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归遇第4章在线阅读

2021/5/5 7:17:44 作者:染夏不染寒 来源:晋江文学城
归遇
归遇
作者:染夏不染寒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个微冷的初春,“公子哥”顾辞归转学来到了十三中,走进了六班这个神奇的奥班。班主任不管事,学生做老师,汇聚级部前五十的班级学生上课居然全在违纪。悲痛的结局是欢乐,喜悦的背后是感伤。眼睛看到的并非真实,传言也非绝对虚妄,不过,眼前这位校霸是真“校霸”。

“叮……【致命】攻击,对象已死亡!”

听着系统提示,杨心辰却是脸色煞白,没有一丝血色,身体摇摇欲坠。

草棚内,少女玉脸挂满泪珠,神色迷茫,呆呆看着被刀刃贯穿的杨心辰。

“杨大哥!”少女素手掩着樱口,凄声悲呼,滚烫的泪水打湿了前襟。

战斗正酣,场上各种声音交杂,没有人倾听到少女的心声,也没有人会理会这个柔弱的女子。

乱世初定,那如山的尸骨都曾见过,手上沾染的鲜血不知凡几,草棚里的民众一脸麻木,生离死别的一幕,早已是见怪不怪。

杨心辰回首,担忧的望了一眼少女,随即握紧透胸而入的砍刀,猛然奔向了横在山道的马车。

战斗极为激烈,所有人全神投入,舍命拼杀,仿佛眼中只存在着身前的对手。

强盗人数众多,几乎都杀过人,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一身打斗经验无比丰富,招式简单凌厉,嗜血狠毒,纵然杨心辰一方有四名武林好手,奈何好汉架不住人多,双剑使得再好,亦是无法完全架住攻来的刀剑,身上平添许多狰狞的伤口,一身绿衫皆是血迹斑斑,形势渐渐危急起来。

双方杀得兴起,纵然一个个身上伤痕遍布,血染衣襟,奈何眉头皱都没皱,反倒是大声嘶吼着,更加血腥的拼斗起来,一时间,血迹渐渐斑驳了土泥路,这里就像是一座炼狱,悄无声息的收割路人性命。

刀剑锵然声,伤员的呻吟声,妇孺的哭喊声,声声混杂,场面凌乱无比,谁也无法分心它物,眼中只剩下了眼前的亲人或敌人。

“咴……咴……”

突然,马车突然跃上一个浑身是血的少年,他抓起马鞭,“啪”的狂甩着鞭子,两匹雪白骏马顿时仰天嘶鸣,紧接撒开四蹄,如一阵狂风,呼啸沿着泥路“哒哒”狂奔起来,空留一阵扬起的漫天灰尘。

所有人都傻眼了,呆呆凝望着血人似的少年,近乎石化,再看着他贯穿前胸的一柄砍刀,更是目瞪口呆,脑子一片混沌,一时间难以反应过来。

“锵”、“锵”、“锵”……

一件件兵器跌落在地,众人如雕像一般,遥望远处,凝立原地。

一个机灵贼寇左观右看,哭丧着脸,冲领头人结巴道:“二……二当家,什……什么情况?”

“啪!”

领头人闷声不语,一个巴掌将这贼寇撩翻在地,又朝地上狠狠吐了口浓痰,陡然一扬首,凄厉咆哮道:“他妈的,一个个傻愣着干嘛,都给老子追啊!谁要是慢了,老子剁了他狗腿!”

众贼寇如梦初醒,一个个捡起兵器,纷纷怒吼着,撒开脚丫子,争先恐后沿着泥路追去,唯恐慢了一步。

领头人跟在后面,不忘扭首恨恨地盯着四名青衫少侠,狠声道:“雾竹四杰,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老子记住你们了!”

说罢,挺胸收腹,双掌压往丹田,轻一提气,双脚一踏,领头人魁梧的身子便如一片落叶,轻飘飘地飞跃起来,一个停顿便到几丈开外,显然轻功极其高明。

山道泥土路上,马车飞奔,尘沙漫天,车辙压过碎石路,“啪啪”作响,整个车厢左右摇晃,颠簸难平。

杨心辰一手扬着马鞭,大汗淋漓驾着车,一时间心底苦闷不已,谁知道赶车竟然是个技术活,极其考究驾车人的技巧。

“公……公子?”车厢内穿出一声怯怯的呼唤,带着些许迟疑与不安。

杨心辰扭过头,望了望身后的追兵,笑道:“姑娘,放心吧,他们追不上来!”

