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综英美]听说你跟小蜘蛛有一腿在线阅读柳暗花明

2021/5/5 6:59:40 作者:灵灵歌 来源:晋江文学城
[综英美]听说你跟小蜘蛛有一腿
[综英美]听说你跟小蜘蛛有一腿
作者:灵灵歌来源:晋江文学城
婕西被剧透《复仇者联盟:无限战争》后,因为最喜欢的角色死了,而且至少有一半英雄都死了,被气到不轻,然后回到家后,她看到一个穿着蜘蛛侠制服的男孩跪了在她家露台。他是本应该死去了的彼得·帕克,那个未成年的小英雄。而且他说婕西上了他,要对他负责任。婕西:????这是看完《复3》后,炸毛后写的怨念文纯想嫖小蜘蛛,没什么主线剧情,可能有点不符合逻辑,纯写来爽,不喜勿看,求轻拍这篇文只跟《复仇者联盟3》或之前的剧情,之后下年上映《复仇者联盟4》的剧情跟这篇没有关系反穿,其他设定主按漫威电影,但可能有一些原著

今日是十五,按规矩嫔妃们除了要向皇后晨省之外,还须由皇后领着去省视太后。因皇后病了,便由位份最高的贵妃带着嫔妃们一径向慈宁宫来了。

到了慈宁门前,贵妃依礼通传,过了一会儿,苏茉尔端然走了出来,一身宝蓝祥云缂丝宫装,发髻梳得一丝不乱,朝门口的嫔妃看了看,目光最终落在了淑懿身上,苏茉尔沉一沉,带着两分恻然,道:“太后有旨,请贤嫔娘娘先回去吧,其余的小主随奴婢进来。”

因是在慈宁宫前,妃嫔之中静寂无声,但淑懿分明听得到她们心中愉悦的欢呼,入宫头一回省视太后,就吃了闭门羹,就是再得皇宠,往后的日子也是寸步难行。

淑懿知道这不是容她辩解的时机,若是在这儿失态,才会给人抓住更大的把柄,她甩一甩帕子,努力显出一个得体的笑容,向贵妃和苏茉尔告了退,慢慢地走了回来。

绿吟陪着淑懿走回来,一路之上更不敢多言,到了承乾宫,皎月已经回来了,见淑懿脸色不对,忙问道:“格格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绿吟悄悄地冲皎月摇摇手,皎月会意,给淑懿端了一碗莲子银耳汤来,便与绿吟出去做事了。

淑懿看着案上皎月抓回来的两副药,打开药包,从两副药剂中挑挑拣拣,又凑出一副药来,她看着这副药,嘴角轻扬,这是她苦心钻研多年,配制出的一副温养的身体的避子汤,虽然让她暂时怀不上皇嗣,却能够调养身体,以后再怀孕时,便有固本养胎之效。

如今这样的情形,是不适宜有孕的,孝庄对她敌意这样重,想必就算她小产了,太后的眉毛都不会动一下。

午膳的时候,顺治来了,还未踏进承乾宫,就听见他大说大笑之声。淑懿连忙起身迎驾,顺治扶起,笑道:“不是才说了在承乾宫就像一家人那样么?怎么又行这些虚礼?”

淑懿才笑着随了顺治到美人榻上坐了,皎月捧上茶来,顺治啜了一口,笑道:“淑懿上午都做什么了?”

淑懿笑道:“也没做什么,臣妾自幼习练书法,闲来无事,就抄了几个字。”

顺治眉毛一挑道:“哦?抄的什么,快拿给为夫来看看。”

淑懿扬一扬脸,皎月便将案上的一沓玉版宣拿过来,顺治一看,果然飘若浮云,矫若惊龙,却是一篇《孝经》,因笑道:“淑懿的书法果然高妙,为夫不及也。这篇《孝经》也极好的,重阳节时可以呈给太后,叫她也高兴高兴。”

淑懿低首一叹,道:“臣妾不敢,臣妾未尽到嫔妃的本分,并未对皇太后尽孝,单单呈上一篇《孝经》去,又有什么意思?”

