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江湖情仇 > 正文

老子是鲨鱼辣椒在线阅读第2节

2021/5/5 5:38:11 作者:飞天小女警 来源:飞卢小说网
老子是鲨鱼辣椒
老子是鲨鱼辣椒
作者:飞天小女警来源:飞卢小说网
《铁甲小宝》完结《铠甲勇士》完结《洛洛历险记》完结开启超兽武装,林峰进入超兽武装第三平行世界,抗衡鲸鲨族,大战鲸鲨王!一统平行宇宙,战冥王!(回味童年,不喜勿喷!)(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一百二十年前,修真界各大世家门派攻入西极,封印七恶之首江殊殷,且重创其他六恶。

可惜当年为了除去江殊殷损失惨重,以至于六恶纷纷遁逃,不见踪影。而今已过一百二十年,六恶自立门户有了自己的势力。

泣城出了一桩惨案。

此地有一处修真门派,名叫凤翎宗。这凤翎宗也算是大门派,其中高手数不胜数,却不知怎地,突被灭门。

此事轰动不小,惊得各大世家门派纷纷前来调查。

可惜除了发现凤翎宗众人死相凄惨外别无所获。哦,也不算全无所获,至少还有一人活着。

那幸免者虽是活着,却神志不清,整日胡言乱语,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报应报应,这是报应啊!报应召来这样大的一个恶魔!”

众人听得一头雾水,待上去询问,那人双目痴呆,一句正话都说不了。

几番侦查下,再没有突破之处,万般无奈下,只得上坠云山求助沈清书。

沈清书疑惑的,有两点:什么样的报应会招来灭门呢?

再有,又是何人所为?

“来,喝杯水。”座位上的男子,一袭黑金麒麟衣,乌黑的发散乱腰间。金色额饰散发出不可抗拒的尊贵威严,以及孤傲跋扈的魅力。

他斜斜而坐,一手端着血似的琼浆,唇角勾起一抹笑,很是邪魅。

宋晓宇接过他递给自己的水,又看看他杯中的酒,意味很明显。

江殊殷一笑:“你要是喝酒,你师兄会打死你。”

似是想起什么,宋晓宇狠狠一抖,一连喝了好几口水才道:“墨辕哥,你才出坠云山几天,怎么就成了暴发户?”

江殊殷慵懒道:“抢的。”

少年惊得呛了水,半响缓不过气。

江殊殷根本不在乎他是如何想的,喝下一口琼浆:“你师兄不是盯你盯得很紧吗,怎么今日有时间逃出来找我玩?”

宋晓宇坐在他对面,抬着杯子端详:“我师兄这几日忙的焦头烂额,哪有时间管我。”

“那你师父呢?”

宋晓宇:“这泣城不是发生了惨案嘛,那些人处理不了,只好来找我师父咯。反正总而言之,他们都很忙就是了,要不然我也不敢偷偷下山啊!”

几日前,江殊殷从宋晓宇口中得知,这薛墨辕是个颇有修为的市井混混。因被坠云山内的弟子无意重伤,故而被抬到山上医治。

只是不知,他是如何成为装载江殊殷魂魄的容器;更不知,是何人所为。

宋晓宇四周看了看,漆黑雪亮的大眼睛眨呀眨,突然间压低声音,神神秘秘的对江殊殷说:“墨辕哥,我跟你说个秘密。”

江殊殷挑挑眉:“什么秘密?”

宋晓宇小半个身子凑过来,一手杵着桌子,神秘兮兮的道:“墨辕哥其实你此番上坠云山是有原因的。”

江殊殷举杯道:“你说过了。”

宋晓宇又看看四周,很是严肃:“不是的,不是的,那是我先前骗你的。”

江殊殷愕然:“骗我的?”

宋晓宇点点头,一脸庄重样,他想了一阵子:“嗯,应该也没有骗你吧,只是没说完而已。”略微停顿了一下,他接着道:“你的确是被我们坠云山的人打伤的,只是,只是打伤你的人,是…师父……”

江殊殷心中咯噔一下,表面上却仍就云淡风轻:“你师父打我干嘛?”

宋晓宇瞪着眼惊讶道:“墨辕哥你真的什么也不记得了?”

江殊殷淡淡道:“不是说过了吗,我伤的重,失忆了。你说说,你师父好端端的为什么打我?”

宋晓宇道:“因为你,你你……”

“我怎么了?”

“你你你调戏他……”

江殊殷:“……”

半响:“真的假的。”

宋晓宇面色复杂的看了他一眼:“当然是真的。”完了还忍不住来一句:“墨辕哥你说你那天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吗?”

