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鬼谷先生久别重逢

2021/5/5 1:17:34 作者:画好安康 来源:纵横中文网
鬼谷先生
鬼谷先生
作者:画好安康来源:纵横中文网
春秋天下,群雄逐鹿。草莽少年吴命,少年时家逢大变。师傅师娘被仇家杀害,独留妹妹相依为命。为了活下去,为了承诺。他南下连横,北上合纵。挂六国相印,了结春秋乱世,开战国风云。百年后,江湖又是一场大戏!!!!

这家伙惯会说谎,我也不敢轻信。只是五年的等待而已,与我这漫长的生命相比,其实根本不算什么,但是,这消息却还是让我惶恐。

我没有理会洒了一身的露水,慌忙的奔向那片小土坡,我想,他若回来,一定回来这里见我。这次,我就这样,两条腿儿走着去,坐着等。看他能不能认得出我。

即将见面的欣喜随着我奔跑的步子溢出身体,连风中都带着欢愉的气息。我的嘴角压制不住的笑意,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快活。

人还没来,或许刚到,自是得休整一番。不过听说前方又不太平,想必还是得以战事为先。

道理都懂,但是自从我得了消息便忍不住每天去惯常见面的土坡前等待。整日脑力里都是他会不会吓一跳?还能认得出是我吗?会不会因为许久不见而显得生分?等问题。就这样一边胡思乱想,一边等呀等的,等得我险些认定讹兽在骗我的时候他来了。

这是我等到即将泄气并准备将讹兽一顿痛揍的前一天。我甚至都在想他会不会是已经忘了我这只蹦跶在这山林中他口口声声叫喊的“小鹿”了,满心的烦闷。故而平时十分警觉的小耳朵也罢工了。直到一阵剑风从我耳边擦过,擦掉我脸边一层皮我才后之后觉地反应过来危险的临近。

嘿,这叫什么事儿,我一只身居林间的老鹿惹着谁了,上来就按着毁容的规格来射,忒狠毒了些也。没等我的火气发泄出来要动手,第二支第三支箭也已经迫不及待的朝我射来。我这才搞懂,这不是要毁容。这是要取我鹿命!

来不及发火,忙急着躲闪。

不应该啊…我活了这么些年,也没记得招惹过谁,怎么就罪而致死了呢这一边疑惑的头大一边还得上蹿下跳的躲着飞箭,实在是辛苦的很。脾气再好的人也有生气的时候,更何况我一直神兽,一直不跟你们计较罢了。但是你们再这样,我可就真的生气了。

正准备对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小惩大诫之时,暗处的林中飞来一个人,仿若从天而降,穿着藏青色袍子,束着发冠,眉头紧皱,薄唇微抿,还是那么帅气逼人…咳咳,原谅我,这么危急的情况还能这么仔细地欣赏这醉人的月色。实在是来人把我惊了一大跳。

只见那人拔剑一挡,挑飞了直冲我而来的一只飞箭,然后轻轻松松地带着我杀出了层层包围。好歹那群人也没有穷追不舍的意思,仿佛只是打探虚实般地探个路,放任我们杀了出去。

直到离了那片是非之地,来到河边,那人才松开了一直紧攥的我的手。他乍一松开,手腕处没有庇护,被夜晚林间的风一吹还有些凉。不多一会儿,腕间残留的温暖的触感便跑了个干净,我这才直愣愣的抬起头,出神地望着他。

也是直到这时我才有了功夫仔细打量他,好像皮肤是嫩气了一点,还白了一点,还是一样的俊朗。不过看着好像有一丝疲惫,是刚从战场上下来吗?身上没有血腥气,是沐浴过了吧?…

我乱七八糟地定睛看了他好一会儿。

过了很久,他好像终于被这诡异的气氛尴尬的无可奈何,轻咳了一声以作提醒。我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仪。低下头,压了压不听话硬要翘起来的嘴角,故作无事的轻咳了一声,整理了下情绪才慢慢地又抬起头来。