顺治不解,问道:“这话怎么说?”

淑懿缓缓说道:“这《孝经》上说,‘孝子之事亲也,居则致其敬,养则致其乐’①,皇后是六宫之主,纵有不是,也该由太后教导,福临为了臣妾的事,去斥责皇后,岂不是驳了太后的颜面?此事臣妾未能及时阻止,使太后不悦,臣妾也不是孝顺儿媳。”

顺治性子虽然躁了些,却是个聪明人,立即便问道:“太后为难你了?”

淑懿摇头道:“太后不悦是应当的,若换作是臣妾,臣妾也会不高兴。”

一想到娜木钟,顺治便是满心烦恼,焦躁道:“朕本来不想与她争执的,可你不知道她说的话有多难听,从大婚起,朕与她就没有平心静气地说过一句话。”

淑懿这才明白,顺治晨起与娜木钟吵闹,实是压抑了很久的结果,她的事不过是一根导火索而已。可是不管怎么样,她可不想充当帝后不谐的罪魁祸首,她得想办法摆平眼前这个暴躁的帝王。

淑懿温柔靠在顺治肩头,道:“皇帝既与皇后为结发,至少面子上相敬如宾,还是要的,不然,没得失了皇家的体统。福临若是真心疼爱臣妾,就不要叫臣妾夹在中间为难,皇上可知,集宠于一身,就会集怨于一身,若皇上再因为臣妾不顾皇后,可真叫臣妾无容身之地了!”说着,淑懿竟嘤嘤而泣,顺治心疼地揽她入怀,歉疚道:“是朕欠考虑,以后不会再叫淑懿为难了!好了,朕也饿了,咱们用膳去吧。”

淑懿婉然点头,被顺治执着手去用膳,心想这个少年天子,还是欠□□的。

一连几日,顺治便如长在了承乾宫一般,后宫嫔妃皆是新入宫的妙龄女子,看到淑懿这样得宠,早就翻了醋海,因此淑懿除了晨省,极少出门,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只要把该摆平的那几位摆平了,其余的人,根本就掀不起大风大浪。

这日淑懿才从坤宁宫出来,贵妃难得地邀了淑懿一同回去。淑懿笑了笑,也不拒绝,两人便缓步往回走。随行的侍女太监们也都识趣地远远跟着。

天气渐渐地有了寒意,贵妃素来畏寒,已添了一件蜜色绫子夹袄在里面,贵妃望着淡青的天上印着的一树枯枝,笑意澹澹道:“这天气变得也真是快,暑气才消了几日,就有些凛凛的寒意了。也不过再有几个月,又是春暖花开之时,这人间的冷暖,真是抓也抓不住。”

淑懿知她意在言外,也是笑岑岑道:“其实冷暖之间,说远也远,说近也近,就比如说姐姐你,同是博尔济吉特氏,只因为与太后母家远了那么一丁点儿,却要屈居妃妾,不然,凭姐姐的品貌才能,何愁不居中宫之位?”

贵妃肃然了脸色,道:“我是看妹妹这几日四面楚歌,才来劝慰几句,不想妹妹竟戏弄于我,还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来,若是叫太后知道,只怕就不是进不了慈宁宫这样简单了!”

淑懿忙微微一福,笑道:“姐姐息怒。姐姐若果真想妹妹舒心顺畅,就少做些耳报神的功夫,那些羊奶牛奶的事,妹妹都未曾放在心上,姐姐何必要多操心?”

贵妃神色一滞,顿时语塞,淑懿柔婉笑道:“要知道这紫禁城里,没有真正的秘密,别说是人,连花草石头都会说话!”

