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江湖情仇 > 正文

[综]猫御物语在线阅读第八节

2021/5/5 5:51:39 作者:千鸟渊 来源:晋江文学城
[综]猫御物语
[综]猫御物语
作者:千鸟渊来源:晋江文学城
【入v公告:6月4日正式入v,到时三章奉上,入v后更新时间固定为18点,隔日更,偶尔加更,加更时间为第二天18点,谢谢大家的支持,我会更加努力哒~!开了防盗,不高,只有百分之五十,对感到不方便的小天使们提前说抱歉啦】据科学研究发现猫有一种特异功能,能够轻易走进孤独者的内心世界。这个特异功能名为—卖萌好吧好吧,谁能够拒绝这么个温暖又可爱的小生命呢?八百万神明,世界万物皆有灵。诞生于猫岛上的猫神,为了寻找恩人,固执又懵懂的一头撞进陌生无比的人类世界,在跌跌撞撞地融入尘世中,邂逅了一份又一份的羁绊,在

与其说眼前的是孔雀台,不如说是一座塔。

方过看着面前气势恢弘的高塔,倒是对那神秘的宗主充满了敬畏,到底是怎样的大手段才能把这万丈的铁塔从那远在上百里外的大光明宫里搬运苍楠山顶,修为到了这一步,果然是达到了通天彻地的能力。

佛陀投影万里掐指降大魔,道尊单手化形千里擒那天外而来的神蛟,这些歌功颂德的故事依然还记在自己脑海之中。

而当方过清清楚楚看到摆在自己面前的孔雀台时,他方才正在感受到了强者之威。虽然这无极宗宗主距离佛陀道尊还差了不短的距离,但方过却感受的更真切。

宝塔高千丈,细细数下去,也不过只有七层之多而已,只是每层的高度极高而已。每往上一层,塔内的面积就会缩小一半,但了塔尖,看上去也不过只是能容纳数人罢了。

山顶是无极宗的禁地,在这里跟本看不到一个身影,走着那石阶小路往下数十米看能看见两个守卫,手持大枪,站的笔直。

若不是周崇阳亲自带着方过上山,方过可能就被那两个护卫拦下了。

将方过送上山的周崇阳便一言不发的下山去了,面色焦虑,走的匆忙,像是有什么要紧的头疼事等着他去处理。

而方过也感到今天无极宗气氛变得异常诡异起来,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焦躁不安,干什么事都匆匆忙忙,就连那些经常出现在练武场的教习们,也不见了身影。

但恰恰是哪些外门弟子像是没事人一样,还在活在自我的世界中,方过总觉得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要发现。

方过晃了晃头,知道这都不是自己该想的,自己现在要做的就是在这孔雀台之中平复自己的心境,找到自己的道,那么对于以后的修炼帮助更大,救出父母的机会也多了一些。

想到这些,方过便举步走进了孔雀台中。

方过走进孔雀台之前,全身的修为之力都提出了出来,自从方过到了破势之境,修为之力便能在周身形成一道修为护体。

方过知道这孔雀台是道宗的圣物,超越紫品的存在,生人进去一定会发生排斥。而孔雀台的排斥之力,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然而,方过跨了进去,没有事情都没发生。

方过在门口站了十几秒,继续向着里面走去,尽管什么事都没发生,但方过依然不敢掉以轻心,毕竟这是已经开始有了自我灵智的一个圣物,修为护体凝聚的更坚实了几分。

方过整理了脑海里,《万灵录》对孔雀台的记载。这孔雀台是道宗的开派祖师三清道祖联合四大天师之力,取自女娲留下的九彩神石铸造了一座琉璃塔,内含乾坤,拥有浩大无俦之力,据说能征服一切妖魔精怪。

而在神佛满天飞的混沌初分时代,这宝塔被三清祖师赐给了天宫,成了天宫重宝,赐名七宝玲珑塔,天宫便是道教在权势上的表象显化。到了后来,天宫破败,人类崛起,玲珑塔挫折流离,几经周折最后回到了上代道尊的手里。

