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代号八一杠在线阅读考试

2021/5/5 1:22:41 作者:十三客 来源:纵横中文网
代号八一杠
代号八一杠
作者:十三客来源:纵横中文网
天下虽安,忘战必危!无论是万米长空,还是浩瀚大海,或者雪山戈壁,都阻挡不了前行的脚步!一代兵王秦朗,用热血书写似水的流年,无悔的青春……

复活节假期结束后时间过得飞快。本学年的最后一次魁地奇比赛小天狼星和詹姆又没有看成,他们企图再次把斯莱特林的找球手卢修斯·马尔福弄得无法参加比赛,最终在费尔奇得意的笑声中把猫头鹰棚屋打扫得干干净净。

“正如我刚才所说的,你们应该从现在开始复习,迎接六个星期后的考试。它非常……”

“什么?”詹姆很响亮地打断了麦格教授。

“考试,波特,年终考试!”麦格教授不太高兴,“我两个星期前提过一次,我刚才说到,考试非常重要因为它可以检测你们这一年来到底掌握了多少所学的知识,还有……”

蒂雪有些走神,真难得麦格教授会一口气说那么多话,她想。考试,的确,复活节假期、魁地奇比赛都已经过去很久了。

“所以必须……”麦格教授还在讲,怎么有点像宾斯教授了。蒂雪在想中午有什么吃的的时候,下课铃突然打响了,她一下子清醒过来,盯着麦格教授装作一直在专心致志听讲的样子。她用余光扫了一下周围,发现同学们都跟她差不多。莉莉看了看表,她也在等麦格教授说下课。

麦格教授威严地扫视了一圈下面的学生们,用她惯有的那种有力而清晰的口吻说道:“我想,任何一个考试不合格的学生,都没有资格继续学习。你们明白我的意思。”

教室里响起了惊恐的窃窃私语声,麦格教授“啪”的一声合上她的公文包,“好了,下课。”她率先走出教室,学生们的议论声变大了,他们杂乱地收拾东西,挤出教室去到走廊上。

“我该怎么办!”小矮星彼得左右环顾,指望有人给他指一条明路。

卢平在他旁边说道:“没事的,我想她只是想让我们认真复习。”

莉莉和蒂雪随着人群走进礼堂,刚在长桌边坐下,莉莉就小声问她,语气中也夹着惶恐:“你说麦格教授说的是真的吗?”

“如果是真的,我想我知道怎么提前摆脱天文课了。”蒂雪捋了捋头发,“但是恐怕不行,霍格沃茨好像还没有因为考试不及格被开除的学生,况且邓布利多教授总会给人机会的。”她俩抬头望向主席台,邓布利多正愉快的跟弗立维讨论着些什么。

“总之,”蒂雪就事论事地说,“从现在开始认真复习就对了。”

莉莉点头表示赞同,她嘴里塞满了腰果馅饼。

一旦想要珍惜时间,时间反而流逝得飞快。他们还没来得及感受春天,天气就一下子热了起来。

“简直不敢相信,离考试只剩一个星期了?我前几个星期都干什么去了?”詹姆不解地问。

“做了几个恶作剧。”小天狼星回答道。

“被关了几个禁闭。”卢平补充道。

莉莉甚至跟彼得一样紧张:“我总觉得有什么没复习到的地方。”

“你多心了,我觉得你最近状态很好。”蒂雪安慰着吃不下饭的莉莉,这说明情况已经很严重了。

“哦,天哪。我什么都记不住。”莉莉在公共休息室不断念叨,她声音很小,但足够坐在身边的蒂雪听清楚,这对明天就要考试的她没什么帮助。

“闭嘴,莉莉!”她终于爆发了,“可不可以安静一分钟。”

莉莉把头埋进宽大的魔法史课本里说:“明天就要考试了。”

“我知道,我们都知道。”蒂雪无奈地说。

“你一点都不紧张吗?”莉莉惊讶道。

蒂雪瞪了她一眼:“紧张有用吗?而且你完全不需要紧张,就照平时课上那样表现就好。”

“不!不行!我需要更努力,你知道的,我是麻瓜出身。”莉莉小声说。

“到底是谁给你灌输的麻瓜出身的巫师就不如普通巫师家庭出身的巫师这种错误思想?”蒂雪不解地问,“在我看来完全没有不同,你甚至比大多数人更优秀。”

“说得好。”卢平拎着书包走过来,温和地冲她们打了个招呼,“明天考什么来着?”

