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须弥道这是什么?凤凰!

2021/5/4 17:12:04 作者:扶姚 来源:17K小说网
须弥道
须弥道
作者:扶姚来源:17K小说网
一片混沌开造出一片宇宙一片宇宙管理这一片世界。在大千世界中一片蔚蓝色的地方一位少年横空出世。少年眉目秀气。犹如瓷娃娃一般。在武气的领域得天独厚。一步步直上九霄。看他一手撕裂苍穹,一脚斩断乾坤。一念成就时空。

这种两袖清风兜里空空的感觉很不好,非常不好。云曦心下微微一沉,拔下头上一根发簪,凝视片刻眸色渐深。

随后递给秋葵道:“想办法拿出去当了,给本小姐置办两套衣服回来。”

“小姐,为何突然要买衣物?可是衣物不够穿了?府里衣物添置都是夫人负责的,若是她瞧见你身上的衣物不是她派人送来的,定要生气了。”

秋葵不解,手里拿着她塞过来的簪子,材质不知,簪尾栩栩如生雕刻着一只不是很有辨识性的动物,看了半晌,她没看出是什么。  云曦却一眼便看透其中玄机,暗自冷笑,这位夫人不待见原身的心思还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

听秋葵这么一说,她走至房中木质的顶竖柜旁,拉开柜门,柜子里是颜色各异的锦衣华服,大部分都是粉色,大红色,鹅黄色之类明艳的颜色。

云曦颇为嫌弃的一件一件翻看,料子不错,款式繁杂颜色也明艳,很适合还未及笄的原云曦,但是呢,她摸了摸皮肤,照自己现在这又黑有黄的皮肤,这柜子里面所有衣服都是雷点,不仅穿上不能提现小女儿家的活泼艳丽,反而跟东施效颦一般,平添笑料。

她回过头,见秋葵依旧瞥着细眉瞅着她,无语片刻,从她头里拿过那发簪举到她眼前道:“秋葵,你看清楚这发簪上的图案了吗?”

秋葵茫然:“回小姐的话,这图案极为高贵,有何不妥?”

云曦道:“当然不妥!这是什么?凤凰!傻子都知道一国之后才能为凤,你想不想知道本小姐戴上这个到宫里走一圈会引来什么后果?”

不用想,没有最惨只有更惨

秋葵面上划过惊恐,吓得脸色都变了,“小…小姐!奴婢不想知道!”此时脑中才将簪尾之上不慎真切的图案和凤凰的模样重合,这才知道原来簪尾的图案是凤凰!原来夫人打的是这个主意!

过了一会儿,秋葵又鼓着腮帮子忿忿道:“那小姐为何要置办衣物?可是这柜子里的衣物也有不妥?如果是,小姐,咱们这就去告诉相爷!夫人也太过分了!这不是存心不想小姐您活吗!”

云曦嫌弃的从那堆衣物上扫过,道:“衣物并无不妥,我让你置办的是男装,而且秋葵啊,凡事不能想着靠别人,要靠自己。”她没说的是,如果丞相真的想管,这些事情能逃过他的眼睛才怪。

秋葵惊叫道:“什么!男装?!”

“你小声点!想害死我啊!”云曦一把捂了她嘴

秋葵这才意识到隔墙有耳,眨了眨眼睛,云曦这才放开她。

秋葵道:“可小姐咱们没有钱啊,哪里来银子置办男装呢?”

云曦扬唇,晃了晃指尖的发簪道:“这东西这时候不就派上用场了?”

秋葵瞪大了眼睛:“可小姐,这是夫人送您的生辰礼物啊,您以前很喜欢的!虽然…但咱们只要不戴好好存着也没事吧?”

云曦却不这样认为,花这么多心思送这么个簪子肯定不是送给她看的,一旦发现她并未因为这个簪子出事,那么某些人铁定坐不住,这玩意儿只要留在她手里就是一颗定时炸弹,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引爆了。

但是,她嘴上还是宽慰道:“东西是死的,人是活的,物有所值才有价值,不然留着这么个破簪子干什么?被害死之后带进棺材还是留给别人?你说是吧”

“奴婢知道了。”秋葵垂眸,小姐说的没错啊,这大家族院里的事她也不是第一次经历了,可是小姐现在竟然看得比她还要通透。

她黑溜溜的眸子瞅着云曦,心道,小姐果然跟以前不一样了,现在的小姐身上时不时总有一股令人信服的感觉。

云曦被她看得头皮发麻,心道,糟了,难道暴露了?