当时大光明宫院子里正是孔雀纷纷开屏的时节,上任道尊一时兴起,便改名为孔雀台。

玲珑塔最神异之处不在于塔内的宝物,而是它有着类似纳善镜中芥子乾坤般的另外一个世界,状若七层但不束缚于七层,以逞道法之变化。

若非是它,别的东西也镇守不了那上古的秘宝。

方过环顾了一下四周的环境,没有一丝奇特的地方,就像是一个普通的一个小房间差不多,也没有方过相信的到底摆满了功法法器,空无一物,甚至是连最简单的桌子都没有。也只有门厅正中也是那一块石碑相对耀眼一点。

上面以大师之力留下的一排字体。

“玲珑塔,塔玲珑,玲珑宝塔第一层。”

方过心里道了一句厉害,果然是大师之笔,看不懂看不懂。

三清祖师真的不是学太平歌词的吗?

这句话刚在方过心里想起,塔顶便降下一道紫色雷电,瞬息落下,方过被劈的猝不及防。

此时方过被劈的外焦里嫩,身上是不是还冒出一些小电流,嘴里还冒着黑烟。

“不可亵渎!”随后飘来一句话。

“罪过罪过!”方过吐了一口黑气,继续往前走,他当然知道这声音来自孔雀台的灵智,若是出手在重些,能直接把他劈熟。

方过在第一层转了几圈后,就连那石碑都是仔细看了几次,发现确实没有什么可看的地方,便径直朝着前边的阶梯走去。

到了这阶梯前,方过才刚刚迈步准备上阶梯,方过就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全身的修为之力都没有,那修为护体更是直接破碎了去。

这阶梯有一股神力,直接封印了方过的丹田气海,他甚至连一丝的修为之力都无法调动出现。

也就是说,方过接下里所面临的所有凶险,都只能靠自己纯粹的肉身力量,借助不了任何的外力。

方过尝试着将第一只脚踏上了台阶,感觉到没什么异样,才另一只脚上了第二个台阶,并没有什么异样,也只不过感觉脚心开始发热起来。

到了三个台阶,已经不只是热那么简单了,已经完完全全的变得高温起来,此时方过的脚已经开始有了灼烧感。

第四个台阶,已经烫得厉害,就连方过的鞋底都开始发红。脚心被灼烧的疼,感觉全身都开始燥热了起来。

方过咬咬牙,继续往前走,方过就是来磨砺的,本就没有退缩的道理。

第五个台阶,方过的两只鞋已经烧成了灰烬,灼烧感就来的更加强烈,更加真实。那钻心的痛从脚心蔓延到了身体的每一处。

“第一层什么也没有,第二层以后每层会有固定的门户,进去就能修习,前提是你能上去。”这时候,方过才想起周崇阳的一句话。

到了第六个台阶,方过全身的衣服已经燃烧起来,这火焰怎么弄也扑不灭,在不断稍微方过身外之物的时候,甚至想针一样不断的折磨这方过的肉体。

那火在他身上烧的滋滋作响,方过皱眉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眉毛都被烧没了。

他抬头看了看,还有十八级台阶。方过冷汗不停的冒出来,可是才刚刚冒出来,那高温之火便把这些汗液烧成了蒸汽。

不过瞬息之间,方过的肉体已经出现了烧焦的感觉,那烧糊的腥臭便钻进了方过的鼻子里。

要是换成常人,早就受不了。

可是方过没有丝毫要退缩的意思,方过来无极宗就是为了提升自己,磨砺自己,这两年来一个人在外的闯荡,带给他的是大毅力。

如果他退缩了,他也不叫方过,他便不是方如故的儿子。

他知道自己不能再慢慢犹豫了,越是慢吞吞越是煎熬,直接一口气向上狂奔过去。

“啊!”

