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都市之武道神豪素手清颜(1)

2021/5/5 9:03:19 作者:恨陨天涯 来源:飞卢小说网
都市之武道神豪
都市之武道神豪
作者:恨陨天涯来源:飞卢小说网
一觉醒来,薛大少表示不认识这个世界了。武道九年义务教育,薛大少表示不要太坑。各式各样的武道明星,薛大少表示不要太牛。听说有人还能飞,薛大少表示你咋不上天呢。还有妖兽星兽,天星太危险,我要回家。“话说没有功夫连乞丐都当不了,还好我有武道神豪系统。”薛大少表示很淡定。这是薛大少任性花钱,任性提升功法,任性泡妞,并且随处装13的故事。(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从舞倾城的名号起来,楚秋就恢复了正常的作息,半夜还在唱歌练武的事儿也再没有了。

不同于声名远扬的七秀十三钗,对于刚在扬州闯出名声的楚秋,自然被姐妹们提点好好把握机会。

“七日一场曲,十日一场舞,可不算多。”坐在亭外的苏雨鸾见楚秋弯腰趴在石桥边,想到最近楚秋虽然不说,但明显偷懒了的态度,不由有些无奈。

“阿秋妹妹,这才刚闯出名声,怎就懈怠了?”

“享受生活啊。”楚秋百无聊赖地回答,“而且我练习也没落下,只是没必要像之前那么拼命了。”

攻略人物已经出现,初始好感还那么高,她也没必要再逼着自己。

“鬼灵精怪。”

苏雨鸾见她这么说,到底没有再对她说教。

忆盈楼的生活相对与楚秋之前体验的都轻松许多。

最初到少林的时候,她因为刚新手期,每天都在争分夺秒;之后从扬州到大漠,更是为了保命一路狂奔。等在明教安顿好了,一边要提起精神主动刷目标好感,一边要小心对她戒心极重的卡卢比;最后去了纯阳,更是因为系统消失每天精神紧绷着,只有在学习时能稍微静下心来。

“说起来,最近绛婷姐姐怎么了?”

安静了会后,楚秋转过身背靠石桥,有些奇怪地朝苏雨鸾问。

“最近四姐姐可是遇见知己了。”苏雨鸾听她提到高绛婷,突然露出有些暧昧的笑容,“‘无骨惊弦,素手清颜’,这两位齐名天下的人,现在可算是相识了。”

“——康雪烛?!”

楚秋听到自己的声音尖锐,带着不加掩饰的厌恶。

“嗯?是康先生。妹妹仅听名号便知晓他,想来也关注过几分。可怎么……”苏雨鸾脸上惊讶之色顿现,似乎是不理解楚秋的反应为什么这么大,“妹妹倒像是……不喜康先生?”

楚秋抿唇不语,但后又想到了什么马上问道,“那位康先生——不,绛婷姐姐现在在哪?”

“听说康先生前几日飞鸽传书,邀请四姐姐去万花谷,说要为四姐姐雕一座像。”苏雨鸾虽然不理解楚秋的反应,但见她神色恢复正常,倒也没有探究下去。

她想了想楚秋好歹也是大娘带回的人,人品在这些个月看来也极为不错,便没什么隐瞒地告诉了她自己知道的消息。

“四姐姐对康先生的邀请十分意动,想来最近便会动身去万花吧。”

“我知道了。”

