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正文

只愿守护我所珍视之物在线阅读第九节

2021/5/5 2:02:01 作者:Tornado 来源:飞卢小说网
只愿守护我所珍视之物
只愿守护我所珍视之物
作者:Tornado来源:飞卢小说网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追寻。一曲一场叹,一生寻一人。为了那唯一的无可替代的人,别抹杀感情的男人踏上了追寻和复仇的道路。“各种办法,只要能够达到目的,那便是方法。”这就是他的守则。但自从来到这里,以一切的一切再次相遇,他发现,曾经失去的东西正在回来,但唯独少了她们。“我不是要与武灵殿为敌,我是要与这个无趣的世界为敌。”带着这样的思想,他终于踏上行程——改变世界的行程,一边邂逅,一遍变强;一边追寻,一遍守望。他明白,改变世界的道路,需要找到她们,找回她们,这样才有价值,而这段改变的道路需要自己用双剑开辟

“爹怎么想起要带小舅舅出门?”李铮兄弟俩在正院用饭,到底还是问出了口。

谢斓正在帮李恪整理领口,此时听见这话,不由得和李恪对视一眼,才收了手道:“我方才已经叫人把衣裳给金堂送过去了。”

李恪点了点头,坐到桌边,同两个儿子道:“你们小舅舅是个机灵的好孩子,只是你们外祖父外祖母太溺爱他了些,宠得他一身都是毛病,我往日没亲眼见着便罢,如今见了,难道还能放着不管不成?”

李铮兄弟俩对视一眼,道:“爹,小舅舅还小呢,你可别像从前教育我们那样教训他啊!”

李恪夹菜的手一顿,扫了两个儿子一眼,才道:“所谓因材施教,金堂聪明听话,只不爱读书,打是不成的,得用引导。至于你们……”

李恪顿了顿,才吐出几个字:“不打不成器!”

李铮两个在对面坐着,听见这话,脸都要绿了。

好在谢斓及时洗了手,也坐到了桌边,给李恪夹了个点心道:“没事儿总吓唬儿子做什么。”

说着,谢斓又看向两个儿子:“你们爹哄你们玩呢,你们从小到大,他真正动手的又有几次?也不自己想想,那回不是把你们爹气得狠了,才被罚的?我看那话也没说错,你们就是不打不成器!”

得,他们一定是抱回来的。兄弟俩再也不敢开口说话,只赶紧吃饭,吃饱了肚子,等会儿才好走路。小舅舅才七岁,能走几步?爹还坚持要带着他,只怕过会儿没走上几步路,就得他们背着了。

“少爷,少爷,快醒醒,该用饭了,你不是说了要和殿下他们一道出门去的?”

听见殿下这个关键字,金堂艰难的睁开眼,打了个大哈欠,又把脸埋进了被子里。

过了片刻,他才瓮声瓮气的道:“天都还没亮呢,青梅你这么早叫我做什么。”

“方才皇子妃已经派人送了出门要穿的衣裳来,说是殿下他们已经要开始用饭了,少爷,您得快些,不然可就来不及了。”

青梅说完,又等了等,见金堂没什么动静,才狠了狠心,直接掀了他的被子,把他给抱了起来。

青梅动作不算大,金堂也还睡得迷迷糊糊的,便又在青梅怀里睡了过去。

青梅看得有些无奈,赶紧喊了个人出去给李恪送信,得来的消息是叫金堂先睡着,左右还要坐一会儿马车呢,早饭先带着,等他醒了,再在车上吃一点就是。

“这还没醒呢?”李钺看着被抱到马车上的金堂,可谓是十足羡慕了。

他打从四岁过后,就没睡过这样的懒觉了,每日里不是在书房学文,就是在练武场里练习骑射拳脚。便是难得的休沐,也还有旁的聚会等杂事耽搁,哪儿会像金堂这样,睡得没心没肺。

青梅见李钺问起,也有些不好意思:“少爷他也难得睡这么沉,昨儿他回来一早就在床上躺着,可许是太欢喜了,翻来覆去直到半夜才真正睡着。”

李恪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

青梅不敢再说,虽然还有些放心不下金堂,却也只能乖乖回去向徐氏复命。

等到金堂真正醒来,马车都已经出了颖城,在官道上走了快一个时辰了。

他揉了揉眼睛,懒洋洋的睁开,就对上了李铮李钺两双大眼睛。

“小舅舅你可真能睡,”李钺道,“我们这都快从官道上小路了,你还想着逛街呢,只怕等你起来逛街,早市都要散干净了。”

当然,这肯定就是夸张了。

金堂看了看外头的景色,果然已经看不到什么人烟,不过这也不影响他反驳李钺的话:“哪儿有你说的这么严重,我什么时候醒,我能不知道吗,我也就是昨晚上睡得迟了……”

“对了,”金堂问,“姐夫呢?”