“上午魔咒,下午变形。”莉莉抢着说,“第二天上午魔药,下午魔法史。第三天上午草药学,下午黑魔法防御术,晚上天文学。”

蒂雪对照着考试时间表,点头表示赞同,“考完后一个星期我们才会知道成绩呢。”

九点时,大多数人都互道晚安回寝室休息了,蒂雪诧异地看着莉莉也这么做了。她在蒂雪异样的眼神下解释说反正也看不下去。

考试远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弗立维教室考验了他们的漂浮咒、切割咒还有圣诞节前布置练习的跳舞咒;麦格教授给了他们每人一只小鸡,让他们把鸡变成烟斗,做得越精致得分越高。

“开心点吧。”蒂雪对莉莉说,“明天的魔药学哪怕你把全部的药材都弄错,斯拉格霍恩教授也会给你满分的。”

第二天上午她们嘻嘻哈哈走进地下教室时,人还没有到齐。莉莉和蒂雪挑选了一个靠边的好位置。几个男生坐在后排。斯拉格霍恩教授最后进来,他笑眯眯地看着同学们说:“不用紧张,我们今天来做简单的助眠药剂。现在去柜子里拿需要的东西,只许拿一次。”

“有什么?”玛丽在柜子旁压低声音问莉莉。

“艾草根茎、黄水仙花叶子、独角兽尾毛、鱼腥草还有仙人掌汁。”莉莉从牙缝里挤出声音,确保蒂雪、温迪和艾丽斯她们都能听见,很快她和蒂雪都选好了材料。

“能不能……能不能再说一遍。”温迪绝望地说。

“艾草根——”

“快点姑娘们,伊万斯小姐,英兰小姐,既然你们拿好了就快点开始吧。”斯拉格霍恩凑到跟前。

于是莉莉和蒂雪只好给她们一个珍重的眼神,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他们把坩埚放在架子上,用魔杖点上火开始做魔药。其它几个女生坐在她们后面眼巴巴地盯着看,想参考操作。

说实在的助眠药剂确实不算难,所以听到后排魔药“噼里啪啦”的爆炸声时,蒂雪和莉莉都非常讶异。她们回头看到小矮星彼得的魔药从坩埚里飞溅而出,足足有两英尺高。

“盔甲护身!”蒂雪抽出魔杖,一道无形的铁甲挡在艾丽斯身后,彼得的魔药被铁甲挡住向后泼去。后排的男生们全都猫着腰躲到安全的地方,不过没来得及拯救自己的考试成果,彼得的魔药落进了他们的坩埚里。前排的女生们心有余悸的小心护着自己的魔药。

“哦天哪!”斯拉格霍恩教授迅速走过去给后排的坩埚熄火,“彼得先生,你为什么要在助眠药里加薄荷根?”

“我以为那是鱼腥草。”彼得被烫得哭了起来。

“教授,”卢平迟疑地问,“我们的考试怎么办?”

斯拉格霍恩挠挠头说道:“没关系,不用担心,我想我可以请邓布利多教授为你们重新安排一次考试。”从男生们不满的表情上看得出来很有关系。“时间差不多了,药剂没被影响的学生,把药装进长颈瓶,写上你们的名字交上来,快点!彼得你可以去找一下庞弗雷夫人。”

“真是一场灾难。”温迪拍着胸口说,此时她们正走向礼堂。

“铁甲咒用得真棒蒂雪,我记得这是三四年级才会学到的咒语。”艾丽斯称赞道,“多亏了你,魔药才没溅到我们身上。”

“这是跟霍琦夫人学的。”蒂雪笑道。她们都想起了第一节飞行课,霍格沃茨就是一个这么神奇的地方,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任何情况下都可以学的到有用的知识。

彼得进入礼堂时收到了几个同学的埋怨的目光。他灰溜溜地钻到了詹姆身边找地方坐下。

“你们的考试怎么办?”蒂雪向后仰着问隔了几个座位的卢平。

“邓布利多教授帮我们安排了重考,在你们考完试的第二天。”他回答。

“也不能说完全是坏事,”莉莉开心地说,“至少他们可以多安生半天。”

