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正文

难道我曾渣过他?地下城与勇士

2021/5/4 15:28:17 作者:书了了 来源:晋江文学城
难道我曾渣过他?
难道我曾渣过他?
作者:书了了来源:晋江文学城
【通知】全本完!新文《我是我自己的情敌》求收藏!!(神秘又可怕的超忠犬男主)X(可反复穿越的坏脾气女主)【文案】白念身边出现了一个名叫沙迁的可怕陌生男人。沙迁平时不爱搭理她,甚至十分排斥跟她接触,可她稍微受点欺负,沙迁便一副谁欺负白念我neng死谁的态度。一个陌生男人,能叫出她的名字,猜出她的心理,甚至知道她绝对没跟人提过的秘密。白念确认自己真的没有狗血车祸失过忆,可沙迁就是莫名对她了解至深。某天,白念被一个毫无预兆的怀抱从背后拥住,长久的沉默后,向来对她冷淡刻薄的男人用喑哑低沉的声音示弱道:你

用耳去听,用心去斩。

刀斩肉身,心斩灵魂,剑是不会迟疑的……

……

许多年前,当自己才刚握住剑柄,准备走上剑士之路却又被森林里的怪物们毫不留情击败的时候,灰心丧气徘徊在赫顿玛尔的街道上……很偶然地,遇到了褴褛坐在角落里的GSD老头……

不止如此,还有凯丽、索西雅、诺顿大叔等等不可能会忘却的人们都照顾着自己。

一天天成长,一天天变强,赫顿玛尔可以说是遍地洒满了自己特训汗水的城镇……然而,前几天由于卡罗索的缘故永远从地图上消失了。

“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GSD老头他们这么强,应该不至于有事吧……”

总而言之,得尽快去确认一下他们的情况,这是剑士洛尔现在的想法……

————

————————

“呼……”

写到有些疲惫了,双手才离开键盘,羽黑摘下黑框眼镜靠在椅背上,望着窗外明媚阳光不禁有些惬意地伸了伸懒腰。

虽说并不是近视,只是类似于戴上眼镜切换状态罢了,而且戴上黑框眼镜后还莫名会有种成为长者的感觉。

“写完了吗?”

试探性的轻声询问从身后传出,羽黑嘴角间流露出淡笑,嗯了一声作为回应转过身来:“什么时候醒的?”

“大概,有十分钟了吧……”

骄躯大部分都裹在素白被单内,只把纤细手臂和光洁大腿露在外边,青子蓝宝石般的大眼睛微微眨动:“看羽黑你这么认真,不想打扰到你嘛……”

“唔嗯~……”

是待在被窝里太久了吧,青子缓缓坐起身揉了揉眼眶,盖住的被单从她身上脱落下来,仅仅只刚好遮住关键地方而已,别具一番绣惑。

“话说你也真闲啊,其他魔术师明明都绞尽了脑汁去解析神秘,可羽黑你却还闲得下心写小说……怪不得时钟塔那边都说你是异端分子呢。”青子慵懒翻了个身,不知道想到什么而露出淡淡微笑:“不过,我倒是蛮喜欢的,这种异世界冒险故事。”

作为一名时钟塔魔术师的同时,羽黑在学习之余还撰写着以异界冒险为题材的小说——【DungeonFighter】,简单翻译一下就是【地下城与勇士】。

丰富的幻想要素十分吸引眼球,剑与魔法交织的奇幻世界更是令人久久遐想,羽黑所写的这本书很快就风靡了整个英国,并以令人惊叹的速度被译成多种文字走向世界各地,在各个国家地区都涌现起了一股【DungeonFighter】的热潮。

昨天在拉斯维加斯大学附近购物街的书店里,站在外面也都能看到【DungeonFighter】最新卷被放置在最显眼的位置,还不断有学生经过时顺手拿起一本。

毕竟现在这个时候哈利波特还没有问世,而且就算是哈利波特也没办法达到羽黑所写【DungeonFighter】热潮的高度。

顺便一提,每当其他魔术师们想研究羽黑力量奥秘的时候,都会自发拿起【DungeonFighter】从头看到尾,至于原因嘛……鬼剑士(Ghost-Knight)这个名词翻遍了世界上所有神话传说都找不到,就唯独在羽黑所写的小说里出现过而已。