她赶紧收起正经的表情,捂着肚子小脸皱在一起道:“其实就是本小姐实在是太饿了!想出去找点吃的!快要饿死了”

秋葵:“……”对不起,我收回上面后半句话。

半个时辰后,两个人影从丞相府后门鬼鬼祟祟的溜出,前面的少年一身文弱书生打扮,一袭白色对襟纯色长袍,一根白色的发带将一半青丝束在脑后,手持一把纸扇半掩面容,露出一双略带狡黠的剪水双瞳,浓密纤长的睫毛犹如蝴蝶翅膀更添几分颜色。

他身后的少年相较于他更矮了几分,一袭粗布衫作书童打扮,青丝被盘在头顶扎了一个团,两条发带在背后飘扬,小脸几乎皱在一块儿,两只眼睛哀怨的盯着前面那少年道:“小姐!你慢点儿!府外很危险的!而且如果被夫人发现了…”

她还未说完的话在云曦即将要吃人的眼神里戛然而止云曦收回眼神,‘啪’一声潇洒收起手中折扇指着秋葵道:“你认为你老老实实待在府里夫人便不会找茬收拾我们了?好了好了,赶紧去找吃的,本小姐快要饿扁了。”

秋葵回忆了一下刚在府中,她听说小姐很饿便给她拿来了一些糕点,某些人看也不看一眼的模样。

那某些人正是此刻在前面义正言辞说自己饿扁了的某位。

“放松点,我的换装技术应当是没什么问题的。”她瞥秋葵一眼,以为她害怕被发现,安慰道。

随后将折扇置于鼻下,悠悠从丞相府大门前走了过去。

等她回过神来,那人已经快要走到街头转角处了,秋葵毕竟头一次用这种方式出府,心下略微有些紧张,从丞相府门口走过,然而守门的侍卫压根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她,直到追上云曦的脚步,她才长长呼出一口气“吓死奴婢了。”

“你紧张什么?你看你,走路都同手同脚了!得亏守门的那群人智商不高”云曦边叹边摇头道

自古以来成大事者,没有胆小的,而这古代女子多数胆小懦弱,难成大事。

但是下一秒她就叹息不出来了。

事实上秋葵一点也不担心,她走在云曦身侧问了一句:“小姐,为什么我们要乔装打扮?”

云曦颇为无语看她一眼,“当然是害怕被发现啊”

秋葵更茫然了,“可府内根本没人认识小姐您啊!你往常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在院子里一呆就是一年,这府里谁都知道小姐您,但是应该没谁能说得出您到底长什么样”

“……”

噗——

云曦感觉自己又体会了一次穿心而过的感受,摇扇的手僵在半空,几乎要吐出三升心头血。

她抹了一把额上并不存在的冷汗,“我…行了闭嘴吧你!做人要低调懂不懂,就算没人认识,也要低调!知道吗!”

秋葵乖乖垂首:“哦,知道了小姐。”

转过街角,一条繁华的街道呈现在云曦眼前,目光的尽头是遥远的高大城楼,街道两边的屋宇鳞次栉比,有茶坊、酒肆、脚店、肉铺、庙宇、等等。

店铺中有五彩斑斓的绫罗绸缎、珠宝香料、香火纸马等的经营,各行各业。

街市行人,摩肩接踵,川流不息,有做生意的商贾,有看街景的士绅,有骑马坐轿的官吏,有沿街叫卖的小贩,有乘坐轿子的大家眷属,有身负背篓的行脚僧人,有问路的外乡游客,有听说书的街巷小儿,有酒楼中狂饮的豪门子弟,有城边行乞的残疾老人,男女老幼,士农工商,三教九流,无所不备。

“这也…太热闹了吧!”云曦不禁眼睛一亮。

这才是中国古代闹市最原始的模样,没有经过任何后世的改动。

“小姐从入府之后便一直呆在自己院子里,第一次出来自然觉得新鲜,事实上京城街市每日都是如此的,小姐日后多出来走走便是了。”

秋葵跟在她身侧看着云曦这个店铺瞧瞧那个摊子看看,嘴里还念念有词把目光所及之处的东西批判了个遍

“这银簪做工不纯。”

“这香粉太劣质,含铅太重,长期使用定要毁容”

“这玉佩玉质不错,做工粗糙”

“这服饰一板一眼毫无特色,款式太过繁杂,有点太杂了。”

店铺老板咆哮道:“喂!臭书生你说什么呢你!买不买东西!想砸场子是不是!”