考试很快就过去,最艰难的一科是魔法史,在被阳光烘烤得十分炎热的教室里,他们掏空脑袋想写出一些上课时从他们耳边溜走的妖精名字。

“终于结束了!”莉莉大松了一口气,这时他们刚考完了天文学,回到格兰芬多塔楼,她对自己表现的非常满意。

在等待开始成绩出来的一个星期里,蒂雪和莉莉充分享受学期最后的时光。她们在场地上散步,从餐桌上偷面包喂巨乌贼,还拜访了海格——那个当时接她们来学校的场地管理员。出乎意料的是,他虽然长得有些粗犷,但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友善好客的人。海格带她们见识了打人柳的厉害,这一年里不断有人不顾邓布利多的劝阻想通过打人柳,把这当成了新的游戏,然而每次都以被打人柳毒打而告终。他还请她们在他的小屋里喝茶,吃他做的岩皮饼,虽然它差点咯掉了蒂雪的牙。蒂雪和莉莉私下里商量决定下次来海格的小屋做客一定以不吃海格提供的任何食物为前提。

她们最后都以很高的成绩通过了考试,这是后话。

蒂雪无限感慨地环顾礼堂:“一年竟然这么快就过去了。”这是学期的最后一天。

“是啊。”莉莉附和道,“我真舍不得。”同时又极其厌恶地看着礼堂里斯莱特林的装饰,斜了詹姆和小天狼星一眼,“托你们的福,要在这种环境里吃饭。”他们俩丢掉了格兰芬多在魁地奇上挣来的分数。

他们低头假装反省,实际上在策划离校前的最后一个恶作剧。

第二天麦格教授发给他们不准在校外施魔法的单子后,他们再一次坐着船横渡了湖面,登上了回程的霍格沃茨特快列车。莉莉上车后就不见了,蒂雪相信她是去找斯内普了,大概要一起回家。蒂雪跟卢平他们坐在一个包厢。火车上大多数人表达了对学校生活的不舍,但同时也怀着对即将见到父母的兴奋和期待,只有小天狼星心情恶劣。

“别告诉我我要跟他们一起待满两个月。”

“看开点吧,我们会常给你写信的。”詹姆安慰道。

他们又打了几把牌,蒂雪跟来时一样没有长进。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火车回程比来时要快得多,他们还没来得及好好利用最后可以施魔法的时光,火车已经缓缓到站了。他们随着人流挤出站台,小天狼星跟詹姆几乎瞬间就被家里人找到,还没来得及道别就被各自拉走,准确的说,小天狼星在说再见之前被迅速带走。蒂雪又见到了卢平的父母。

“你好,亲爱的。”卢平夫人弯腰在她脸颊轻吻了一下,“莱姆斯给我们写过很多信,真高兴你们度过了充实的一年。”她说话时,莱姆斯的父亲莱尔·卢平站在她的身后,满面笑容的注视着他们,比之前见到他时要轻松快乐很多。

“谢谢您,夫人。”蒂雪礼貌地说,她瞥了瞥莱姆斯,又把目光投向他的妈妈,真诚地说道,“希望您身体健康。”

“是啊是啊,老毛病了,给莱姆斯添了不少麻烦。”卢平夫人说着轻轻揉了揉儿子软软的头发,他脸红了。

“蒂雪,你的父母什么时候来接你?如果他们不方便,我们可以送你回家。”卢平先生说道。

“不用麻烦了,我自己可以回去。”蒂雪婉言谢绝了他的好意,“那我们九月一日再见吧。”

“或许更早,”莱姆斯说,“猫头鹰联系。”

蒂雪一进家门就看见菲尔激动的身影,他鞠躬道:“小姐,欢迎回家。”

“谢谢你菲尔。”

“小姐学校生活的还顺利吗?”

“很顺利,菲尔。”蒂雪笑着对他说。“希望你也一切顺利。”

不管怎么说,回家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无限恶魔掠夺第七章在线阅读

    柳青岚捧着装有自己宝贝流音琴外琴的琴盒,心情愉悦地走在崎岖的山道上。这天是鹿鸣阁五天一次的休息日,他推了王渊一起外出的邀请,去找自己的兄长柳青珏要了一个隐秘而又开阔的地方练琴。他已经有六天没有尽兴地练过琴乐了,心里不是一般的痒.现在练完了琴,他的心情愉悦了很多.突然,柳青岚停下了自己的脚步,稚嫩的脸

  • 穿越之冰火年代来自天空与火山的异样威胁(三)

