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凤栖梧聊天群第三章在线阅读

2021/5/5 2:12:27 作者:人生艰难 来源:17K小说网
凤栖梧聊天群
凤栖梧聊天群
作者:人生艰难来源:17K小说网
一个古风群聊,本应该是普通的,就是其他的群一样,没什么特别,但是群聊的突然变异?进化?还是什么的,让一群人从这一刻起,不在普通。一个全新的世界,一次传说中的灵气洗礼,一次不平凡人生的机会在这一刻展开。而这个机会,也让这群人在之后的灵气复苏中,开始了他们新的人生。而我们的主角嘛,凭借着一份记忆,一把破碎的刀,一只可爱猫耳萝莉,结局会如何呢。凤栖梧,墨林,魔门,佛门,一朝三圣地,原本是一个聊天群里幻想的产物,是否能在现实之中诞生。

陈漫枯坐在床头,外面的月亮高高升起,又慢慢落下,指间的血液渐渐渗出,又渐渐凝固,不管外界和身体有什么样的变化,陈漫的时间就像暂停了一样,她不会动,不会疼,不会哭,不会笑。

打死姜希初她都想不到,陈漫会因为自己的死而被打击成这个样子。

她太震惊了,以至于忽略了一个重点。

没有人会因为好友的死去而万念俱灰。

这是失去了自己的最爱、自己的全世界才会有的表现。

整整三天的时间,姜希初一直留在陈漫身边,她哪都没去,看着陈漫形如槁木,三天里,她就吃了两顿饭,一顿是一瓶酸奶,那是姜希初给陈漫买的,权当零食,让她闲着没事喝一罐,多补充一些营养,现在酸奶已经过期了,虽然还没有变质,但也不应该再喝,可陈漫看都没看,就喝下去了。

另一顿是速冻粽子,也是姜希初给她买的,陈漫这个人极其懒,当大小姐当惯了,根本不会照顾自己,姜希初当她的首席秘书,背地里还得当她的保姆,家里定时来清洁的阿姨是她找的,家里的所有食物也都是她拽着陈漫去超市,然后一样一样买好放进厨房里的。粽子保质期倒是比酸奶长,可陈漫直接就把带着塑料包装袋的粽子放进了微波炉里。

姜希初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真的差点被气活过来。

陈漫木然的看着微波炉不停转动,听到“叮”的一声,她把盘子拿出来,却发现粽子外面的塑料都变形融化了,她看了看,直接把塑料皮摘掉,若无其事的继续剥粽子皮。

姜希初气的骂她:“你脑子里有大海吗?不知道这样弄的食物有毒?!别吃了,再吃你就要进医院了啊!”

陈漫听不到她的话,她剥开粽子皮,然后麻木的咬了一口,咬下去之后她才发现,粽子外面虽然热了,但里面的馅还是冷的,而且越往里咬越冷,最中间的红枣硬邦邦,跟冰块一样。

这下姜希初明白为什么半个月不见,陈漫就把自己折腾成了这副鬼模样。

她根本就没打算好好过日子。

如果从她刚去世,陈漫就是这样子过的,那不超过一周,陈漫就能把自己作死了。

姜希初面色阴沉的看着她,她盯着她看了好长时间,最终咬了咬下唇,决定回阴间搬救兵去。

她没法救陈漫,但老大爷和白衣小哥肯定可以,她决不能看着陈漫这么折腾自己。

下定了决心,姜希初立刻就准备走了,陈漫咬粽子的动作一顿,从外界的感知来看,她只能感觉到一阵风吹过去,但就在刚刚,心里莫名其妙的就疼了一下。

就跟那天她坐在办公室里,明明什么事都没发生,她的心脏却突然刺痛起来,之后不到两分钟,杨秘书就大惊失色的跑进办公室,告诉她楼下出事了。

又想起那天的场景,陈漫闭了闭眼,没有在意刚刚一瞬间的心疼,这阵子她的心脏就没有一天是不疼的,突然来这么一下子,她一点都不惊讶。

姜希初走到大门口,想要穿出去,却愕然发现,她出不去了。

站在大门口懵逼了三秒,姜希初突然想起了杨秘书特别喜欢看各种灵异小说,有时候还会拉着她一起看,其中有种灵魂,叫做地缚灵。

……

……

……

她不会这么倒霉的吧?!