“不……不是,你的伤……伤口!”雍容女声带着些许惊慌。

杨心辰闻言,低头一看前胸,嘴里顿时干涩起来。他前胸衣衫破烂,一把大刀几乎没柄入胸,汩汩鲜血顺着刀,“嘀嗒”滚落木板,不一会已成了一汪血泊,无比刺眼。

“这……”

不看还好,这一看,因为失血过多,杨心辰一阵眩晕,只感到天旋地转,身子发软,双手不禁扶着车栏,无法继续驱赶马车。

“哈哈,小子,给你爷爷继续跑啊!”

马车没人驱赶,愈发慢了下来,众贼寇一脸凶横,纷纷大声拧笑起来,话语中寒气凛然,似要将杨心辰生吞活剥一般。

杨心辰俯趴在车台上,发丝散乱,原本澄澈的眸子黯淡无光,一张清秀脸庞毫无血色,面白如纸。

他努力睁着眼睛,看着临近的贼寇,心下苦涩道:“这是游戏还是梦境?我怎么感觉真的要死了!”

“公子,你没事吧?”

一少女撇开车帘,探出头来,手上拿着一块明黄丝巾,轻轻按在了杨心胸前,想要止住流血。

杨心辰不语,微一侧首,瞥了眼逼近后车的贼寇,眸光明灭不定瞬息,忽地厉声道:“驾车快跑,我仅能抵挡片刻!”

说罢,他闭起眸子,用劲咬着舌尖,努力让自己神志保持清醒,随后两手反握着刀柄,深深一吸气,“噗哧”一声,大刀从胸前拔出,顿时血流如注,一片血雾飞溅马车车厢,漆黑的木板上仿佛画上了点点鲜艳的梅花。

杨心辰仰靠在车栏上,双手死死提着刀,眉头深深皱起,脸庞痉挛,额头满是冷汗。

半晌,他眸光坚毅,嘴角扯出一丝笑容,起身跳下车,右手紧紧握着砍刀,淡笑的看了一眼几丈外的贼寇,忽地一咬牙,使出了吃奶的气力,刀身狠狠拍在马屁股上。

“咴!”

一匹白马受惊,仰天嘶鸣,翻起前啼,带着整辆马车,滚滚绝尘而去。

杨心辰伸手挽袖轻轻一挥眼前沙尘,看着一身尘土、狼狈至极的贼寇,哈哈大笑起来,模样甚是张狂。

“小子,你他娘的找死!!”

贼寇头领看着远去的车影,顿时双目喷火,刀疤大脸不住抖动着,几乎气歪了鼻子。他面沉似水,话语森森,浑身杀气凛然,一把拔出狭长腰刀断然朝杨心辰斩去!

眸子映着刀光,寒风扑面,杨心辰连挣扎的力气都没了,他勉强站在那,身子撑着砍刀,又看了一眼所剩无多的血槽,缓缓闭上了眼睛,神态一片安详,嘴角带着一抹淡淡的微笑。

“贼子,敢尔?!”

正在这时,一震天动地的厉喝声回响山道。

大路上,黄沙弥漫,一个老人缓缓行来,他身背药篓,鹤发童颜,身着麻灰短褐,右手拿着一把小锄头,雪白须发无风自动,浑身散发出一股威严的气息。

杨心辰瞳孔散乱,黑亮眸子倒映着老人如松的身影,感受着身前突然凝滞的刀光,一抹微笑悄然爬上了脸庞。

……

“轱辘”、“轱辘”、“轱辘”……

一匹瘦弱老马,拉着一辆旧木车,伴着夕阳,缓缓走在官道上,破旧的车辙压过凹凸泥土路,轱辘作响,似乎随时可能散架。

敞篷的木板车上铺着金黄稻草,一个柔弱少女侧坐着,怀中紧紧抱着一面色蜡黄的少年,玉脸一片愁苦之色。

这少年,正是重伤昏迷的杨心辰。

他在临死一刹那被神秘老人救下,而后“雾竹四杰”带着柔弱少女与老人碰面,几个年轻侠客安置好众人后随之告辞离去,少女则跟在了老人身边。

车前,一鹤发童颜的老人盘坐着,左手正端着一小巧精致的木质药碾,右手却是钻入一旁的药篓,在不断翻找什么,不时把一些东西投入药碾里研磨。

“前辈,杨大哥会死吗?”柔弱少女紧紧抿着樱唇,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却始终没有滚落。

老人头也不抬,打笑道:“小姑娘,你且安心,一路上问了十数回,难道信不过老朽的医术?”

