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网游之天翼神剑在线阅读第十章

2021/5/4 15:20:05 作者:莫火云 来源:飞卢小说网
网游之天翼神剑
网游之天翼神剑
作者:莫火云来源:飞卢小说网
第一次写小说,希望大家包涵包涵。写得不好提提意见!!!小云在这谢谢了(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Chapter 12 半真

“手冢,这就是你要等的人吗?”迹部的视线依然停留在不二的身上,可是声音却直指手冢。

“啊。”手冢应了一声,丝毫没有觉察到异象。

“迹部先生,好巧啊,竟然在这里碰上。”不二悠闲地迈步靠近,礼貌地问:“有兴趣跟我们一起散步吗?”

“不二,迹部有自己的事……”手冢不易察觉地皱了皱眉头。

“哼,不是冤家不聚头。”迹部嗤笑,“本大爷还真误会你了,原来是特别的人有特殊的待遇啊。”以他大爷卓越的视力能捕捉不到刚刚那一瞬真挚的愉悦吗?和着这会儿的淡然礼貌完全是两个不一样的待遇,这让他心里极其不平衡。

“迹部大爷当然要特殊待遇啦,我还等着你点头呢。”明显是说合约的事,可是旁边听的人总会出现些微的理解偏差。

迹部看来,不二周助就是来找茬的。

手冢看来,眼前两人是来打情骂俏无视自己的。

不二看来,此地不宜久留,妖魔鬼怪快快退散。

三人各揣心思,三国鼎立般屹立街头不倒,引得行人频频瞩目。

“迹部先生还有事?那我们先告退了?”料得迹部事情也打听得差不多了,不二不知道他会出什么牌,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不会啊,本大爷现在倒闲下来了,想去见的人不是已经见到了吗?”迹部微仰着头挑看着不二。

不二笑答:“如果想找我,可以打电话预约或者来pure总部,我随时奉陪。”

“见面的地方不同会有不同的感觉。作为生意人,你不会要本大爷来教吧。”迹部反问。

“本大爷可是特意来跟你谈调查结果的。”

“不好意思,迹部先生。本公司不提供此项业务,请出门左转。”

……

手冢尝试着咳嗽一声来拉回自己的存在感,可是完全没有效果。他现在已经完全不掩饰自己的不快,眼镜发出的森森冷光一下一下地刮过迹部的俊脸,可惜后者完全不知。

所谓的电灯泡是对自己的存在之别扭无所知觉的。

可是渐渐地手冢从一来一往不客气的对话中听出了一些端倪——迹部对不二的事情有一定的了解,而且这些层面都是自己不知却疑惑的。他想知道这十年来不二过得怎么样,就算不二云淡风轻地糊弄了过去,他还是想确确实实地得到点具体的讯息。

能证明不二真实存在过这十年的确切证据。

“迹部,能借一步说话吗?我有些问题想问。”唇枪齿战接近高-潮突然一击冰锤敲上,迹部显然没有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倒是不二停下反击,疑惑地偏了偏头。

“啊恩?本大爷没听错吧,你丢下约会对象准备跟本大爷走了吗?”虽说嘴上如此戏谑,迹部还是顺势跟上了手冢的步伐。

刚站定,还没等手冢提问,迹部就单刀直入:“手冢,你想问的是不二的事,对吧。这是你留下来的原因。”他用上的是肯定句而非疑问句。

手冢沉默不语。

迹部叹了口气:“手冢,有些事你还是不要去深究,这样对你们都好。你也不看看现在本大爷跟他搞成什么样子了?”

手冢一字一顿透满坚定:“我想知道这十年在不二身上发生了什么。”

迹部直视手冢的眼眸,确认道:“你不后悔?如果你看清了现在的不二,你还能继续这样跟他相处下去吗?得到真相的同时,你们之间可能会失去很多东西。”迹部说这句话的同时,他的眼眸里闪烁着轻微的挣扎。

手冢何其幸运,他还有选择的机会,自己却是突然被硬塞进这种残酷的变化。可是他也很明白,手冢根本不会接受不二编织的梦境,没有人比手冢更执着于现实了,毕竟梦境永远是梦境,虚幻得不可能代替现实。

