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大小姐的护花高手第十章在线阅读

2021/5/5 6:20:03 作者:晚见 来源:纵横中文网
大小姐的护花高手
大小姐的护花高手
作者:晚见来源:纵横中文网
面对父亲的突然离世,陈泽发誓为父报仇。一夜之间,他不再压抑自己,从此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看一个一无所有的平民书生如何成名临海,雄霸燕京。这是一个痴情人的爱情故事,这也是一个雄志人的枭雄生涯。亲人背叛,恋人离弃,家族抛弃。但至少最后他收获了人生最美好的东西。其实人生在世,只要活着,快乐就好。

Chapter 10

“就算他跑到天涯海角,爸爸也能把他揪出来,”俞冕放了一枪,“照样打爆他的头。”

江淮:“……”

刚才走神,听岔了。

除了他们队伍四个人存活,还有另两个活着,苟在他们附近。

俞冕那一枪是随便放的,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几人一边骂俞冕有病一边弯腰跑了。

-

一大早江淮就去了学校,到教室的时候才六点二十。

清晨的空气还带着昨晚尚未被蒸发干净的凉意,尽管这样这个点来学校的学生依旧寥寥无几。

教室本来只有江淮一个人,过了十分钟左右,又来了一个女生。江淮对她有印象,学委张雯。

张雯头一次看见有人比她来得还早,有些惊讶:“江淮?你这么早啊?”

江淮之所以对张雯有印象,不仅因为她是学委,还因为她上课尤为积极,每次老师提问总是她举手,在一众老师提问就装鹌鹑的学生中尤为突出,简直就是老师的贴心小棉袄。

“睡不着,来看会儿书。”江淮对张雯笑了笑,“你不是也挺早。”

“我能一……”张雯话说到一半就打住了,顾着整理东西去了,皱着眉懊悔,虽然江淮看起来挺温柔的吧,但也不能什么事都给他说。

江淮知道张雯想说什么。

十一班在理科班中是最差的一个班,但不代表没人学习。

江淮转过来几天,托俞冕的福,十一班的同学已经认识了一半。

四十分钟后,上课铃响了,俞冕没来。又过了十分钟,俞冕才出现在后门,对闻声转头的老元“嘘”了一下,猫着腰狗狗祟祟地溜进来。

蒋茂森在讲台端着保温杯,头也不抬:“俞冕给我出去。”

俞冕:“……”

老元无辜地耸耸肩。

俞冕又滚了出去,在教室外都能听见蒋茂森的训斥。

“你们看看,现在还差几天高三?你们一个个的学习态度有吗?反正我是没看见。”蒋茂森说着顿了顿,然后指了指江淮的方向。

江淮眼皮突然跳了跳。

“能不能跟江淮学学?人家六点二十就到教室学习了,你们呢?还在被窝里睡懒觉!市一中就是这个点上第一节早自习……”蒋茂森说得唾沫横飞,“我还在想要不要把你们的的早自习也改到六点二十。”

江淮:“……”

他六点二十的时候到教室,六点三十的时候江淮说自己来学习,谁知只看到教室里的人,没注意到教室外竟然还有个蒋茂森。

而且还站了近十分钟。

蒋茂森话说完大半个教室的人都看向江淮,江淮扯出一抹笑,装傻。

扬帆和老元转过头同时给他比了个“牛逼”的手势,然后江淮看见赵灿灿背着手对他竖起了大拇指。

江淮:“……”他真不是故意的。

俞冕趴在窗边盯着教室里,被蒋茂森一顿呵斥:“好好站着!你看你像个什么样子!”

俞冕:“?”

这样也要被骂?

蒋茂森喋喋不休了半个课,最后才开始讲课,临走之前又数落了一顿俞冕。

下课之后整个班基本就瘫了。

俞冕终于获得恩准,能进教室。

“今天的俞哥才是真的俞哥。”老元拍着桌子感叹,“按时到校绝不是俞哥的风格。”

“滚蛋。”俞冕骂道,然后转过来看江淮,“又在做数学题?”

“嗯。”江淮点头,觉得自己有些冷淡,就又加了一句:“你会?”

