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正文

梳起不嫁第2章在线阅读

2021/5/5 9:39:29 作者:流浪思河 来源:晋江文学城
梳起不嫁
梳起不嫁
作者:流浪思河来源:晋江文学城
【现百正在连载《你是我的幸运儿》,点击专栏可以关注一下呀!】本文文案:1-十年一别须臾,婚礼荒诞收场的那天晚上,叶怀今开了一瓶红酒,妙宁举杯。她们俩互相掏了心窝子,却不知道是谁先醉深了,谁又听得了几句心里话。2-—你我之间,不嫁亦为嫁。—这十年,如故怀今。*HE,细水长流,非双处,无任何血缘关系。*《你是我的幸运儿》文案:小云芽出生的时候,算命先生说她这一辈子都是倒霉蛋儿。要想破解命格,必须定下娃娃亲,于是小云芽稀里糊涂就和老爸的朋友,比她大两岁的儿子定了亲。这十八年来,小病小灾,但也算风平浪静

翌日清晨,陆沉醒来,瞧见怀里的季念念,想起了昨晚的事情,趁她熟睡偷偷溜了。

季念念醒后便一直在琢磨系统说的惩罚,真的恶毒女配是怎样的?她竟有些小期待,摩拳擦掌坐等和恶毒女配对戏。巴掌大的小脸漾着笑意,一双眼睛湿漉漉的,像是一只小狐狸。

早膳时,陆沉被她这幅样子惹得多看了几眼,忍不住问:“怎么了?”

季念念压平翘起的嘴角,迷茫地摇摇头,“无事,无事。”

陆沉觉得自己魔怔了,竟对季念念产生了好奇,他嘲讽一笑:“无事便好。”

季念念则努力奋战眼前一屉小笼包,两笼蟹粉包并一碗碧粳粥。

陆沉被她这大食量震惊,“你的饭量……今日还要进宫谢恩,早些拾掇。”

季念念怯怯地看他,反派大佬嫌她饭量大,她改!

原文中,这婚事,季念念设计了陆沉后,她父亲季将军求长渊帝赐的婚。陆沉无父无母,便省去了认亲环节,两人一同进宫谢恩。

马车上,两人同坐,季念念不敢随意乱动,一心一意的盯着四角的地毯花纹研究。

陆沉是异姓王,带兵打仗,平日里进宫都是骑马,今日却坐马车,这让身边伺候的人震惊。

季念念却知道,原文中写过,安平王自打成亲后,和王妃出行必坐车,当真是恩爱的紧。

呵,演技可真好。

路遇大坑,马车剧烈晃动,季念念差点摔倒,是陆沉扶了她一把。

季念念闻着清冽的草木香味,脑子也变得清楚了,连忙推开陆沉的手,端正坐好,“谢谢。”

陆沉看着空荡荡的手指,挑了挑眉:“季念念,你很怕我?”

季念念怔住了,这时,冯导那机械的声音再次响起:【剧情即将崩坏,女配注意了,要深情,要表现的深爱陆沉……】

季念念深吸了一口气,天哪,嚣张跋扈也不行,小心翼翼也不行,她太难了!于是她立马换了表情,攥着袖口,声音娇媚可人:“不!我不怕你,你是我的夫君,你是我的天,是会永远保护我的人,嫁给你是我最幸运的事。你会永远保护我吗?”

陆沉睇了她的手一眼,玩味的笑了笑。

这一笑,季念念晃神了,但陆沉真的太好看了!

季念念开始琢磨这角色到底该怎么演,据她对原文的了解,原主就是一个傻白甜,恋爱脑,偏偏还喜欢自作聪明,最要命的就是情商太低,时常会说一些不合时宜的话,仗着家世好,傲到没朋友。

经过深思熟虑,季念念觉得先演一个花痴迷妹比较好。

长渊帝是在御花园见的他们二人,颇具威严的脸庞上并无太多笑意,随意问了两句,便让他们跪安了。

陆沉并无异状,季念念觉得皇帝这态度有问题,但她并不想知道,她只想走剧情,她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戏精。

两人将要出宫,一个小太监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安平王爷,留步,留步。”

陆沉停步,季念念文雅端庄的站在他的身后。

小太监碎步走到陆沉身边,一脸媚笑,“王爷,夫人,太后娘娘请您二位去说话。”

季念念立马警铃大震,恶毒女配要上线了吗?