云曦还没来得及说话便被秋葵拖到身后挡着,她赶紧抢上前去拦着老板欲要砍人的架势道:“对不起对不起,我家小…公子不是故意的”

…。

不多时,两人已经转到了另一条街去了

秋葵发自内心道:“小姐,您下次可千万别再当着人家面那样说了,奴婢觉得还好啊,都很漂亮啊。”

她不懂云曦嘴里那些话是从何而来,她只觉得小姐这次落水之后,虽然较之以前喜欢说话了,但是比起以前沉默寡言现在好像脑子更不正常了。

云曦毫不在意的甩了甩手中折扇,敷衍道;“行行行”

须臾后,她的脚步在一处酒楼前停住,抬头望去,一块刻着龙飞凤舞四个大字“留仙楼”的匾额挂在头顶。

云曦豪迈的打开手中折扇,笑眯眯朝秋葵道:“这字刚劲有力,入木三分,颇有书法大家王羲之的风范啊!”

秋葵不明所以:“小姐……这王羲之是谁啊?”

云曦默了一瞬,大手一挥:“一个字写得很好的老头,还有!出门在外叫我公子!不要一会儿小姐一会儿公子的!”

秋葵垂首:“奴婢知道了,不过小…公子你说那字写得很好的先生有当今皇上的字写的好吗?这留仙楼的匾额便是御赐的呢,皇上亲自提的字。”

云曦挑眉:“皇帝?看来这幕后之人不简单啊…”

她脚步一转,就大步进了酒楼,秋葵吓得小脸一白我们没多少钱啊小姐!怎么能进这种大酒楼!

云曦寻了个二楼靠窗的位置悠然坐下,秋葵局促的凑近云曦耳边急道“小姐啊!我们没多少银子了!换个地方吃饭吧,这留仙楼都是皇宫贵胄吃饭的地方,不是我们吃得起的!”

云曦了然的点点头,就在秋葵大喜过望以为云曦会立马起身跟她出去的时候,云曦加大音量豪迈道:“小二!”

一个肩膀上搭着布巾的小厮赶紧小跑过来,但是当他走近之后略微观摩那两人的穿着才发现这两人在满是锦绣华服的留仙楼里显得格外寒酸。

他语气不禁凉了几分:“不知客官有什么需要”

秋葵小脸微微涨红,连手脚都窘迫得不知该放哪里。

云曦点漆般的眸子从他脸上扫过,恍若不觉道:“不知道你这儿都有些什么茶?”

小厮冷冷淡淡道:“碧螺酊,天香,紫竹”

他报的是留仙楼里最贵的三种茶,一般普通人听了这名字就赶紧躲得远远的,这三种茶都是宫里在用的茶,自身价值被提高数倍,于是不少王宫贵胄都爱闲暇之时都爱来喝两杯。

云曦面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只勾了勾唇瓣:“那么…就来壶紫竹吧。”

小厮一愣,似是没想到对面的人还真的会点,不禁又打量了云曦几眼,相貌平平的黑面书生,肤色暗黄,唯有一双眼睛美得惊人,里面带着淡淡笑意。

“小…公子!”秋葵表情如遭雷击

“放心。”云曦睨她一眼,用折扇轻轻敲了敲她的手背

又草草点了几道名字看起来还不错的菜,小厮回过神来准备退下去之际,云曦又出声道:“麻烦再给我拿几张纸一支笔来。”

“……”小厮呆呆点头,默然退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爱情公寓:大力我来守护你的笑容在线阅读第2节

    很快,刘风便吃饱喝足。大手一挥抹了抹嘴,便准备再次开始码字大业。“咦,这是什么……?”突然,刘风眉头一皱,口中发出一道惊讶的声音。他看到了什么?自己的电脑上,怎么会出现一个新的图标,心中好奇。刘风便点开准备看看。……擦,万界小说网!看向网页最上面,斗大的几个黑字,刘风顿时露出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真得

  • 余生有你我便足矣在线阅读第一节

    “轰!轰!轰!”一颗巨大的绿色星球上,突然爆发了几声剧烈的爆炸声。轰隆隆!跟着整个星球都震动起来了。遥远的湖边,一个全身绿色肌肤的矮个子的那美克星人站了起来,看向远处,脸上出现了一丝疑惑。“唉,终于还是来了!今天也是最后一天了!”一旁说话的是一名17、8岁的青年,拿着一杆钓竿,一副淡定的模样说道。楚