    下了飞机后,陈凌、赵丽影、园园之间保持着正常的工作关系......陈凌忙了一下午的工作就是挡住骚扰者,包括狗仔。这对于被奥特力量强化了体质的陈凌来说,工作简直不要那么轻松!!晚上陈凌躺在远比别墅里舒服的大chuang上,俊眉微微皱起,回想起赵丽影与园园下飞机后的对自己若有若无的忽视态度,心里就一阵不

  • 汉宫未央之卫子夫第二章在线阅读

    童落想也没想,直接点进去退群,但无论她怎么使劲点那红红的“删除并退出”,都没有半点反应,童落还以为自己的手机出了问题,试了试其他,没问题啊?看了眼这个头顶着庸俗群名的【祸国殃民】红包群,童落满满的嫌弃,狐疑了片刻,看了看这红包群的信息这群里人不多,就十来个人,群里现在没人说话,而且她也看不到这些人的

  • 听说王爷好男风之出宫(10)

    1整个房间都暗了下来,蓝色的魔法球飞过了云飞的头顶,然后开始在云飞的头顶自转着。一道蓝色的柔光散落到云飞的身上,云飞感觉一阵神清气爽。这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所有的感官都灵敏了很多,很是神奇。而维斯身前的桌子上不知何时又多了一块金色的板子,上面有很多小块的金属方块。随着维斯的咒语,魔法球的光芒越来越盛

  • 双界祭司第五章

    “娘,您说,要给她吃的?”张锁婆娘孙氏捂着被砸的乌青的眼眶,疼的一抽一抽的,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从这个狐狸精到了庄子,就把自己男人张锁勾的魂不守舍的,平日里张锁看自己这个原配老婆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那个小娘皮倒好,就那么腰肢扭一扭,细声细气的说句话,张锁就找不到东西南北了。今儿个早上

  • 火影之崩玉系统世间无双,燎原霸王枪!【第七更,求鲜花,求评价】

    被韩少枫弄出的惊喜连番刺激到的张三丰兴奋不已,在心底暗道:“果然不愧紫气浩荡八百里,有子若此,我武当无忧了!”想到这里,张三丰揽须笑道:“少枫,今日你实在是让为师大开眼界,这八极崩已是难得的好手段!你与我比试了一番也耗了些力气,那为师也不再搅扰你了。你先休息休息,他时为师还有重担要给你挑一挑……”“

  • 穿成萌物去修真之再入困境

    “刺杀?”雷伊“其实我们当时就是潜入邪灵,为的是更好的了解他们”卡修斯“然后,报仇!”布莱克“阿勒?”雷伊“是给他的家人啦”卡露斯“哦……对不起啊,我不该提及的”雷伊有些愧疚“没事。”布莱克“那我们……”“雷伊你看”雷伊还没有说完,盖亚就指着一处说“那是宇宙海盗的飞船”雷伊看了看,说“卡修斯,布莱克

  • 从打工仔到大亨在线阅读第七节

    今天看看天色将变,四个人便乘教官提前结束训练的机会,赶紧来找叶星宇,想把他弄回去。但是,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说话的叶星宇今天居然开了口,这不由让他们惊喜万分。然而,叶星宇的一句“不”,却又让他们担心--要知道,以叶星宇目前的虚弱体质,根本经受不起风雨的打击。几个好朋友相互对视了一下,便决定先不理会叶星宇

  • 火影之垃圾站第4章在线阅读

    倒不是什么心灵感应,是因为那张桌子实在与众不同……在众多摆满参考书的桌子里,这张桌子跟主人一样,堪称清流。非常光滑和整洁的桌面,连一支笔和一张纸都没有,只剩椅子上挂着个瘪瘪的书包,证明这里有人。旁边的桌子大概没人坐,上面堆满了漫画书和几本乐谱。不错,真是对得起他那个成绩差的黑历史。顾予临走到座位边,

  • 从美洲开始做皇帝在线阅读第五节

    教室走栏达浪:我父母并没有讨厌我。他们很疼我,只是他们来不及看我长大。就过世了。巴双:你不要理那个高刚,他本来就讨人厌。伍科:是啊。他本来在学校就呼风换雨,谁要得罪他,绝对没有好下场。所以你离他越远越好。达浪:巴双,伍科,月殇,我的名字真的那么难听吗?巴双:是有一点,没有办法,只能怪你家里人。达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