“我怎么知道。”沉默许久,他突然觉得这个薛墨辕胆子不是一般的大。

难怪沈子珺一来就不待见他——等等!江殊殷猛地看向宋晓宇:“我前几天见过你师父,他根本就不认识我。”

谎言被戳穿的宋晓宇丝毫没有半点慌乱,反而显得神气扬扬:“墨辕哥你好聪明,这样都骗不到你!”

江殊殷嘴角微微抽搐:“你这么顽劣,你师兄知道吗?”

宋晓宇道:“我怎么知道他知不知道。”

江殊殷无语许久:我这位小师弟,真是太黑了!

宋晓宇游手好闲在他这里玩了大半日,如今又缠上他:“墨辕哥,今日街上很热闹的,你对这里那么熟,带我出去走走呗!”

宋晓宇虽是在此处长大,无奈坠云山规矩森严,从不许私自下山游玩。从前江殊殷想要下来玩耍,也只能等沈清书忙的时候偷偷下来。

如今看见宋晓宇这偷偷摸摸的样子,他仿佛看见了曾经的自己。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宋晓宇也算他的小师弟,带着出去玩玩也不是不可以。

但实际上,等江殊殷带宋晓宇出去时,天已经黑尽了。

宋晓宇板着张小脸十分不悦,江殊殷笑道:“坠云山下夜间比白日更甚一筹。”

宋晓宇扬声:“真的?”

江殊殷笃定:“不骗你。”

正如他所说的,此处的夜晚,的确比白日更加丰富多彩。

大红灯笼连成一片,街头小贩叫卖声连绵起伏,毫无间歇。周围游人众多,热闹非凡。

江殊殷带他来的这条街,正是坠云山下最繁华,最古老的街道追忆街。少时,他与沈子珺关系虽不和睦,却每隔七天都会趁着沈清书下水的日子,相约偷跑到追忆街上鬼混。

可以说在这条街上,满满都是他的回忆。

那一年,江殊殷十一岁,沈子珺离十岁只差几天。两人见家师去禁池,欢天喜地的躲过众多弟子的巡逻,跑到追忆街上等着吃馄饨。

追忆街上的这家馄饨店,厨师手艺非常好,价格又公道,深受街坊四邻的喜爱。

沈清书每隔七日会去一次禁池,一去就是一天一夜。少时的江殊殷和沈子珺就是坠云山的两个活祖宗,旁人说不得骂不得打不得。

每到沈清书去禁池的日子,他们就一定要翻天。

所幸在翻天之前,他们会先和平共处,空着肚子去山下吃馄饨。

而且一吃就是一大碗。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家店的生意太好了,店面偏偏又小,每次来吃馄饨都要从下午等到天黑尽了才吃得到。

他们俩的关系因为种种原因一直不冷不热。但江殊殷比沈子珺大,因而每次都是由他排队给钱,沈子珺蹲在门槛边把位。

这日,二人同以前一样,一个排队一个把位。可当江殊殷千辛万苦的将两碗馄饨抬过来时,却找不到沈子珺。

四处张望片刻,不由奇怪:这小子跑到哪里去了?

轻轻放下两碗馄饨,江殊殷出了店门四处喊他,却依旧找不到人。

所幸,找到一处拐角,一位老婆婆扯住他询问:“小公子可是在找人?”

江殊殷忙道:“正是,我在找一个与我一般大的孩子,他的穿着打扮也和我一样,婆婆可知他去了哪里?”

老婆婆道:“我正是看你们穿的一样,才问你的。方才我在馄饨店的门口,看见一个白衣裳的漂亮小公子,他坐在门槛上像是在等别人吃完馄饨好把位。谁知突然来了一群人向他招手,小公子疑惑了一下,确定是在叫他,就过去了。”

“我跟你说,这群人就是这里的混混流氓,他们经常游荡在街上,拐走长相漂亮的男孩女孩,买到百里之外的花港里。”

花港!

江殊殷顿时脸色煞白,声音都抖起来:“婆婆可知他们往哪个方向去了?”

老婆婆为他指了一个方向,叮嘱道:“这些人可不好惹,据说还能在天上飞来飞去……”

“谢谢!”

江殊殷慌忙一谢,忙御起自己的剑就追去。

那老婆婆见他突然凌空腾起,神色惊惧,大叫了声:“我的天,竟然是个小神仙!”

此时夜色正浓,寒风凛冽,吹得他一袭白衣猎猎作响,站在剑上江殊殷冻得直打哆嗦,不禁痛骂道:“你个天杀的沈子珺,怎么这样没脑子!别人朝你招手,你怎么就那么听话的过去了?为什么我叫你,你就从来不听我的话?!”

坠云山的弟子,都是有专门的服饰。他二人嫌这服饰太招摇,也怕被浅阳尊知道,每次下山都会换上便装。

岂料,这次竟然出事了!

