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向日葵[娱乐圈]之清兰园(5)

2021/5/5 5:49:29 作者:醉不知 来源:晋江文学城
向日葵[娱乐圈]
向日葵[娱乐圈]
作者:醉不知来源:晋江文学城
【预收《他有一双翅膀》《我笔下的攻觉醒了》欢迎收藏】身为全世界最后一只大妖,活了上千年的向灏寂寞的在自家后院种了一株向日葵。后来,娱乐圈中便出现了一位名叫叶祎睽的偶像小生。叶祎睽准备参加一个综艺。有记者问他:“听说这次的节目要去沙漠录制,祎睽你这么白,会不会担心回来就被晒黑一个度?”叶祎睽笑:“怎么会,我最喜欢晒太阳了,你不觉得日光浴是最舒服的是吗?”路人和黑粉:呵呵,也不知道捂了多少年没晒太阳,才有今天的小白脸,居然给自己立这种人设,简直白痴。后来,节目录制回来后,再次亮相的叶祎睽果然又白了一

清兰园是贺氏生前所住之处,靖宁侯不喜贺氏,连表面功夫也不愿做,多年来甚少踏足此地,萧青宁也因此一直住在了这里。

萧青宁带着人来到清兰园,还未走过垂花门,便见秋妈妈踉跄着步子迎了上来。

“姑……姑娘。”秋妈妈声音发颤,似激动又似欢喜,“姑娘可算回来了,夫人……夫人九泉之下也能瞑目了。”

萧青宁快走两步,伸手扶住秋妈妈,“秋妈妈,我回来了。”

“回来了,回来了就好。”秋妈妈开始掉眼泪。

秋妈妈是贺氏陪嫁丫头,同贺氏一块长大,情分非比一般。贺氏入靖宁侯府多年,一直是秋妈妈尽心尽力伺候着,就连萧青宁,也可以说是秋妈妈看着长大的。

萧青宁当年离京,秋妈妈是要跟着去的,只是萧青宁一句“烦妈妈为母亲守好清兰园”便留在了府中。

“姑娘赶路辛苦了,清兰园一如姑娘离开时,星月阁早早烧上了地龙,姑娘进屋就能休息。”

萧安也前脚出府接人,二房后脚就让人过来传话,说了个大概回来的时间,好让秋妈妈等人有时间准备。这两天,秋妈妈都安排人在门房处看着,萧青宁一入府,清兰园就得了消息,把该准备的都准备上了。

萧青宁点点头,“有什么话,咱们回屋说。天寒路滑,碧云看着妈妈点,小心摔了。”

“奴婢省的。”

“姑娘,这可使……”

秋妈妈正要推辞,碧云便走到她身边,顺势搀着她,“姑娘待妈妈亲厚,妈妈莫要说这些生分话,寒姑娘的心。”

秋妈妈不再多言,几人绕过垂花门,进入清兰园。

清兰园堂屋阁楼、假山池沼、凉亭水榭应有尽有,加之四时花草疏木,很是精美。萧青宁先去了堂屋,给贺氏上香后才带着人来到星月阁。

“还是当初的样子,妈妈辛苦了。”萧青宁感慨,“都坐吧,秋妈妈说说清兰园的情况,碧云、碧溪日后跟在我身边,还要妈妈费心。”

“这是老奴应该做的。”秋妈妈站着说起清兰园情况。

萧青宁叹了一声,随她去了。

萧青宁离开的头一年,还算如常,秋妈妈等人偶尔受点气,也不妨事。自阮氏被扶正后,清兰园众人的日子便都不好过了,阮氏想着法子将清兰园“老人”弄走,发卖的发卖,赶走的赶走,配人的配人,总之就是想让清兰园成为一处废园子。

后来,还是老夫人发了话,不准阮氏再插手清兰园的事,秋妈妈的处境才好一些。阮氏赶走了人,也不给清兰园安排人,如今偌大的清兰园只剩秋妈妈和两个小丫头守着。

“秋妈妈辛苦了。”萧青宁又叹了口气,她以为给秋妈妈留了银子,这些人在清兰园总不会太难捱,哪想阮氏竟做得那般绝,竟是连几个下人都容不了。

前两年,她怕打草惊蛇,不曾往靖宁侯府放人,后来清兰园落了锁,只秋妈妈带着两个丫头打理,她的人便也探不到多少消息。终究,还是她疏忽了,让秋妈妈受了苦。

秋妈妈抹泪:“能为夫人、姑娘守着清兰园,老奴不苦的。”