  • 林医生,你的花在线阅读第1节

    唔,好吵,怎么一回事?明灏慢慢想要清醒,却听到一个声音:叮,恭喜宿主灵魂穿越,现在检测到宿主体制虚弱,重新帮宿主调整体质,载入记忆。一阵睡意袭来,明灏又慢慢沉睡下去。隔天,待明灏苏醒,却发现自己躺在一所破庙里面,站起身子,脑袋还是有点昏沉,便摇晃身子,走出破庙。“叮咚。”这时候系统的声音又再次出现。

  • 糖柱的恋爱物语[综鬼灭]在线阅读第六章

    少年走进街道里,一边走一边对塞恩特说“哇啊,好繁华啊!这可比刚才那座城镇繁华多了啊,对吧塞恩特。”“你怎么知道比那个城镇繁华呢?你可是一昏迷了俩天哦,要不是他们给你治疗你早就死了哦。”“是这样啊,也不怪那个红头发的家伙,虽然他要杀我,不过也是因为把我当成魔王军才要杀我的,说起来我召唤在这里也是要对付

  • 爱上倾城丑妻在线阅读第8节

    多年以来的经验告诉埃莉诺,一般这种情况一定要态度真挚坦白从宽,能说的主动配合查户口,不能说的可以打死都不开口,但是绝对不能用一个谎言来遮掩。一旦你选择欺骗,那么接下来就是无休无止的麻烦。若是被当场拆穿那么更是凄惨。至于被是否会被当成嫌疑人这种人,埃莉诺一点都不担心。毕竟在时间点上她完全没有犯罪嫌疑和

  • 若爱以你为牢之挑战开始【新书跪求鲜花,评价】

    “三位,你们接下来要挑战的是本店一星恐怖场景【伊藤鬼校】,在挑战过程中,如果承受不了,可以大声呼救,一旦呼救,则视为挑战失败。”“如无疑问,可以进入去了!”将孙洪雷等人带到制定场地后,李玄简单的为他们做了个介绍。“老板放心吧,不是我吹,午夜看鬼片,我都能看的睡着,更不要说你这里了。”“话说只有一星恐

  • 倾世为你之第一章(1)

    “咳咳咳,小月,外面风大,回屋去歇着吧。”一个脸上爬满了皱纹,穿着一身靛蓝色粗布衣服的妇人怜爱地看着坐在客栈门外台阶上的少女。韩月影固执地摇了摇头,小脸鼓鼓的,两只眼睛又大又圆,像玛瑙石一样明亮,她抱着膝盖,脑袋搭在上面,眼睛弯成了月牙状:“不要,爹爹说了立冬就回来,这都过去五天了,他今天一定会回来

  • 重生之我你惹不起之不讲究(2)

    阿圆呼吸一凝,下意识地抓紧了手中的食盒,心中十分不舍:能、能不给么?他见她半天没动地方,眉毛轻挑:“你……”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只见眼前的小姑娘转过身来眼巴巴地看着她:“给您一半成么?”一半?齐渊似是没听清,眼眸渐深:“你再说一遍?”阿圆听着那凶巴巴的语气缩了缩脖子,很没出息地把食盒递了过去:“大人请

  • 玄幻之从重建宗门开始第八章在线阅读

    王余佑和乡邻们喝了几杯酒,乡邻都是一些老弱,都不胜酒力,吃饱后,很快就都告辞走了,剩下几个小孩在那逗新郎和新娘子,他们藏到新房中和朱慈悲捉起了迷藏,有的藏到衣橱里,有的藏到床底下,一会朱慈悲刚把他们找出来从门里轰出去,又从窗户爬进来两个,王余佑摇摇头,笑了笑,去前面看看还有没有客人,想起白日里慈悲从

  • 英雄联盟之涅槃天生之盗墓

    大敦指了指地图给我们表明了具体的地点,然后我们就跟着他一直往大山深处前进。大概走了三个小时多,我们来到了一个比较偏僻的小山庄内,由于快到中午了,所以我们决定先到那儿吃一顿饭。走在路上看见一个正在耕田的农夫,大敦就要跑去问他,我们闲在这儿没事,所以也跟去了。“朋友,你知道这儿有没有饭店啊,我们几个路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