“爹在前头骑马呢,你在马车上睡觉,爹就叫我们陪着你,”李铮解释道。

“多亏了小舅舅你,”李钺小声道,“不然清早上雾气这么大,我们还要骑马,等走到了地方,衣裳都要被浸润一层,哪儿能像呆在马车里头这么舒服。”

说到衣服,金堂将视线移到李钺两个的衣裳上:“你们怎么穿上短打了?”

“这有什么,过会儿为了方便走路做事,还要穿草鞋呢,”李钺道,“小舅舅别说我们了,你该不会还没看自己的衣裳吧。”

自己的衣裳?金堂低头看了看自己,发现还真是和李钺他们一般无二的短打。他挠了挠头:“要做什么事啊?能不穿草鞋吗?”

金堂将脚伸了出来,裹着袜子的小脚和李钺等人比起来,的确袖珍极了。

“我以前从来没穿过草鞋,要是被磨破了怎么办!”

李铮李钺显然也是头回遇到这样的事情,两人对视一眼道:“不如,先问问爹?”

“其实也不是完全不能穿,”金堂道,“我穿过北地的苇编草鞋,那草条是煮过的,一点也不刺脚,青梅还在上头上了一层布面子,穿得比平日的布鞋还舒坦呢!”

“小舅舅你快别说了,”李钺道,“你再继续说下去,我怕我都要仇富了,我爹娘都说男孩儿要糙养,好多事都叫我们自己做呢!”

“是吗,”金堂想了想道,“别仇富了,我这回出京,给你们带了几样礼物,到时候你们用以用来给媳妇下聘的那种,我请娘看过的,必然都是合适的。”

“前些日子我没什么精力,给忘了个干净,等咱们回了家,你们再来仔细选选。”

李钺李铮也没推辞:“谢小舅舅的赏!”

“你们这是埋汰我呢吧,”金堂毫不客气的翻了个白眼,完全不想理会这两个倒霉侄子。

李铮见时辰还早,便给金堂讲了讲他们为什么会出来。

“早几年爹才来颍州,不少官员欺上瞒下,便是得了救灾的钱粮,也不往底下发放,生生惹出来不少乱子,爹那会儿可很忙了好些日子。”

“打那以后,爹便有了隐藏身份,常在乡间转转的习惯。早先我们还穿着平日的衣裳,谁见了我们都怕得很,更没几个敢说实话,后来爹便在先生的指点下,领着我们换了短打,又帮着农人做了些事情,才叫他们没那么防备我们,知道了不少民生之事,用到了实处。”

“如今虽然已经没有那时候的艰难,可爹还是愿意带我们多走走看看,一个是叫我们开阔眼界,另一个……”

李铮十分崇拜父亲李恪,言语间俱是对李恪的憧憬和敬爱。

好在金堂也很喜欢李恪,听李铮从讲解到和李钺一道花式吹捧李恪,也不觉得烦,反而听得连连点头。

“姐夫就是很好的,”金堂一语定论。

“就是就是,”李铮李钺深以为然。

“对了,铮儿你方才还没讲完呢,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去河下村,听说那儿风景不错,”李铮说完,又补充道,“小舅舅,我都快娶亲了,你能别叫我铮儿了吗。”

李钺闻言也忙道:“我也是我也是,我和哥一样大呢,小舅舅你也别叫我钺儿了,要是光听音,还以为是在喊小姑娘。”

金堂一想,也是这个理,可要叫他自个儿想,似乎也不知道该怎么喊:“难道我要直接叫你们大侄儿、二侄儿?这更不成吧。”

“小舅舅你可以叫我们的字,”李铮道,“爹给我取了个字,叫明正,钺弟是行知。”

“好名字,”金堂夸了一句,又在心底默默念了一遍,才道,“明正、行知,我记住啦!”

