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穿越之妃常厉害在线阅读第四节

2021/5/4 19:09:44 作者:剔透葫芦 来源:3G小说网
穿越之妃常厉害
穿越之妃常厉害
作者:剔透葫芦来源:3G小说网
一朝穿越她终是摆脱了前世的欺凌,侮辱。她仰首“老天你也觉得前世欠我,所以给我一个重生的机会吗”“呵呵”“那这世我便要活得张扬,笑得肆意”。她说“今世我以沈沫的名字发誓人敬我一尺我便敬她一丈,人若犯我一尺我便叫她永世难忘”。世人都说她娇纵,蛮横,无德。而他却觉得她真实,正义,聪慧。帝王一旨指婚书她和他这世终究是有了牵盼。她说“我无才无德上不了台面”。他说“女子无才便是德你尽了本分”。她说“我娇纵蛮横不讲理”。他却说“你天真烂漫很真实”。她捂脸泪奔,他拍拍她的头语重心长道“你放心尽管你连优秀都算不上

——丧尸的这种自己搞不定就找帮手的行为其实不太好。

这是一种不被广大人类认可、不被广大人类提倡的恶劣行径。

毕竟没有哪个活人喜欢以一血肉之躯挑战不知疼痛的数千丧尸。

舒晔也不喜欢丧尸这个样子。

他已经遭遇过一次丧尸围堵了,现在都算是在逃命途中,没有兴趣再来遭遇一次丧尸围堵。

于是在丧尸发出召集同伴的嘶吼之前,舒晔挥了挥手示意甄姬动手。

甄姬一个技能招数下去,丧尸就扑街嗝屁。没有发出声的嘶吼永远堵在了丧尸的喉咙里,做尸的这辈子也不可能再喊出来了。

这只是行路途中一个微不足道的小插曲,事情解决过后,舒晔立即将此忘却脑后。

甄姬却是一脸若有所思。

她伸出手看了看自己掌心之上的剔透水球,这是她平时最常用的技能攻击,从前攻击过高级丧尸,刚才也解决过一个小丧尸。

“……”甄姬忽然一愣。

她抬头看了看云层,乌云罩顶,压抑的意味扑面而来。

“刚才我想说的是,”甄姬重新提起之前无疾而终的那个话题,她笃定的形容道:“云层给我带来的不适感和排斥感,非常像是遇到高级丧尸的那种感觉。”

甄姬一边看着云,一边缓缓道:“高级丧尸难缠得令人讨厌,又聪明得令人发指,仗着实力强大四处作恶。”

“而天上的云层之前没有在意,后来仔细感受了一下,给我的感觉是与高级丧尸一样的厌恶难对付。”

舒晔闻言一愣,旋即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脸上满是思索之色,也不知道想到了哪里。

顿了顿,他问甄姬:“那你觉得云层像丧尸吗?”

“云怎么会像丧尸?”蔡文姬发出一声疑惑的询问。

埋头数晶核的她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天,仔细观察了一会儿,认真的说:“不像丧尸,没有看见哪朵云是丧尸的形状。”

蔡文姬又低头下去看自己怀里搂着的那袋亮晶晶的晶核,小手摸了摸圆滚滚的晶核,鼻尖动了动,思索了一会儿,说:“但是有一点点丧尸的气味。”

之前谁也没把云层和丧尸关联起来,也就都没往这方面注意,如今甄姬提起来,蔡文姬也跟着关注了起来。

她强调了一句:“是很少的一点点的气味,味道已经淡得快闻不到了,像丧尸的腐肉被烤过的焦糊味。”

蔡文姬鼻子一皱,哼声道:“难闻。”

甄姬怜爱的摸了摸她的脑袋。

有了感官灵敏的英雄提供素材,舒晔想得更多了,他心里掠过一个念头,正欲开口,却被系统抢了先。

【那你的意思是,】系统的电子音里充满了冷漠的机械感,明明是平静得不能再平静的语调,却硬生生透露出了匪夷所思的意味:【云是丧尸成的精?】

舒晔:“……”咦。

不好。

系统是在反讽他之前的言行?