方过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他再看向他的脚下时候,他的脚已经烧没了,是真真切切的烧没了,那火焰还在灼烧着他裸露出来的脚骨。

烈火灼烧还在向上蔓延,他的脚踝很快也烧成了灰烬。而此时,不过才到了十二级而已,还有十二级,他才刚刚走到了一半。

方过知道,他现在无法退回,过了这台阶便是一场大磨难,过不了这台阶,大磨难就把他烧成了灰。

这时候,他脑海不由的浮现了那晚父亲护着他后退,母亲拼命的喊着快带过儿走不要管我,管家背着他狂奔着把他送进了密道,管家转身赴死的场景他一辈子也忘不了。

方过忍着这剧痛,他的双腿已经不听使唤,他现在还在不断的往上挪到着,所靠的全是他那不屈的意志。

到了十五级,方过清楚的看到,自己的皮肤已经被烧的开始掉皮,那脱落下的都是被烧的焦黑的皮肤,甚至他都能看见自己的内脏。

现在他已经没有血液,每当有血流出,那高温便把那血蒸发了出去。

到了十九级的时候,方过的双腿已经烧没了,双臂也在一点点的被烧掉,此时的他已经麻木了。

忘记了这剧痛,他现在唯一所想的就是,上第二层,他速度已经慢了许多,缓慢的往上爬着。

这短短的二十四级台阶,仿佛已经成了奢望,他感觉已经在这走了几个世纪了。

“唉,又是一个可怜人。”塔顶传来的声音听着有些熟悉,可是方过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了。

二十一级的时候,方过的整个肉身已经烧没了,只剩下一身被烧成了黑炭的骨架,方过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没死,而更奇异的是那双眼竟是一点事都没有,还在眼眶中不停的转着,依然坚毅。

眼球中金光一闪,那钻心的疼减轻了几分,逝去的力气好像也恢复了几分。

黑炭一般的骨架也散发出来一层金光,若是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这一切都那么的真实,先是双脚没了,然后是自己最外层的皮肤,然后是双腿双臂,再就是内脏,现在就剩下一局残破不全骨架,依然在向上攀爬。

而就在不远处的半空中,腾空的两人也在看着这一切。

冷子夫看着已经残缺不全的方过,甚至露出了笑意:“肉身不错,心智不错,还没有人在须弥境下就能上得了第二层的,你不帮帮他?”

“生死有命,他便是死了,也与我无关。”嘴上说着,可是周崇阳手里红光涌动,好像是随时准备好去救出方过。

“你居然也有不自信的时候?”冷子夫自然看出了周崇阳的心思,“他现在虽然已经气若游丝,可是周身有着金光加持,怕是上二层不难。不亏是方如故之后。”

冷子夫修为在周崇阳之上,看到的自然会比周崇阳多。

“他过了这阶梯便是一念天堂。”周崇阳笑了笑。

“那些人已经有所动作了,我们得随时待命了。”冷子夫向着远处飘去,“和我一同去看看大阵。这里自有他的造化,你不用看了。”

而远在山林深处了一个鹤发童颜的男子也在关注着孔雀台里面的一切,脸上原本的担忧开始慢慢淡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欣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再接再厉在线阅读第8章

    灯笼里的火摇曳着,在两人的脸上错落的漂泊。被捆着的青年像是被着光影刺了一下,情不自禁的瑟瑟发抖。萧回把装着玛瑙的袋子和绳子都握在左手,空着右手拍了拍青年的头。“抖什么,身正不怕影子斜,你这个样子就像是犯了错的小屁孩。你没干什么我又不会冤枉你,你先告诉我,叫什么名字。”“宋嵘”,宋嵘被拍的头昏脑胀,这

  • 卸灵甲之救援任务(一)(8)

    “黎明市吗?”岳尘轻轻的点点头,“那么黎明市有些什么特别的地方?”“特别的地方吗?”销售小姐姐用食指低着下巴,嘟着嘴想了想,“硬要说特别的地方的话,‘希望广场’正中央的那棵巨树应该就是这里最特别的地方了。”“原来那个广场叫做希望广场啊。”岳尘在心里暗暗想到。“听父亲说:‘当天空布满群星时,未来的光芒

  • 覆海翻江之小叔记仇的样子好可爱(9)