“好,本大爷告诉你。其余事项概不负责。”迹部选择妥协,手冢的选择他不想干涉,这是那两个人之间的事。

他记得手冢在听完整个事情经过后,沉默了好一阵子,然后用他特有的清冷声音问:“你觉得不二改变了吗?”其实他问的跟“不二还能回到过去吗”差不多,迹部只是无所谓的打了一个响指,答:“改变不改变都不重要吧,谁也不会白过这些时光,本大爷只要知道他叫不二周助就可以了。”

他们都已经消耗掉了十年的光阴,改变是不可逆的,但是未来是不确定的。迹部现在只要专心对付眼前的不二周助就可以了,又不用担心穿越。

把知道的有限情报大致说完后,迹部倒是非常坦然地回到了不二的面前,目光在不二脸上扫了几圈,拉开车门道:“我们的事下次再解决。人也意外地见到了,医院本大爷就不去了。下次见面时本大爷想听说得过去的理由。”

漆黑的商务车就这样在眼前一溜烟不见了,没有带上一张罚单。

被搅乱的约会恢复平静,可是散步时,吃饭时,一直到最后的分别时刻,手冢一直处于一种半沉默状态,只要不二没有提出话题,他就自顾自地陷入了沉思。虽然与平常也没差多少,但是现在的状态还是显得有些诡异。

知道和不知道看似只一个字的差别,但是潜意识中的影响远比想象中来得深远。

只要接触到一点类似的擦边球,手冢就会回想起迹部的话。

六年前不二裕太出了车祸,没死,却变成了植物人。这件事情被隐藏的很好,如果不是靠忍足在医院的势力根本查不出。

不二六年来风雨无阻小心翼翼照顾着弟弟,对外宣传胃病定期检查,几乎不留一丝痕迹。他对这件事小心保密只能说明一个事实——有人会借此对其不利。可是现在这个信息的保密度已经没有之前那么严密,就算被挖出来不二也没有太担心,由此推测,那个敌对方的势力已经被削弱很多,主推手或许是不二。

六年前,内部消息传言pure集团的乔治定下了接班人候选,准备大力培养。

六年前,不二销声匿迹。

十年前,不二由美子曾经消失了一阵子,回来后还因精神失常进过一段时间的精神病医院,现在据说已经痊愈,她的主治医生是龙崎奈奈子。

十年前,不二搬家转学,他们账户上多出了一笔很大的债务,不过现在倒神奇般地已经还清。最让人吃惊的是,长长的债务清单中竟然有迹部公司的账头。

十年前,不二突然减少了所有外界交往,虽然仍保持着朋友联系,但大部分人都不清楚他的现状。

但是就算是家里发生了如此巨变,在十年前出国看望丈夫的不二淑子却与丈夫在美国定居,十年来未曾回国,没有经历各种巨变,过上了舒适平淡的生活,甚至不一定知晓此些事件。

所有的缘由都无法通过正道查清,只能说明这后面有一个庞大的暗部势力。或许不只一个,因为此刻不二一定掌握着其中一个。

迹部是如此猜测的,可是手冢却更加确定。因为迹部提也没提关于青学内部的事,或许他根本不知道,资料上也没有任何记载。难道这也属于那些查不出的资料范畴吗?所以大石才突转警察想去搜查吗?

“手冢,手冢?!”

“啊。”沉思中突然一惊,手冢马上应了一声。

不二苦笑:“手冢,你有听我刚才说的话吗?”

“对不起。”手冢老老实实地承认,刚才过于专心思考完全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这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不二表情复杂地看着手冢,停下了脚步。手冢跟着停住,有些疑惑地问:“怎么了?”

“手冢你宁愿从别人那里打听也不愿亲自问我吗?”不二的笑容夹着几丝无奈几分悲伤,他喃语,“明明是我的事情。”

“不二。”手冢担忧地唤了声。就是因为你不会说所以才去问别人,不过这样说来他也没有执着地问不二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没事哦。”不二的笑容愈盛,可是却看得人心痛,他调整出欢快悠闲的语调说,“那现在手冢道听途说了一大堆,应该发现很多矛盾吧,我想知道此刻你相信谁?”虽然笑容满面,语气轻松,可是不二的眸子里满是认真。

手冢一时有些语塞,不二的话,大石的话,迹部的话交织在一起,已经在大脑里缠成一团麻。

不二说的是鸡毛蒜皮的小事。

大石说的是挥剑断情的悲事。

迹部说的是条理清晰的真事。

仔细想,他才发现自己潜意识里就已经完全认定不二是在说谎。不二轻巧的说辞又怎么能与现在复杂的情势相匹配呢?他并不是傻子,任何有逻辑性的人都不会相信片面之词,就算说着谎话的是自己特殊的人。