舒晔谨慎的闭了麦。

系统回了宿主一嘴,随后从自己记仇的小压缩包里划去一行记录,这事儿才算翻篇。

然后系统幽幽的叹了口气,【云层和丧尸的这个猜测咱们暂时不要讨论了。】

系统看了看自己后台正在监测读取的数据,以及逐渐计算出的结果,只是选择把这个话题暂时按下不提,而不是直接反驳、否认这项猜测。

它转头提起另一件事来:【我们先来关注一下另一件事情吧?】

“什么事?”舒晔问了一句。

一人两英雄都不再讨论云层与丧尸的话题,转而关心起系统新提起的话题来。

系统说道:【之前成天翊在地下张开一层精神力防御网,于是导致我的探测光粒侵入不了地下,无法得知地下的情况。】

【但是成天翊的精神力并不对舒晔设防。】

系统将事情娓娓道来:【刚才舒晔触碰到成天翊的精神力防御网后,又长时间停留在地面。防御网就慢慢从地下往上面蔓延扩张,下意识把舒晔整个人也覆盖在内,圈进自己的地盘里。】

【而那时候舒晔又正好站在下水道口旁边,于是原本平铺在地下表层的、应该覆盖在下水道口以作封闭的防御网,就覆盖在了舒晔身上。】

【此时此刻精神力防御网的形状成了凸形。下水道口出现防御空缺,我就尝试着投放了一些探测光粒进入下水道口。】

探测光粒是属于系统的特殊能力,除了系统能投放、察觉这种东西的存在以外,其他人并不会有所知觉,看不见、也摸不着。

【探测光粒飘荡在下水道里的各个角落,我收到光粒的反馈,得知下水道里已经成了个难.民.集.中.营,情况无非是脏、乱、差、饥饿这几种末世常见的情况。】

【而就在刚才,】系统说到这里,徒然叹息了一声,【最后一颗探测光粒送回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下水道里,有一个人类的幼崽。】

舒晔一愣,“有一个……幼崽?”

【是啊。】系统就差拥有实体来做个点头如捣蒜的动作了,它笃定的说:【有!】

它还拿蔡文姬来举例子,【就像蔡文姬这样短手短脚的,还特别小,这种不就是你们人类的幼崽吗?】

然后系统就收获了来自蔡文姬的愤怒白眼。

顿了顿,系统大概是发现自己用词有所不当了。

它从自己的数据储存库里找出一个更适用的名词来:【一个幼崽,或者说是一个婴幼儿。】

舒晔:“……”

此时舒晔正好飞离了市中心,进入绿化工程搞得非常漂亮的郊区地带。

没了城市中心区高楼大厦的阻挡,郊区零落矗立着的高级别墅群、私人会所与农家乐根本不阻碍视野。

入目一片宽阔的景象,舒晔却没有选择继续顺畅的前行,而是控制着坐骑停滞在半空中。

他把放在面前虚拟电子地图显示屏上的注意力收了回来,沉默了一会儿,严肃的对系统说:“你再确定一下,是婴儿?还是幼儿?”

【咦。】系统被舒晔一语点醒,顷刻间察觉到了事情的重要性,连忙道:【是我出错了,我翻一翻数据库里存的资料,再核对一次。】

这次系统在细枝末节的小事情上有所失误,倒不能责怪于它,只因为是情有可原。

舒晔穿过来之前曾经所在的那个世界——如今已抛弃X星的旧称,重新统称为德尔拉星。

德尔拉,在X星远古语言中是“重获新生”的意思。

德尔拉星由于末世来临,引起了磁场变化、人类身体产生异变拥有超能力等等其他许多未知因素。

多种多样的原因为人类构造了一个尴尬窒息的局面——末世里的幸存者们,无论是异能者还是普通人,都无法再孕育新生命。

没有新生命的诞生,人类的火种就无法传承绵延。这是一个严峻的难题。

好在上帝给你关上了一扇门,就会给你打开一扇窗,事情也没到特别令人窒息的程度。

德尔拉星上经历过末世灾难洗礼的异能者和普通人们,都拥有了强悍的身体素质和悠长的寿命。

在舒晔终结末世并开创新纪元后的百年至今,德尔拉星每年统计的自然死亡人数都为零。

——偶尔有几个放飞自我把自己给作死的,尚在承受范围里,就不算在内了。

近百年里没有新生命的诞生,也没有旧人口的死亡,虽然没什么长进,但起码也没有呈现人口负增长状态。

也因此,系统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过人类的新生儿了,久到它数据储存库里的相关资料都丢在角落里生灰许多年,从来没有用得上一次,因此才导致了这次的微小失误。