当然,这注定是白费功夫,其结果只不过是一定程度上又帮羽黑把它给推广了一下罢了……哦,对了,每次【DungeonFighter】出最新卷的时候他们也会第一时间掏钱买一本。

而且还因为这个原因,羽黑不知道被那些讲师们骂过多少次“不务正业”……然而他们在饭桌上闲谈的时候却还能津津有味谈论起最新卷的剧情。

“羽黑,上一卷最后出现的卡罗索到底是怎么回事?”忽然回想起看小说时涌现出来的疑问,青子不解问道:“而且女鬼剑士的导师迷之勇士到底是什么来历啊,竟然还被卡罗索给吸收到了体内……还有卡罗索为什么要毁灭阿拉德大陆?”

(PS:这些都是毒奶粉大转移的相关剧情,感兴趣的可以去查一下,不用知道也没关系,因为并没有任何卵用)

“嘛,这些疑问都会在下一卷揭晓的,你就安心等到下个月最新卷出版吧。”

“明明作者就在面前!为什么还要让我等到下个月!”

“我现在也还没写完啊,告诉你答案就会破坏气氛,直接让你看的话到了中断的地方又特别吊胃口……到时候你还不是会怪我?”

“唔……”青子郁闷地嘟囔着小嘴,而后又忽然想起什么:“现在什么时间了?”

“恩?也就十点半吧。”

“什么!都已经这么晚了!!?”

青子一惊,连忙甩开被单准备跑下来……然而当注意到自己目前正处于一丝不桂的状况时脸颊瞬间蹿起一股绯红,又立刻把被单拉过来盖在身上,只把脑袋露在外面:“羽、羽黑,快帮我把手机拿过来啦,我得给有珠打个电话!”

“怎么了吗?”

“出门前说好的,晚上给她联络啊……可由于某些人的缘故,这件事被耽误了。”

青子狠狠瞪了一眼过去,羽黑反而一副不关我事的模样摊开双手:“看我干嘛,昨晚明明是青子你一直主动在做……”

“砰——!”

枕头毫不犹豫被第五魔法使小姐以音速扔出,正中目标。

“……”

幸亏羽黑及时使用魔术对身体进行强化,否则估计得从这面窗户直接飞出去了。

“快去给我准备早餐!”

“这种事让使魔去做不就行了……”

“你有意见?”

“没……”

……

“喵~……”

白猫香子兰窝在角落地板上慵懒地叫唤了声,目送着自己主人离开房间,捋了捋自己爪子上的毛发后换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眯上双眼。

————

PS:上一章的图片,是二维码啦,扫一扫可加入萝莉的PY交易……咳咳,扫一扫进去后可以找到和谐章节type-B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如梦春山突如其来的变化

    少年的视线锐利,彰显着与这个年纪不符的机警,短短几秒就设定出了逃跑的路线,他知道他们不能直面迎战,敌方的人数要远远超过他们,而在混乱又无休止的战场上,逃跑并不可耻。更何况对他们这个年纪的“孩子们”而言,平安脱身也是一种本领。回去的路上几个年龄稍大一些的族人不禁提出了疑问。“泉奈,你怎么知道他们会向着

  • 皓月(温柔攻,忠犬受)在线阅读第4章

    这是萧奈的解决办法,非常值得借鉴。苏何有自己的行事风格,保持大神的风度,但也不必故作高冷,率性而为即可。只不过,在这件事上,谁叫生日不凑巧,只能选择如此方式。“用实力说法?”唐问几人不禁疑惑,看这架势,要真人PK不成?不过,很快他们就明白过来,只见苏何取出电脑,在桌子上放好,然后熟练地连接电源网线。