贵妃不再言语,不一时,已至承乾宫,还未至宫门,却见一痕的丽影,翩然而立。淑懿凝神瞧仔细来人相貌,待那人走得近了,不禁暗暗吃惊,怎么会是她?

贵妃眼尖,早已看清了来人相貌,樱唇微启,笑道:“果然能得皇宠的人,就是不一般,没想到妹妹还有这等本事,马路走不通,改走车②路。”

淑懿不欲与她多言,依礼同贵妃告了辞,一径向孔四贞走来。

四贞格格今日换了一袭玫瑰紫二色金百蝶穿花的宫装,袖口处零星地缀着几朵攒心海棠,艳丽娇媚,如一枝盛放的芰荷,濯清涟而不妖。

淑懿原本以为是哪个宫里的庶妃嫔御,却不想是孔四贞。她是孝庄最宠爱的和硕格格,比寻常的庶出公主还要得脸,顺治敬她为长姊,连娜木钟都要让她三分,她实在没有特意结交淑懿的必要。

淑懿对这位名义上的长姊,实在没有什么亲切感,前世孝庄太后曾不止一次地想要封她为嫔妃,分淑懿的宠,后来因为顺治执意不允才作罢。

尽管疑云大起,但既来之,则安之,淑懿还是恭恭敬敬地与孔四贞见了礼,笑道:“原该是嫔妾去见格格的,却叫格格贵步临贱地。”一面吩咐宫女冲茶端水果。

孔四贞笑盈盈道:“不过趁着九弟早朝的工夫,来闲坐一会儿,不然,我可不敢来惊扰了你们。”

淑懿摸摸发烫的脸颊,娇羞道:“格格取笑了!”

云珠端上茶来,才与孔四贞四目一对,两人却都是一怔,淑懿还未看得仔细,她们却都已颜色如常。

淑懿问道:“格格认得云珠?”

孔四贞眼底闪过一丝犹疑,笑道:“宫里这么多人,哪里记得清?不过看着面善罢了。”

淑懿道:“她原先在慈宁宫苏嬷嬷手底下呆过的。”

孔四贞敷衍道:“是吗?我说呢?”淑懿瞧孔四贞的神色,显然是不想说下去,便止了话头不再问。心想她们方才的眼神,一定有什么缘故在里头。

淑懿执了一片蜜瓜,亲自布让,孔四贞看了颔首道:“这蜜瓜是伊犁将军才贡来的,慈宁宫也不过得了那么几个,可见九弟对你的宠爱。”

淑懿叹道:“‘君恩如水向东流,得宠忧移失宠愁’③,这世态炎凉,有时不过在一夕之间。”

孔四贞笑道:“贤嫔才入宫,怎么就如此杞人忧天?我今日可不是为着你得圣宠来的,只因先父在时,身为汉将,多受人冷眼,只有鄂硕大人却真心与之结交,所以,我今日是来拜谒董鄂大人的格格,却不是来拜谒贤嫔的。”

淑懿这才恍然,笑道:“孔大人一世英豪,家父能与之结交,实乃三生有幸!依嫔妾看,连皇上都倡扬满汉一家,那些口口声声满汉之别的人,实是些浅薄之人!”

提起父亲,孔四贞眼圈微红,却旋即言笑如常,道:“这话不错,皇太后是蒙古人,她嫁给了满人,不也照样对我这个汉人女儿视若己出么?我今日来,是想劝慰你几句,一则别为了娜木钟,便疏远了皇太后,太后是个慈蔼之人,只要你对她尽为媳之道,她也一定会疼你!”淑懿暗忖,太后慈蔼不慈蔼,怕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你我身份不同,太后的态度自然也就不同。这样想着,嘴上却只诺诺称是。

四贞咬了一口蜜瓜,道:“二来,后宫是蒙古女人的天下,你的生母是汉人,言辞之间难免受些委屈,可也不必为了这些自伤自怜,你只记住一样,后宫之争,说到底,不是蒙古人与满人争,也不是满人与汉人争,而是权利地位之争。”

淑懿听了四贞这几句话,竟比自己肺腑中掏出来的还真切,感激之意,油然而起,她起身向四贞一福,道:“格格之言,淑懿铭记于心,格格不愧为英雄之后,侠肝义胆,淑懿敬佩之至!”