片刻后,系统重新核对完回来,给了舒晔正确的答案:【核对完毕,是一个“婴儿”。】

系统唯恐又出现纰漏导致脸上无光,这次可是特意核实了三遍,每一遍都确认无误后才敢告知宿主答案的。

为此,它还特意强调道:【这次不会有错了,我核查了三次,确定是“婴儿”。】

舒晔眉头紧皱,在心里叹了口气。

——这件事情关乎的问题可就大了。

舒晔既是欢喜又是忧愁。脸上两种情绪来回变换,显得有些狰狞扭曲。

严格意义上来说,从胎儿出生直到满一周岁为止,这个时间段内称为婴儿期。而一岁到三岁这个时间段,才是幼儿期。

而舒晔脚下这片名为蓝星的土地,正是进入末世的第三年。

如果系统告诉舒晔,下水道里是一个幼儿,那么舒晔大概不会有多少情绪起伏,顶多想着以后多关照一点。

一个人类幼儿,百分之百是末世初期幸存下来的孕妇所生的孩子。虽然也是非常珍贵的可繁衍型智慧生物资源,但是并不及婴儿珍贵。

一个一岁以内的、明显是末世里新诞生的婴儿。这个婴儿以及婴儿父亲母亲代表的意义,都是非同一般的重大。

“末世里的新生命啊。”舒晔无意识的喃喃细语。

舒晔乘坐的坐骑仍然停滞在半空中。如今无论是头顶翻涌着的危险的乌云,还是迎面吹来刮脸的大风,都不能让舒晔分出心神去关注。

他把坐骑转了个方向,面向市中心林立的高楼,目光遥遥望着自己刚才离开的地方,心神却已经飞到了地下,牵挂在那个不知名的婴儿身上。

“为什么,”舒晔开口。

他一边喃喃自语,一边缓缓闭上了眼睛。也不知是因为大风迷眼,还是只是在闭目思索。“这片土地能够孕育新生命?”

德尔拉星遭遇末世变故,多重原因影响之下,人们丧失了孕育新生命的能力。

而蓝星同样遭遇了末世,却依旧能够有新生命诞生,这是不是说明,只要找出蓝星和德尔拉的不同之处、再在德尔拉星上进行实验修正,就能改变德尔拉星的窘境?

然后终有一日,德尔拉星也能迎接新生命的诞生、人类的传承也不至于湮灭在时光的长河里。

舒晔不由得这般想到。

【猜测具有高度可行性。】系统捕获到宿主的想法后,给予一定的鼓励和肯定。

【我会从现在开始采集蓝星的数据样本,收集完毕后将进行双星球数据对比,然后找出关键原因,并且解决问题。】

系统的电子音听起来很是雀跃。

不过系统和舒晔是一样的,并不是因为喜欢小孩子才开开心心的,只是因为这件事意义重大,所以高兴于自己能够推动历史进程。

“辛苦你了。”舒晔朝系统道,“以后多花点时间收集蓝星的数据样本吧。”

【好嘞。】系统答应了一声。

它在后台噼里啪啦的操控程序,将日常任务进行分级排序,同时说道:【刚才的探测光粒反馈的信息有限,不过倒也存档了婴儿所在的具体位置。】

系统说:【于是我又投放了一些探测光粒过去,之前的光粒进入痕迹还没有彻底消失,这次的探测光粒顺着痕迹进入应该也不会太难。】

【现在就只等这次探测光粒反馈来更多的婴儿信息了。】

掌握更多的信息,才能有更大的把握和底气,也方便造福之后的行动与决定。

“道理我都懂。”先前默不吭声旁听的蔡文姬在此时忽然出声,“新生婴儿确实非常非常珍贵。”

她坐在舒晔的怀里,双手托腮叹了口气,表情看上去很是忧虑,“但现在更重要的是——你们能不能也顾及一下自己珍贵的小性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第一修仙系统在线阅读祖地之密

    夜色渐深,祖地之中恢复了宁静。山崖之巅,宫家老祖宫黎宁盘膝而坐,他的身边还坐着面色微醺的宫占山。在祖堂之外,没人知道宫黎宁心中的震撼,他没想到宫家之人,体内竟然有如此精锐的武修斗气。宫黎宁知道不管是武修家族还是隐族,首先得孕育出灵根和气种才能继续修行。灵根有品阶,气种同样有高低之分。宫占山体内的气息