陆沉今日一身官袍,紫袍玉带,蟒图金绣,紫金冠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衬得他越发俊俏。

季念念心中大呼:这颜值,逆天了。

“劳烦公公带路。”陆沉微微颔首,广袖一挥,昂首阔步的跟着小太监往前走去。季念念只觉得他举手投足间充满贵气,烨然若神人。

反派有毒,太迷人了,怪不得人人都说越迷人的越危险,季念念亦步亦趋的跟在陆沉的身后,眼若桃花,一副花痴模样。

寿康宫。

季太后端坐在榻上怀里抱着一只猫,嘴角含笑,瞧着底下站的小夫妻,像是一个最慈爱不过的老人:“你们二人虽然婚事坎坷,但已成婚,定要好好过日子。”

两人一同回话:“谨遵太后娘娘教诲。”

季太后嗔了季念念一眼,“念念这新婚第二天就胳膊肘往外拐了?也叫太后娘娘?”

季念念连忙描补:“姑祖母,是陆沉声音太大了,将念念带偏了。”说罢,她娇羞的看了陆沉一眼。

陆沉含情脉脉地回视。

季太后哈哈笑,“看到你们好好的,哀家也就安心了,我们季家这一辈就你这么一个小姑娘,虽然被宠坏了,但总归心眼不坏……”

“皇祖母心善,见着自家孩子,都觉得是好的呢。”一道娇俏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季念念兴奋的挑了挑眉,不禁猜测,这是恶毒女配吗?

她不好回头去看,直到那娇俏人儿走到太后身边,她才抬眼看去。

是个美人,一身宫装,首饰很是讲究,举手投足间带着一丝傲慢,季念念猜测,此人是个公主没错了。

果然,太后拉起了那人的手,满眼都是怜爱:“温玉来了??”

温玉乖巧的嗯了一声。

温玉???季念念深吸一口气,这温玉,不正是文章最后,害的原身被太子弄死的那女人吗?她爱慕安平王,因爱生恨,一直都针对季念念。若说这人对于原文女主,其实不算是恶毒女配,她不过是一个骄纵的公主而已。

但对于季念念来说,那就是死对头!

温玉她长的像皇帝心中的白月光,从小长在太后跟前,深得皇帝宠爱,平生最大的委屈就是没嫁给陆沉。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季念念一秒入戏,挑衅地看向温玉,温玉狠狠地剜了季念念一眼。

季念念撇撇嘴不去看她,谁都看的出太后并不是真的宠爱季念念,但对温玉公主那是骨子里的疼爱,所以她才不会傻到在太后面前得罪温玉。

但原主就不一样了,管它何时何地,心中不爽就开怼了。

温玉见季念念别开眼睛,不由有些吃惊,怎么?嫁人后都知道温顺了?哼,肯定是沉哥哥教的,沉哥哥神仙般的人物,就这样被季念念糟蹋了。

温玉越想越难过,幽怨的看了陆沉一眼,她想不通,为何陆沉宁愿娶季念念也不娶她?

季念念偷偷看了陆沉一眼,他竟盯着太后手中的猫。太后的毛是只波斯小胖猫,白白的很懒。季念念觉着陆沉看猫的神色有些……宠溺?

太后见温玉的脸又垮下了,拍了拍她的手。

温玉调整脸色,一脸娇俏:“皇祖母,温玉来叫念念去玩。”

“去吧,去吧,听说你们今日在御花园办茶会?”

“嗯,太子哥哥办的,林姐姐和三哥他们都在。”温玉道。

“那你们年轻人去玩吧,拘在哀家这也没意思。”太后笑眯眯的。

温玉又缠着太后撒了会娇,带着他们两人去御花园。

一进园子,温玉痴痴的看了陆沉一眼,恋恋不舍道:“沉哥哥,你去西南角吧,三哥在那里等你。”

季念念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不就带个话吗?怎么这么多戏?比她还戏精。

陆沉点头,“公主以后还是直呼本王名讳的好。”

说罢,他温情地看着季念念:“你跟着温玉去玩,待会我来接你。”

季念念心跳加速,这、这、这演技忒好了,作为演员,她不甘示弱,无比可人的回道:“嗯,相公去吧。”

直到陆沉离去,她才收回依依不舍的视线。

温玉冷哼一声:“走吧,林姐姐她们等着呢。”