四贞忙按了淑懿坐下,一壁端起粉彩蝶纹盖盅吃茶,一壁道:“你不必谢我,我也有我的私心。九弟喜欢你,以后你必会宠冠六宫,若是因为娜木钟那起人,与太后起了嫌隙,太后与九弟的母子之情,必然要淡,我这番话,也不知道顶不顶用,不过是身为皇家女儿,为着‘家和万事兴’,尽我的绵薄之力罢了。”

淑懿暗暗赞叹,这位四贞格格的胸襟气魄,竟是寻常男子都比不上的,博果尔的眼力果然不差,若他果然有情,她倒乐意让这对有情人终成眷属,也算是补偿她前世亏欠博果尔的。

淑懿笑道:“格格有胆有识,难怪得皇太后宠爱。想必太后那里,也必要寻一个配得上格格的人做额驸,依嫔妾看,非天潢贵胄英雄少年,难配格格才貌!”

四贞直言道:“你是说博果尔?”淑懿没想到她如此直爽,竟然一语道破,四贞摇摇头,怅然道:“我自幼许配世袭拖沙喇哈番孙延龄,他手握西南兵权,皇太后不会毁了婚约的。”

淑懿宽慰她道:“世事无常,太后若真舍得将格格嫁给她,格格岂能留到今日?格格不必灰心,此事未必没有转圜的余地。”

孔四贞温文一笑道:“原是我来劝你的,倒叫你来劝我!生死由命,富贵在天,我们也不过尽人事听天命罢了,我再跟你说一句话,后日便是下九④之期,合宫女眷都会做些茶果,去慈宁宫一聚,到时候你一定要去,你跟太后那点子事,没什么大不了的!”

淑懿婉声道:“这个自然,只不知太后爱吃什么?”

孔四贞散淡笑道:“不拘什么都好,只要心意到了就成。我也不多扰你,这就回去了!”

淑懿见孔四贞襟怀豁达,又添一重敬佩,恭恭敬敬送她到门口,看着那个渐渐消逝在天光云影中的玫瑰紫的背影,淑懿不知道,她是难逃前世的宿命依然嫁给孙延龄呢,还是顺着孝庄的意思做顺治的嫔妃,抑或与博果尔有情人终成眷属?

淑懿一路沉思着回了承乾宫,悄悄招了皎月来,写了一张便笺,封好,嘱咐道:“找个可靠的人给阿玛送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玄幻 被鄙视就变强在线阅读第八章

    “我没有骗你,”乔乔紧紧地抓住他不撒手,觉得自己宛如渣男附身,“老婆我对你是真心的啊!!”雷因这次倒没有挣开她,而是用那双仿佛没有丝毫温度的眼睛逼视着她,说:“你叫我什么?”“……雷因。”乔乔不情不愿地改了口,语气听上去还有点委屈。紧接着雷因垂下眼睛,盯向乔乔抓住他的那只手,示意她放开。乔乔小声说:

  • 重生之我要做宅男之恶魔的出世,被选中的傻帽

    李明成最近倒是注意上了另一个男子,他叫秦家宝,刚刚离异,带着一个儿子,事业又不顺,不久前被公司辞退,处于人生低谷。他的身边时不时有乱世之力的侵扰。李明成暂时不太明白乱世之力的企图,只好静静等待,伺机而发。秦家宝最近参加了一个“神秘”的培训课程,这个培训课程让他花费不少,为了试验课程的可行性,他尝试着

  • 都市鉴宝大师在线阅读注意节制啊年轻人!!!