柔弱少女一听,顿时一脸惶恐,连忙摇头否认,正想开口,老人却又问道:“小姑娘,你为何对杨小兄弟如此上心,是旧时相识吗?”

老人这一说,柔弱少女再也抑制不住,豆大的泪珠滴落素色长裙,不一会,泪水已浸湿了一大片衣裳。

老人许久不见回应,便疑惑一扭首,忽见少女在无声哭泣,顿时慌了神,却又不知如何安慰,一时间手足无措,便揪起霜白须发,连连叹息起来。

“噗哧!”

少女梨花带雨,见老人焦急模样甚是有趣,不禁捂嘴笑了起来,玉脸转晴,双颊红彤彤的,像是两片桃花。

她挽起上襦袖口,轻拭去眼角泪水,沉默片刻,便咬着红唇,幽幽道:“我与杨公子皆是苏州府清水村人氏,自幼一起长大。杨公子从小便无双亲,由其家族管事杨叔拉扯长大。杨叔学识很高,但为人古板严谨,在他的严厉教育下,杨公子年方二十一,却在前年过了院试,得了生员功名……”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今年开春,苏、松、嘉等地发了大水,清河村村毁人亡,逃生者寥寥无几,杨叔失踪,而我家爹爹与娘亲被大水冲走,发现时已是浑身浮肿,没了气息……”少女说着说着,泪水又氤氲了眸子。

老人叹息一声,浑浊眸子一片黯然,道:“逝者已矣。这场水灾来势汹汹,不知多少百姓流离失所。”

“你看,路旁这些流民饥寒交迫,疾病横生,而老夫这趟江南之行,正是为此而来……”老人一指前方稀疏的人影,面容悲苦,声音沉重。

说起来,杨心辰当真是好运,这神秘老人明显是一位行济天下的医师,乘着马车正好路过强盗贼寇劫掠的山道,发现了重伤的少年,便顺手救了下来。

不知是系统有意安排的巧合,还是这个世界自行衍生的机缘,但若没有这场水患,恐怕杨心辰此刻早已身死,命丧强盗屠刀之下,不知在哪里重新降生了。

马车缓缓前行,渐渐临近了烟雨庄,前方衣衫褴褛的流民多了起来,一群群,一对对,拥堵在官道两旁无声的赶路,眼眸空洞,脸上皆流露出了失去家园的迷茫。

杨心辰躺在柔弱少女怀中,尚无意思的脑海深处蓦然“嘀”的一响,一甜润女声道:

“叮……系统提示:玩家杨心辰降生剧情完结,综合评价:优秀,该次体验有可能影响玩家的个人成长!”

“叮……系统提示:玩家杨心辰【重伤】状态消失!”

杨心辰醒了。

他躺在稻草上,豁然一睁眼,双目黯淡无光,清秀的脸庞上没有一丝血色。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能抢,抢,抢!之章一

    豆蔻。及笈。娉婷而立。在树下成熟。掌灯,一夜间烛火飘摇。譬如情爱,一如秀发落地,越重跌得越快。譬如江湖,倾尽天下,愈上心愈执迷。一梦八年,怅然而已。----题记。初春。略带清寒的时节,转暖,长安城里些许桃花已略略地开了。任由些微化的雪水打湿了鬓发,抬手折一枝繁密的,却没有带回师门。记得上次折的,刚移

  • 我是女警夏小秋第八章在线阅读

    经过几轮的信息交换,ICPO也大致了解了案件目前的情况和进展,以及清水琉璃的详细信息。相同的,鹰的真实面貌也终于浮出了水面。“鹰”是一个武装军事组织,但是和普通的恐怖组织有很大的不同,像是当年的911事件就中东某恐怖组织策划发动的,目的就是为了对美国实行报复行动但是鹰不同于他们,他们不会去搞什么恐怖

