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逆天之修第2章在线阅读

2021/5/4 19:11:27 作者:示廓 来源:3G小说网
逆天之修
逆天之修
作者:示廓来源:3G小说网
乾元大陆,浩瀚玄土。乾元大陆上有大国三个,落日帝国,阴月皇朝,摘星王座。国力之强盛,以一国之力足以对抗世间所有小国实力之和。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上午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打响,学生们一窝蜂地跑出去,周五中午,食堂有鸡腿,限量。

跑在最前面的男生,到了食堂大门口,得意搞怪地冲着后面的同学挥手:“小的们,快跟上啊!”

林冉走在最后面,不急不缓,她垂着眼,心里琢磨着下午放学后,周末怎么过。

希望她那个和蔼可亲的‘爸爸’,别再带着她出去搞父女情深的戏码了。

食堂人多,热销鸡腿很快一抢而空。

林冉端着餐盘买了一荤一素,找到空位坐下。

她刚拿起筷子,菜没吃上一口,‘嘭’的一声响,面前两个餐盘大力放下。

林冉抬头,看到姚蓉和另外一名女生站在她面前。

姚蓉眼里带着怒气,看林冉的眼神一点都不友善,另外一名女生更是毫不掩饰地瞪着她。

“我这儿没人,”林冉冲她们客客气气地笑笑:“你们想坐就坐吧。”

“呵。”冷笑一声,姚蓉冲着边上的女生抬了抬下巴。

那女生点点头会意,手伸进裤子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瓶子。瓶塞打开,对着林冉的餐盘,倒进去两只死苍蝇,十分恶心。

林冉微怔,看着菜里的死苍蝇,眉头拧起。

“林冉,”姚蓉弯下腰,靠近林冉,眼睛半眯起,嚣张道:“我说过的话,你最好给我老老实实地听着,今天的事儿就算你告诉老师也没用,所有人都会站在我这边,你要是再敢靠近逸哥哥,我会一直针对你到毕业,不信就试试看!”

“走!”姚蓉对着身边的女生使个眼色,端起餐盘要走。

“等一下。”林冉叫停她们,她站起身,脸上挂着友善的笑意,语气平缓的对姚蓉说:“多谢老同学关照,不过,”拿起筷子,林冉手快地夹出苍蝇,分别放在姚蓉和另外女生的餐盘里:“这些好东西,我吃不惯,还是还给你们吧。”

收回筷子,林冉没多看姚蓉一眼,端起餐盘,准备倒掉走人。

姚蓉没想到她竟然敢这么跟自己对着干,她看着餐盘里的苍蝇,恶心的不行,脸上的肤色肉眼可见的因为生气变成红色。

“林冉!”快走几步,姚蓉一把扯过林冉的手臂,餐盘伸到她面前,气急败坏地说:“你给我吃下去!”

不留痕迹地抽回手臂,林冉依旧笑吟吟的,就像关系要好的老友在聊天:“好东西留给你,别客气,不用谢。”

饭菜倒进泔水桶里,林冉放下餐盘要走,忽而感觉有人扯她的手臂,接着胸口处一热,伴随着周围同学的惊呼声,她低下头,看见自己身上胸口处沾满了油渍。

再往前看,姚蓉气呼呼地站在那儿,胸口快速地起伏着,她脸上神情难看,手里拿着的餐盘,空了。

怒火蹭蹭地窜到头顶,林冉握紧拳头想揍她。

想到家里的那两位,林冉脑袋清醒些,隐忍起情绪,按下心里的愤怒,告诉自己不要冲动。

“给我!”姚蓉不依不饶,拿过身边女生手里的餐盘,又要扣在林冉的头上。

林冉哪还能让,她快速地后退,看见地上掉着一块肉,脚尖轻踢,正好踢到姚蓉脚下。

姚蓉气急了,没注意到林冉的小动作,她往前追,正好踩在肉上,地上都是油渍,姚蓉脚下打滑,只见她身子一栽歪,直接奔着泔水桶去了。

手里的餐盘飞出去,里面的菜洒了一地,姚蓉两只手不偏不倚的插进泔水桶里,泔水桶里虽然还没有多少剩菜,不过那日积月累的气味,别提多酸爽了。

姚蓉从小娇生惯养,哪里碰过这些东西,眼睛瞪大了瞅着面前的泔水桶里不干净的油渍,大脑片刻空白。

过了好几秒,她才反应过来,快速地拔出手来,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手上占满了黏糊糊的油,手上散发着恶心的味道,她忍不住干呕一声。