萧青宁不想再招人眼泪,转而问:“园子里那俩丫头,叫来让我看看。”

“老奴这就带她们过来。”

秋妈妈退下后,萧青宁让碧云把从外面带来的人也叫来,大家认识一下,安排一番。

除了碧云、碧溪,萧青宁还带回了六人,四个丫头,两个煮饭婆子,这些人看着都不起眼,却各有用处。

清兰园有小厨房,萧青宁直接安排两个婆子去接手,跟着秋妈妈的两个丫头,被她提到跟前,同碧云、碧溪一般,都作一等丫鬟。至于那四个丫头,则给了二等丫鬟的名头,先跟着秋妈妈学习,日后再作安排。

“人手是不是还少了些?”秋妈妈说。

萧青宁弯了嘴角,“不碍事,差着的人手,阮氏会安排好的。”

“姑娘,那等人不安好心,哪能放进清兰园?”秋妈妈有些急。

“只要不让人进星月阁,放几只虫子进来也无碍,虫子咬人,但不好说咬的是什么人。人进了清兰园,怎么安排都是我说了算,这园子里还缺不少粗使之人。”

萧青宁看的明白,回来时才没带太多人,秋妈妈见其心有成算,放心不少。

安了秋妈妈的心,萧青宁开始问两个丫头情况,“你们两个,叫什么名字,都擅长什么?”

“奴婢竹心,只针线活拿的出手。”

“奴婢梅初,秋妈妈说奴婢记性好,平日里记了各府关系。”

听了两人回话,萧青宁有了打算,便让秋妈妈带着人下去安顿,身边只留了碧溪。

萧青宁猜的不错,阮氏早早安排了人,只等她回来就把人送进清兰园,这不秋妈妈刚安顿好人,管事便带着十几个丫头过来了。

萧青宁倚着软榻,懒得动,只让人开了窗,对外面的管事说:“我这儿正缺人的,李管事来得正巧,秋妈妈替我选几个留在园子里洒扫,多余的还要李管事带回去。”

闻言,李管事眉头跳了跳,心里一千个无奈,只是脸上还得陪着笑,“三姑娘,这是夫人安排的人,一等丫鬟,二等丫鬟,洒扫的都是按着规矩来的,全做了洒扫丫鬟,不合规矩。”

秋妈妈不屑道:“妾就是婢,一个上不得台面的下人,有何能耐做府里嫡出小姐的主儿。三姑娘怎么说,咱们做下人的就怎么做,要么留下做粗使丫鬟,要么打哪儿来的回哪儿去。”

秋妈妈能守着清兰园三年,可不是什么软包子,任人揉捏。先前不和阮氏作对,不过是为萧青宁着想,如今萧青宁回来了,身上还有县主封号,秋妈妈才不怕得罪阮氏。

听着秋妈妈骂人,萧青宁心情大好,“这人,李管事留还是不留?”

留是要留,但如何留是个问题,李管事不敢擅自做主,只道:“这事,奴才需回禀夫人。”

“李管事也是听人吩咐办事,我也不为难你,你要去回话便快些去,慢了说不定就要你主子来求着我留下这些人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奇术之王在线阅读欲入梅堂

    “小儿,你说你要加入梅堂?”中年男人指尖敲着黑木案桌,看着少年,看似在思索。中年男人相貌一般,唯有两眉之间透露着常人所不比的凌厉。冷漠,生人勿近!“爹,我在这外面靠你的钱玩也玩够了,该换换口味了,听说书的说,江湖挺好玩的!男子汉大丈夫,总得做点什么不是?”少年一身黑袍,依旧是嘴里叼着根杂草。懒散的摊

  • 演义三国之寻道在线阅读第四节

    许真道:“想活也可以,等下带我去星宿派的驻地。”“是,小人遵命。”青衫男子连忙答应,心里暗暗松口气。许真吃完,随手将烧烤架里的木炭倒掉,然后折叠起来,又收起帐篷,将两样东西放进储物空间后,对青衫男子道:“头前带路。”青衫男子惊骇无比,他完全被许真将东西变没的神奇能力给吓到了,哪里敢违抗许真,连忙走在