这么说着的楚秋,在苏雨鸾颇为意外的目光下离开。

「高绛婷这件事,」关上房门,楚秋便向系统问,「也算不能更改的‘历史进程’范畴吗?」

「‘康雪烛事迹败露逃亡恶人谷’是,」系统立刻明白了楚秋的意思,所以在下一秒就回答了她,「‘高绛婷因康雪烛从琴秀变为琴魔’也是。」

「恕我提醒,宿主。」已经对楚秋有了解的系统,并不抱希望地作出劝告。「改变历史进程的惩罚,可不是死亡那么简单。」

「呼——我也没有为了高绛婷接受惩罚的觉悟。」楚秋靠着房门并没有动,她脑子里闪过很多东西,有高绛婷的生平,也有她现在的任务目标,更有未来会发生的种种事情。

「就是想到了,所以问一问。」

告诉高绛婷康雪烛的真面目?楚秋不会这么傻。

且不管对方相不相信自己,就是她也无法说自己是从哪里知道康雪烛的本性。这种暴露自己的事情,楚秋烧糊涂了都不会去做。

并不是束手无策,如果楚秋想,她完全可以用成就点兑换商城道具。不论是让人只能说真话的药粉,还是令人无条件相信自己的丹药,她都能兑换。

可楚秋不愿意这么做。

没什么高大上的原因,纯粹是她和高绛婷的关系没有好到牺牲自己的命,哪怕那只是让她延缓“复活”时间的成就点,也不可以。

但是什么都不做,却又让楚秋觉得自己白来这一遭。

这样放任一切的发生,会让她觉得自己还是孤儿院时的自己——弱小、无助。

“令人可怜。”

也不知道说的是高绛婷,还是自己。

后一日。

“四姐姐病了?”说话的是□□。

她刚从长歌门回来,就听到高绛婷得了风寒的事情。脸上的喜悦还没来得及分享,便化为担忧。

“可叫大夫看过了?”

七秀的云裳心法有治疗的效果,但那更倾向于外伤,或是因为武功造成的内伤。对于病痛来说,除了吊着一口气外,云裳便没有其他作用了。

“叫了,大夫开了副药,说是让高师姐多休息。”

一旁候着的小师妹听到□□的话立刻小声回答了。

“绛婷姐姐病了?”

刚进门的楚秋,听到的就是她们两的对话。她踏进门,还看到了与高绛婷关系一向不错的苏雨鸾。

苏雨鸾坐在一旁面露忧色,但因为□□长她一些,是以在□□询问她人时,苏雨鸾只是静静地听着。

“楚丫头,你来了。”

因为□□长时间都待在长歌,所以和楚秋见的次数不多。但因楚秋是公孙大娘带回的人,其性格又乖巧冷静,□□对她还是有着几分好感。

现在见她来了,□□还朝她点了点头,回答了她的问题。

“四姐姐染了风寒,你还是莫要进去,免得也沾上。”

“谢姐姐担心。”楚秋这么应着,眼睛还是往内室瞥了过去,“只是以绛婷姐姐的武功,怎会染上风寒这类小病?”

“自上次康先生前来拜访,高师姐便说得了灵感。”还是那位小师妹回答了楚秋的话,她作出回忆的表情,确定了什么似地说,“这几日高师姐休息的很晚,吃食也未怎么动。想来便是全神贯注地谱新的曲儿吧。”

□□听到这里皱了皱眉,但很快舒缓下来,“四姐姐也是,便是如此,也不该废寝忘食。”

“是啊,我也劝说过高师姐,但王师姐您也知道,高师姐若是想做什么,姐妹们也拦不住呀。”

小师妹连连点头,手里还不忘打理大夫留下的药材。

“昨日高师姐夜里突然外出,被我碰着了说是采风。现在想来只怕是夜里寒气重,加之近来未好好休息,这才染上风寒。”

楚秋自然也注意到了小师妹手里的药,她看了眼便不甚在意地移开了视线,笑着说道,“也正因为如此专注,绛婷姐姐才能演奏出令天下人敬佩的箜篌吧。”

众人想了想,也觉得是这个道理。

几人知道了高绛婷的情况,问了个好就走了,显然是不想耽误对方的恢复。而高绛婷也没挽留,隔着屋子让小师妹送客,说是怕将病气过给了她们。

其实修习了心法的她们没那么脆弱,毕竟她们可没有好几天不眠不休。但听到高绛婷的话,她们还是将这份好意收下,零零散散地离开了。

只是七日后,高绛婷的风寒却并未好转。

“真的只是风寒?”