事实证明,她就是这么倒霉,不管从哪个方向,她都出不去了,这个房子就像是一个结界,把她彻底的困了起来。这时候的姜希初根本没想过自己会不会变成孤魂野鬼,她心里只剩一个念头,陈漫怎么办?

她不出门,也没人过来,陈漫的家人又远在海外,只要她不说,根本没人会发现她的异样,她会不会……

姜希初终于慌了。

除了那天晚上陈漫对着骨灰坛说了两句话,其余时间,陈漫就跟个木偶一样,只会闷坐在床上,手里抱着她的骨灰坛,然后在自己没有察觉的时候睡过去,睡着了,被噩梦惊醒,哭着醒过来,醒了再继续之前的流程,就这么周而复始。

杨秘书上门的时候,姜希初喜极而泣,看着杨秘书,就跟看着从天而降的天使。

只是天使的脸色不太好。

她按了很久的门铃,大概十分钟,她就这么一下一下,不厌其烦的按着,终于,陈漫给她开门了,杨秘书没什么表情的看着陈漫,眼底温度很冷。

“陈总,你该回去上班了。”

陈漫身上穿着一套休闲服,因为记挂着姜希初有洁癖,所以这些天她还是按时清洁自己,这才避免了让杨秘书看到自己蓬头垢面的样子。

她偏过眼睛,不想和杨秘书多说,“有张枚在,你们去找他,别来烦我。”

张枚是公司的副总,年纪比陈漫大一轮,那个男人一直对陈漫的公司有所图,陈漫和姜希初都知道,听到陈漫的话,姜希初愣了。

她这是连自己一手创办的公司都不想要了?

杨秘书望着陈漫,发现她是认真的,她终于忍不住了。

陈漫开了门,却没让她进门,杨秘书直接挤进去,咣当一声把门关上,然后姜希初附体一般,噼里啪啦的训斥的陈漫:“我知道你伤心,谁不伤心啊?可是你要为你自己想想,也为公司的员工们想想,生活还在继续,有那么多的任务在,你就这么扔掉自己身上的责任,这像话吗!”

陈漫仍旧偏着眼睛,不去看她,仿佛没听见她说的话一样。

杨秘书噎了一下,声音也随之低下去,“陈总,已经过去很久了,该放下了,我明白你的感受,我的……也是因为意外去世的,但那又怎么样呢,死去的人已经死去,活着的人总要继续活着。”

姜希初望向杨秘书,她刚刚好像模糊了一个词,我的什么,我的朋友?

陈漫总算有了一点反应,她正视杨秘书,轻轻摇了摇头,“不一样。”

杨秘书不解,“有什么不一样?”

短暂的停顿以后,空气里才传来陈漫的回答,“我比你爱的更深,你能走出阴影,再爱上别人,可我不能了。”

最初的一秒,姜希初没反应过来。

等她反应过来,她猛地扭过头,震惊又僵硬的看着陈漫,后者垂着眼睛,把所有浓烈的情绪都敛在眼皮下面。杨秘书心里也传过一阵震荡,良久以后,她叹了口气,“我也不劝了,反正你听不进去,但我明天还会过来,后天也会过来,只要我还没被公司辞退,我就天天过来。”

杨秘书的手放在门把上,背对着陈漫,她偏过头,说了最后一句,“可我不是为了你,对下属好的总经理有很多,不缺你一个。我是为了姜秘书,你也许觉得公司没就没了,反正你家大业大,不在乎这些,可对姜秘书来说,这是她奋斗了好多年,把青春都搭上的地方,你以后可以再开别的公司,我以后可以再跳槽到更好的地方,而姜秘书,就只有这个公司了。”

姜希初怔怔的看着杨秘书离开的背影,活着的时候,她和杨秘书关系并不算特别好,只是一起工作,休息的时候偶尔就一起出去玩一玩,她没想到,杨秘书能在这说出这样的一番话。

陈漫似乎也被这番话触动了,杨秘书离开以后,她终于拿出一直背在身后不想让杨秘书发现的手,她紧紧的攥着拳头,心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第二天,陈漫回公司去了。

陈漫走了,姜希初却不能走,她还是被困在这栋房子里,从这天开始,陈漫早出晚归,每天不到晚上十一点坚决不回来,早上六点多就从家里出门了,如果回家倒头就睡,这样的作息也还可以,可她不是这样的。