“多谢这位兄弟”瞧我这人模狗样的,啧啧啧。

“客气,顺便而为”呦,他也不差嘛,啧啧啧。

“兄弟为何这么晚了还进这山林之中,要知道天黑了之后,这里面可不安全。有吃人的老虎在这林中转悠呢”对不住了,虎哥。

“emmm寻…寻人”仿佛被我的恐吓逗笑,他的脸上难得地见了一点笑意,然后又不知怎么说似的,含糊了过去。

老子就那么让你说不出口吗!犹犹豫豫、吞吞吐吐可真不是像是一位大将军的作风。莫名的不爽,踩着地面的右脚略有烦躁的划拉了一下地面。又听到对面开口问道:

“这么晚了,这位小兄弟又为何还在林间徘徊呢”

你才小,你全家都小。你们全家加起来都没有我的岁数大,还小兄弟!奈何本没有直接告诉他身份的打算,这股闷气只能自己咽下。所以再次开口,语气不免带了些气性“我就住住这儿!”

“奥~住这儿,那我向兄弟打听件事儿,有没有见过一只毛色学白带暗黄花纹的鹿”

“打听这个做什么”终于进入正题了。

“也没什么,多年的朋友,许久不见了,甚是想念”他说这话时,语气轻佻,但眼神确实直勾勾地盯着我看,弄得我有些不自在,搞得像我把那只鹿给煮了吃了似的。

“咳咳,住了这许久,并未见到兄弟所说的那只俊俏!的鹿,恐怕要让兄弟失望了”

“也算不上失望,那鹿是有些神的,也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见得到。见不着才正常呢。今日见不着,我以后再来便是了。总归能见上一面”

哼,京都带了几年,倒是油嘴滑舌能说会道了不少。

“小兄弟今日可得小心着些,我看方才那些人是冲着你来的,恐怕还会有后手”

“多谢这位兄弟挂心,日后定当小心”

“那在下先回了,毕竟天要黑了,山中危险,在听着大老虎着实是有些害怕。对了,你这脸,回去拿你那堆草药敷一下,虽说山中天气凉爽伤口不会恶化,但留个疤破了相也不是什么好事儿”

说完,这家伙冲我一笑,便潇洒转身下山去了。

怕你个头,刚才见你挡箭的时候也没见你害怕!呵,男人!

嗯???!!!他刚才说什么???草药????!!!他怎么知道我有草药…

我以为他那句改日再来应该是开玩笑的,但是才刚过了一晚,第二天将将过了晌午他果然又来了。还提着一兜子的绿豆糕。

你瞧,我这警觉的五官呀,总是时灵时不灵的。

哼,别以为,一点吃食就能收买我。虽是这样想着,但是毕竟是很久没见,还是想念的慌,原地自我斗争了一会儿也就灰溜溜的出去了。只不过,我是两条腿儿走出去的,而不是四条腿溜达出去的。

一照面,就被迎头问候“小兄弟!这么巧,又见面了!”

“...”很巧吗?我故意的。

没等我回答,他便很自来熟的拉着我的手走到我们以前惯常一起闲聊时的小土坡熟稔的一屁股坐下盘起腿,将绿豆糕放在膝上,将包装纸借开,一股子绿豆的清香顺着风飘到了我的鼻孔里。可能是好久没吃了,我还是真的有点馋了。便决定先不别扭了,先把肚子填饱再说。

昨晚回去思索了好久,自己心里这股莫名的憋屈是哪儿来的。想了半天,鹿毛都薅秃了好几根,终于确定了是因为这该死的并没有在一见面就认出我,还拉着在他认知里陌生的我跑了好久才松开,现下竟然又把应该给“小鹿”吃的绿豆糕拿给了我这个陌生人吃!瞧瞧瞧瞧,何其过分!

思维这么一发散,手里的绿豆糕忽然它就不香了。

越吃越气,索性不吃了,将剩下的半口扔回了他膝上的袋子里。看着我将绿豆糕扔回去,他只是看着我笑了笑,也再没有说什么,然后拿过条帕子来,抓过我的手擦了擦,将糕点与帕子收拾妥当。才重新看向我。

而我还没出息的盯着我的双手在出神。原来他与人相处竟是这样的贴心吗?

出神间,眼前好像有什么在晃。待我火眼金睛一分辨,原来是身边人的手指。那人还不痛不痒的来了句:

“怎么变成人之后总爱出神呢?”

“!!!”这一句实在是惊吓到了我,瞪圆了眼睛回望他。

“你知道了?!”

“…自然是知道了的,要不然又怎会把绿豆糕给你吃。”

“你是什么时候,怎么知道的???”