这话音才落下,三人就听见有人敲响了窗框,紧接着,便是李恪的声音响起,“快把草鞋穿好,咱们该走小路了。”

三人闻言,赶忙取了草鞋出来换上。

金堂人小脚小,一脱了袜子,脚丫子白白嫩嫩的,脚趾头还不安分的动了动,显得十分可爱。

他先比了比草鞋的大小,才套在脚上,慢慢系鞋带。

他鞋带系的并不算紧,若是太紧,必然会让脚腕觉得不舒服。

李铮两人原以为金堂必然要让他们帮忙,没想到他自个儿乖乖的就做完了,也觉得有些新奇,在金堂穿好草鞋之后,他们还好生夸了金堂一通,才领他出来。

金堂走在最后,看着泥泞的地面,又看了看自己干净的脚丫子,犹豫着不肯往下跳。

他拉了拉李铮的衣裳,还没说话呢,李铮就明白了他的意思,直接把他背在背上。

李恪远远的看见这场景,不由皱了皱眉头,等三人走到他身边,李恪才同金堂道:“金堂,自己下来走。”

李铮闻言忙道:“昨儿才下了雨,地上又是泥又是水的,小舅舅人小,只怕走不了几步路,一张脸都要成花猫样,不如我和小弟轮流背他一段就是。”

李恪觉得自己有些失策,他光想到了徐氏夫妻俩会溺爱金堂,却没想到自己这两个儿子也总不自觉的宠着金堂。

李恪想了想,还是道:“既然出来了,大家都是自己走的,金堂又怎么能例外,放他下来吧。”

“姐夫,那我能不能换回之前的鞋子?”金堂伸了自己的脚出去给李恪看,“这个草鞋太硬了,会把我的脚磨起泡的。”

“换倒是可以,”李恪显得很好说话,却也还是劝道,“乡间小路,还是更适合草鞋一些,尤其是下了雨之后,过会儿你要是鞋子湿透了,可不能哭鼻子。”

金堂犹豫着点了点头道:“我不会哭鼻子的,”

事实上,金堂还没下马车,就想要打道回府了,尤其是在知道了还要他自己走路之后。

可既然都已经出来了,李恪他们又事有正事在身,金堂自然也不会在此时掉链子。金堂的性子便是如此,要么打从一开始就不要出来,既然出来了,自然也尽量不给李恪他们添太大的负担。

李恪亲自抱着金堂回马车上重新换了鞋袜,才抱他下地,牵着他慢慢走了回来。

金堂换回了鞋子,兴致还是不太高。他知道即便是上好的千层底,也不适合走这样的泥路,便把李恪的手拉得紧紧地,每走一步,都要谨慎的看着自己的下一步,生怕一不小心,踩到泥里去。

走了一会儿,金堂突然道:“姐夫,就我们四个去?”

“就我们四个,”李恪体贴的顺着金堂的步子慢慢走,原本只用一刻钟的路,今日花了半个多时辰才走完。

等走到了河下村,金堂的腿都有些软了,只还咬牙坚持着,不肯叫抱。

李恪将一切看在眼里,眼底闪过几分满意,觉得金堂虽然娇惯太过,该有的品质都还不曾丢了,是个可造之材。

河下村依山傍水,正如李铮所说,是个山明水秀的好地方,但金堂这会儿,已经完全提不起半分欣赏的兴趣。

李铮跟着李恪去和村民攀谈,李钺就在原地守着金堂,他虽然不如李铮心细,却也看出了金堂的不对。

“可是累坏了?”李钺抱着金堂坐在大石头上,给他按腿。

“痒,”金堂去推李钺的手。

“别动,”李钺道,“我给你按一按,不然等到回去了,容易腿疼。我那儿还有一瓶早年娘给的化瘀膏,到时候我叫人给小舅舅你拿去。”

“等回了家里,小舅舅你好好泡个澡,再叫身边伺候的人按按腿,”李钺道,“你年纪小,又没走过这么长的路,冷不丁走这么久,可不能轻忽了,否则,一连腿疼上好几日,可够的你受的。”

金堂知道李钺是在教他,便恹恹的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谢谢行知。”

金堂学着李钺的模样,也给自己揉了揉腿,暂时还只觉得酸得很,不过他没什么力气,只能靠在李钺怀里。

“要是早知道这么累,我就不来了,”金堂终于发出了打从出门以来的第一句抱怨。

金堂看了看不远处的李恪,感受着树下清凉的微风,一时间愉悦的眯了眯眼。

隐约间,金堂听见李钺和自己说话。

“小舅舅,你可不能睡过去啊!”