  • [泰迦奥特曼同人]如若初见在线阅读奶奶

    我们出发前凰兰炎德给我处理下伤口,也许是凰兰炎德久经战场受伤简直就是家常便饭,他对伤口的处理十分老到。到了城门凰越骑着高大的骏马在此等待,他的后面有二十多个卫兵,中间围着一辆精致的马车。凰越不满道:“父亲今天怎么拖拖拉拉,小妹快上车,再不快点到奶奶家估计要到傍晚了!”我赶紧上车,说实话我有些害怕我这

  • 近锋第9章在线阅读

    李承乾回到宫中,就招人将他亲自写在纸上的算术题交给一个内侍。“明天,你将它交给国子监的博士,就说我得了一妙题,分享给国子监诸生一同参详。”等这内侍下去后,又召来一贴身内侍。将两首诗写了下来,交给内侍道,“父皇也喜诗,你将这两首诗交给庞德公公,让他送父皇那去。”这内侍是太子亲侍,不由得问道,“殿下何不

  • [忘羡]意难平在线阅读第1节

    “凌苍,你说洪荒世界这么大,为什么巫族和妖族,却是不能和平相处呢?”不周山下,倚靠在一棵大树旁的青衣女子,看着头顶上遮天蔽日的枝叶,喃喃自语道,神色之中,心事满溢。听到女子的问话后,大树晃了晃自己的枝干,树叶之间的沙沙声,像是在诉说着什么。看着那摇晃的枝叶,女子脸上漏出一抹迷人的笑容,轻声说道。“你

  • 关中二哥第五章在线阅读

    半梦半醒中,学校开始吵闹起来,是下午开始上课了。“呦!哥们,你怎么这么的早?”一个男同学进门就看到了秦心趴在桌子上睡觉,而沈韩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后座看着书。自然这话是和沈韩说的。这个男同学叫做曹俊,一副温文的样子,是沈韩的同桌。“一个学霸还这么的勤奋,你们还让不让人家活着?”曹俊看了看秦心,又看着沈韩

  • 线上游戏老婆是魔教教主之交际花(6)

    抛开仆人穿着的西弗不算,毕姆他们一起来的富家少爷还足有八个。他们每个人都穿着颇为华贵的服饰并排站着,并没有像平日里众星捧月一般的把毕姆围在当中。而且距离柜台最近的,手里拿着代表会员身份的黑色卡片的也不是毕姆。但那名妖艳女子却一上来就搂住了毕姆的胳膊,一眼就看出了谁在是这些恶少的首领,就凭这份精准的眼

  • [娱乐圈]西米露在线阅读第9章

    “小铭,出来吃饭了!”尤爸爸敲了敲尤铭房间的门,“阿姨今早做了你最爱吃的南瓜粥,熬得又香又浓,还蒸了小笼包,你爸我剁得馅。”尤铭掀开被子坐起来,揉了揉眼睛,睡眼惺忪地说:“我马上去,我去洗脸刷牙,您今天怎么起的这么早?”尤爸爸:“你妈今早给我打电话,说她这几天都不回来了,跟你江阿姨一起玩两天。”尤铭

  • 贱道刺客第七章在线阅读

    次日的上午,战士们刚刚吃过了早饭就被韩志军拉到了一间训练馆。整间屋子地面全部都是暗红色的地毯,大家一一脱掉鞋子走了进去。屋内空间不是很大,只有不足二百平。墙上的挂钩上吊着手靶,脚靶,护腰,和拳击手套。还有一些曾经老兵辉煌的照片。有在擂台上胜利的风采,有端着金灿灿的奖杯的自豪。韩志军带大家来这个地方要

  • 西游:孙悟空是我的师弟第二章

    天空是透蓝透蓝的,在天空的正中央,不知疲倦的太阳正肆无忌惮的发射着自己的光芒。昨夜似乎下了一场雨,树叶上还有晶莹的露珠在轻轻滚动着。这里是卡扎罗大森林的深处,茂密的树林蔓延万里,幽绿色的光彩一眼望不到边际,只能听到偶有兽类的嘶吼声隐隐约约的响起。在一处位于河边不远处的一个小山洞中,一个睡得和猪媲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