紧紧衣物,江殊殷恨恨道:倘若是穿着坠云山的服饰,看哪个不要命的敢把主意打到他们身上!

说起来,少时的沈子珺与如今极为不同,曾经的他长长乌丝下是一张雌雄莫辨的脸,尖巧漂亮的瓜子脸怎么看也比女孩婀娜清秀,比男孩俊美灵动。

天生有一双紫眸,大而明亮,柔软又无比的湿润剔透,像是名贵的珠宝琉璃。

远远瞧上去,雾蒙蒙、水灵灵,犹如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小仙人。

他成日板着小脸,一副正儿八经的模样,看得江殊殷心痒痒,一天不逗他就浑身上下不舒服。

也因为他的模样,初次见他时江殊殷误把他当成师妹。直到沈清书帮他们洗澡,两人坐在浴桶里后,江殊殷万般惊恐的鬼叫着,捂着眼睛使劲反思自己看到的某样东西,才将性别问题纠正。

亏他在洗澡前各种扭捏、害羞,各种瞎猜自家师父的意图,甚至还以为沈清书打算给他定一门娃娃亲。

谁知,哦,原来是三个大佬爷们。

追了许久,仍不见一个人。

江殊殷又急又气,恨不得把沈子珺连同拐走他的人一同千刀万剐。

另一边,沈子珺被人五花大绑,嘴巴也被人用白布堵上。

坠云山的弟子到了十岁才能拥有自己的佩剑。沈子珺倒霉,离十岁只差几天。

绑架他的这群人,个个背着利剑,虽不是什么上好的,但现在的沈子珺,绝不是他们的对手。

沈子珺缩在马车的角落,犹如一只待宰的羔羊,惶恐不安。

突然间,他一双泛紫的眸子骤然瞪大,唔唔的叫唤着。一壮汉听见声音一把掀开帘子,当下就大怒着冲进来一脚蹬开摸上他腰间的手,骂道:“这次的娃那么水灵,必定是个好价钱,岂能容你毁了他的价值!”

被踹开的人重新爬起来,一双色咪咪的眼睛盯着他左右看:“我知道我知道,雏嘛,很贵的,可我也不做什么,就摸摸。”

壮汉看沈子珺双眸含泪,漂亮的脸上一片恨意,不由道:“摸也不行,要是他哭花脸,眼睛也肿起来,难免会影响价格。”

听他这样说,这人才沉着张脸起身离开:“好吧好吧,我什么也不做!”走到一半又转过头警告沈子珺:“你可别哭,要不然等会就不是摸摸那么简单!”

沈子珺气的眼泪转呀转,硬是憋着没哭。

马车又行驶了一段路,终于停下来,壮汉抱着沈子珺下车。

此时早已夜深人静,天间的月亮都移到正中,这群人拍拍面前朱红色的大门:“张妈妈,我们给你带了个好货,快开门,不然去别家了你可别后悔!”

隔了许久,一道女音才远远传出:“哼,要是不是好货,你们给我走着瞧!”

“吱呀”一声,朱红的大门打开,几个背剑的男人率先出来,齐刷刷的立在两旁站的笔直。

等他们站好,一个柳腰粉衣的女子摇着香扇走出来,她妩媚动人,眉目间满是风尘。

漂亮的凤眼扫一眼壮汉怀中的沈子珺,她的双眼登时就亮起来,摇摇手里的香扇:“哟,这是哪家的小公子,生的这样水灵漂亮。你们把他弄到手,怕是下了不少功夫吧?”

不等几人回答,她一把抢过沈子珺抱在怀里,生怕他跑了一样。

沈子珺灵力被封,唔唔唔的骂着,使足了劲用脚踹她。张妈妈被踹得正着,手腕红红一片,也不恼只笑:“小公子脾气很暴躁嘛。”

壮汉道:“张妈妈就别谦虚了,进了您的花港,再暴的脾气也得叫他服服帖帖!”

张妈妈妖娆一笑,将沈子珺交给自己的人抱进去:“好了,咱们也用不着互相吹捧,谈价吧。”

壮汉伸出手比划一下:“这次的娃儿,可是颗摇钱树,又是个雏,价格嘛,定是不能少于这个数!”