“你放心,我肯定、肯定不睡……”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魔法学院的体育老师在线阅读第四章

    一觉睡到中午才醒来,江晏云懒懒地打了个哈欠,利落地翻身下床,唤来婢女给自己梳妆。要说穿到古代还有什么好处,估计是万事不用自己忙活,只用坐着等别人服侍自己就行。江晏云琢磨了一会儿,觉得按照这个生活习惯,自己不出三月,就会长成个胖子,要不就是走两步喘几口气的弱秧子,那真是万万不可。于是王府内一众人都眼睁

  • 奴家是狐不是祸第一章

    “赵松年,你别以为你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你到处圈地,为了自己的利益哄抬房价,你们开发商就是不要脸的‘剥削阶级’!”“赵松年,你这么有钱,我求你买我一幅画怎么了?我好歹叫你一声老师,你竟然不管我的死活,这么不近人情,我呸,你的良心简直喂了狗!”在建新赵氏集团大门口撒泼闹事的人叫陈豪。赵氏的董事长程松年

  • [名侦探柯南]假如远山家生的是男孩儿第6章在线阅读

    6所有受邀参加克里斯蒂亚诺亲自组织的小聚会的男孩们都在聚会当天早上特意花了十分钟亲自为自己挑选一身得体的西装和足够配套的小领结和小皮鞋——要知道对一群常年处于野生状态的男孩们来说,十分钟就算得上是非常重视了。“所以你今天到底要去见谁?别告诉我只有克里斯蒂亚诺,克里斯蒂亚诺可不值得十分钟搭配。”各家女

  • 学贯西洋第10章在线阅读

    周五下午最后一节课。老黄慢慢悠悠地端起讲台上的铁瓷杯唆了一口,长长吐出一口气:“啊,周末到了,缓缓归吧。”说完,收拾收拾桌子上的教案,夹在腋下就出了教室。临了又回头叮嘱了一句:“玩归玩,注意安全!”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高一二班的教室。唐棠简直惊呆了。“老黄都不拖堂的吗?”杨茗点头,有模有样地学着老

  • 本尊想修道在线阅读第7章

    裴延恪手边并没有毒.药,如果有的话,他希望剂量是两倍。时窈捧着她那张精致小巧的脸,往裴延恪跟前凑了凑,“裴郎,你猜猜我刚刚想写的是哪两个字?”裴延恪瞥她一眼,眼神中仿佛写满了,这还用猜?你当我傻?时窈伸出两根手指捻住裴延恪的衣袖,轻轻晃了晃,“你猜嘛。”裴延恪不理她,并且吃起了糕点。时窈见他不给反应

  • 强强联手:老婆快到怀里来回忆

    七八月份总是让女孩子又爱又恨的季节,骄阳似火与阴雨绵绵交织的夏季,女孩子可以尽情地穿自己喜欢的裙子,展示自己的美丽。可是!美丽过后让人不得不面对的事实就是……被太阳公公晒得像碳一样黑!!!苏樱看着镜子里的“黑girl”,简直就是欲哭无泪。“哎呀,真的不应该听晓晓的话,陪她去三亚,现在好了吧,成了个碳

  • 朔月望君还在线阅读第四章

    午休时间。“能一起吃吗?”仁美拿着自己的便当来到不二和手冢中间,问。手冢未置可否,不二已经笑着同意了:“欢迎。”然后帮仁美拉了把椅子过来。仁美谢过不二的椅子,坐下来,还没打开饭盒,就向手冢道歉说:“今天上课的时候真的十分抱歉,不该打扰手冢同学上课的。”“没关系。”手冢礼貌地回答,接着就继续吃自己的午

  • 一切因最初在线阅读第9节

    从顾妈妈那回去之后,顾娇娇开心很多,对这个世界的畏惧又少了一点。自从上次去顾妈妈那之后,知道自己在顾妈妈面前毫无被拆穿的障碍,仿佛她就是自己的妈妈,而自己就是她的女儿一样,顾娇娇就无所顾忌啦!这种感觉很奇妙,但顾娇娇并不排斥,这种与顾妈妈之间天然的亲密感令她很有安全感。最近只要一有时间就去顾妈妈那里

  • 我继承了一所魔法学院第三章在线阅读

    原主爸爸妈妈的长相,只能说是一般,只不过因为有钱保养得好,所以看上去有些气质而已。所以,对于这个身体的长相,之心还是有心里准备的。可就算是有心里准备,当她把自己扒光了站在镜子面前的时候,也还是有些难以接受。容貌五官这些不好看倒还算了,最关键的是,这身体上面的伤疤疮疤也太多了。先是手臂上和脖子上,有两

  • 那年,吕不韦收购BB机之第三章(3)

    果不其然,次日早饭刚过,王嬷嬷便领着三个丫头进来,黛玉不由得心头一暖,人活两世,她到底还是贪恋亲情之美好。那边厢,王嬷嬷指着林如海选来的丫头请她赐名。黛玉看时,只见一个大丫头如雪雁一般,穿着精细的雪绸掐花百褶裙,挽着随云髻,两个小丫头还未留头,形容尚小,一水的彩绣石榴裙,只不过一粉一绿。黛玉思索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