“秘密。”

你还怪洋气的…

算了,不说拉倒。我还不想知道呢。大概是看我气呼呼的模样让他抓到了乐子,他笑了好一阵儿才停下。然后认真地盯着我看了半晌,直到把我看毛了,才收回视线,像以前一样舒服地靠在了斜坡上,半天吐出一句:

“原来你长这个样子啊。”

“对不起啊,让您失望了”

“倒也没有,想象以上吧。”

“我要说谢谢吗”

“倒也不必,是你自己长成这样的,没必要谢我。”

刚重逢,要忍住。

!!!

没有再跟他扯皮,我急于知道他回京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弄个清楚究竟是什么原因将他绊了这么久。我一问,他也没有隐瞒,便一五一十简略的给我讲了一番。

其实与我猜测的倒也差不太多。皇帝唯恐边疆军权旁落,威胁自己的统治,以封赏为名将人召回,明面上赐这赐那,千好万好,但实际上是将人软禁在了京都。没有命令不得出城回疆。直到边疆实在无人可守才放他回来。自然中间是省略了一些细节的,比如皇帝也默许着家里的张罗,想要给他许一门亲事希望能将他永远地拖在京都这样的小事。

为何不说,可能是因为不是主线,说了也没什么意思吧。

他还告诉我一件事,我的安生日子可能要到头了。

其实,我一直说我自己是神兽神兽,但是神在哪儿呢?除了命长些,脸好看些,生活自在了些,仿佛没什么神的了。唯一一次可以展现我战斗力的时刻,还被人截胡了。面上看来是在是没什么可炫耀的了。但其实不然,有一种说法,说是吃了我的肉可以长生不老,子孙昌盛。也不知是哪个天杀的传的谣,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不光跑断腿还没人信你,是个人只要见了你都想抓你啃一口,那感觉,别提多危险了。这也是我不想走出这片林子的原因之一,想躲个清净。

这次的皇帝老儿可能就是不知听信了哪里的传言,说北边有他想要的东西,便迫不及待的差人往这里赶。虽说目前还不确定要寻的是不是我但多加留心总是没有问题的。

虽说不知昨夜那群人得了什么样的密令,但怎么想都不应该朝着我这样一位俊美的男子当头射箭吧!除非皇帝老儿确定了我的身份,要不然这实在是说不过去。但,听着少年的意思,皇帝根本就还是慢无目的的在寻摸。我这惊心动魄的遭遇,可真是误打误撞地被撞上了。他再三地叮嘱我不管京都那边确没确定是我,都不能掉以轻心,虽说你是有些神奇之处,但皇帝毕竟是人间之主,说不定藏着什么更神奇有力的法器,就等着收拾你呢。

听他这样担心,心里得了一丝慰藉的同时,却还是有些不屑的。我自恃神兽不老不死之身活了几百年,也不见得被谁猎了去。但是心里虽有轻视,却万万不会大呲啦的说出来,毕竟不能驳了他的一份心意。

说起长生不老这事儿,古往今来,得了权、吃饱喝暖的人们总是会心生琢磨,想着办法的想多或两年、多享受两年。也是,世人都怕死。都以为长久地活着,永生永世握着至高无上的权柄是件很快乐的事,但是,你真正得到长生之后,却会发现其实并不是这么回事。只不过笼中困兽罢了。就像与我而言,若是能让我用这无尽的岁月换喜怒哀乐平凡一生,想必我是会答应的。

不过,只是这么说的话,是断断不会有人信我的。若被人听去我的心声,只会说我站着说话不腰疼。

呵!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明末新帝王在线阅读第一节

    昆仑山脉的深处一座不知名的山峰上独自坐着一位少年,双手托着脸颊,怔怔的看着远方出神,这许多年无论师父用怎样的方式都无法让他凝结真气,仿佛天生就没有丹田一样,终于在师父无数次的尝试之后,放弃了传授武功的念头,这些年来看着师兄们的功夫日益精进而他却不能和他们一样练功习武,让他年少的心里难免有一些失落,虽