  • 【终极斗罗】蚂蚁竞走十年了!在线阅读第1章

    一眨眼,脑内过了原主记忆,原来我成了红楼里头被人讨论那个「面慈心狠」的王夫人。大家都说她对黛玉不好,可仔细番找了一下记忆,贾敏出嫁前是个千娇百贵的小姐,口齿伶俐,兼且又有点不知天高地厚,王夫人的确是恼恨贾敏的,不过不是因为妒忌,而是因为王夫人生下元春以后原本还怀有一胎,怀胎时贾敏参与了贾政的房里斗争

  • 误仙途发带

    我决定慢慢打开门闩,然后把自己像子弹一样射出这间屋子。可是目光在撤回的路上一不小心经过地面,看到蜡烛将那混蛋的影子投在了地上!靠,竟然是个活的,老娘怕个毛线球球!俺瞬间淡定了,慢慢整好裤子,系好腰带,轻飘飘地扫了那混蛋一样,在桌边坐下来。那家伙浅笑嘻嘻地盯着我,自揭身份了:“唐突佳人了,我是从窗户进

  • 地球唯一男子在线阅读第4节

    等到胡丽跟王老虎被丢出去之后,胡强才一脸为难的沉声说道,“枫哥,今天这事情,都是误会,误会,您看有什么损失,我都照价赔偿,至于被打那位女士医疗费误工费什么的,我都会赔偿的!”秦枫自然知道,虽然胡强这么说,但是依然还是护着王老虎胡丽的,不然的话,就不会让人将他们带走了,不过这一点秦枫也是可以理解的,毕

  • 末世捕鱼黑暗来临

    傍晚,太阳终于收敛了他那耀眼的光芒,整个天空泛着红晕。这也意味到了下班的时候了,繁华的大都市车水马龙的,走走停停的,又开始了喧嚣的时刻。“呜,又堵车了呢。”李皓凝坐在车后面不由得嘟起了小嘴,满脸埋怨的神色。“等等吧,反正时间还早呢,一天都等过去了,还在乎这几分钟吗?”李牧云耐心的安慰着。“嗯?”李牧

  • 云游诸天的剑仙在线阅读第七章

    宋词不知道沈川泽怎么也跟着陆允城一起出现在这里,这两人难道都是不回家的吗?“是你们啊!”宋词牵着宋怜,转身又道:“宋怜,叫哥哥。”宋怜还有点害羞,小半个身子朝着宋词身后躲了躲,露出半张脸,脸上还带着点婴儿肥,看起来有点肉嘟嘟的可爱,那声音把每个字都变成了奶泡泡,简直有点要把人的心都萌化。“哥哥~”陆

  • [综]神奈川物语推荐《全能魔法师》

    一个魔法师如果掌握了水土雷火风光暗七系元素力量中任何一系的魔法师,就是单系魔法师,两种就是双系魔法师……那么全部呢?就是七系,不!全能魔法师!且看何铮从21世纪的科技社会穿越到异界,如何用现代的数学知识推演魔法,以研究魔法为崇高职业的全能魔法师!

  • 人间地狱之骨傲天的报酬!【幼苗求呵护!】

    原本刘镇还想着如何一步步从银帝国开始统治周边各大国家,然后走向征服这颗星辰的道路。没想到,秦政直接要聚拢一批国王贵族势力,间接为刘镇省下了一大批时间。“既然这样,那我就帮帮你们吧。”随后,刘镇趁着夜色,又离开了王城。同时他也延迟了进攻王宫的计划。城外的一处荒芜山坳,漆黑一片,荒无人烟。刘镇站在山岗上

  • 我所求不过二三事在线阅读第十节

    现在洪小彤的所作所为被当众质问出来,还是作为指导的许晗,大家都不由自主的看向洪小彤。洪小彤害怕的钻到夏星后面,她刚刚只不过是……只不过是想替夏星报仇而已。那个女人,老是跟夏星作对,若是没她在的话,只怕夏星早就能够进正式啦啦队了,到时候就可以给何若凡加油了。就……一念之差而已。夏星作为女主,其三观还是

  • 魔神传之巅峰魔神第8章在线阅读

    “你说说,想听听你的意见。”邓澄坐在桌子边,微笑着看着苏糖。“那当然趁胜追击啊,反正你能赢。”苏糖一屁股坐在床上,看着地上。她实在不想再搭理邓澄这个白眼狼了,拼死救他,竟然把自己发配到伙食房,果然男人都是大猪蹄子。“为什么对我那么有信心?”邓澄走道苏糖跟前。看着低头苏糖圆凸凸的发髻,觉得甚是可爱。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