“呀!”半捂着嘴,林冉眨巴着大眼睛,无辜地看着姚蓉关切地询问:“你没事吧?我这有纸巾,都给你用吧。”

递过去自己的纸巾,林冉忍着笑意:“快去水房洗一洗。”

姚蓉想骂林冉,想打林冉,但是她动不了手,胃里痉挛的只想吐。

蹲在地上,她越是看自己的手越是恶心,上面黏糊糊的触感搅着她的胃翻江倒海。

“呕~~~”姚蓉干呕着,惹的边上其他同学不满。

“哎呀,怎么在这儿吐啊,别人还怎么吃饭?”

“就是,恶心死了,搞的我都想吐了。”

红着眼眶,姚蓉瞪着林冉恨不得扒了她的皮,她听见边上的人都在指责她,气的大口喘气,站起身子快速跑出食堂。

那名跟她一起的女生,紧随其后。

“哎?纸巾不要了吗?”林冉望着姚蓉的背影,挥了挥自己手里的面巾纸,脸上依旧挂着忍隐的笑意。

不远处,宋驰逸坐在靠窗的位置,看见全部过程,包括林冉的眼神变化,以及她的小动作。

“戏精。”他看着林冉离开食堂的背影,评价一句。

“逸哥,刚才那个是姚蓉吧?”宋驰逸边上坐着的彭彦,凑近他问:“我们要不要去看一眼啊?”

“不去。”宋驰逸放下筷子,不吃了。

“鸡腿你不吃?那我吃了啊。”彭彦夹过鸡腿到自己的餐盘,大口吃着。

没理他,宋驰逸起身,手插进口袋里,也离开食堂。

食堂外,不远处的一处水池,林冉正在清理自己的校服。

“什么狗屁宋驰逸,麻烦死了!”要不是这个莫名其妙的宋驰逸,她也不会被姚蓉找麻烦,还有,宋驰逸到底是谁啊!

姚蓉早上找她谈话威胁,中午又拿餐盘扣她,短短不到一天的时间里,也太欺负人了。

而且,两次都是因为她压根不认识的宋驰逸,这个宋驰逸到底是谁?要是下次姚蓉再因为宋驰逸找她麻烦,她可真要去好好的认识这个人了!

刚走到她身边,宋驰逸就听她嘴里正骂着。

宋驰逸:“……”

这是他第二次无辜躺枪了。

“喂。”停下脚步,宋驰逸松松垮垮地站着,身上披着秋季校服的外套,与炎热的正午,格格不入。

林冉闻声回头,看清了身后的人。

哦,上午遇见的小卷毛。

他要比上午遇见时精神许多,脸上浓厚的倦意消失,头发打理过,不再支楞八叉,挺有型的,皮肤白,睫毛又黑又密,自带眼线效果。

“同学,有事吗?”林冉软声询问。

“宋驰逸跟你有仇?”他问。

林冉打量着面前的小卷毛,除了披着秋季校服的外套,其他都穿的规整,原本个子就高,校服裤腿处挽起一节,更显得他腿长。

估计是宋驰逸的手下吧?姚蓉不是说,宋驰逸是校霸么。

心里猜测着,林冉稍歪头,大眼睛望着他:“你认识宋驰逸?”

她睫毛长而翘,阳光落在上面,毛茸茸的特萌特可爱。

没回话,宋驰逸看着林冉,视线慢慢下移,移到她衣服脏掉的位置。

夏季的校服衣服原本就薄,沾了水,更是透。

林冉脏掉的位置,恰好又是胸口,刚才她用水清理过,这会儿湿掉的衣料正用手揪着,可还是能看清她里面的小件。

嗯,浅粉色的。

注意到他视线,林冉快速地捂住胸口转过身,回头瞪他。

奶凶奶凶的。

天地良心,宋驰逸不是故意的。

沉了一口气,现在的状态也不适合问话,宋驰逸看一眼周围,食堂的同学陆陆续续出来,路过的人越来越多。

林冉咬着下唇,正想说这小卷毛长的挺帅,心思怎么那么坏呢,忽而眼前一黑,鼻尖处萦绕着淡淡的柠檬香。

“下个星期记得洗干净了还我。”