    这一刻,原本冷冽的眸光,渐渐氤氲几丝柔和。缓步走到她旁边,见她睡得不太安稳,两条秀眉纠成一团,慕衍霆神差鬼使伸手帮她抚平,转念想起她前几天的没心没肺,俊脸又迅速恢复冷漠。刚准备把她叫醒,视线就被桌面散落的画稿吸引,他随手拿起其中一张,眸底掠过一缕惊艳。那是一枚适合男士佩戴的胸针,主要构图为一个金色面

  • 魂追千年在线阅读第7章

    修炼时间总是过得很快,眨眼就是将进一年,玄小虾饿了就到海里觅些食材,此时玄小虾捧了些果子啃了起来,这些果实是到树上采摘的,自身修炼有内气,这里的生灵使用内气支撑攀爬到树上倒也不难。这一年内,玄小虾曾看到过一次有人从虚空中幻化出一双模糊的大手来束捕生灵,这双大手所造成的气息惊动了这处后山,如告诉这里的

  • 道德经之东风浩荡在线阅读第六节

    “这地儿不错。”诸明跟着白袍者走到了一片树林中,此时似乎正值秋季,四处枫叶飘落,在林间铺上了一层金色的地毯。伴随着走路的“沙沙”声,白袍者在一棵参天古树前停下了。一切的一切在此时变得更诗意了,那古树仿佛一位老态龙钟的老者,陀着背站在款款飘落的枫叶间,好像想对远方吟诗一首,却欲言又止。“来这儿干嘛?”

  • 虚幻降临之幼年记事(三)

    从两岁起我就把牛奶当水喝,结果效果……还是非常显著的……本身我应该很高兴的是吧?但自从我六岁起长过雪姐姐以后我就不这么想了……每天多了举重,估计是为了压我身高;多了实验时间,我是很高兴这样啦,可是……为什么要用那么重的炼金材料啊?还要我自己搬?为什么……我长到七岁,过了120cm,可是直到我九岁离开

  • 彼此的彼此在线阅读第七章

    第七章:二十虚浮云开路,仟容逸名凡与尘“人身体不同的肌肉有不同的功能、形状和运作方式,如果单凭外在的训练,你不可能真正了解它们,所以你要靠‘感觉’。”“闭上眼睛,放松呼吸,把身体放空,慢慢地去感受你的心跳,感受你心脏周围的那几块肌肉随着心脏的跳动在有节奏的伸展、收缩。”“人的手掌看起来虽然简单,但是

  • 别变强了好不好第3章在线阅读

    又是一天的课程,肖小言听的云里雾里。刚下课就收到了为数不多的朋友中的一个,林飒的邀约。林飒是个脑子特别灵活的女孩儿,什么事情都能给你想办法解决,仿佛根本不需要找男朋友。她们在入学初期偶然认识,由于性格相同,都喜欢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不喜欢社交而成为好朋友。由于不住在同一公寓,专业不同,所以见面不多。林

  • 网王之越前菜菜子之第九章

    明塔顺从的低垂着头,四周雾气腾腾的一片看不清远景。水溅入潭中的声音清脆悦耳,源源不断的流水声中混杂着水拍礁石的声响,揉杂在一起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听到潭中传来出水声时,明塔抱着衣物走近了潭边。冒着热气的类似于温泉的幽谭出现在了明塔眼前,因雾气而望不见边际的巨潭两侧树立着两只对称的狮头,大嘴张开永不停息

  • 最强高手在线阅读第四章

    楚容昭正在临帖。他并不喜欢练字,只是实在无聊,闲得慌。那天他哥在凤栖宫嚷了一嗓子,从此宫侍自动离他五米远。世界清净了,好爽。突然一柄冰刃从天而降,刺入桌中。楚容昭笔一顿,略向后退了半步。自冰刃入桌的一瞬,裂缝沿着桌面散开,桌子瞬间四分五裂,碎的十分彻底。凤栖宫的侍卫闻声冲了进来,刀剑出鞘。“你们先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