彼时叶芷青也知道了这个事。

若不是萧白胭已经回了宫中没法亲自回来,知道了消息的她便不是只是派人送药材这么简单,而是和叶芷青一样赶到高绛婷身边了。

现在叶芷青坐在屋内,她跟前就是脸色带着病态白皙的高绛婷。

此时的高绛婷躺在床上闭目养神,虽然未发热,但这几日也是咳嗽不断。说严重不严重,但绝对称不上好。

原本定下的行程,也因为这个耽误了。

“大夫说的,应该错不了。”负责照顾高绛婷的小师妹一副快哭出的表情,“那可是扬州城最有名的大夫了!”

“可有按时喝药?”

叶芷青搭上她的脉,虽然没有大夫那么专业,但也能探查出高绛婷的病,从表面看确实只是风寒。

但若只是风寒,吃了这么久的药,按照习武之人的身子骨,也早该好了。

“按时喝了。”

高绛婷说话的声音不大,她呼吸都十分的小心翼翼,因为一点儿冷风都能让她的咳嗽更加严重。

好在她拿手的是箜篌而不是唱曲,不然真让人担心日后的事情。

“但不知怎么未见好转。”

说着的空档,她又咳嗽了几声,强制压抑着痒意的咳嗽,更是让叶芷青听着皱起了眉。

“刚喝的时候退了烧,但近几日却没法根治咳嗽。”高绛婷有些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闭上了眼睛,“倒是没其他毛病,只是终日咳嗽,着实有些费事。”

叶芷青看着她,突然想到了什么改变了话题。

“听阿云说,你本是要去万花谷赴会的?”

“云姐姐对你说这个了?倒真是个急性子。”高绛婷有些意外突然提到这个,但随即有些无奈地笑了笑,“是,原是康先生邀请我去,说想为我塑一尊像。”

她的笑容变得温柔了不少,连病态的脸都浮上一丝嫣红。

“听闻先生的刻像栩栩如生,我被如此请求,自然也想见识一番。”

“我看你何止去见识一番。”叶芷青也因她的表情笑着摇头,“哪里是冲着像去的,应该是冲着雕像的人吧。”

“姐姐知道便是,说出来作甚。”像是不好意思,高绛婷偏过头去,“可惜如今身体抱恙……我等会便飞鸽传书,与先生说改日赴约吧。”

“……偏是这时候病了,”叶芷青若有所思,“倒是真不凑巧。”

“是啊。”高绛婷刚应下,便看到叶芷青思考的模样,不由下意识问道,“怎么?”

“没什么。”叶芷青收敛了表情,重新勾起淡笑,“好生休息吧。”

突然门被打开,两人下意识望过去,原来是煎药的小师妹过来了。

看着小师妹走进来,叶芷青忽然有了其他主意。

“康先生那边我去说便是。”叶芷青自然地从刚进门的小师妹手中,将刚煎好的药端起递给高绛婷。

闻着药味的叶芷青端着药的手一顿,最后还是没多嘴,只是将话说完。

“若是方便,也可将康先生请到我忆盈楼,塑像一事耽误久了也确实不好。”

“楼外的林子正巧有间竹屋,康先生不喜被叨扰可以暂时住在那儿,直到雕刻完。”

这么说完,叶芷青征询了高绛婷的意见,“妹妹觉得这样安排如何?”

“若是康先生愿意,我没有意见。”

高绛婷将药喝完,却并未放下,以此遮掩难得露出的羞涩表情。

“有劳姐姐了。”

当日入夜,身在万花谷的康雪烛便收到了来自叶芷青的飞鸽传书。

他夜里辗转反侧想了许久,最终决定在清晨向东方宇轩请辞,动身前往忆盈楼。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西幻)黎明的前奏在线阅读第七节

    柳生收拾好书籍正打算回公寓休息,却意外地看见了柳。镜片后的眼睛微微眯起,确认了下自己不曾认错。并非没有讶异,只是这样的讶异太过多余。柳莲二。这个人无论在什么场景下出现都称不上意外。“好久不见。”虽不知对方的意图,却还是对着迎面走来的人开了口。“17天。”柳的神色没有什么变化,以陈述的语气接了下去。距

  • 异界之掌控游戏大道寺的天职!