陈漫回到家,第一件事是用各类速食品和垃圾食品填饱肚子,第二件事就是走到书房,继续工作,大概两三点的时候,她才会回到床上,抱着姜希初的骨灰坛睡觉。

一天只睡不到五个小时,每天如此,陈漫肉眼可见的憔悴下去。姜希初不知道她这么努力究竟是要干什么,陈漫工作的时候,她在旁边看着,陈漫睡觉的时候,她在旁边守着,她希望陈漫能再对着骨灰坛说两句,把自己心里的想法和情绪都发泄出来。可陈漫太忙了,她就像个上了发条的玩具,不把所有精力都挥霍完,她根本不知道休息。

就这样,时间过去了大半年,终于,姜希初发现了陈漫的想法。

她想要亲自提拔出一个人来接任总经理。

人选是现成的,就是销售总监,陈漫忙了那么长时间,只为锻炼他,顺便给他铺路,这样销售总监接手以后,只要他不是干的太差劲,这家公司都会继续蒸蒸日上。

公司保住了,她选的人选也很好,是个人才,肯定会好好的经营公司。

把总经理的职位转交给销售总监以后,陈漫就再也没去过公司,杨秘书又来了两三次,但这回,她不管说什么,都触动不了陈漫了。

这段日子里,陈漫的父母给她打过几次电话,也视频过几次,陈漫伪装的很好,即使有一点不对劲,也会被陈漫用言语掩盖过去,她的父母查看女儿公司的情况,发现运转的很好,他们就觉得是自己多心了,根本不会起疑。

所以即使过去了那么长时间,他们都没发现,他们的女儿已经出了很严重的问题。

时间又过去两个月,今天是个不一样的日子。

今天陈漫接到一个电话,对方告诉她,那个凶手,终于被执行了死刑。

他杀人的原因很简单,他没有工作,家里又很穷,老婆受不了他,带着孩子跑了,他不想活了,但临死前,他想拉几个垫背的。他老婆跟他离婚前是陈漫公司的一个小职员,于是,他就把自己的犯罪现场定在了陈漫公司门口。

听着对方的话,陈漫简单的嗯了一声,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姜希初沉默的看着她,她已经被困在这里将近一年了,陈漫不说话,她也不说话,压抑的气氛几乎能把人逼疯。

她能看出来陈漫身上有点不一样的地方,但又说不出究竟是哪里不一样。

晚上,陈漫又把骨灰坛抱在了怀里,她低下头,轻轻吻了一下骨灰坛。

“他死了。”

姜希初就抱膝坐在她身边,闻言,她嗯了一声,也不管陈漫能不能听见。

“我没法给你报仇,因为他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在乎,我也不能去报复他的妻儿,因为她们是无辜的,就像你一样。”

陈漫抚着骨灰坛上的纹路,温柔的问:“你会怪我吗?”

“不会。”姜希初垂头,人各有命,陈漫什么都不做是对的。

陈漫把骨灰坛放在怀里,她浑身都蜷缩在一起,过于瘦弱的腰就像麦秆,好似轻轻一碰就能折断,很长时间,她都没有再说话,姜希初以为她要睡了,很突兀的,她又说了一句。

“……我好累啊。”

陈漫的声音太轻了,几乎无法让人听见,“真的好累,我懒,我怕累,怕疼,怕难过,我是个胆小鬼,没法像你那么坚强,我知道,你肯定又要骂我了,你骂我吧。”

寂静的空气里什么都没传来,陈漫不怎么清晰的笑了一声,然后眼皮渐渐垂下去。

望着她,姜希初好像明白了什么,她恐慌的站起来,不住的四下张望,最后,她跑向了厨房,看到不知道打开了多久的煤气灶,那一瞬间,姜希初体会到了什么是比死亡还恐怖的感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第一修仙系统在线阅读祖地之密

    夜色渐深,祖地之中恢复了宁静。山崖之巅,宫家老祖宫黎宁盘膝而坐,他的身边还坐着面色微醺的宫占山。在祖堂之外,没人知道宫黎宁心中的震撼,他没想到宫家之人,体内竟然有如此精锐的武修斗气。宫黎宁知道不管是武修家族还是隐族,首先得孕育出灵根和气种才能继续修行。灵根有品阶,气种同样有高低之分。宫占山体内的气息