他声音冷冷清清的,没有多余的温度。

林冉拿下自己脑袋的上衣服,是他的校服外套。

抬起头,小卷毛走远了。

动了动嘴唇,她想道谢,有个穿的花里胡哨的男生一把勾住小卷毛的肩膀,两人有说有笑,朝着校门外走。

收回视线,林冉抱着校服凑近鼻尖闻了闻,柠檬香,不刺鼻,十分清新。

她低头看看自己胸口,拿着校服,直接披在身上穿好。

校服真大啊,袖子她卷了好半天才能露出半截手臂来,衣摆也长,她整理一下,拉好拉链,遮住自己的胸口处。

这衣服像是有魔力一样,她一穿上,周围的同学立刻离她至少两米远。

她就像是个行走在一层无形的气场里,方圆两米内,无人敢靠近。

额……

低头看看自己的造型,林冉掖了掖衣摆,这么热的天,穿的这么厚,也难怪大家拿她当另类。

最后一节体育课,数学老师说体育老师有事儿,留学生们在教室写卷纸。

百无聊赖,林冉拿着笔在空白的草纸上画圈玩。

“林冉,我听说,你跟姚蓉打起来了?”

来到市三高七班半个月了,林冉第一次听同桌杨瑜主动跟她说话。

杨瑜比她矮一些,皮肤偏黑,单眼皮,头发干枯毛糙还发黄,就像是秋天里的稻草。

转过脸,林冉趴在桌上,看了一眼台上的老师,小声地回:“没有,我很弱的。”

“我看你也不像打架的人,”杨瑜也压低身子,她手上的笔指了指窗外:“不过你要小心了,姚蓉找了她干哥哥来,我听说是堵你的。”

干哥哥?她怎么那么多哥哥?

直起身子,林冉透过窗户看向校门口。

校门外,蹲着几个人,离的远,看不太清,好像是在抽烟。

“哪个干哥哥,宋驰逸?”重新趴回到桌面上,林冉不解地询问。

杨瑜看着林冉,微怔。她视线在林冉的校服上游离一圈,正要问什么,台上的老师轻咳一声:“某些同学,不要说话。”

杨瑜吓的一缩脖子,赶紧老老实实地写卷纸。

林冉也没再追问。

不一会儿,杨瑜递过来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你不认识宋驰逸吗?”

奇怪,她为什么要认识宋驰逸。

“不认识。”林冉回给杨瑜。

杨瑜接到她的纸条,侧脸看林冉,神情古怪。

“你的校服是宋驰逸的,你怎么会不是认识他?”

看清纸条上的内容,林冉一下子坐直了身体。

谁?这校服小卷毛借给她的,难道小卷毛就是宋驰逸??

看着自己身上的校服,也没什么古怪啊,挺规矩的一件校服,怎么就认出来是宋驰逸的了?她的印象里,校霸的校服都是那种与众不同独一无二的。

难不成是因为,全校只有他的校服是柠檬香味的???

“你怎么看出来的?”林冉问杨瑜。

“只有他校服后面有狼的剪影。”

狼的剪影。

林冉脱下校服,果然,校服后面白色的位置,用丙烯画着黑色的狼的剪影。

抽了抽嘴角,她脑海里不由得想起自己在小树林和水池边骂宋驰逸是狗屁的画面。

他应该……没听见吧?不然校霸怎么可能借校服给她。

重新穿上校服,林冉叹了一口气,难怪她之前回来的路上周围人都离她两米远,拜了校霸校服所赐,不是自己穿的太厚。

怎么越是想平淡的过完高中生活,事儿越是多呢?

一个姚蓉还不够,又扯上校霸宋驰逸了。

‘叮铃铃’,下课铃打响,老师收了卷子,宣布放学,同学们欢呼着收拾书本,各自讨论着周末怎么过。

杨瑜收拾好书包,凑到林冉耳边,小声地说:“宋驰逸的校服从来没借过别人,他的好兄弟都没穿过,你是第一个,而且还穿了一下午,姚蓉肯定知道了,外面的人一定是来找你的,你还是让你家长来接你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反野联盟在线阅读第八节

    “哎?你这是什么?宝贵的食材呀!”正在炒菜的张源突然听到李博文很大声在说话,他身边的葛莉莉正嘟着嘴,不服气的样子谁都能感觉得到。回应李博文的只有一声“切~”。张源走过去看了下食材,的确有些惨不忍睹,大大小小的丁状物,长短不一的块状物,连海带之类的食材切出来的形状都是格外的有故事性,这些或许也只能用来