    明明起来的时候还是多云,谁知吃完饭出门的时候就下起了暴雨。我看了看天,实在下得有点大了,就说:“那我上去把裙子换下来,不然淋湿了多可惜。”我说这话本来是无意识的,谁知道碰到了妈妈心底的某个点。她一改平时及其惜物的作风,颇有一点执拗地说:“不用换,为什么换?一条裙子而已,我们又不是买不起。”然后十分固

  • 巴甫洛夫式追星[末世]突破

    叶墨将十七带到了相对较平缓的地方,催动修为之力为其疗伤。十七在陷入沉睡的一刹那,魂魄被一阵力量牵引,最终进入到阴身中。十七缓缓转醒,而,最先映入眼帘的不是空旷的屋顶,而且一张颇为秀美的脸庞。四目相对。“小花。”十七开口道。“啊?哦,主,主上,你,你醒啦!”彼岸花脸色在一瞬间变得通红,言语也是变得结巴

  • 极宇圣尊之第七章

    “陛下,只是凭我们几个人说一说就做觉得或许有些太草率了,而且很容易落人口实,被御史们知道了,又该在您的耳边嗡嗡了。虽然我们不在乎他们说什么,但也不能让他们的嗡嗡隔应我们、耽误我们的宝贵时间,是不是?”萧胜不赞同的摇了摇头,从书桌上的一个小碟子里拿起一块绿豆糕丢进了热茶里,看着绿豆糕在水里慢慢的融化,

  • 我逆袭以后第十章在线阅读

    感谢大大,黑马会继续努力的,感谢

  • 两世为人一世为尊起如何

    “来丫头,不如你来看看这盘棋”吴先生眯着眼睛笑道,君封看到自家师傅那狐狸般的微笑为眼前的小丫头有些担心说道“没干系阿柒,会不会都没关系的,只当是看一看便好”冷柒冲君封笑了笑点了点头上前感觉这君封也没有表面那么冷淡对自己还是很温柔的,只见那棋盘明明置身于这样一个平和安宁的环境细看竟充满搏杀气息。整个棋

  • 我是人类还是AI之一场孽缘

    赤司认识世理的时候是在念小学三年级的时候。赤司无论如何都想不起,为什么那天,一向坐车回家的他会走路回家,而且偏偏还走进了一条巷子里。总之,他在那条巷子里,被抢劫了。看着把自己逼到墙根的几个小混混,赤司脸上是不符合年龄的淡定。他非常冷静地问他们:“你们要钱吗?”“哟,看不出你小小年纪挺上道啊。”看起来

  • 大宋:开局娶了杨家女将第九章

    蒋小米没想到爸爸回来的这么早,她跟阿姨刚到别墅院子,爸爸的车正好开进来,两辆。他身边的工作人员也随行过来。蒋小米从车座上下来,拄着拐杖,一脸乖巧的模样。蒋慕平下车时,手持电话,只听他说:“嗯,到了,刚到,行,我知道,还不错,没瘸。”蒋小米:“...”垂眸看看自己的腿,爸爸说的肯定就是她,大概在跟妈妈

  • 女主她人设又崩了之温泉沧海

    玄明醒过来后,仔细检查着身体各处,更是对着心神之中一阵仔细感应,却没发现有什么问题。他不知道的是现在身躯经过一次死亡又回到了十二岁的模样。一直到半个时辰后才有所,再多次仔细感应之下,他发现,他又能打开那出小空间取出里面的东西了;而且,小空间变得不一样了,视乎变大了一些,自己的东西都进入了一个戒指里,

  • [综英美]逝去的英雄之兄弟情深

    内堂里,大长老刘环玮、二长老刘环琼、三长老刘环玲以及族长刘天铮,在讨论未来族长继承人和年底族比的事情。“天铮,你是族长说说你的看法?”大长老问道。“回大长老,目前族内突破先天境的只有刘杨和刘松,为先天境初阶,后天极境的有刘枫、刘栩桐、刘栩榕,后天境高阶的有刘棕,剩余的多为后天中阶,不过。。。”“你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