  • 快穿之倾城在线阅读巍巍兮青云 六景之碧水惊险

    剑本凡铁,因执拿而通灵,因心而动,因血而后,因非念而死......剑在修士的手中,已经成为了法宝,而不再是剑。剑没有慈悲,剑的本身就是ShaLu的。青云门,青云门下,因为当年青叶祖师在“幻月洞府”中得到古剑“诛仙”,仗之横.行天下,几无敌手,众后辈仰慕之余,多半都是修炼仙剑作为法宝。千年之后,剑侠辈

  • 复仇女帝撞将军在线阅读第5节

    外面围观的那些人见到老妇人竟然敢侮辱许墨这种强者。一个个的内心顿时满是震惊,诧异的看了一眼老妇人。不过,这群人却没有一个打算提醒老妇人。毕竟,对于这种胡搅蛮缠,倚老卖老的人。他们虽然不敢多管闲事,担心给讹上。但是,能够看到这种人得罪强者,给狠狠收拾一顿。心情也是很爽的。老妇人感受到许墨那冰冷的目光,

  • The ghost King第6章在线阅读

    正常发挥?时远要是正常发挥,能得第一?听到这句话,这两名室友互相对视了一眼,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吐槽起来。空气在这一刻变得沉寂了起来,静到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声。终于,其中一名室友忍不住了,他开口问道:“时远,是不是这次考试题目比较简单,所以你们这次所有人都考得非常好?”所以这次考试才会有这么

  • 天生赢家(快穿)在线阅读第十章

    野兽丛林第七天,一道矫健的身影快速的穿梭在丛林之中,身上则背满着木质标枪,而一旦有魔兽被发现,他就会迅速的投掷出一支,标枪则像利剑一样穿过空间,把魔兽死死的钉在地面。在这道身影身后的不远处,紧跟着一位闲庭信步的高挑少女,乌黑亮丽的披发随着她的快速移动,而随风飘荡。如果不是远处有着一头被钉死的魔猪尸体

  • 形躯1第三章在线阅读

    四个人冲上来就将欧阳雷围在中间,两男三女将欧阳雷围住之中,欧阳雷看了一眼远处的李晴风,她在游戏里面的名字叫:蔷薇泣幽诉。于是加她好友让她马上去任务,然后自己在这里挡住这五个人。“臭小子,你捣乱是不是,你是想死还是不想活了啊?”一个一头火红色短发的男生说话的同时,舞动右手中的长剑还耍了一个剑花,一副“

  • 大唐:史上最强穿二代在线阅读第9节

    “以后你就是老身的弟子了,不用担心萨卡斯基找你麻烦,有老身在,谁也动不了你!不要分心,专心修炼,变强才是正道。”鹤慈爱的揉了揉唐堂的头,眉开眼笑,因为笑导致眼角的皱纹更加的明显了。能看的出,鹤是真的非常喜欢唐堂,现在的她也真的非常开心。好像已经很多年没这么开心的笑了吧?一个想法在鹤的意识里一闪而过。

  • 我才不是郡主大人在线阅读第六节

    在一顿大吃过后,何如风和采月的小肚肚也迅速的鼓了起来,采月直接躺在地上一动也不想动了。何如风将先前剩下的麝香粉末装进随身携带的荷包里扎紧,这个荷包还是小时候娘亲秀给自己的荷包,荷包上荷花由五色丝线绣成,栩栩如生,活灵活现。荷包透着淡淡的麝香,香中别有韵,闻着令人舒心。何如风将荷包垂在采月的眼前说道:

  • 妃本芳华在线阅读第5章

    此时已近傍晚,光线不明,本来该炊烟袅袅的地方,此刻却是大门紧闭,弥漫着诡异的气氛。白卿汐抱着雪莹走进村庄,挨家挨户敲门,可是却没有一家开门的。略有些气馁,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最后一家的大门被她给敲开了。开门的是一个中年女人,面染风霜,脸色蜡黄,穿了一件粗布短褐。“大姐行行好,可否收留我们一晚,家里

  • 皇后之位我不要第二章在线阅读

    冰冰凉的溪水沾到江罗的脸上,江罗打了一个激灵醒了过来,一眼就看到了岸边杏儿在那急的乱跳。“杏儿,你在干嘛?我怎么掉在溪—里—了?”说到后来,江罗突然想起了晕倒前的一幕,转身一看,就见身旁的溪水里还躺着一个人。溪水冲刷着那人,也没把人激醒,看来,是死了?溪水并不深,江罗颤颤巍巍的站起来,水才刚浸到脚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