林姐姐?指的是本文女主林婉吧,终于要跟女主见面了,季念念有些兴奋。

温玉诧异地看了她一眼,从前季念念第一次见林婉的时候,眼睛差点翻到天上去,后来林婉略施小计教训了季念念以后,她才乖乖的了,但从那以后她见到林婉总是有些怕怕的。

温玉今日带季念念去见林婉,就是想借助林婉杀杀她的锐气,但季念念竟然比较兴奋?这让她有些吃惊。

勾心斗角,檐牙高啄的八角亭里,坐着几个小姑娘,一个个都身着贵锦,她们正在玩飞花令,她们看似随意乱坐,其实座位刚好簇拥着一个身穿碧色轻纱的女子。

季念念朝碧色轻纱女子看了过去,这相貌,这气度,妥妥的女主范儿。

林婉感受到季念念直勾勾的视线,挑眉看了过来:“念念来了?”

原本吵闹的亭子静了下来,众贵女们表情各异的看相季念念。

季念念知道这些贵女嫉妒她又干不掉她,不屑理她们,跟林婉打了个招呼:“你们玩,我坐坐。”

说着,季念念就坐到美人靠上,瞧着水里游来游去的锦鲤。

贵女们很是诧异,原本季念念最爱参加这种活动,每次见着都抢着要玩,但她一加入,其他贵女就会说不玩了,季念念就会气个半死。

今日她竟然视而不见。

林婉到底是见过大世面的,放下手中茶杯,看向季念念:“念念,一起来玩么?”

温玉暗自兴奋,她坐等季念念再次被羞辱。

岂料,季念念竟然拒绝了林婉的好意。

温玉的期盼落空,忿忿道:“林姐姐,念念不爱风雅,她就不用了吧。”此言一出,在场的贵女有些没忍住,生生笑了出来。

她们之中好几人都默默倾心陆沉,但是迫于陆沉的冷漠无情,不敢直剖心意而已,被季念念捷足先登后,她们却又追悔莫及,满是酸意。

林婉倒没笑,只是说:“每个人的爱好不同。”

季念念笑着谢过林婉,像是没有听到她们的嘲讽一般。

温玉不服气,季念念今日可太奇怪了,竟然不跟她吵嘴?

这时,季念念脑海中响起一道机械的生意,冯导:【场景:御花园,人物:温玉,季念念,林婉,等等,事件:季念念被温玉欺辱】

季念念眼睛一亮,她倒要看看恶毒女配怎么欺负她。只听冯导又说:【女配在一炷香时间内对温玉说出台词:你这洗脚婢生的,怎配跟我相提并论?】

什么??这是什么台词,这不是找死吗?

季念念:“冯导,我拒绝。”

冯导:【拒绝无效。】

季念念苦笑,她以为是自己被人针对,单方被欺辱。谁知竟是上赶着去挨打,不过想起温玉害死原主,她倒也能理解两人的深仇大恨。

季念念开始犯难,原主这样的低情商,骂人不揭短,温玉公主的身世是她最大的痛脚,基本没人敢提。但原主偏偏不怕死,倒是爱提起。

随着脑海中倒计时,季念念坐如针毡,她真怕还有什么出人意料的惩罚。

“季念念,你坐在那里扭来扭去像什么样子?真是没有教养。”不知何时,温玉贴了过来,鄙视地看着她。

季念念灵光一现,贴近温玉的耳朵,声音细若蚊蝇,轻轻吐出几个字:“你这洗脚婢生的,也配跟我相提并论?”

温玉只觉得脑壳突突的跳,洗脚婢??多少年都没人敢提起了这个词,她的生母确实身份低微,但她贵为公主,怎能叫一个下臣之女欺辱?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异界召唤人杰第九章

    早上六点,生物钟准时叫醒了中原中也。她睁开还带着睡意的双眼,掀开被子起身去卫生间洗漱。刷牙洗脸,把赭色长发梳好扎起。钴蓝色双眸一片清明的她走出卫生间,打开内侧镶嵌着等身长镜的衣柜门,开始换衣服。中原中也的衣柜里大部分是各种各样的机车服和夹克衫,还有不少一模一样的西装三件套。除此之外,就是少的可怜的裙

  • 斗鱼之终极湮灭黎明未至(一)(修改中)

    时值圣诞,在一个中国中西部地区的老四线城市的上空飘起了鹅毛大雪。中国人基本是没有过洋节的习俗的。在西伯利亚寒流的控制下,凄寒的北风紧贴大地呼啸而过,整个城市冰天雪地,是一片茫茫的铅灰色。这个城市虽然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但平中有奇的是,在众多层出不穷的中式建筑中一个西方中世纪风格的建筑特立独行般脱颖