    青玉牌的附体效果虽然已经消失,但是,在附体期间李煜对于混沌真身的理解,却保留了在了李煜的脑海里面。混沌炼体决一转九炼九层的修炼要点技巧,已然是熟练于李煜的心里面,李煜可以随时开始混沌真身的修炼,并且不会有任何瓶颈来限制李煜的修炼进度。这样李煜内心十分的欣喜!这就相当于是别人把路已经给你铺好了,并且还

  • 玄幻都市之海贼降临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时间真的过的飞快,正所谓“北来南去几时休,人在光阴似箭流。”正如《庄子•知北游》:“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之过隙,忽然而已。”正月十五元宵节刚过,在正月十七,张鹤龄过完人生的第九十八个春节,生命也好像走到了人生的尽头。张鹤龄此时已经不能起床了,张小北替他搽脸、洗手,又把靠枕垫在他的身后,为了半碗鸡蛋糯

  • 邪虎苍穹暗算

    成片的活死人将不怎么宽敞的街道堵住,喉间发出低哑的嘶吼,让人听进耳朵里,头皮都直发麻。空气中飘来新鲜血肉的味道,令它们全都亢奋起来,腐烂的身体拥挤在一起,伸着手朝站在那儿的人靠过去。齐旻盯着那群想要将他撕咬下肚的怪物,脸上没有惧怕的表情,垂在身侧的手握成拳,大踏步便冲进它们中间。四面八方都是挥舞过来

  • 都市之我是天狐在线阅读第4节

    人世间嘛,无非就是一次次欢快的重逢,和一次次悲伤的分别所组成的。单向明感受着钱袋的重量找了个没人的角落,打开数了数,我的天46个金币。昨天吃饭才用了2个银色的,这一个金色的能换多少银色的啊?那还是吃的大餐,要是随便吃点,我这过个几年都没啥关系啊。这世界货币构成是100铜等于1银,100银等于1金,农

  • [梁山]续沙记之竞价狂拍(9)

    “我有一头獓王,豹纹,鹰爪,有九幽獓血统,三万寿年,真神境界,出身无疆海,换此经文如何……”“我道统之中,有一脉空冥道矿,矿脉大约有八千里,估计每年产矿八百万吨,可供九霄界五分之一的空冥脉矿,以它换此经文如何?”“我教有秘境一门,秘境盛产坐坐骑,坐骑种类有一百七十八种,王者之座,可以天尊御驾,以之换

  • 重生九八做首富第2章在线阅读

    西边瑰丽的红霞格外的绚烂,大地所见之处金黄一片,那灰衣老者负手缥缈的立于山顶,直到远处一位御剑飞行,怀抱乳婴的中年男子到来!~~~~~~~~~~蜀山,西房殡牺馆……“酒剑仙之灵位……”“师傅,弟子这么久才来看你,实属无奈,现在忆如已交由师伯照看,弟子已无遗憾……”灵位前,一个身着青布杉,双眸邃毅的男

  • 重生后每天都在装乖第4章在线阅读

    吴佳寅是陆三冬的经纪人,性格泼辣,干练直爽,圈内好评度颇高,但是由于她不接烂本,以至于她带的艺人在人气上都存在短板。陆三冬很明显是个例外。吴佳寅做梦也没有想到陆三冬,这个还在京都电影学院读二年级,扳着指头满打满算也就出道一年半,年龄二十还没到,总共也才拍两部戏(就算第一部戏提名了最佳女主角那也是因为

  • 驭龙问天第十章

    “鬼泣先生,你见过鬼吗?”员工餐厅里,神崎葵托着腮打听着鬼杀队人气新人的过往。“食人鬼的话,没见过。”“你的口气好像见过其他种类的鬼似的。”神崎葵玩笑地说,“光是一种鬼就足够可怕了,要是有其他种类的鬼人类说不定要灭亡了。”“不会哟,人类会一直存在下去的。”鬼泣严肃地回复。神崎葵一愣,“是、是嘛。”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