,日本东京,青春学园中等部。“太好了,手冢君,这次和你同班呢。”被老师叫进班级的队伍的时候,带着几分兴奋的笑容的城田爱压低了声音对旁边的茶发少年说。被叫

  • 扶弟魔给老子为奴!平淡的幸福

    无从得知幸村是怎么想的,这边的有希子被吓得不轻,也不敢随便张望了,她从书包里拿出课本,开始温习十年前的功课。十年前的我是怎么把这些难懂的公式记住的啊……十分钟之后,她蝌蚪眼倒下。对了,十年前的自己基本上就是想着幸村学习的,想考到他的身边,想有和他一起的机会,学习好的话就可以一起参加竞赛了吧?变得优秀

  • 暮光之勿忘我在线阅读第五节

    那姓裴的她又不是没见过。别说是追随她了,就说是她仇家,她都更能信上三分。不然她假装是陆可可去面试的时候,这人怎么反向操作,还给她推荐远航这种歧路的死对头呢?难不成是深思熟虑真为她好?林蔻蔻可不觉得自己一个异性有这么大的魅力,能让对方一见钟情,还改了性向。说他乐观开朗?把一群小混混揍进120救护车的那

  • 装乖在线阅读第2章

    手机显示屏渐渐暗了下去,易然坐在沙发上,手指微蜷茫然地盯着脚尖前面。过了许久,他才用手揉了一下脸,站起身来,准备回去。顺着旋转门进去,正巧酒吧这时放的是一首慢歌,灯光愈加暗淡,易然有些心不在焉,迎面撞上一个结实宽阔的胸膛。“唔。”一种浅淡独特的香气瞬间冲向易然的口鼻,凉凉的,有点像初冬落在松树梢的第

  • 不留殇在线阅读第10章

    在六年前,生活在山谷内的银月狼群非常和谐,但是因为老狼王去世,理所应当的要诞生新的狼王。狼王的竞选在两只体型最大的银月飞狼之间展开。经过殊死搏斗,最终颜色更白的银月飞狼获得胜,而失败的银月飞狼付出了一只眼睛的惨痛代价逃离了狼群,成为一只孤狼,独自在外生活。*****随着圆月的升至中央,洁白的月光撒向

  • 异界之剑仙传奇第三章

    第二天,孔卫国出门,临走前跟颜思忘进行了一场他自以为的谈心。“思忘,我在桌子上放了一些钱,你饿了的话买点东西。”说到这里,老警察又摆出一副慈父的样子,“孩子,父母都是爱你的,有矛盾一定要及时解决,上午你再好好想想,中午回来孔叔叔就带你去找你爸妈。”颜思忘:“……”要是您老能找到,我肯定会很感谢的。孔

  • 一觉醒来我成了史前人类在线阅读第1章

    楔子·天降之物郑浩然今年27岁,高中毕业报考军校,差了百多分,进了体校,体校隔壁就是警察学院,每天早上自己跟着大部队跑圈时,就能听见隔壁嘿嘿哈哈的操练声,一腔报国热情在强烈的落差下那煎熬不已。四年大学毕业,郑浩然已经调整好心态,要做世界冠军,为国争光,却因为赛前紧张,突发肠胃炎,折戟全运会,很是颓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