  • 杀青宴之黄莺莺的冬天(2)

    那呲牙咧嘴的大阿福,简直就像是故意要人注意到才放在那里似的。沈青青起了疑心。不过,顾不上多想,她悄悄藏起了这只大阿福,溜进了老君观的大门,寻找老君观里人的踪迹。正殿没有人,偏殿也没有人。走入自己的房间,还是没人。“峨嵋三剑”当掉的那把剑就挂在墙上。一路竟如此顺利,顺利得让人有点慌。她把那些乱七八糟的

  • 我!环境治理大师在线阅读第二章 蠢蠢欲动(2/2)

    九仙山一年四季景色怡人,风景如画。春天,漫山遍野的杜鹃花争奇斗艳,层林尽染;夏天,龙潭大峡谷里流水潺潺,瀑布飞溅;秋天,九仙山色彩斑斓,魅力无比;冬天,大雪纷飞,美丽的九仙山变成了粉妆玉砌的世界。九仙山玄机门内:玄机门少主萧天宇正在用情的吹笛,笛音清亮悠远,入耳不由心神一静,洗尽尘俗,曲调如松涛阵阵

  • 洁癖在线阅读第十章

    窗外暖阳照耀,临近中午,其实这里也就没有多少人。豆御林的脸掩在光里,宋拂晓依稀都能看到空气中晶莹的颗粒状浮尘。淡紫色的头发,神情莫辨,但是应该是在笑。她只是不着声色地脱离了他的臂弯,然后妆似无意地伸手重重地拧了一下他的腰。豆御林的一声惊叫划破沉寂。她阴郁一早上的心情忽然就好了。“很疼的……”捂着痛处

  • 大道莫容在线阅读第10节

    薛洋失踪了二十年,这二十年对于修士来说只是一瞬间。这二十年的一切还如同前世一般,孟瑶没有回到金家,金子轩坐上了金家宗主之位,和江厌离恩恩爱爱,生下了他们的孩子金凌。金子轩也知道父亲流浪在外的私生子,他找到了孟瑶,希望他可以回到金家,以弥补金光善对他们母子的亏欠。孟瑶和金子轩聊了一晚上,第二天金子轩失

  • 幽影血落第九章在线阅读

    文宁被管家牵着手,怯生生的打量着远处像城堡一样的房子。这样的房子,她只有在孤儿院那本残缺不全的图画书上看过。他们经过一座雕塑喷泉,穿过一段长长的石板路,她偷偷关顾四周,几乎望不到边的草丛,穿着黑白衣服衣服的男人或女人,除了那些正在除草的人,他们的衣服随意多了。管家目视前方,没有扭过来看她。却淡淡道:

  • 重启星河在线阅读第九章

    黄昏的日光透过厚重的布幔,洒在距离床咫尺之遥的地板上。而港口黑手党曾经那个叱咤风云,带来了令人闻风丧胆的‘血之暴/政’的首领如今也只能躺在上面,仿佛一个即将崩坏的零件,只能发出最后的哀鸣。我站在太宰治旁边当着背景板,看着地上傍晚独有的金色出神,即使是这位首领,也难逃如同日落一样的结局。“首领,您感觉

  • 总裁今天也在学做人[快穿]第四章在线阅读

    此后几天,我一直在观察这些南方古猿,这对探索人类进化具有很重要的意义。因为干旱导致的食物匮乏,这些南方古猿生活得很艰辛,觅食本就不易,他们还要时刻面对猛兽的袭击。没有了森林的庇护,他们在草原中穿行,觅食,玩耍,听天由命。如果迄今为止,我们对人类进化的研究是正确的,这些猿人会慢慢学会直立行走。非洲大陆

  • 都市之最强学生第5章在线阅读

    在她和艾德闻共同使用的卫生间中,浅灰色瓷砖的墙上,有一扇拱形的百页窗,有玻璃,但没有安上纱网窗。一般不打开,通风靠换气扇就可以。因为打开它,喷再多驱蚊水都白费,野外的蚊子前赴后继扑向新鲜好吃的人类。可是,陆嘉洛上十次厕所,八次遇上窗户是敞开的。不管她冲进来的时候有多着急,都要先关上窗,经常撞掉置物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