“……”俞冕老实承认:“不会。”

后排有人酸唧唧地说:“果然是市一中来的大学霸,和我们三中的学生就是不一样。”

江淮手顿了顿,没理。

三中想达成一中那样的升学率,一直想把一中的制度也照搬过来也不是什么秘密,所以不但三中学生不喜欢一中的,一中的学生也不可能会喜欢三中的学人精。

两所学校的学生互相看不惯,积怨已久。

蒋茂森或许早就有这个打算,但是刚才的话是直接把他往枪口堵,难免会有人不高兴。

俞冕斜抬着眼看向说话的刘郡。

扬帆和老元拼命给刘郡使眼色,让他别说了。

刘郡:“?”

江淮写下一串数字和字母演算:“我以为你又有答案。”

“江小淮,你这是在洗刷哥哥呢,还是什么?”俞冕随手从桌肚里抽出一个干净的作业本,翻开放在江淮面前。

江淮写得好好的,没想到俞冕会这么做,出于惯性在干净的纸张上留下了两道墨痕。

“哪能啊。”俞冕说,拿过江淮手中的笔在纸上涂涂画画,“哥哥给你说数学题是什么样。”

等俞冕写完江淮才把作业本拿过来。

纸张中间狂草乱舞,江淮盯着看了几分钟,一个字也没认出来,抬起头有些迷茫。

这是他迄今为止见过的写得最烂的字了。

俞冕也看了他半天,然后缓缓问:“哥哥字写得这么好看你还没认出来?”

江淮闭着眼狂点头。

沉默了一会儿,俞冕指着上面的字一个一个教他认:“已知每块砖宽20厘米,长20厘米,求:砖的颜色。”

然后他还追问了一句:“是不是很变态?”

江淮在俞冕的眼神下艰难地点点头:“对。”

“江小淮果然懂我。”俞冕欣慰地转了回去。

十一班后排的同学亲眼看见江淮将压在最下面的奥数题抽出来放在最容易被翻到的位置。

课间十分钟很快就过去了。

上课的时候江淮打了好几个哈欠。

昨晚熬夜过猛,现在江淮有些困,但为了维持他乖学生的人设,还是坐得笔直做笔记。

解昆一度不习惯江淮这么乖的模样,连布置课堂小测试的时候宁愿坐在讲台上或者走另几条过道,也不愿往他这边走。

一坨小纸团突然飞到江淮桌上。

老元飞快拿走了。

过了一会儿,纸团又飞了回来。

江淮正要把它给老元,却被老元阻止了:“给你的。”

江淮莫名,正要打开的时候被突然出现还沾着粉笔灰的手拿走了。

“传纸条?”解昆看见后面的动静就下来了,收了纸团打开看了眼,“要答案?谁传过来的?”

“不知道。”江淮说,“我还没打开。”

解昆皱眉:“不知道?”字迹有些眼熟,但不像江淮写的。

“下课后传纸条的人主动来一趟我办公室。”解昆不想耽搁,收了纸条叮嘱了一句就继续上课。

下课之后赵灿灿捂着胸口一脸痛苦:“俞哥救我!!解哥会杀了我的啊啊啊啊啊!”

俞冕幸灾乐祸落井下石:“英语课明令禁止传小纸条,你英语科代表顶风作案,爸爸也救不了你。”

赵灿灿更加痛苦:“江小淮……”

江淮还没反应,俞冕就卷起薄薄的试卷敲赵灿灿的头:“早死早超生,还不快去?”

赵灿灿呸了俞冕一下。

她不就是叫了一句江小淮?

当解昆窝在办公室捧着保温杯坐等传纸条的罪魁祸首自投罗网时,他看见自己的课代表扭扭妮妮走了进来。

解昆:“?”

这孩子不是一直都大大咧咧的?今天咋回事?

要不是赵灿灿主动站出来,江淮就已经认定是俞冕在问他答案了。

毕竟是想抄他英语作业的人。

老师一般都对自己的课代表格外宽容,解昆虽然严肃,也依旧不能免俗。

江淮压根就没担心。

果然快上课的时候,赵灿灿喜滋滋地回来了。

第三节课就是大课间,江淮慢吞吞地往操场上走,有些不情愿。

去操场前江淮溜进了厕所。

厕所有一股烟味儿。

江淮刚进去的时候正看到昨晚那个李敬给背对着门口的那个男生递烟。

背影有些眼熟,江淮多看了一眼。

“大学霸,又见面了。”李敬眯着眼对江淮打招呼。

背对着江淮的俞冕身影一僵:“……”

俞冕一秒收起表情,手忙脚乱地将烟推回去,义正言辞道:“我高中生,不抽烟,谢谢。”

李敬:“……”

这俞冕学川剧的吧?变脸变得这么快,学到了精髓啊。

江淮听声音终于认出这谁了:“俞冕?”