张妈妈摇摇扇子:“就算是摇钱树,这也太贵了吧。”

壮汉:“贵?现在虽贵,但今后你可是要捞一大笔……”

沈子珺被人抱进花港,气得发抖,若不是他天性骄傲,恐怕当场就要哭出来——师父,救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夏天的阴凉第7章在线阅读

    书生道了一句失礼了,两行清泪便也流了下来,而此时一队穿着整齐行头的人自称武侯铺前来询问火情。张白以梦游为借口打发走了武侯铺,并从地上捡起那女鬼所流之泪观祥了一番。只见其似玻璃一般剔透,却柔软的像是饴糖,又生的冰凉,张白将其揣入怀中不作理会,便将书生扶起。“我乃一书生,许氏,字安思,这位郎好似与刘娘子

  • 至尊修妖道之二胎(7)

    八月的夜晚星空一片闪耀,沈爹带着新晋小秘书妻子穿梭在慈善晚会人群中。能参加云市慈善晚会的人来来去去的总是那么些人,对于沈家的事情也知道的一些,见沈爹挽着小秘书犹如吃了□□般亢奋,逮谁跟谁介绍,都私下里窃窃私语。“你说这沈家父子也真是逗,老子前阵子刚骂完儿子找个想上位的,结果自己转头就跟秘书结婚了。”

  • 乱晋龙啸第6章在线阅读

    赵浩然自然是不会拒绝,“那就多谢欧师兄了。”“不必这么客气,反正这些术法迟早会有人教你的。”欧图边吃边说,嘴里还有些含混不清。欧图吃得心满意足,高兴的离开了,赵浩然有些羡慕,进入师门长了才知道,这欧图在三四代弟子之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倒不是因为他三个月修炼出武魂,而是欧图十分的懒散,戎天气的没有办

  • 孤煞之体在线阅读第八章

    曹璇力气非常的大,可是那棋子如万古青天,始终无法撼动分毫,明明那棋子和棋盘是分离的,可就是无法挪动。所有人都盯着棋盘,想着破解之法,可谁都不敢尝试,怕失败惹来杀身之祸。孙嫦曦沉默良久,道:“车六平五将五平四。”所有人都一呆,当孙嫦曦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棋盘之上,红色的棋子走动,这一刻光芒大盛,霞光满天

  • 漫威之虚空降临在线阅读袭击

    “不要看了,都走远了。”左瑜笑嘻嘻地把尤的视线抓回来,从秦始皇陵中第一次相见尤就一直给人是一种坚强、可靠却又时不时迟钝的像一个傻子一样的感觉,在左瑜看来尤一直傻傻的、呆呆的,哪有像现在一样温柔的一塌糊涂,温柔的让人心酸。“我好像在哪里见过那个人,可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尤很想劝说自己放下过去,可心

  • 我真是苦修士第七章在线阅读

    寒假期间,梁信佳央求着她爸给她买了一辆自行车。粉红色的车身,车上还挂了几只铃铛,骑起来叮咚作响。2008年时的冬天不像现在,那时候的冬天,雪还很大。早上起床,铺天盖地,映入眼眶的都是银白色。小区里的树早就秃了,光溜溜的树杈上堆着雪。雪地上偶尔停着几只雀鸟。梁信佳一个人在楼下学骑自行车。她戴着围巾和手

  • 那个男人真的超凶残![综]订购游戏舱

    第三章**游戏舱两人郑重的默契的点了点头,举起拳头重重的碰在一块,“加油。”“加油。”说完两人继续逛了起来。不知逛了多久,“好开心啊,哥哥,你要是能天天陪我逛街多好。”“你小子,怕别人不把咱们当成哥弟恋啊。”“哼,随他们好了,他们怎么想,我们还管的着。”“阿杰,你看,那里有家长福火锅店,生意挺好的。

  • 谜之第五章(5)

    二爷猛的一拍额头:“哎哟,我怎么把这茬儿给忘了。”立即把门边的乾元和乾贵叫了过来,小声吩咐道:“乾元,你去请沈书记,记住,要好言相求,看在往日的薄面,他应该会来,乾贵,你带着妹妹,缠住你妈去外婆家,就说你想外婆了,千万不能让你妈知道这里的事,听见没有?”乾贵小小年纪,却也能察言观色,看到爷爷神情,知

  • 我不会抓鬼之第六章

    乔兮和慕朝礼一时都因为费非这话愣住了。反倒是乔兮先回过神来,开玩笑化解尴尬的气氛:“费非,你小小年纪,这思想很危险啊……”他吐了吐舌头,倒也顺着她的话下了台阶:“乔兮姐你说快速的办法啊,我最先想到的就是这个。”他低头,把玩起衣服上的流苏,“男人么,也要靠哄,尤其是朝礼姐姐老公这样的,撒娇应该很管用。

  • 来自阴间的鬼夫在线阅读第6章

    “请选手白若惜与李绍纯上场。”秦子瑞望着白若惜“如果打不过就快点认输,生命更重要。”“放心吧,秦哥哥。这几天我可不是白修炼的,之前我是贪玩了点,经过那件事后,我一天至少修炼七小时。”“别累着自己了,有你秦哥在呢,做你自己喜欢的事多好啊。”“走了。”“小心啊。”擂台上两个人对立而站。李绍纯说道:“不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