  • 他唱的都是假的在线阅读第7节

    离开后台,萧月阳随着女人的脚步来到出场区,立马就有工作人员着急的上来检查他的耳返和妆容如何等。替萧月阳检查的戴眼镜男人疑惑的看了看他,然后眯眼问:“你没化妆?”萧月阳摇头,有点小得意的笑道:“没,我天生丽质不用化妆。”的确,萧月阳皮肤极好长相也非一般的出众,根本不用化妆也能迷倒人。戴眼镜的男人听完,

  • 都市:开局继承五万亿在线阅读第10章

    千夜慕雪看着离开的丫鬟,不禁叹了口气。唉!每次自家老弟一遇到弟妹的事情智商就瞬间下线,有些事情还得自己来操心。千夜慕雪走到了为自家侄女儿准备的房间,对着怀中的婴儿小声地念了一句清洁咒,然后小心翼翼的把婴儿放在床上,轻轻地给她盖上小被子。突然,她从婴儿的身上摸到一块东西,冰冰凉凉的触感让她下意识地手一

  • 荒古术士在线阅读第9章

    “谁啊?”边聊边欣赏眼前美景的凌文言被敲门声打断了,自是有些不悦的。但为了在美人面前的形象,只眉毛微微上挑,不做其他表情。凌文远不客气的顺势推门而入,脸上带着几分客套的假笑,“三皇兄,是我和六哥,从对面酒楼看到你,过来打声招呼,喝茶怎么不叫上我和六哥?介意我们一起吗?”人都进来了,凌文言再不情愿也不

  • 都市:文气助我成圣人之第九章(9)

    乡间的小路非常的颠簸,他们一行人坐了四十分钟的车才到。现在还好,到了冬天,出去的时候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小镇上人也不是很多,流动量不大,店铺也不是很多。他们的定价不能太高了。傻大个方志君:“可是要怎么来镇上?导演组肯定不会次次让咱们用车的。”跟拍的PD点了点摄像机,经过和导演组的讨价还价,最后挣的钱四

  • 风云海贼之第二章(2)

    帝后大婚的当晚,玄凌看着娇羞无限的朱宜修,心里满意极了。“美要眇兮宜修,沛吾乘兮桂舟。宜修的名字可是出自此处?”此时的朱宜修还只是个十六岁的小姑娘,哪里有书中记载的善妒和毒辣呢,红着一张脸,喃喃道,“回皇上的话,正是。”玄凌轻笑,“宜修不必紧张,我是你的夫君,你我夫妻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宜修

  • 全世界人民皆可攻略第五章在线阅读

    再说这沐月漓,和紫玉在街上溜达的她,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招惹上了这个天下第一美男,如果知道,她绝对不会选择出府的。谁知道这南黎辰到底长啥样,要是哪称号是个假的,长得奇丑无比呢。但是缘分往往就是这样,姻缘上天安排的最大嘛!“紫玉,你知道这街上哪家药铺最大吗?”“少爷,你找药铺干什么啊?”珠儿不明白的问道。

  • [女尊]情有独钟之老公这个词,太陌生

    老公……许念听罢,心跳像是漏掉了好几个节拍,呼吸有瞬间的凝滞……这个词,还真是陌生!毕竟结婚到现在三个月时间,她这个所谓的“老公”,可从未在她的生活中露过面。当然,她也一样,从未参与过这个所谓“老公”的生活。简单的说,两个人除了一纸结婚证,几乎没有任何的交集。许念说,“很抱歉,我没有那么自来熟,而且

  • 都市之次元交易之收礼 邀约

    “女儿见过爹爹。”叶宛卿向叶天成行礼,现在还不能同叶家撕破脸,她装的越是柔弱可怜,就越是能让他们放松戒备。“嗯,幽王殿下,这就是小女叶宛卿,卿儿,还不见过幽王殿下和欧阳家少主还有夏家少主。”叶天成将三个人的介绍给叶宛卿。“见过幽王殿下,欧阳少主,夏少主。”叶宛卿向三个人行礼,东方熠听出叶宛卿的咬牙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