  • 【终极斗罗】蚂蚁竞走十年了!在线阅读第1章

    一眨眼,脑内过了原主记忆,原来我成了红楼里头被人讨论那个「面慈心狠」的王夫人。大家都说她对黛玉不好,可仔细番找了一下记忆,贾敏出嫁前是个千娇百贵的小姐,口齿伶俐,兼且又有点不知天高地厚,王夫人的确是恼恨贾敏的,不过不是因为妒忌,而是因为王夫人生下元春以后原本还怀有一胎,怀胎时贾敏参与了贾政的房里斗争

  • 误仙途发带

    我决定慢慢打开门闩,然后把自己像子弹一样射出这间屋子。可是目光在撤回的路上一不小心经过地面,看到蜡烛将那混蛋的影子投在了地上!靠,竟然是个活的,老娘怕个毛线球球!俺瞬间淡定了,慢慢整好裤子,系好腰带,轻飘飘地扫了那混蛋一样,在桌边坐下来。那家伙浅笑嘻嘻地盯着我,自揭身份了:“唐突佳人了,我是从窗户进

  • 地球唯一男子在线阅读第4节

    等到胡丽跟王老虎被丢出去之后,胡强才一脸为难的沉声说道,“枫哥,今天这事情,都是误会,误会,您看有什么损失,我都照价赔偿,至于被打那位女士医疗费误工费什么的,我都会赔偿的!”秦枫自然知道,虽然胡强这么说,但是依然还是护着王老虎胡丽的,不然的话,就不会让人将他们带走了,不过这一点秦枫也是可以理解的,毕

  • 末世捕鱼黑暗来临

    傍晚,太阳终于收敛了他那耀眼的光芒,整个天空泛着红晕。这也意味到了下班的时候了,繁华的大都市车水马龙的,走走停停的,又开始了喧嚣的时刻。“呜,又堵车了呢。”李皓凝坐在车后面不由得嘟起了小嘴,满脸埋怨的神色。“等等吧,反正时间还早呢,一天都等过去了,还在乎这几分钟吗?”李牧云耐心的安慰着。“嗯?”李牧

  • 云游诸天的剑仙在线阅读第七章

    宋词不知道沈川泽怎么也跟着陆允城一起出现在这里,这两人难道都是不回家的吗?“是你们啊!”宋词牵着宋怜,转身又道:“宋怜,叫哥哥。”宋怜还有点害羞,小半个身子朝着宋词身后躲了躲,露出半张脸,脸上还带着点婴儿肥,看起来有点肉嘟嘟的可爱,那声音把每个字都变成了奶泡泡,简直有点要把人的心都萌化。“哥哥~”陆

  • [综]神奈川物语推荐《全能魔法师》

    一个魔法师如果掌握了水土雷火风光暗七系元素力量中任何一系的魔法师,就是单系魔法师,两种就是双系魔法师……那么全部呢?就是七系,不!全能魔法师!且看何铮从21世纪的科技社会穿越到异界,如何用现代的数学知识推演魔法,以研究魔法为崇高职业的全能魔法师!

  • 人间地狱之骨傲天的报酬!【幼苗求呵护!】

    原本刘镇还想着如何一步步从银帝国开始统治周边各大国家,然后走向征服这颗星辰的道路。没想到,秦政直接要聚拢一批国王贵族势力,间接为刘镇省下了一大批时间。“既然这样,那我就帮帮你们吧。”随后,刘镇趁着夜色,又离开了王城。同时他也延迟了进攻王宫的计划。城外的一处荒芜山坳,漆黑一片,荒无人烟。刘镇站在山岗上

  • 我所求不过二三事在线阅读第十节

    现在洪小彤的所作所为被当众质问出来,还是作为指导的许晗,大家都不由自主的看向洪小彤。洪小彤害怕的钻到夏星后面,她刚刚只不过是……只不过是想替夏星报仇而已。那个女人,老是跟夏星作对,若是没她在的话,只怕夏星早就能够进正式啦啦队了,到时候就可以给何若凡加油了。就……一念之差而已。夏星作为女主,其三观还是

  • 魔神传之巅峰魔神第8章在线阅读

    “你说说,想听听你的意见。”邓澄坐在桌子边,微笑着看着苏糖。“那当然趁胜追击啊,反正你能赢。”苏糖一屁股坐在床上,看着地上。她实在不想再搭理邓澄这个白眼狼了,拼死救他,竟然把自己发配到伙食房,果然男人都是大猪蹄子。“为什么对我那么有信心?”邓澄走道苏糖跟前。看着低头苏糖圆凸凸的发髻,觉得甚是可爱。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