  • 女神末日2般配的情侣

    胡冰玉身为警察,最讨厌这些明明年纪轻轻身强体壮,但是却好吃懒做,为非作歹的恶徒。“站住!别跑!”胡冰玉一边喊着一边向着小偷那边追赶了过去。看到胡冰玉已经追了出去了,陈枫也放下了筷子,紧跟着胡冰玉的身影冲了出去。“想追我?你还嫩了点!”小偷看到了胡冰玉追赶自己,立刻就加快了速度,还不忘回头嘲讽一句。毕

  • 错时之去山脚

    一夜好眠卯时,一家人就去了地里,春耕还未结束,不好好翻地,就长不出好庄稼。家里人出去后,承璋也起了来,此时其他几个孩子都还没起来。去厨房拿了自己的早饭后,承璋就坐在堂屋里边吃边想怎么能赚钱供应科举。在他心里,生意显然是不能做的,士农工商,商为末。要走仕途,肯定不能干这个。卖点菜谱或者人参什么的倒是没

  • 海贼王之无尽海域在线阅读第8节

    不论发生什么事情,西顿市的上空永远飘荡着一个空灵的歌声,就像现在也是。“你知道我如果去暗中调查另外一个国家的皇族人员的这件事被人发现后会是什么结果么?”爱德华看着简严肃的说到。简关闭电脑一步一步走到爱德华面前:“放心,如果被人发现,后果我来承担,你只管去调查,毕竟这件事并不是不值得去调查的不是么?”

  • 九天伏魔本纪在线阅读真是冤家

    那倩影显然未曾见过食尸鬼这样恐怖邪恶的生物,当下竟是呆立在原地。“寻卿子!快走!别犯傻了!”我怒吼道,是的,又是这位不知道是吃饱了撑的还是闲的没事干的同学,大半夜的莫名其妙出现在被学校封闭的解剖楼里。食尸鬼可不管这突然出现的女生与我是什么关系,只知道她可能是自己能够留下一命的救星,不顾背后我会施展怎

  • 落在我心上在线阅读第6节

    南木城,虽然不是太大的城市,却也有着不小的面积,自然也就有些少有人来的僻静之处。此时,木小雨脸色有些苍白,但却平稳的站立着,打量着手中的高级灵兵,脸上露出满意之色。一旁的木离注视了一会木小雨的脸色,还是有些不放心的说道:“小雨姐,你身体真的没事吗?要不要找人治疗一下。”闻言,木小雨收回长剑,温柔一笑

  • 青城吟在线阅读第九节

    住在慈庆宫的皇太后是在中夜时分被吵醒的。伺候她的大宫女秀珠惊慌失措地跑进来向她禀告:“撷芳殿东配殿走水了,老娘娘赶紧起来避一避吧!”撷芳殿东配殿在慈庆宫东北方向,虽然跟皇太后住的寝宫隔着两重院落,但是服侍的宫女还是害怕大火蔓延到皇太后住着的寝宫,所以明知道半夜来吵醒皇太后会受罚,依旧硬着头皮进来点亮

  • 宿命歧途在线阅读第六章

    第6章“哥,咱们回去吧!”胜力看到这里,只能硬着头皮站出来,自家志龙哥这是在没事找事啊?他们分手了啊,现在小老板已经不是自家志龙哥的女朋友了啊?这捉奸在床的神色是什么意思啊?“你……?”全志龙看着像是对待普通客人一样的木瑾瑶,他的心像是被人狠狠的攥了一下,他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但是他指控的话,一句

  • 二爷的小祖宗马甲掉一地黑衣人

    天色慢慢地暗了下来,月光冉冉升起,蛙叫蝉鸣声遍布了周围。林潇翰一行人停下做短暂的休整。“潇翰哥,听说这次是好几个镇联合选拔,应该会有很多高手吧。选上了是不是就可以去打仗了。”林强一边吃着带来的干粮一边问道。“不知道,应该会有很多高手吧。”林潇翰吃着爷爷给的饼,漫不经心的说道。“哈哈,你们想多了,打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