“不二,我希望你告诉我真相。”手冢感到自己喉咙干渴,几乎不能完整说出这句话。

“手冢,你是怀疑我的意思吗?”不二笑容不变。手冢完全看不出他有一丁点的表情变化。

手冢沉默,他低着头只有这一项选择。他不想吐出怀疑的语句,可是也不想违心地说谎话。证据永远是确定真相的唯一选择。

“好吧,你赢了。”不二捂嘴笑,眼睛弯的像细细的月牙儿,“果然证据代表一切呢。迹部说的都是事实哦。”

“不二,为什么……”

“自己说出来不是太没意思了嘛。” 不二重新踱起慢慢的步子,走了几步,回头望着手冢粲然一笑,“我想看到手冢你为了挖我的过去而困扰的样子。”

“所以我是不会说的。”

“能找出的就是你认为的真相,不是吗?”不二一句一句说的清楚,一步一脚印地走在手冢前面。

手冢不知道为什么眼前这个人面对别人的担心能如此的满不在乎,他为什么能轻易地把别人的担忧当做娱乐工具。他突然觉得不二根本不明白自己消失这几年给身边人带来了多少的痛苦;不二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是多么担心他又会再次消失,希望得到更多能证明他存在过这几年的证据;希望能了解不二的生活,希望能把平行的两个生活重新相交的迫切心情,他知道吗?

他只是笑着,踏在这种焦虑上调侃着。这是戏弄吗?

手冢快走几步,用力拽住那只瘦削的手,无视不二吃痛的表情,冷声斥责:“不二,不要像个小孩子一样。”

他是真得很恼火。为什么每个人都在担忧中痛苦,可是这个主角却在这笑得云淡风轻,就好像在高处看着他们这群蠢货演着蹩脚的琼瑶剧。

不二忍住手腕的刺痛,挣扎几下未果也就放弃了,他依旧淡笑:“好久没人这么说过我了呢,手冢你是第一个。你也觉得别扭是吧,其实我也这么觉得。”

说着,不二收掉那种淡笑,摆出礼貌的浅笑,站直了身子,沉着声音说:“请手冢先生放开手,男男授受不亲。”

这是在炫耀演技吗?

手冢很火大,可是表情依旧没有一点变化,他松开了手:“我知道了。今天就到这里结束吧,你需要好好冷静一下。”

“或许是吧。那,下次见。”不二整理了一下袖子,笑着挥了挥手,转身疾步走远。在转角后停住步伐,回头看到那个萧瑟的背影渐渐远去,曾经如此依赖着的背影,那个只要看着就会有安全感就会觉得多高都去得了的背影。

手冢,你错了。我很冷静,你从来都不知道我是多么冷静地对待现在的生活。

唯一的不冷静就是坚强了这么多年,再次看到那个背影的时候还会想着依靠。

可是我必须成为别人的依靠。

不二转回头,看着自己眼前漆黑一片的道路,从容地迈出步伐。

夜路走多了也就习惯了。

现在或许可以和你们一起走康庄大道,可是最终还是要一个人拐进巷子。既然这样你们又何必知道他一个人在夜巷里走得如何。

他只想看到你们在星光大道上走,也只希望让你们看到他在星光大道上走的时刻。

这样够冷静吧。

to be continued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奇术之王在线阅读欲入梅堂

    “小儿,你说你要加入梅堂?”中年男人指尖敲着黑木案桌,看着少年,看似在思索。中年男人相貌一般,唯有两眉之间透露着常人所不比的凌厉。冷漠,生人勿近!“爹,我在这外面靠你的钱玩也玩够了,该换换口味了,听说书的说,江湖挺好玩的!男子汉大丈夫,总得做点什么不是?”少年一身黑袍,依旧是嘴里叼着根杂草。懒散的摊

  • 演义三国之寻道在线阅读第四节

    许真道:“想活也可以,等下带我去星宿派的驻地。”“是,小人遵命。”青衫男子连忙答应,心里暗暗松口气。许真吃完,随手将烧烤架里的木炭倒掉,然后折叠起来,又收起帐篷,将两样东西放进储物空间后,对青衫男子道:“头前带路。”青衫男子惊骇无比,他完全被许真将东西变没的神奇能力给吓到了,哪里敢违抗许真,连忙走在