  • 带我一起走在线阅读第五章

    是活人!石沐安见状,手指向后一指。杜工的尸体突然停止了动作,在原地僵硬了几秒便向后倒去。唯柔道:“哇哇鬼叫啥呢,我们是人!”“你骗人!我都打中他的头了,他还在动。”“......”唯柔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难道他是人?那我刚才杀人了?”声音的主人倒吸一口凉气,再次惊呼:“啊!!!!我杀人了!!!!”“

  • 娱乐之偶像天王在线阅读第七章

    “嗡”那本武技突然融入到袁绍体内。“竟如此神奇,不用领悟,直接获得了它的力量”袁绍感叹到之后,袁绍便被传送出来,碰巧看到险黎与他的狗腿子。“哟,这不是袁绍吗”险黎阴险道,而袁绍并没有理他。“别给脸不要脸,最好识相一点,跪下舔干净爷的鞋,兴许我高兴了饶你不死”险黎说道,旁边的狗腿子也随声附和。袁绍径直

  • 你攻略错对象了(穿书)第十章在线阅读

    连续几日的高强度工作和社交,令林恩男爵倍感疲惫,保守派的拥趸最近又开始在税收和选区问题上做文章,亨利大公同那些暴·乱分子的斗争策略越来越激进,似乎想要用军功复制十几年前的那位独·裁者的政治道路。“真是异想天开,也不想想那位的结局,啧!”林恩男爵揉了揉眉头,有些不屑的想着。他看了看时间,靠在椅背上放松

  • 神兽的爱情故事在线阅读第6章

    许安世请张怀玉上了饭桌,两人刚开始吃的时候,刘已就来了,手里还揣着一瓶长得很高贵的酒。刘已先是恭敬的喊了声;“少爷。”之后便是和张怀玉打了招呼,在这天底下,刘已能够称呼女士的,也只有许安世的母亲大人诗君一人,其余的人刘已都只是称呼太太,小姐之类的。许安世呵呵一笑,摆手道;“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刘爷,请

  • 维多与利亚的秘密在线阅读第8节

    远处,虚空撕裂开来,两道身影一前一后急遁而出。白郁定睛一看,正是镇元子与东皇太一。只是镇元子衣袍破烂,略显狼狈。白郁暗叹,毕竟准圣巅峰与中期,还是有差距的。不急多言,白郁闪身而前,带着方才的无上威能,一拳轰出,挡下了东皇太一。“红云道友,多谢了!”镇元子苦笑道。“没事,且让我来会会这东皇。”白郁摆摆

  • 爱不褪色新任墨家巨子人选!满级八奇技:风后奇门!

    “这……这……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啊!?”在场之上最为震惊的自然便是属于班大师,他乃是机关术之上的行家,眼下却被路人给直接打脸了!虽沈墨也非路人,他有之前在墨家机关城中修行机关术的经历,可那时他的机关术水准完全没有此刻的强大!之前沈墨拿出机关朱雀的时刻,班大师尚且可以欺骗一下自己那并非是沈墨亲自设计出

  • 小人物的爱情司徒婉接旨

    被司徒婉无视,司徒静脸上的笑容僵住了,一时间怒也不是笑也不是,比哭还要难看。“哦,不是发月钱呀,不发月钱我就回去了。”扫了众人一眼,司徒婉直接转身准备离开。“混账东西,谁允许你走了?”司徒文韬忍不住喝道。“爹,怎么说您也是堂堂大学士,说话要要注意用词,您叫我混账东西,那您算什么呢?老混账吗?”“你—

  • 分手了又来暗恋我在线阅读第九节

    和韩墨染结婚这么多年,他一直没有给她带来过什么麻烦,夏菡也不想给他带来麻烦。她正想说些什么,就见韩墨染低头笑了笑说道:“你恐怕记错了,我太太对巧克力并不过敏。”他说得很笃定,带着一种对自己的太太了如指掌的自信。陆云琛:“……”韩墨染又将巧克力向夏菡递过来,夏菡面无表情的吃了下去。陆云琛见她吃完之后也

  • 梦魇刀魔城卫军统领

    巷子很狭窄,只容得下两个人并肩而过,墙面上很多地方都长出了青苔,巷子上方支满了从两边房屋支出来晾晒衣服的架子。黑泽和利博恩到达了目的地,这是城防军统领约瑟夫的屋子。城防军统领约瑟夫的父亲早年就是鲁恩城城东的一个平民,在帝国一千年响应了帝国的号召。约瑟夫的父亲放下卖肉的屠刀,加入了和曼匈联邦的战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