“没抽烟。”俞冕举起双手,“我对烟过敏。”所以哥哥上次说的是真的。

压根就没想起这回事的江淮愣愣道:“哦——那就别抽了。”

对烟过敏?难得的好男人人选。

江淮关上门之前又犹豫地打开厕所门,拜托俞冕:“你能不能……帮我给班主任请个假?我或许去不了了。”

俞冕不疑有他,一口应下:“好。”

李敬看着这两人的互动,出厕所的时候奇怪地问同伴:“刚才俞冕的表情怎么那么像被女朋友查岗的表情?”

同伴:“是……是吧?俞冕不是单身来着?”

“也对。”李敬想起这回事,坦然说:“除了一张脸能看,就他这注孤生的德行,有女朋友就奇了怪了……谁眼瞎看得上他?”

拉肚子当然是借口,江淮就是不愿意去。

三中的体操和一中的不一样,而且这个当口太阳越来越毒,他真不能去。

当赵灿灿和扬帆、老元看见俞冕走过来的时候表情跟见了鬼似的。

俞冕给蒋茂森说明原因之后没有立即离开,回去了自己八百年都没站过几次的位置。

赵灿灿偏头对他眨眼:“俞哥?俞哥俞哥?”

俞冕不客气地说:“你复读机?”

扬帆敷衍地抬手臂踢腿:“人类的本质之一——复读机。”

赵灿灿翻了个白眼,继续问俞冕:“你不是找李敬去了吗?怎么回来了?”

昨天找俞冕麻烦的就是李敬一个班的,就因为上个学期俞冕赶时间把他的自行车弄倒了,被记仇记到现在。

“哦——遇到你淮哥了。”俞冕说,“他让我帮他请个假。”

赵灿灿:“……”

扬帆:“……”

旁听的老元:“……”

“啊——这爱情的力量。”俞冕提气,对他们摇了摇头,又是炫耀又是得意,“你们不懂。”

扬帆幽幽地说:“俞哥,你们在一起了?”

“没,迟早的事。”俞冕嘴角一僵,很快就缓了过来,“或许在不久的将来。”

赵灿灿受不了了。

江淮盘腿坐在马桶盖上带着耳机打游戏,章辰躲在一中的厕所里和他双排,在耳机里吵吵嚷嚷,除了偶尔的“嗯”代表他在听之外,没别的多余的话。

“对了淮仔,你和那个俞冕没什么事儿吧?”章辰想起这事儿顺嘴问了一句。

“没事。”江淮说,“我感觉……挺好的吧。”

章辰怀疑自己听错了:“什么挺好的?你觉得他人挺好的??”

“不是。”江淮皱眉,扔了个雷进房子里,“他这个人吧……好骚。”然后添了一句:“比你还骚。”

突然中枪的章辰:“……”

江淮没解释那个挺好到底是什么意思。

那个挺好是说,俞冕那张脸挺好,每个地方都长在江淮的审美点上了。

大概是缺什么就喜欢什么,从小到大江淮一直觉得自己长得太软了,受到的嘲辱不少。

章辰“哦”了一声,说:“那就是挺好的了。他没认出你吧?要不咱们过来看看你?”

“可别。”江淮拒绝,然后说:“西南方向有人。”

几分钟后章辰解决掉那个人:“行吧,反正你别和他硬碰硬。而且吧……听说这人家里也有点背景。”

“嗯。”江淮正要操纵角色从石头后面出来,谁知刚冒个头就被人用消音枪狙了。

当场死亡。

“我靠。”江淮没忍住骂了一句,“这傻逼比我还能苟?”

刚骂完人,厕所门被人敲了下:“江小淮?你在里面吗?”

——俞冕?!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HP]被选中的继承人之第三章 龙主(上)

    “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算了,今天刚教训过牙狼,心情好,算你们幸运,我就和你们讲讲吧。”雀砂克说道。我们这位法师出生在罗尔村。这座偏僻的村子独自矗立于西海岸边的火焦岩坡下,往下是牧草地和耕地,层层缓降至海平面。这岩坡上还有别的村镇,零星散布在西海岸的岸边。耕地再往后就是罗尔山林,沿着届届校青攀升至白雪掩