  • [泰迦奥特曼同人]如若初见在线阅读奶奶

    我们出发前凰兰炎德给我处理下伤口,也许是凰兰炎德久经战场受伤简直就是家常便饭,他对伤口的处理十分老到。到了城门凰越骑着高大的骏马在此等待,他的后面有二十多个卫兵,中间围着一辆精致的马车。凰越不满道:“父亲今天怎么拖拖拉拉,小妹快上车,再不快点到奶奶家估计要到傍晚了!”我赶紧上车,说实话我有些害怕我这

  • 近锋第9章在线阅读

    李承乾回到宫中,就招人将他亲自写在纸上的算术题交给一个内侍。“明天,你将它交给国子监的博士,就说我得了一妙题,分享给国子监诸生一同参详。”等这内侍下去后,又召来一贴身内侍。将两首诗写了下来,交给内侍道,“父皇也喜诗,你将这两首诗交给庞德公公,让他送父皇那去。”这内侍是太子亲侍,不由得问道,“殿下何不

  • [忘羡]意难平在线阅读第1节

    “凌苍,你说洪荒世界这么大,为什么巫族和妖族,却是不能和平相处呢?”不周山下,倚靠在一棵大树旁的青衣女子,看着头顶上遮天蔽日的枝叶,喃喃自语道,神色之中,心事满溢。听到女子的问话后,大树晃了晃自己的枝干,树叶之间的沙沙声,像是在诉说着什么。看着那摇晃的枝叶,女子脸上漏出一抹迷人的笑容,轻声说道。“你

  • 关中二哥第五章在线阅读

    半梦半醒中,学校开始吵闹起来,是下午开始上课了。“呦!哥们,你怎么这么的早?”一个男同学进门就看到了秦心趴在桌子上睡觉,而沈韩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后座看着书。自然这话是和沈韩说的。这个男同学叫做曹俊,一副温文的样子,是沈韩的同桌。“一个学霸还这么的勤奋,你们还让不让人家活着?”曹俊看了看秦心,又看着沈韩

  • 线上游戏老婆是魔教教主之交际花(6)

    抛开仆人穿着的西弗不算,毕姆他们一起来的富家少爷还足有八个。他们每个人都穿着颇为华贵的服饰并排站着,并没有像平日里众星捧月一般的把毕姆围在当中。而且距离柜台最近的,手里拿着代表会员身份的黑色卡片的也不是毕姆。但那名妖艳女子却一上来就搂住了毕姆的胳膊,一眼就看出了谁在是这些恶少的首领,就凭这份精准的眼

  • [娱乐圈]西米露在线阅读第9章

    “小铭,出来吃饭了!”尤爸爸敲了敲尤铭房间的门,“阿姨今早做了你最爱吃的南瓜粥,熬得又香又浓,还蒸了小笼包,你爸我剁得馅。”尤铭掀开被子坐起来,揉了揉眼睛,睡眼惺忪地说:“我马上去,我去洗脸刷牙,您今天怎么起的这么早?”尤爸爸:“你妈今早给我打电话,说她这几天都不回来了,跟你江阿姨一起玩两天。”尤铭

  • 贱道刺客第七章在线阅读

    次日的上午,战士们刚刚吃过了早饭就被韩志军拉到了一间训练馆。整间屋子地面全部都是暗红色的地毯,大家一一脱掉鞋子走了进去。屋内空间不是很大,只有不足二百平。墙上的挂钩上吊着手靶,脚靶,护腰,和拳击手套。还有一些曾经老兵辉煌的照片。有在擂台上胜利的风采,有端着金灿灿的奖杯的自豪。韩志军带大家来这个地方要

  • 西游:孙悟空是我的师弟第二章

    天空是透蓝透蓝的,在天空的正中央,不知疲倦的太阳正肆无忌惮的发射着自己的光芒。昨夜似乎下了一场雨,树叶上还有晶莹的露珠在轻轻滚动着。这里是卡扎罗大森林的深处,茂密的树林蔓延万里,幽绿色的光彩一眼望不到边际,只能听到偶有兽类的嘶吼声隐隐约约的响起。在一处位于河边不远处的一个小山洞中,一个睡得和猪媲美的