  • 我爹是李元霸在线阅读第五章

    大战前夕卧龙山灯火通明,众人一片紧张慌乱。一悍刀弟子紧张的说道:“听说有妖怪来了,我是新来的,连招式都没学会,这次是不是死定了。”另一名弟子安慰道:“谁还不是新来的,帮主武功那么高,还怕那妖怪不成。前几日你也看见了帮主的结拜兄弟,哪个也不比咱帮主弱。你放心吧也许妖怪没上山就被帮主砍了头了。”“传令各

  • 进化天灾:先驱黑猫和白狗

    “……典书陆栖鸾,与犯人周旋有功,令枭卫于元宵前救回菡云公主,赏银五十,升从九品校书。”女官上任第三天,被枭卫府三次通报表扬,合府上下因在元宵放假前成功破案而狂喜乱舞。陆栖鸾在藏书阁才坐了两个时辰,就被府里人塞了三盒点心,还有约她晚上逛灯会出去玩儿的,直到她提着食盒躲到马主簿的地方才消停下来。马主簿

  • 覆巢之下第九章在线阅读

    魏无羡见二人出去,拿起案上的酒瓶准备收好,想到金凌,又想起师姐,垂首喃喃道:“师姐,金凌长大了,做家主了,你可高兴?等我养好伤,我去金麟台看看他,可好?”攥着酒瓶又出了一会神,方才收了起来。魏无羡想起师姐,心绪难平,不觉想起夜半梦魇惊醒,蓝湛轻拍他背脊低声安慰他的情景,心中上来一股暖意,还有些微痒。

  • 狮子沟的开拓者在线阅读第四节

    两人跳完了舞,已经坐回到拉车里了。活跃的火焰已经安静下来,跟着两人一起,在夜空中奔驰。眼前出现一个很大的祭典集市。五颜六色的火焰突然围着波拉转了起来。火焰转得越来越快,快到几乎看不出它们的形状了。渐渐地,原本五颜六色的火焰,慢慢地染成和波拉的礼服一样的蓝色,在几乎所有颜色都变成蓝色的时候,围绕在波拉

  • 大唐:震惊部在线阅读第二章

    盘蛇山有多高?耸入云霄不知处。盘蛇山有多大?一曲天地望不穿。单单第四曲,以树林为主,喷火娃、三眼娃二人也花了近一个月的时间将其走完,而飞天娃则需飞一个时辰。越往上,地域越小,可也小不了几分。所幸,上山的路是连着的。从第四曲开始,山路渐渐陡峭了起来,离地而起,最低也有四丈左右。“老规矩,我们分头行动!

  • 我教爸妈重新做人一个人的手笔,一个人的天下(第二更)

    “先天还是不够!”“咳咳!”清脆的咳嗽之声而起,感受着体内仅仅只是稳住的生机,江晨不由苦笑着开口,他能够察觉到,他的这一种问题,不是目前情况所能够治愈的。先天。虽然有着洗筋伐髓的效果,可实际上,连肺痨也仅仅只是压制,别说那没有发育完整的五脏六腑,和各种器官了。应该还是差了。世界层次需要更加提升。只有

  • 作为一个粉丝第七章在线阅读

    烟雨楼的老仆;死命的赶着车,马车疾驰在皇帝建立的驰道之上奔驰。车内的人自然是楼主墨羽;看着那位美艳的花夫人。“看够了没有~!”美艳的夫人捋一捋鬓发说道“夫人的美艳是看不够的;不过就是不知道夫人除了美艳以外,还有什么~!”墨羽淡定的说道“怎么;楼主对我也有兴趣~?”美艳夫人暧昧的说道;暧昧的语气妩媚的

  • 逍遥炼金术第九章在线阅读

    唐华逃跑之中,转身看去。那轰鸣声是空间破裂的声音,只见一片天空扭曲波动,然后那个地方出现一个面貌高古的老者,他长发飘然,一幅淡然面貌。“公主,请回吧。若我出手,公主受伤了可不好。”那老者就那么站立着,看不出丝毫光芒流转。麻衣古服,无风自动,身在几百丈外的唐华却感觉到一股令人窒息的压力。就算是神通十重

  • 仰天长啸射天狼之愤怒的高霸天(鲜花收藏)(7)

    好一会高霸天才回过神来,而在细细的品味了韩羽的一番话之后高霸天已经略微的觉察到了两人之间的事情,虽然高霸天并不知道事情的原委,可是凭借着丰富的阅历他还是猜到了一些:“婧儿,跟我回去!!!!”说完头也不回的提前向前走去。高婧惊恐的看着高霸天的背影,心中不禁有些害怕,虽然说高霸天对于自己的这个孙女十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